唐家只有顾玉郡一个人在等着他们归来,顺便剥花生,明儿好做牛轧花生糖。

    她听到推门声,就赶紧起身迎出来,看见唐宝和苏素进来,很是关切的问:“婶子,姐,你们晚饭吃了没?还剩下饭闷在锅里呢?”

    “我们已经吃过了,”唐宝伸手在她小脸上摸了一把,对她挤了挤眼,笑着道:“赶紧把锅洗了,烧热水,我们明儿吃好吃的。”

    顾玉郡应了一声,就去洗锅。

    杨毅看着自己背回来的背篓里竟然是猪头,猪脚,还有一大块肉,惊讶极了:“你们买来这么多肉,现在天热不好放啊!”

    “多什么多,”苏素把自己的背篓也放下,露出里面的一罐罐奶粉和白砂糖,笑着道:“到底是栋山市那边的东西更便宜点,我们也和人说好了,我们多要点奶粉,白砂糖这些,已经付了定金,以后人家亲自送过来。”

    杨毅懊恼的道:“我们倒是也说起来过,可是就是嫌路太远,这才偷懒没有去。”

    唐宝笑着安慰他:“你们是太忙了,我和我妈今儿是去卖药,顺便就去黑市逛逛。”

    “你们下回去那么远,一定要带上我去背东西。”杨毅说完,拿着唐宝放在桌子上的手电筒走出门:“我去接一下叔他们,等下我们回来会收拾的。”

    唐明远是吃了晚饭就出去寻老婆女儿,还以为她们在黑市,这就找岔路了。

    后面是顾宁谨也担心她们出了什么事,也带着弟弟和杨铮跟上,不过他们去了黑市,看见那边没人在,就赶紧找回家,果然在村口遇到了来找他们的杨毅,说是她们母女去了栋山市,现在已经回来了。

    杨毅生怕唐明远生气,笑着道:“婶子和姐都说猪耳朵下酒好,偏偏这魏阳市里找不到猪头,也不怕坐车麻烦,还特意去了栋阳市买。”

    唐明远只能呵呵:“她们也太不像话了,不说清楚就出门,害我们都着急。”

    心里却感叹:少年,我就是在你们面前说说而已啊,等我回去,我是不敢招惹家里那两个女人的。

    杨毅听到他的话,心里已经在琢磨等下自己怎么劝架好?

    谁知道回到家,就看见本来板着脸的唐明远露出一脸的笑,上前对在木盆里勺开水准备烫猪头的苏素很是殷勤的道:“我来我来,你们今儿走了一天也累了,赶紧坐着歇歇就好,这些活我们来干。”

    杨毅嘴角抽了抽:原来唐叔是这样的唐叔啊!

    顾少谨看见这么多肉,眼睛都亮了,兴奋极了:“好多好吃的,姐,下回你带我去栋山市好不好?我去给你背东西。”

    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带上自己的好朋友:“还有带上阿铮,我们一起去坐车。”

    唐宝一拍他瘦弱的小肩膀,顺势在他的嘴里塞了一粒花生糖,笑着道:“行,现在你也给我干活去,特别是猪脚,一定要把猪毛弄干净。”

    “对了,阿宝你去拿点花生来。”苏素喝着茶,也想起来:“一只猪脚做花生炖猪脚,另外一只就红烧猪脚,猪头晚上也要煮好,这天太热也放不住,我们明儿后儿两天就要把这些都吃完。”

    又看着顾宁谨他们道:“你们明儿过来吃早饭,别舍不得吃,到时候肉吃不完坏了,那才让人心疼。”

    顾宁谨他们都笑着应下,一是知道唐家本来就大方,再者现在他们都能分到卖糖的钱,到时候多买点油,米,面什么的过来就好。

    再者,他们早就私下说过,以后等他们长大了,肯定要好好挣钱养他们。

    等到把这些猪肉弄干净,时候已经不早了,他们把猪头放在大锅里煮,怕味道太香,又放了些药材进去烧,用药味冲淡了肉香味。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顾少谨就一骨碌的爬起来,一一叫醒哥哥们:“天亮了,该起床了。”

    现在他们还没搬家,这里只有一间房子两张木板床,只能是两兄弟睡一张床。

    唐宝在顾玉郡来了初潮后,就让她睡到了自家厨房那边的小房间,反正先前收拾出来给顾行谨他们住过后,就一直空在那。

    顾宁谨和弟弟一张床,被他吵醒后,打了个哈欠,捉弄他:“你既然醒来了,那就去烧火煮番薯稀饭吧?”

    杨毅伸了个懒腰,也笑着道:“玉郡不在后,我们这早饭还真是一天不如一天。”

    “那让两个哥哥在家吃番薯稀饭吧!”杨铮听到两个哥哥捉弄自己的小伙伴,自己一边穿衣服,一边对顾少谨笑:“我们去姐姐家吃好吃的。”

    顾少谨也反应过来两个大哥在捉弄自己,笑着大声应了一声,利索的去洗脸:“嘿嘿,你们就在家吃吧!”

    他们来到唐家门口还没推门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都相视一笑,觉得唐叔他们实在是太会玩了。

    虽然现在大家都提倡科学,可是乡下地方都迷信,都觉得药渣要倒在地上让大家踩,中药最好不要在家里煎,还有人家在煎中药,也就会避着点,怕上门会不吉利。

    顾玉郡也起来了,在厨房帮忙煮青菜面疙瘩汤。

    唐明远在切猪头肉,看见他们来了赶紧招呼:“你们先拿两块骨头啃一下,等下就用猪头肉配稀饭。”

    猪头里面的骨头肉格外香,经过一个晚上肉又很嫩,吃的他们是心满意足的很。

    心里也很羡慕顾行谨会有这么好的岳家,以后他们结婚了,唐叔他们肯定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每天都琢磨着给他弄好吃的。

    哎,真是时也命也,要不是他们,顾行谨也遇不上唐宝,真是便宜他了。

    在以后的岁月里想起来这一刻,天各一方的他们都会放下手里的事,特意会聚在一起,亲自动手做几个菜,弄个猪头尝尝。

    ……

    在部队里的顾行谨可不知道家里人现在啃着猪头肉,羡慕他能有大方的岳父岳母。

    他们这一百多个人的队伍,这次出任务,又有十几个战友永远的留在了战场上。

    虽然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可是他也为了救人受了伤,现在住在军区医院,想着自己身上的伤不重,要不就干脆回家一趟?

    不知怎么的,一想到回家,脑子里先浮现出来的是那个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唐宝,想到自己的结婚报告已经下来了,自己本来是想把这两个月的工资和各种军用票寄回去,可是现在却觉得自己可以送回去,也可以见见弟弟妹妹们。

    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风从窗户吹进来,似乎已经带着点寒意。

    病房里有八张床位,他看见别的战友都在休息,自己悄悄的下床,来到窗户边关上窗户。

    外面天色越发阴暗起来,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估摸着很快要下雨了。

    他不再犹豫,转身离开了病房。

    军区医院离部队有一段路,他怕走回去伤口裂开,干脆借了辆认识的医生的自行车骑回去。

    天上已经飘起了细雨,可是训练场上,号子声却依旧声声激昂,训练的那帮汉子们,挥汗如雨,一点也没受到天气的影响。

    在顾行谨走向军区办公楼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白色的确凉衬衫和黑裤子,圆头黑皮鞋的白净女孩,手里还拿着几本书,看见他眼睛一亮,笑着招呼:“顾大哥,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来了?我还熬了点排骨汤,想去医院看你呢?你既然回来了,就去我家喝吧?”

    顾行谨眉眼不动的看着她,一脸严肃的道:“我没事,先不过去了,再见!”

    先前,她姐夫介绍自己和她处对象,可是她觉得自己工资不高,而且家里弟妹多,就委婉的拒绝了自己,转而和李营长开始处对象。

    可是现在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自己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实在是令人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