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珍被她气的再一次的转身离开,可是出了门才觉得自己为什么要走?

    而且唐宝敢这样对自己,是不是她听唐明远说起过自己?揣测过自己有没有对爸爸出手?

    还是他们已经在怀疑自己了,所以唐宝对自己才这么的不客气?

    赵爱珍在门口想了一会,还是转身回去,丹凤眼带着探究的看着唐宝,准备套话:“唐宝,你是不是误会我了?我不是想嫁到刘家,而是身不由己,我哥哥弟弟以前都不是正式工,我也是被逼的!”

    唐宝没想到她脸皮这么厚,又不是三顾茅庐,这还在自己面前诉苦,恨不能说:滚粗,现在我只想静静!

    她的身子自小被苏素调养的不错,哪怕现在大姨妈来了,也不痛经什么的,可是却被她弄得心情不好。

    喝了几口用没药山楂这些泡在一起变成怪味的茶,一脸懵懂的看着她:“他们逼你干嘛了?”

    赵爱珍气的恨不能揍她一顿才好,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脾气,这才勉强的开口示弱:“我也想找个能护着我的男人,可是为了赵家,我只能委曲求全,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你爸妈都能护着你,不让你嫁到刘家……”

    唐宝怕自己忍不住翻脸,干脆低着脑袋任凭她说,怕自己开口没好话,她这纯粹是做了○子还要立牌坊,够无耻的。

    赵爱珍说了一大通话,她却啥反应也没有,觉得自己就像是对牛弹琴。

    不,她这是故意的,故意漠视自己,她肯定是觉得自己不要脸,为了过上好日子,连她不稀罕的傻子都嫁。

    她看着她一脸淡然,悠闲自在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明明只是穿着普通的对襟蓝衣和直筒黑裤子,那气势却像是以前的大小姐在听小曲……

    她气的脸都红了,觉得自己在她的眼里就像是一个笑话,再也装不下去了,冷哼一声:“其实你凭什么嫌弃刘晓军是傻子,你自己不也是傻子一个吗?我看你们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要不看在你是我表妹的份上,明儿我就让你嫁到刘家去!”

    这下可算是捅到马蜂窝了,唐宝最恨的就是刘家当初想算计自己,杏眼一瞪,眼带威胁的开口:“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家里没养狗,要不现在也就不用看着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再不走,你信不信我拿扫帚把你扫出去?”

    这不是明摆着骂自己是垃圾吗?

    这一刻的赵爱珍只恨自己为什么要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觉的动手的话,自己还说不准不是她的对手,而且自己明儿要做新娘子了,可不能破相。

    她气的咬牙切齿:“好啊,唐宝,你给我等着!”

    唐宝看她走出去,自己才躺回床上,盘算着自己的亲戚已经是第四天了,等明儿应该可以洗澡了,偏偏又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就以为赵爱珍又回来了。

    这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唐宝这小脾气上来,就带着点不耐烦开口:“滚远点,说了不去就不去!”

    顾行谨听到这话,先是心里一惊,这语气也太像是小两口在闹矛盾,觉得自己的脑门上有点凉飕飕的。

    可是他觉得就算是要死,也要死个明白。

    呸,不是,是要分开也要弄明白自己是被谁撬了墙角。

    他心情有点复杂,却还是下意识的压低声音开口:“唐宝,我回来了!”

    虽然唐宝的记性不错,可他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久到唐宝都忘记他的声音了。

    不过,她听到男人的声音,倒是赶紧起来,等看见外面站在顾行谨,杏眼里流淌着满满的惊喜,本来板着的小脸瞬间笑颜如花:“顾大哥,你回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我前几天给你寄信了。”

    她说完,赶紧招呼他:“你先坐下歇歇,我给你去倒茶。”

    这下自己看见他了,也可以逼婚了,早死早超生。

    不是,早晚都要结婚的,早点结婚也免得蛋蛋死翘翘,也免得自己又变成傻子。

    作为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侦察兵,顾行谨很相信自己的眼,还有观察力,唐宝看见自己的时候没有心虚,只有喜悦,这不像是要踹了自己的样子。

    唐宝很快就端上来一杯红枣枸杞茶,放到他面前,又觉得这时候他应该饿了,赶紧去给他找吃的。

    她的空间虽然不大,可是上回去栋山市的时候,母女俩买了很多好吃的,可是有些东西不能拿出来。

    唐宝犹豫了一会,才寻出两个苹果和一包桃酥,还有自家做的牛扎花生糖,都放在竹子编成的水果篮里,端出去放到他的面前,一脸关心的道:“顾大哥你先吃个苹果,我已经洗过了,等下我就做晚饭了,你想吃面还是吃饭?”

    她是觉得顾行谨也不容易,干的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事,而自己还心心念念的想把他给睡了。

    对,现在自己最要紧的就是想法子让他同意结婚,这样自己才能持证上岗,名正言顺的睡了他。

    要不就看他那严谨的小模样,在没有证的情况下,是不可能会答应和自己在一起盖上被子睡觉的。

    顾行谨才喝了半杯茶,就接过她给的苹果,见她杏眼明媚的看着自己,就像是看到了红烧肘子,在考虑从哪下嘴好?

    不,自己看错了。

    她明明是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家里怎么只有你在?”他吃完了香甜可口的苹果,这才对她笑了笑:“我回去看见玉郡他们都不在,就先来你这边了,对了,我给你带来了点东西。”

    他拿出一件浅蓝色带着白点点的的确良衬衣,还有一块蓝色的有点厚重的像是呢子的布料递给她后,又找出了两瓶肉罐头和两瓶水果罐头放在桌子上,最后把一个信封放在她的面前,有点拘谨的道:“阿宝,这是一点钱和几张军用票,你拿着用!还有就是,我的那个结婚报告已经下来了,要是你愿意的话,那我们就把这事定下,你看成不成?”

    按着战友还有冯师兄,贺知寒给自己支的招,这几样东西要是她收下,就算是两人的事情正式定下了。

    就是他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不大好,就像是趁着未来的岳父岳母不在家,自己哄小姑娘私定终身一样。

    可是小姑娘看见自己这么热情,他又觉得自己就该拿出这些讨她欢喜。

    “谢谢顾大哥,你眼光真好,这颜色挑的真好看。”唐宝随口哄他,心里也很高兴他能回来,现在可以说是连新房都准备好了,就等他来娶自己了。

    当然,她表面上还是比较端的住的,不会现在就逼婚,要是吓着他那可就不好了。

    “你没收到我的信就回来了是不是?”她见他点头,笑了笑:“那我现在亲自带你去看一个惊喜,保证你开心。”

    说完,又把一块糖放到他的手上,殷勤又羞涩的笑:“你吃块糖。”

    顾行谨不好意思拒绝,心里还以为她很喜欢吃糖,想到自己也买了两斤水果糖,本来是准备哄弟弟妹妹的,看来等下也给她一些。

    不对啊,自己为什么想要好好哄她呢?

    他有点纠结的想,手里剥了糖放在嘴里,就又香浓的牛奶味,还有花生的味道,融合在一起,确实很美味。

    唐宝示意他跟着自己出门,关心的问:“顾大哥,你上回出任务是不是很危险,没有受伤吧?等下让我妈给你把脉,看看要不要替你好好补补,看你好像又瘦了。”

    顾行谨的肚子上还有点隐隐作痛,不过听到她关心的语气,想到那苦涩的药味,赶紧道:“没受伤,挺好的,我们这是要去哪?”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出了唐家的门,看到了青砖黑瓦的新房子,好像还有点牛奶的香味随风飘来,他有点疑惑的问:“谁家再这盖了新房子?”

    ------题外话------

    昨天的订阅好扎心,四块七角钱,我哭给你们看,哇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