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现在做牛扎花生糖卖,自然是瞒不住村里人,在村子里确实有点招人眼,幸亏当初把村里人的花生都买了,就连唐家现在不造新房子,也是为了不招人眼。

    先前顾家和杨家造房子,村里人问起来他们这么多钱从哪儿来的?

    唐明远他们都说是顾行谨寄回来的,有他的津贴还有他借了一部分战友的。

    这样确实能震慑一些别有心思的人,毕竟当兵的津贴不高,顾行谨却能寄回这么多钱,那估摸着是个军官,村子里的人因此哪怕眼红他们能造好新房子,也不敢多说什么。

    陈联大队靠山有水,每家说是两分自留地,可是每家却都有五六分也不止;说是养鸡鸭不能超过养三只,可是上头有人来查的时候肯定是两三只,平时却有八九只。

    别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因为和儿子分家了。

    别问我们为什么还在一起吃,我们是分家不分锅。

    而且村子里的人大都有自己赚钱的门路,进山打猎下水捞鱼,或者是在山上开辟点地,种些南瓜,西瓜,花生什么的,或者是几个人合伙偷摸着养了些鸡鸭的……

    借着地方偏僻,反正是上有对策下有政策,可是就因为这,大家都排外,生怕被外人发现村子里的秘密。

    现在顾行谨回来了,唐明远也和他提起了这件事,随即低叹一声:“我们商量了一下,借着你没结婚的这件事,全村分一下花生,顺便再把盐水花生的做法教给大家,就说是你从外面学来的。”

    顾行谨明白他的意思,很感激他们为了自家费了不少心思。

    ……

    转眼就是九月初十。

    太阳还没升起,才五点来钟,唐明远就带着顾家兄妹,杨家兄弟开始挑着箩筐分花生,每家两小碗盐水花生,再加六颗水果硬糖,算是乔迁之喜和结婚的喜事一起。

    唐明远是村子里的红人,谁家有个病痛都麻烦过他,有他带着女婿出来,笑眯眯的道:“这盐水花生的做法是行谨从部队上学来的,简单的很,大家伙以后也可以尝个味。”

    顾行谨穿着笔挺的军装,态度也十分诚恳:“我在部队上管不到家里人,多谢乡亲们对我家人的照顾,大家有空就去喝杯茶。”

    反正大家伙吃着有滋有味的盐水花生,听着人家不藏私的做法,都觉得顾行谨为人大方,纷纷恭喜他今儿双喜临门。

    毕竟现在结婚都不请客,就是走的近的上门喝杯茶,抓把瓜子花生啃啃而已。

    像顾家这样全村分花生和糖,也算是大手笔了。

    等到他们分完回家,唐宝已经换上了顾行谨送给自己的浅蓝色带着白点点的的确良衬衣,穿着黑色的裤子,脚下是一双圆头黑皮鞋,两根辫子放在胸前,看着也挺清爽俏丽的。

    她看着他们笑了笑:“你们回来了,赶紧喝点水,再吃点东西。”

    大家今儿都说了不少话,确实都觉得口干舌燥,端起碗就喝茶。

    唐明远放下碗就催促他们:“好了,借来的自行车就停在门口,你们把介绍信还有大队证明都带上,你们先去公社里领结婚证。”

    顾行谨看着弟弟们都对自己笑,忍不住有点脸红,更多的却是喜悦。

    急匆匆的骑着自行车去扯了像奖状一样的结婚证,回来又急忙忙的搬家,等到下午的时候,顾行谨亲自来唐家把唐宝接过去新房,就算是结婚了。

    唐宝坐在顾家新房的凳子上,身边围绕着啃着瓜子,吃着花生,叽叽喳喳说笑的嫂子,婶子,大娘们,还有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顾玉郡他们几个小的,也觉得好神奇,自己竟然就这么结婚了?

    没有婚纱礼服,没有喜宴,却有大家真诚的祝福。

    不过她们也都很有眼色,看着时候不早了,都笑着告辞了。

    今儿的晚饭自然是在顾家的新家客厅里吃的,九个人一张桌子,还是很热闹,很温馨。

    顾少谨笑嘻嘻的喊:“姐,不是,是嫂子,嫂子,明儿早上我们一起去黑市好不好?上回吴三哥就让我们去寻他,说是自行车有眉目了。”

    “再说吧,你们小心点。”唐宝心想他也太没眼色了,自己明儿能起的来吗?

    等到吃饱喝足,苏素见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就起身招呼:“好了,我们把这收拾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唐明远赶紧道:“对,对,大锅里有热水。”

    今儿唐宝自然是不用动手的,用热水洗了个澡,这才回到新房,等着顾行谨进房,琢磨着他要是主动点,自己就被动点,他要是拘束,自己就主动点。

    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有没有乱来过?

    顾行谨进来后慢慢的关上门,想了想,还是把房门落下铁的门栓,担心弟弟妹妹们进来看见什么不该看的那就尴尬了。

    现在弹子锁还不多见,像家里这种锁里面是铁皮栓,只能在外面用挂锁。

    唐宝见他傻站在门那里,像根木头似的,差点被他逗笑。

    怕他恼羞成怒,还是忍着笑,对他羞答答的笑,软软甜甜的道:“顾大哥你今儿也累了吧?过来早点休息吧?”

    “哦,好!”

    他深吸了口气走过来,和她并肩坐在床沿上,看着边上的小媳妇在昏黄的电灯下,坐在床沿的唐宝眉眼柔和,纤细的十指把玩着自己的辫子,近看她耳边好像还有一点还未褪去的细不可察的绒毛,平添一丝稚气未脱的感觉。

    这让他蠢蠢欲动的心瞬间冷却了下来,小媳妇还真的太小了,他觉得自己有点下不去手啊!

    他觉得自己还可以等她再长大点!或许明年自己和她……

    “我们早点睡觉吧?”他眼神瞬间纯洁起来,声音温和的看着她低声问:“你喜欢睡里面还是外面?”

    “我喜欢睡外面。”他们的木板床一面是靠墙的,唐宝觉得自己还是睡在外面好,免得让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顾行谨起身想脱裤子,见被子还叠着,就先把崭新的红格子被子铺开,自己才快速的脱了裤子钻进被窝,脱了外套放在床上,里面竟然还有一件白色的背心。

    唐宝看他这动作迅速的样子,就像是防备着被自己偷窥一样,哭笑不得。

    不过,看他拘谨的一副小媳妇的样子,倒是让她有了逗弄他的心思。

    她把他的军绿色外套拿起来,羞涩的道:“这衣服真好看,应该挂起来吧?”

    “也行,那你帮我挂一下。”

    唐宝把他的军装挂到木衣架后,自己也把衣服脱下,露出洁白细腻的肌肤,还有那小蛮腰。

    当然,人家里面也穿了件白色的背心,紧身的背心很好的包裹着她美丽的身体,简直比不穿还诱人。

    顾行谨无意间看了一眼,吓得他赶紧转开眼神,觉得自己现在需要静静。

    唐宝把自己的衣服也挂好,也来到床沿坐下脱了长裤,却见他已经闭上眼睛不看自己了。

    小样的,还敢来这一招。

    唐宝捏了捏自己的小拳头,忍住想扑上去的冲动,心里默念着自己要矜持点。

    她现在只恨这一米五的新床太大,要是只有一米二,那自己和他在被窝里肯定是能碰到彼此。

    可是现在看他都快贴到墙壁上去了,自己一时间还真不好下手。

    也怕自己太主动,吓着他跳床跑了,自己可拉不住啊?

    她安慰自己,人家可能是亮着电灯才害羞。

    她解开头发后,就拉灭了电灯,很自然的凑近他,娇娇软软的抱怨:“行谨,你别侧着身子,这样漏风。”

    顾行谨还是第一次听到她喊自己的名字,小姑娘的声音又甜又软,让他忍不住心里一颤,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危险?

    他含糊的应了一声,就平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现在浑身都热!

    ------题外话------

    嘿嘿,开不开心,意不意外,下午的文我已经做好了被驳回的准备,亲们懂得吧o(*////▽////*)q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