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别想歪好吗?

    现在已经是九月初十了,晚上的时候已经有点凉了,唐宝就在木板床上垫了五斤的旧被子,还有红格子的床单也是有点厚的,这才让顾行谨觉得有点热。

    不过,也有边上躺了个香喷喷的小媳妇的缘故。

    再者按着他以前睡觉的习惯,都是脱了背心的。

    唐宝脚一动,就碰到了他有点粗糙的小腿,她就干脆侧身凑近他,带着点羞涩的低声问:“你在家还能呆几天啊?”

    顾行谨这次有半个月的假期,可是算上路上坐火车的时间,那十八就得走了,还能在家呆八天。

    可是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可以早两天归队,要不每天晚上都是煎熬。

    而且他现在是连长了,按说是能分到两间房,部队上也允许家属随军,可是他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因此含糊的道:“再呆五六天吧,等我走了,你要是有事就给我写信,急事就拍电报。”

    “哦,”唐宝凑的他更近:“那你也记得给我写信啊,我会在家等你的,也不知道你过年能不能回来……”

    她身上有着好闻的淡淡的香味,直往他的鼻子里钻,她软软的嗓子,似乎带着甜丝丝的钩子,想要勾住他砰砰直跳的小心肝,还有她碰到自己的腿,柔滑的要人命……

    他觉得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只是含糊的应着她的话,脑子里想着部队里的事情,这才镇定下来。

    唐宝也很敏感的察觉到他平稳下来的呼吸,觉得自己可能是嫁了个假的老公,一点也不解风情,愁死她了。

    这就怪不得自己了。

    “行谨,”她伸手碰到他火热的肩膀,低声道:“我和你商量个事。”

    顾行谨察觉到她柔软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身子僵了僵,这放飞的心思也回来了,无奈却又温和的低语:“是什么事?”

    唐宝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姓顾,第二个孩子姓苏,第三个孩子姓唐好不好?”

    似乎是怕他不答应,还赶紧加了一句:“除了小二和小三,后面的孩子都姓顾。”

    当然,她只是说说而已,只是提醒他不要落下生孩子的过程。

    顾行谨没想到她目标这么远大,都想生这么多孩子,觉得自己要是不努力点,那还真是连老婆孩子都养不起了。

    虽然现在唐宝看着就比自己有钱,自己也不能欠账不还吧?

    “好,”他觉得自己头大如斗,涩涩的应了一声:“你现在还小,等你再长大点,我们再要孩子。”

    “我不小了啊?”她的手顺着他的肩膀滑到他的手臂上,再和他十指相扣,温声道:“村子里的桃子姐姐和我一样大,去年就嫁人了,年底都要生孩子了;还有翠花嫂子,今年也要生孩子了,她年纪也和我一样大,还有……”

    顾行谨也反握住唐宝的手,觉得自己掌心微微冒汗,心里也燥热起来。

    现在她柔软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手臂上,他自然也知道她不小了。

    而且现在对结婚的年纪还放的比较宽,乡下地方十七八岁结婚的还是挺多的,倒是城市里在上班的姑娘相对晚一些。

    唐宝心里也有点激动还有点复杂,感受着他握住自己的手心滚烫,有灼人的温度。

    她似乎有点委屈:“行谨,你为什么不想和我生孩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是的!”

    他想说自己是为她好,可嘴巴动了动,还是没找到合适的词,而且也不想找了。

    他转身伸手揽住唐宝嫩滑的肩膀,低头吻住了她柔嫩的脸颊。

    虽然是头一回,他自信他能办好,不会丢人现眼,也不会让她太难受的。

    窗外柔和的月光斜照进来,恰好落在床头,能让他们看见彼此。

    唐宝这才发现窗帘布没拉,小手掐了一把他结实的胳膊:“窗户……”

    “恩!”真的抱住了她,让他有点不舍得放开她,脱了自己的背心,露出了结实的胸肌,看的唐宝只觉口干舌燥,很想喊暂停,让自己喝点水再继续。

    可是又觉得那样怕自己先前白辛苦,口干的让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被他捕捉到,低下头,在她刚刚舔过的嘴唇上又舔了一遍,两人气息交错,让她觉得越发头晕。

    唐宝心想:他这是体贴呢,还是勾引呢?这男人骚起来,也很要命啊!

    他跃下床,趿着拖鞋就去拉上小窗帘布,回来的时候就顺势压住了她……

    好像过了很久,也好像没过一会儿,两人才浑身是汗的分开。

    虽然这过程不是很好,他有点青涩,有点粗笨,可是唐宝一点也不介意。

    总比驾轻熟就的好。

    她懒懒躺着,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酥软了,不太想起床。

    可她知道,应该起来收拾一下的。

    顾行谨的衣裤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事后他也有些懊恼,觉得自己好像快了点。

    他先起身拉亮了电灯,见她脸色绯红的如同桃花,小嘴红艳艳的,闭着美丽的眼,格外的诱人……

    让他不敢再看下去,在地上捡起裤子穿上后,然后在床边低声问:“我来整理一下床,要不要我抱你下来?”

    唐宝的身上有点疼,听到这话,她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没事,我……”

    她一动,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高估了自己。

    “怎么了?”顾行谨很紧张。

    他怕自己弄伤了她。

    情之所至的时候,他也有点失控,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他伸手扶起她,唐宝偏头半躺在他怀里。

    他只穿了裤子,唐宝瞥见他结实的肌肉。

    额,他的身材是很好看的,看来在军队没偷懒。

    见他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她微微阖眼,突然面红耳赤。

    挣扎着起来,低嗔道:“你不准看。”

    顾行谨笑着应了一声,把她的里衣递给她,哪怕之前他觉得自己和小妻子有点生疏,不够熟悉,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现在他觉得自己和她是最亲密的人,也觉得心情很好。

    唐宝爬起来去了隔间,那里早就准备好了干净的脸盆毛巾,开水瓶,还有一木桶凉水。

    她红着脸出来,看到床单都已经换成了蓝色的,赶紧上床闭上了眼睛。

    顾行谨还以为她这是害羞了,笑了笑,自己也去隔间收拾一下。

    唐宝闭上眼睛,心念一动,意念却来到空间,看着大了一倍都不止的空间,下意识的眼,惊喜的呼唤:“蛋蛋,蛋蛋,这里变大了,你现在怎么样了?”

    这对她来说还真是意外的惊喜。

    蛋蛋却没有出现,唐宝察觉到他已经上床了,生怕被他察觉到什么,赶紧回过神。

    顾行谨上床后,很自然而然把她抱在怀里,他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柔嫩光滑的肌肤,那真是爱不释手。

    唐宝真想吐糟他:老兄,你前不久前,还恨不得贴到墙壁上去,好离我远远的,现在这样脸疼吗?

    她不知道他脑海中回想着方才的事,她那微喘的模样,诱人的身段,还有现在自己手里肌肤的柔滑温度,一点点在他脑海里回放,简直是食髓知味。

    他又浑身燥热了起来,眼神落在她的脸上,秀发半掩着她的面庞,更显妩媚。

    不知道自己顺从本心,会不会令她疼痛?会不会让小妻子不舒服?

    可是有些念头在他的心中沸腾着,让他浑身都火热起来,拥抱着她的手臂慢慢收紧,几乎要把她嵌入怀里。

    唐宝被他勒得透不过来气。

    “你……”她睁开杏眼,看着他渴望的眼神就知道是什么意思,想到他这个年纪,那就是传说中小狼狗啊!

    橘黄色的电灯还亮着,她杏眼里似乎也被灯光氤氲着,有种异样的娇媚。

    见她傻傻的看着自己,顾行谨顺从了自己的本能,亲吻了她红润的唇,低声呢喃:“阿宝,我可以吗?”

    “……”唐宝有点纠结,我要是说可以,那不就显得太不矜持了吗?

    可我要是说不可以,他当真了怎么办?

    可是她又很想知道,要是自己和他再来一次,空间还会不会再次变大?

    顾行谨试探性的去脱她的衣服,见她没有拒绝,再一次的忙碌起来……

    她被他亲的晕头转向,脑海中自己的理智似乎去出小差了,只能随着他的节奏起起伏伏……

    第二天早上,唐宝是被外面顾小三那个大嗓门给吵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见顾行谨还在自己边上,凤眼温柔的看着自己,倒是有点不好意思。

    偏偏男人还特意问她:“阿宝,你还难受吗?我有没有弄伤你?你要是累了就好好歇着?”

    唐宝很无语,这还是那个冷静自持,不动声色的顾行谨吗?这明明就是个话痨好不好!

    昨晚之前,自己还担心他不配合自己,现在她却只担心自己的小身板抗不扛得住他这精力充沛的小狼狗。

    她被他看得不自在,把自己缩到被窝里,又被那怪怪的气味给逼出来,弱弱的道:“我没事!你怎么还不起来?”

    他看到她的神色,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有点尴尬:“我这就起来,你早上想吃啥,我给你去做。”

    他这态度倒是很好,可是唐宝看见了他尴尬的神色,心里却起了促狭心思,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低声在他耳边喊:“老公,谢谢你,你真好。”

    顾行谨被她喊得浑身一热,自己这是娶了个小妖精啊!

    ……

    现在是新社会,可没有什么旧时的风俗,自然也没有什么三朝回门的规矩。

    顾行谨起身就准备去给小妻子弄点好的补补身子,去了厨房就看见大家都在那吃早饭。

    请注意,这个大家里还有他的岳父岳母。

    “唐……”那个叔字还没喊出口,顾行谨就反应了过来,迅速的改口,恭敬的喊:“爸,妈!”

    苏素笑着应下:“哎,真乖。”

    唐明远也应了一声,反客为主的招呼他坐下:“来,坐下吃早饭吧。”

    顾行谨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小妻子在床上饿肚子,腼腆的道:“我,我先给阿宝弄点吃的过去。”

    苏素见他体贴女儿,越发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眉开眼笑的道:“没事,你爸一大早就熬了野鸡汤,我给她端过去,你也喝两碗补补身子。”

    顾行谨很想反抗:这个锅我不背,就凭我这身板,绝对是不需要补身子的。

    可是玉郡已经端着一大碗鸡汤放在他面前,腼腆的道:“大哥,你趁热喝,挺香的。”

    老丈人看女婿,那是越看越不顺眼,唐明远心里嫌弃的他要死,脸上却是满脸关心:“对,你年纪本来就不小了,再不好好调养,等你老了,这身子留下暗伤,那可有你受的!”

    顾行谨觉得这话总有什么地方不对,自己年纪好像也不大啊?

    难不成岳父的是觉得自己比唐宝大太多了?

    不过,这都已经结婚了,自己也不用担心岳父棒打鸳鸯了。

    他无言反驳,只能陪着笑脸喝鸡汤。

    天,这鸡汤又是一股中药味!

    ------题外话------

    审核大大求放过,要不我就被逼疯了。

    我现在是有证驾驶啊啊啊啊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