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来到女儿的房间,见女儿躺在床上警觉的睁开眼,就上前坐在床沿,拉着女儿的手给她把脉,着急的问:“宝宝,怎么样?他行不行?”

    唐宝抬着下巴厚脸皮的道:“我这么貌美如花,他能不行吗?不行也得行好不!”

    “你可真是!”苏素被女儿这话弄得啼笑皆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在一起了,对你身体有没有用。”

    唐宝这才明白自己闹了笑话,自家妈关心的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又觉得母女俩的话有点搞笑。

    苏素催着女儿起来洗漱,等她先吃了早饭,这才低声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反正你们已经结婚了,趁着他在家的时候,别矜持,懂吗?”

    唐宝嘴角抽了抽,很无语的道:“我这么矜持的人,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你好好说话!”苏素被她逗笑了,隔着被子拍了拍她的身子,好奇的问:“蛋蛋现在还是没动静吗?空间大了多少?”

    “空间倒是大了一倍还不止,”唐宝让她去把门栓落下,自己进了空间溜达了一遍,原来的东西还是整整齐齐的放在那,就连上回买来的十几个烤饺还是带着点温的,看来这空间虽然大了,作用还是一样的。

    她用意念召唤着蛋蛋,可是蛋蛋却还是没有出现。

    唐宝也没敢在空间久留,很快就出来,无奈的摇头:“蛋蛋还是没消息,不过我觉得蛋蛋应该没出事。”

    母女俩说了会话,苏素听到他们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就知道他们吃好早饭了,自己也起身,对女儿眨了眨眼:“你现在就像是好不容易才把心心念念的唐僧肉吃到嘴里,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千万别浪费,懂吗?”

    唐宝很想反驳,可是自家妈妈说的太有道理了,自己还真是无言以对。

    今儿小的几个也很体贴,都很有眼色的没有来吵她,唐宝揉了揉自己有点酸的小蛮腰,闭上眼睛继续睡个回笼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听到有人在喊自己:“阿宝,醒醒!”

    唐宝睁开眼,看着顾行谨坐在床边,凤眼带笑的看着自己:“阿宝,快十点了,你该起来了,要不小心晚上睡不着。”

    唐宝伸手示意他拉着自己坐起来,顺势扑到他的怀里,抱着他劲瘦的腰,故作凶狠的瞪着他磨牙:“都怪你,要不是你让我累着了,我怎么会睡到现在?要是我晚上睡不着,那我就吵你,让你也睡不着。”

    顾行谨忍不住笑:“好,晚上我陪你。”

    他都想开口让自己的小妻子现在继续睡,晚上才会有精力和自己闹腾,自己昨儿虽然把她吃干抹净了,可是还真的是意犹未尽,他从来不知道,原来有老婆暖被窝的感觉是这么的妙不可言。

    唐宝是觉得自家妈妈的话有道理,而且面对着刚刚开荤的男人,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和他处好关系的。

    可是看着他别有深意的眼神,唐宝淡定不了,控制不住的红了脸,只好转移话题:“我们去烧午饭吧?”

    他从裤袋里摸出一把钱递给她:“我先前带着少谨和杨铮去黑市和医院,把三十多斤花生糖都卖了,这钱你收好。”

    说真的,他手里拿到柒拾元钱的时候,都有点惊讶,没想到这么多人买糖,毕竟这价格可不便宜。

    想到自己现在一个月还没柒拾元津贴,他都觉得自己有点不好意思。

    特别是回来的时候,自己信封里放了伍拾元钱,还觉得能让她用一阵子,现在想来,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她可比自己有钱多了。

    唐宝接过钱,就放到床尾的木箱子里,对他娇羞一笑:“这些钱到时候三家分了,还能剩下不少,我们留着养孩子,给孩子买衣服,买好吃的。”

    她这是怕男人心里有疙瘩,这才哄着他,把还没影的孩子拿出来说事。

    其实,她是不会这么早要孩子的,就连今儿早上,还喝下了苏素给她准备的类似避子汤的汤药。

    不仅是因为自己现在年纪小,不是生育的最好年纪,也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和他会不会因为两地分居,最后各奔东西。

    她觉得不确定他对自己的感情之前,自己不会要孩子,要不以后大人分开了,小孩子就太可怜了。

    主要是两人之间没有恋爱就结婚,而且貌似是她缠着人家不放的,这让她没有信心能让他和自己走到最后。

    最重要的是怕他有了军功后,也会有了别的心思。

    虽然说日久生情,可是她也不敢和他日夜在一起,万一被他发现自己的秘密,谁知道他会不会把当成异类。

    “好!”顾行谨回答的特别认真痛快。

    他现在还不知道她是在哄自己的,还以为她是真的想和自己生孩子,一想起来她会生下像自己的儿子,或者是像她的女儿,这心里就美的不行,脸上都带着傻笑。

    两人去了厨房,发现玉郡已经在洗青菜萝卜了,看见他们甜甜的笑:“嫂子,我来做饭就好了,今儿大哥他们买了条草鱼回来,你想吃红烧还是做上回那酸菜鱼?”

    唐宝听习惯他们喊自己“姐”,这猛然改口喊嫂子,倒是听的有点不习惯,替她把没绑好的几缕头发别在耳后:“我鱼烧不好吃,要不等宁谨回来让他动手?”

    被她们忽视的彻底的顾老大不乐意了,挽着袖子道:“午饭我来做红烧鱼,我看见厨房还有南瓜,再弄个南瓜饼,炒个青菜,炖个萝卜,还有昨儿剩下的回锅肉,午饭的菜也足够了。”

    唐宝其实一点也不喜欢上厨,现在又没有油烟机,厨房里哪怕有烟囱也不顶事,还是会沾染上一身油烟。

    她觉得现在人喜欢煮菜,而不是炒菜,肯定是嫌炒菜油烟大。

    特别是现在是南瓜收获的季节,村里人的饭桌上大都是一个煮南瓜,一个腌菜,或者是来个炖萝卜,要是在炖萝卜里放上几块腊肉,那都能算是一道硬菜了。

    唐宝和玉郡一起洗好青菜,玉郡就让她去杨家做花生糖,免得她沾上了油烟。

    玉郡心细,这些时间和唐宝相处的久,就看出来她太爱干净,这要是在厨房里沾上油烟,晚上肯定要洗澡。

    唐宝想起来昨儿换下的床单还有自己的短裤还没洗,也赶紧回房准备趁现在洗了。

    回到房间一看,脸盆里的床单和短裤都不见了,她赶紧去院子里看了看,果然在角落的晒衣绳上看见了洗过的被单和他们的衣裤。

    她的心情有点复杂,没想到他这么勤快,看来在部队里的男人干活还是挺利索的。

    唐宝就去了隔壁晃悠,见自家妈和两个小的很认真的在剥花生。

    现在是秋收的时候,水稻都已经晒干交公粮了,可是地里的活还很多。

    宁谨和杨毅这两个大的都在大队里干活挣工分,掰玉米,收黄豆、还有高粱这些农作物,后面还要翻地沤肥,现在家里做花生糖的活,都是三个小的为主,唐宝一家有空也会来帮把手。

    “我也来帮忙。”唐宝笑着进去就挨着苏素坐下,开始剥花生。

    “姐,”杨铮对她笑了笑:“二狗子他们前几天在山上打了好些板栗,我们下午也去打点板栗吧?”

    顾少谨这些天都在家里和市里两头跑,早就想出去放放风了,立马道:“姐,我们下午一起进山吧?”

    唐宝笑着应下,又看着顾少谨逗他:“你怎么不喊我嫂子了?是不是不想我和你大哥结婚啊?”

    “不是,我这不是不习惯就忘了吗?”顾少谨不好意思的看着她笑:“你不仅是我大嫂,也是我姐。”

    苏素也挺喜欢逗他们的:“你喊她姐的话,以后你大哥和她闹起来,你就不能帮你哥,只能帮你姐,这弟弟不就是给姐姐撑腰的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