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谨毫不犹豫的点头:“婶子,我会给姐撑腰的,等我长大了,我大哥就打不过我了!”

    在门口端着搪瓷缸的顾行谨:“……”突然觉得好心塞,这个弟弟有可能是假的,

    他走进去先喊了声‘妈’,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小三,把顾小三看的对他傻笑了下,就埋头干活,再也不看他们一眼。

    顾行谨把手里的搪瓷缸递给唐宝,温声道:“你先前不是说要喝茶吗?刚烧开的水,你多喝点茶!”

    唐宝可以确定自己在他的面前没有说过这话,觉得这是他脸皮薄,给他自己找的借口,笑着道了谢,接过搪瓷缸打开盖子一看,里面竟然是红枣茶。

    没想到他还这么讲究,可是她没有觉得自己需要补血啊?

    不过这份心意她还是得领,对他嫣然一笑。

    顾行谨被她笑的恍了下神,觉得她如水的杏眼带着小勾子,明媚的笑容灿烂,娇嫩饱满的樱桃唇让他想到美妙的触感,瞬间身子一紧,自己先前怎么就觉得她还没长大呢?

    想到昨儿晚上后来没关灯,自己所看到的,就让他悄悄的红了耳尖。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这大白天的,自己怎么能胡思乱想呢?还是赶紧去烧菜吧……

    中午的时候,唐明远也从诊所回来吃午饭,顺便给他们带来了个好消息:“吴老三带信来说弄到了两辆自行车,你们有空去看看,合适就买了吧。”

    挣工分回来的顾宁谨和杨毅都是眼睛一亮,现在的自行车都是要票的,黑市里也极少有自行车卖,就算有价格也很高。

    偏偏他们又经常去镇上,经常去借别人的也不可能,现在要是能有自己的自行车,那就再好不过了。

    顾宁谨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决定帮他一把:“那大哥你和大嫂辛苦一趟去挑自行车吧?”

    说真的,对于自家大哥能娶到唐宝,他总觉得自家大哥走了狗屎运。

    要不是他和唐家人相处的时间久,而且自家落魄的上顿不接下顿,他都会怀疑唐家在算计自家什么。

    要不唐家怎么舍得把唐宝嫁给自家大哥这当兵的,一年到头也不知道能在家待几天,趁着现在大哥在家,那就让他们多相处一下。

    顾行谨眼带赞赏的看了自家二弟一眼,一口应下:“那行,我和阿宝吃了午饭就过去瞧瞧。”

    顾少谨一听他们要去市里,立马道:“我也去,我也和你们一起去。”

    顾行谨:“……”

    这绝对不是他弟弟,一点眼力劲也没有,好想收拾他一顿。

    还好杨铮不缺心眼:“不行,小谨你不是说要和我去山上敲栗子吗?这要是晚点,那可就没我们的份了,我想吃糖炒栗子。”

    顾少谨一想也是:“你说的对,我们还是进山去弄些板栗要紧。”

    饿过肚子的孩子,心里牢记住粮食的珍贵,哪怕现在他们能吃饱,可是对于去山上白捡好吃的食物,还是有着很大的诱惑力,让他们无法抵抗的。

    玉郡勤快的把饭菜都端上来,金黄的南瓜饼,碧绿的炒青菜,炖萝卜里还有几块昨儿剩下的回锅肉,回锅肉里加了大葱也凑成一盘。

    最让他们喜欢的还是那红烧鱼,鱼肉一点也不腥,鱼肉鲜滑香嫩美味极了。

    苏素平时就是半碗饭,今儿都就着鱼汤又吃了半碗饭,不住的夸:“我先前就说宁谨做菜有天赋,现在看来行谨这手艺更不错,明远,你也学着点。”

    唐明远在心里又给顾行谨记下一笔,脸上却很平静的附和:“行,这菜的味道都不错,他在的这几天就让他多上厨。”

    心里的小人都在给女婿扎针了,觉得味道其实不怎么的,让他多烧几回,大家吃多了他烧的菜,就不会觉得他烧的好吃了。

    唐宝发现自己找的这个小男人还挺好的,人勤快,会替自己洗衣服,菜也做的比自己好吃,平时看着也还稳重,要是他不会变心的话,就这么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吃了午饭后,大家都忙自己的活去了。

    唐宝也往挎包里装了些钱,还有花生糖,想了想,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又从空间里偷渡了几包烟放进去。

    随即,背着鼓鼓囊囊的挎包,觉得有点沉,这让她有点嫌弃。

    以前她的挎包就是装饰作用,随便塞两条毛巾在里面就好,想要拿什么的时候,手放进挎包心念一动就好了,可是现在自己怕被他看出什么,就不敢大意。

    顾行谨还是很有眼色的,接过她的挎包替她背着,一路上两人说着话,倒也不会显得气氛尴尬。

    来到公安局找到吴爱国的时候,唐宝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顾行谨就很有眼色的给他递了根烟,带着笑意喊了声:“三哥,我是行谨,我们又来麻烦你了。”

    他一开始在部队倒是抽烟的,后来回家,发现家里困难,就很少抽烟了,抽烟费钱,他就把烟戒了。

    这烟还是唐宝路上让他从挎包里拿出来的,他也没想到她准备的这么周到。

    吴爱国接过烟后,笑着和他握手:“应该的,唐宝就像是我们的妹妹一样,走,我带你们去看自行车。”

    不是他不帮自己弟弟说话,而是自己的弟弟真的比不上这个男人。

    自己的弟弟拿的出手的就是为人真诚,不会弄些阴谋诡计,性子也好,为人阳光有亲和力。

    可是唐宝现在嫁的男人,俊朗的眉眼,五官棱角分明,眼神锐利,浑身有种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势。

    如果说是村子里,那是没人能和他们吴家相比,可是谁又能想到唐宝会寻到这样一个男人呢?

    吴爱国为人比较圆滑,他觉得这种人交好了总比得罪强,和他说起现在市里的政策,还有现在表面平静下的混乱:“……虽说是变成市了,可是这很多领导都是空降的,彼此之间的试探磨合……”

    顾行谨静静的听他吐糟,等他说完,这才一针见血的道:“那也说明你们最近很吃香,肯定是各方的人都想拉拢你们,就算是不能拉拢,那也不会想得罪你们的。”

    “你这话说的对……”吴爱国带着他们来到后院,和看门的一个老头说了几句,就带着他们进去,来到一间房间,里面放着七八辆自行车。

    “这些虽然是二手的,可是平时骑着都没问题,我这次有两个名额,就先让你们来挑一辆。”

    唐宝一听他有两个名额,就笑着问:“三哥,我们家现在淘气的小子多,你这有两个名额,能不能都给我?”

    “这?”吴爱国一想自己岳家和亲戚家,都没听他们说起过要自行车。

    而且自家弟弟娶了葛红霞,回去的时候爸妈不大乐意。

    他们心里还是喜欢乡下姑娘,再者唐宝又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还是唐宝亲自去送花生糖,又说了些葛红霞的好话,这才让自家爸妈不针对葛红霞。

    说真的,要是自家爸妈真的委屈了葛红霞,那和葛家反倒是结仇了,他和唐小兵之间的关系都会受到影响。

    吴爱国这个人,虽然为人有点油滑,也有点爱虚荣,可是对于父母却很孝顺,因此犹豫了一下,就点头答应:“那行,不过这旧车也要一百一辆。”

    现在这新车最低也要一百六,好点的都要两百多,还要凭票购买,黑市里旧的自行车都要一百五六十,现在他给的价格就很公道了。

    唐宝一口答应:“这是应该的,正好行谨这次回来带了些钱,也够我们买自行车的了。”

    顾行谨不能拆穿自家小骗子的话,面对吴爱国好奇的眼神,只能笑了笑,不说话,上前去挑自行车。

    唐宝付了钱,又把准备好的两斤多花生糖和几包烟塞给他:“三哥,要不是你,我们可没有门路弄到这自行车,自家人也不说谢了,这些都是我们自家做的,你给三嫂带回去。”

    “你看你,和我还这么客气!”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吴爱国还是觉得心里舒坦,自己没有白帮忙。

    毕竟现在自行车他随便弄出去,多的是人买。

    现在见她说的好听,这心里自然高兴。

    顾行谨挑自行车看的是链条,挡泥板,刹车什么的都检查了一遍,挑了一辆女士的凤凰和男士的永久,还骑出去试了试,这才和吴爱国告别。

    顾行谨来的时候,问过唐宝,知道她是会骑自行车的,可是还是不放心的跟在她身后,准备提点她一些,可是见她骑得稳稳的,心里倒是有点疑惑。

    要是按着唐宝自己说的,她就是在她爸爸借车带她出门的时候学会的,按说不可能骑得这么稳当啊?

    有了自行车,确实方便了很多,两人去黑市买了很多东西,现在家里人多,靠着大队上分到的口粮,那是根本吃不饱的,买了半麻袋大米,还有二十多斤面粉都绑到顾行谨的车后座上。

    现在也是水果丰收的时候,唐宝看见什么都想买。

    而且她在家养成的习惯,就是买东西从来不用看人脸色,硬柿、柑橘、梨、枣、石榴、苹果她都买了些,还顺便买了两个竹筐,挂在自行车的两边,就能把水果都带回去。

    然后,她看见顾行谨有点惊讶的看着自己,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买买买,就把他这个大活人都给无视了。

    顾行谨是第一次看到女人恐怖的购买能力,突然间觉得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有点重,要不怕是养不起老婆啊?

    虽然他知道唐宝有钱,也能赚钱,可是不知道她也同样这么能眼都不眨的花钱啊!

    “家里好久没看见水果了,也怪这些水果都这么水灵,我觉得现在吃点水果对身体好。”唐宝不能和他说水果里有维生素,只能干巴巴的和他说多吃水果对身体好。

    她就是怕自己把他吓着了,毕竟现在这年代,能吃饱饭就算不错了。

    唐宝也知道自己这行为,就是传说中的败家娘们。

    她也怕自己把他吓得明儿就跑回部队,她不是舍不得他走,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够他,要是他前脚走了,后脚蛋蛋就说缺一点,那自己可不得后悔死?

    这下,唐宝就算看到了好东西也不敢买了,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回去,才发现家里都没人在。

    顾行谨就先把粮食放进厨房收好,出来的时候就替唐宝把自行车后架上的两个箩筐也卸下来。

    这个时候,唐宝就像是个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走到他身边,怯生生的看着他,低声道:“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顾行谨倒是没有怪她的意思,他在参军前,过得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少爷日子,后来在部队里才慢慢习惯。

    而且这钱又是她自己挣得,更不会多说什么,免得她觉得自己惦记她的钱。

    此时见她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含笑低头看着她,在她耳边暧昧的道:“我只想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