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下午玉郡也跟着杨铮和少谨去山上敲栗子了,三个小的都贪心,一个下午也连敲带摘的弄了两大麻袋栗子,虽然还连着外壳,可也是死沉死沉的。

    三人只好一起抬一袋,走一段路后,又转身回去抬另外一袋,却还是很高兴,真是甜蜜的负担。

    幸好杨毅他们下工后,也担心他们还没回去,特意弯到那边去看,看见三个小的都是蓬头散发,却都是笑容粲然的模样,赶紧上去帮忙。

    苏素和唐明远从诊所回来,也是很自然的去顾家吃晚饭,刚好看见他们把栗子抬进院子。

    “哎呦,你们今儿的收获还真不少啊!”苏素有点惊喜的看着倒在泥地上的带壳板栗:“有这么多啊,明远,那你明儿去就弄只野鸡,做板栗鸡,趁着行谨在家,让他也多吃点,好好补补。”

    唐明远先前还点头表示同意,等听到她说让顾行谨多吃点,心里就不乐意了,却又不能明着表示反对,还得笑着应下:“行,明儿我就去催催那些进山的小子们。”

    他心里想的却是:我就让他们过几天再给我留,这几天绝对不便宜这臭小子,娶了自己的女儿也就算了,还让自己的老婆也是满口夸他会做菜,又知道护着唐宝,太让人讨厌了。

    他想吃野鸡,那就是做梦。

    可是活该顾行谨有口福,贾伟忠三兄弟都是进山弄野货的能手,昨儿运气好,逮着了一窝野兔,还套着了四只野鸡,今儿弄到黑市上却还剩下两只野鸡和三只野兔。

    自家是舍不得留下吃的,可是又怕这野货养着瘦的快,想起前些日子唐明远说了要,就干脆背着竹篓过来问问。

    他来的时候三家子都坐在一起吃饭,因为今儿也没有什么不能让人看见的好菜,唐明远在听到门口有人喊自己‘唐叔在吗?’就很干脆的应了声,让人进来。

    贾伟忠见他们桌子上五个都是素菜,就对自己的野货更有信心了。

    从昨儿唐明远带着女婿分糖和花生后,陈联大队的人都知道唐宝的嫁的是军官,盖起了大房子,这肯定有钱。

    要是没钱,怎么能这么快娶到老婆?

    贾伟忠手脚麻利的把竹篓放下,掀开上面的稻草,给他们看里面的绑得严严实实的野货:“叔,你们还在吃饭呢?我们进山弄了两只野鸡和三只野兔都还活奔乱跳,叔,你们要吗?”

    唐明远很想说不要,可是却只能笑着点头,口不对心的道:“要,这行谨也难得在家,是该让他吃点好的。”

    顾行谨听了,心里那个舒坦那就别提了,放下筷子,先递给贾伟忠一根烟,才拨弄了一下野兔和野鸡,确定都是活的,才笑着问:“我们全都要了,多少钱来着?”

    贾伟忠倒也实诚,一点也不乱喊价:“先前称了称,毛重一共有十六斤多,就八元钱成吗!”

    “行啊,多谢了!”顾行谨从口袋里摸出钱,拿出一张伍元的和三张壹元的递给他,笑着招呼:“晚饭吃了没,要不坐下一起吃点?”

    他付钱是很痛快,可是这心里却在滴血:这钱真不经用,幸好早上带了拾伍元钱。

    他有点庆幸,自己白天用的是老婆的钱,要不现在可就不好看了。

    贾伟忠自然是不会留下吃饭,笑着道:“不用,你们吃,我已经吃过了,我先走了。”

    顾行谨把野物拿到自家的竹篓里,送他出门后,这才回来继续吃饭。

    杨铮他们已经吃饱了,放下碗围在竹篓边上看簌簌发抖的野兔和野鸡。

    顾少谨乐滋滋的道:“明儿可以吃红烧兔肉和野鸡栗子了。”

    “你就知道吃!”杨铮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摸着自己的下巴叹息:“要是我们能进山打猎就好了,还是这来钱快,啥成本也不用。”

    唐宝听到这话,来到他的边上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挑眉一笑:“是,就你这小身板,遇上老虎能把你一口吞了,遇上野猪能把你撞飞三米外,到时就不知道是你去打猎,还是山上的野兽把你当成点心玩具。”

    杨毅就怕自己的弟弟死爱钱,冒险进山,也难得板着脸说自己的弟弟:“你想都别想去打猎,你以为贾三哥他们进山打猎是侥幸吗?他们看到脚印就知道附近有什么野兽,鼻子也灵敏的很,凭着动物的粪便就能知道大概的位置,身手那就不用说了……”

    杨铮其实就是说说,却也不敢反驳,只能缩着脑袋听自家大哥数落自己,悄悄的对唐宝使了个求救的眼色。

    唐宝在杨毅停下说话的时候,才看了看天色,催着他们:“哎呀,时候不早了,夜校里老师开始上课了,你们赶紧去吧?”

    反正她这几天是新婚,自然是可以不用去上课。

    等他们五个人都走了,苏素倒是开始问吃完饭就收拾桌子的顾行谨:“对了,你什么时候回部队啊?”

    唐宝一边剥栗子,一边嘴快的接话:“他说十五就该走了。”

    顾行谨赶紧道:“我本来是想早点去,到时候可以打听一下哪里可以租房子,想让阿宝过去住一阵,现在想想还是算了,阿宝要是去那边,这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到时候我自己想法子回来吧?”

    其实他那个时候,没想和她有肌肤之亲,自然是觉得在家同床共枕是煎熬,这才想着早点归队,免得两人之间相处尴尬。

    可是现在两个人正是如漆似胶的时候,自己恨不得再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再离开,只能为自己昨儿的话找借口。

    苏素惊讶的看了眼女儿,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公,笑的像是松了口气:“你说的对,唐宝她笨手笨脚的,不会做的事太多,得让她留在家,我好好的教导她怎么打理家务。”

    唐明远也赶紧附和:“家里活也多,她要帮着采药,制药,卖药,也走不出去,你有空就多回家,别让她去你那边了。”

    顾行谨含笑点头:“爸妈说的是,我十八的早上再走。”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这岳父岳母都舍不得女儿,岳母是不惜说唐宝懒,不懂家务;岳父却夸唐宝厉害,能采药制药。

    他们这是想让女儿一直留在身边吧?可自己还想着等明年让唐宝随军呢?要不怎么生孩子?

    唐明远和苏素说了会话就离开,顾行谨没让唐宝动手洗碗,就让她坐在那喝茶陪着自己说话。

    他一想起来,自己再过七天就要离开,心里现在就觉得舍不得了,觉得今儿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唐宝就干脆坐在那剥花生,好奇的问他部队上的事情:“你们平时除了训练还会忙什么?有人结婚就随军吗?”

    除了部队上不能往外说的机密,顾行谨对于生活这一块倒也是有问必答:“我下半年努力一下,再往上升,就是连长了,到时候你就能随军了。

    一般连长就能分到房子,要是结婚了,大都老婆还是随军的,那边的生活区还能种菜……”

    他回来的时候,没有老实交代自己已经是连长了,现在就不敢说了,要不怕他们会胡思乱想。

    唐宝心里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

    自己其实是不想离开家的,可是听到他想让自己随军,这倒是让她有点为难,心里在琢磨到时候想什么法子拒绝他好。

    虽然说和他相处的时间不长,可也不能否认他很努力的照顾自己。

    他洗好碗后,也来和她一起剥花生。

    两人面对面坐着,他就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就喜欢的不行,怎么会有这么能干又漂亮大方的姑娘嫁给自己做老婆呢?

    可是想到今儿吴爱国和自己说的事,觉得自己还是得提醒她小心:“阿宝,我觉得现在的局势还是很紧张,我们现在弄花生糖在卖,要是被人盯上,怕会有麻烦。”

    唐宝抬头惊讶的看着他:“会有什么麻烦?”

    “黑市是打不倒,也除不去的,可是这做买卖的人就是上头严打的对象。”

    顾行谨怕她着急,赶紧道:“我这也是让你们多加小心,村子里去黑市的人也不少,要是有什么风声传来,那你们就尽快罢手,什么都没有人重要。”

    他怕她不在意自己的话,温声和她说起自己的发现:“今儿你也听吴爱国说现在他们日子好过,可是你想想,我们看到那么多自行车,这大都是他们查抄的时候缴获来的,就表示上头有人想要整顿了……”

    唐宝还真的对他另眼相看,这人的心思机敏,能从吴爱国的话里,还有一屋子自行车,他就能想到这么多。

    这让她赶紧回想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露出马脚,和他在一起,太挑战自己的脑神经了。

    不过,他的话也说的很在理,乖巧的应下:“你放心,我们会小心的,再说家里现在也不缺钱,我们就算不做这买卖,也能好好的过两年。”

    他们剥了不少花生,唐宝就让他烧火,自己开始炒花生。

    花生很快炒熟,再用手把花生衣轻轻的搓下。

    顾行谨见她把花生衣都收到搪瓷缸里,很不解的问:“阿宝,你把这收起来做什么?”

    “花生衣也能算是一味药,有补血、促进凝血的作用,这对于贫血的人和伤口愈合很有好处。”

    唐宝对他笑了笑:“当然,这也要对症下药,反正这也不占地方,我就先留着,万一以后用的到呢?”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老婆很厉害,笑着奉承:“阿宝你真厉害。”

    可惜两人独处的时间不多,去上一个小时夜校的五个人也回来了,看见他们已经弄好了花生,大家就开始做花生糖。

    等到忙好,也已经快十点了。

    唐宝洗漱好,那是倒头就睡,不准备和他再来点什么了。

    可是男人躺在她的边上,一开始只是轻轻的摸摸,听到她像小猫一样的哼哼,忍不住俯身吻住了她的红唇,舌尖很有耐心的描画着她的唇,趁她张嘴之际,用力的吸允着她的唇。

    这家伙实在是太不懂得看人脸色了……唐宝欲挣扎的手被他温柔却坚定的握住,几番挣扎后,她选择了妥协,顺应着他做出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一阵翻云覆雨后,已经是深夜,又困又累的唐宝都没有说话的力气了,更没力气收拾自己,闭上眼便昏昏欲睡,却感受到他用温毛巾仔细的给自己擦拭……

    这也实在是太挑战唐宝的底线了,实在是太羞耻了,她只好催眠自己,矜持的唐宝现在已经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