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腻在一起的甜蜜日子总是过的特别愉快。

    顾行谨觉得自己才回来,可是今儿早上一眨眼,才发现今儿已经是九月十七了,想到明儿自己就要离开家,离开唐宝了,他心里觉得有点空落落的,突然之间很是舍不得。

    可是看着枕边人此刻却没心没肺的睡得正香,那白里透红的小脸蛋,细腻的几乎连毛孔都看不见,哪怕闭着勾人的杏眼,可是那卷翘的睫毛,像是两把扇子,纤长浓密,美的诱人。

    更不用说那纤细的优美的脖子,还有被子下露出来的一点白皙的肩膀……

    顾行谨无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眼前这美景看得他的心里痒痒的,低头就吻住了那粉红的唇瓣。

    经过这几天的反复试验,他从一开始的青涩,进步神速,知道她喜欢自己什么力道最好,对着那诱人的唇辗转研磨。

    直到两人肺里的空气都快要抽空,这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大清早的,你不准乱来。”唐宝的脸红的不像话,瞪着他的杏眼如同隐隐的含了层水,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却故作凶巴巴的道:“流氓!”

    他挑眉一笑,低头用舌描绘她的红唇,那模样格外的引人犯罪,伸出一只大手摸上她毛茸茸的头顶,揉了揉满头黑发,微喘着粗气:“老婆,你想知道流氓是什么样的吗?”

    他的声音很是低柔缠绵,唐宝却听的有点懵,这还是他第一次喊自己“老婆”,而后脸颊上的红云直接蔓延到耳朵上,而后脖子也红了,整个人如同熟透了的虾一样。

    “老婆,你害羞了啊?”顾行谨低低的坏笑,他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婆这么害羞,可是这粉嫩的模样确实诱人,让他恨不能……

    唐宝太明白他这眼神的意思了,赶紧道:“我们说好了,今儿早上要去带杨铮和少谨去市里的,该起床了。”

    “好吧,那我们晚上继续啊,老婆!”

    他很喜欢看她害羞的模样,故意带着点暧昧的对她挤了挤眼,又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却被唐宝嫌弃的避开,打开他的手,义正言辞的道:“别闹,我还要替你收拾行李呢?”

    “阿宝,我舍不得离开你。”他低叹一声,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还没离开,我就已经开始想你了。”

    这人怎么这么会说话?

    今儿的早饭是顾宁谨做的,一大锅的玉米羹,里面还加了青菜和豆腐,味道真是好极了,唐宝一连吃了两碗,这才和他们一起去黑市。

    顾行谨骑着女式的自行车带着唐宝,杨毅骑着男式的自行车,前面的横杆上坐着个子相对小点的杨铮,后面侧坐着喜欢说话的顾少谨,另一侧还挂了个大箩筐,里面是二十来斤花生糖。

    五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到了黑市,发现这个时候人很多,也有几个穿着干净的大姑娘小媳妇,认识经常来卖花生糖的杨毅他们,围上来就要糖:“你们怎么才来啊!小伙子,给我来半斤,我儿子一天不吃就馋得慌,可真拿他没法子。”

    “给我来一斤,”有个梳着两根辫子的大姑娘也一脸着急的催促:“快点,我还要去厂里上班,你们怎么不早点来?”

    “就是,不过你们也卖的太贵了!”有个大嫂嘴里嫌弃,却还是咬了咬牙,一脸肉疼的道:“给我称一块钱的。”

    “我要两斤,买去走亲戚……”

    唐宝他们几个,一时之间都忙着招呼客人,没看见有人在斜对面眼带恨意的看着他们。

    ……

    赵爱珍是心里带着气出来买栗子的。

    她现在虽然如愿嫁到了刘家,可是因为之前胡小兵闹出来的事情,让刘家人心里已经落下不满。

    现在完全是把她当成保姆使唤。

    今儿早上刘巧月就嚷嚷着想吃板栗炖鸡,金秀芳就让吴嫂拿着肉票去商店买:“就算没有鸡肉,那也买些猪肉来烧板栗也还好吃的。”

    转头看着自家儿子几乎是黏在赵爱珍的身上,笑着喂她吃鸡蛋,这心里就恨不能骂她一顿,可是顾忌着自己的儿子现在离不得她,只能一脸不满的瞪着她道:“你去买些板栗和鸡蛋回来,不要只惦记着吃,家里的活一点也不知道做,真是没眼色。”

    “妈,我知道了。”赵爱珍心里憋屈的要死,可是却也知道,在自己肚子还没鼓起来前,刘家就没有自己立足之地。

    好在刘晓军虽然傻,可是还不是废物,第一回的时候,还是自己主动的,后来他也食髓知味,几乎是每晚都缠着自己不放,还知道给自己好吃的,还会护着自己。

    可也就是他在婆婆和小姑子面前护着自己,反而让她们对自己更没好脸色。

    弄得她反而更恨刘巧月,她都嫁人了,也有自己的房子,却还是三天两头的带着唐红军回娘家住,还把自己当成了使唤丫鬟,真是想想就让她生气。

    可是她在黑市里看见卖花生糖的唐宝,哪怕唐宝头上带着大草帽,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脸,可是看着她翘起的嘴角就知道她笑的有多开心。

    还有站在她边上高大的俊挺男人,哪怕只是穿着普通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可是那小麦色的肌肤,俊朗的眉眼,都显得很有男人味,特别是看着唐宝的眼神,就让她怒火中烧。

    她绝不会看错,以前的胡小兵也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

    可是,她不甘心,凭什么唐宝不嫁到刘家,还能过得这么幸福?自己却要哄着傻子,侍候着刘家人?

    不应该是这样的,她这样不就是显得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吗?

    唐宝才应该过着自己现在这样的日子,而自己才能配得上她身边的那俊朗男人。

    或许是她怨恨的眼神太炙热了,对面的男人收敛了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眼神凌厉如箭一般射向自己,似乎要把自己撕成两半……

    这种可怕的气势,让赵爱珍不敢直视,心跳的厉害,赶紧低头去挑板栗,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微微颤抖。

    她买好板栗和鸡蛋后,干脆躲在树边,远远的打量着他们,心里却已经在琢磨怎么让唐宝倒霉,让她再也笑不出来,让她去死……

    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给他们按上一个“投机倒把”的帽子。

    正好她前两天,市长夫人金秀娟送水果来刘家的时候,姐妹俩说起过要整顿黑市的事情,自己要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查到唐家和唐宝头上。

    这个时候,她看见住在刘家边上的一个婶子也去买糖,似乎很熟悉,还笑着说了会话,这让她眯着阴霾的眼睛咬了咬唇。

    在赵爱珍要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穿着浅灰色中山装的年轻男人,笑得咧着一口白牙和他们打招呼:“好巧啊,你们怎么在这?我一直想去找你们,可是有事离开了,昨儿才回来,今儿就看见你们了,真是太巧了。”

    ……

    郑威昨儿才回到家,最近他一直忙着药厂的事情。

    药厂已经建的差不多了,现在要紧的反而是技术人员这一块,还有各种药剂配方,可是偏偏暗处有人不想他们办药厂,想要捣乱一池湖水,好趁机摸鱼,总想对他们手里的技术人员名单,还有配方文件下手。

    这让一直想去找唐宝的郑威都抽不出时间。

    今儿他妈要出来买些东西,这才让他开车送她过来。

    来的时候,他还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没料到自己能在这看到唐宝,这让他庆幸自己开车送自家妈过来了。

    郑威觉得自己一段时间没看见唐宝了,现在看见她才发现她好像变得更好看了。

    在她那杏眼如波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都有点紧张,用手托了托眼镜,这才看着她热情的开口:“等下我送你们回去好不好?”

    后面赶来的郑妈妈和在唐宝边上的顾行谨,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