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威看着唐宝热情的开口:“等下我送你们回去好不好?”

    后面赶来的郑妈妈和在唐宝边上的顾行谨,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不好!”

    郑妈妈是后悔自己让儿子陪着自己出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巧的让儿子遇上唐宝,在儿子离家之前,他还说过他想要和唐宝处对象。

    那个时候她为了让儿子安心的去做事,就一口答应了,觉得等他回来的时候,估摸着就会把唐宝忘记了。

    儿子离开的时候,还特意恳求她给唐家送点东西。

    郑妈妈也一口答应了。

    其实她觉得自己已经给过唐宝一次东西了,不可能再给她送东西。

    在她的心里,这送儿子回来的是顾行谨他们,而不是那个弱不禁风的唐宝。

    儿子把救命之恩按到唐宝头上,完全是被她迷晕了头。

    现在郑妈妈看见儿子疑惑不解的神色,赶紧笑了笑,掩住心里的不满,满脸慈祥的道:“你要去唐家,也得准备些东西才是,怎么能就这么空手上门呢?再说你爸爸下午有事要用车,你现在开车去唐家,那就不能再唐家多待了啊!”

    她这话让郑威觉得自己果真是太急切了,想的太不周到了,却还是坚持:“没事,这里啥都有,顺便买点就好了。”

    顾行谨就站在唐宝的边上,不过现在的人,哪怕是夫妻,在外面不能搂搂抱抱,也不能走得太近,他们之间也相隔了一步。

    他在唐宝身边,自然是看见郑威看着唐宝的眼神,绝对不是看见救命恩人纯粹的喜悦,而是看见喜欢的姑娘才能笑的那么荡漾。

    真是让他看的很不爽。

    他的眼神落在自己的弟弟和杨铮身上,希望他们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要他们现在开口喊一声‘大嫂’,那么郑威就该知道分寸了。

    偏偏他的亲弟弟觉得自己在瞪他,下意识的来到唐宝的另一边寻求庇护,还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喊唐宝:“姐,大哥又凶我!”

    面对着坑哥的弟弟,顾行谨磨了磨牙,你说错了,臭小子,我不是要凶你,我是想揍你个没眼色的兔崽子。

    幸好杨铮这个机灵鬼在,看着他们的表情,开口道:“姐,姐夫,我肚子饿了。”

    其实平时在家的话,他们都没有这么多讲究,都是喊‘顾大哥’还有‘姐’的,这还是杨铮第一次喊他‘姐夫’。

    “哎,”顾行谨从来没觉得被人喊‘姐夫’是这么让自己心情愉悦的事,眉开眼笑的看着杨铮,语气柔和万分的道:“你想吃啥,姐夫都给你买!”

    杨铮听到他这温柔的语气,表示自己真的是无福消受,差点掉下一地的鸡皮疙瘩,勉强控制住自己想抖的身子,看着离他们很近的地方,有个挑着桔子来卖的:“我想吃桔子。”

    顾少谨觉得自己可能是误会自家哥哥了,他看自己有可能是想问自己饿不饿,也赶紧笑眯眯的开口:“哥,我也想吃桔子。”

    顾行谨嫌弃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又看着郑家母子一脸震惊的模样,这才微笑着往另一边去买桔子。

    郑威宁愿自己听错了这‘姐,姐夫’的意思,满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唐宝,艰难的开口:“唐宝,他这是什么意思?”

    郑妈妈努力的忍住自己的笑意,带着试探的看着唐宝问:“你们这是结婚了吗?”

    唐宝看了眼一脸紧张的母子,浅浅一笑:“是啊,我们已经结婚了。”

    她曾经以为,自己能在这陌生的时空遇见他,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再次错过他,可是没想到,两人还是没有这个缘分。

    再者,就凭郑妈妈那德行,自己就算是不嫁给顾行谨,也不会嫁给他,要不肯定会忍不住和婆婆上演全武行。

    “……”郑威抽动着嘴角,却也笑不出来,他动了动嘴,那声‘恭喜’还是说不出来,就好像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郑妈妈却觉得身心舒畅,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笑的眼角的皱纹都明显了:“那真是恭喜了,你看我事先也没有得到消息。”

    她把手里的篮子直接塞给她,笑着道:“这些鸡蛋你拿回去吃,就当是我的贺礼了,千万别嫌少啊!”

    又动手推了推失魂落魄的儿子,笑着道:“我想起来你爸让你早上去找他有事,我们先回去吧?”

    郑威带着点不甘心的看了唐宝一眼,动了动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带着满身寂寥的离去。

    顾行谨已经买了一小篮桔子回来,直接递给了杨铮,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一脸的意气风发:“他们这就走了啊,我还想请他们吃桔子呢?”

    唐宝杏眼明亮的瞟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都是不相干的人,何必这么热情。”

    她是看出来顾行谨先前是故意的,可是他要走了,自己还是让他安心点好。

    顾行谨听到唐宝这话,那真是在满意不过了,他在看见郑威的那一刻,心里就想起唐宝当初救了那个小白脸,是不是对他有点意思?

    哪怕他再自负,也不能反驳郑家的条件是很不错,而且郑威也是个斯文白净的男人,现在有些女人就喜欢他那种白净的文弱书生样。

    现在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心了,凤眼亮晶晶的看着唐宝道:“你不是喜欢吃水果吗?我看那边还有大石榴,苹果什么的,要不我们去看看?”

    唐宝看现在客人不多,杨毅一个人就能搞定了,就点头:“行,我们去看看。”

    没眼色的顾少谨一边吃着桔子,一边又开口:“姐,我也去。”

    顾行谨捏着拳头,阴测测的看着弟弟问:“你说什么?”

    “我不去,”顾少谨还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挤出笑脸傻笑:“大哥你会保护好嫂子的。”

    听到他这迟到的“嫂子”,顾行谨只是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就和唐宝一起去逛黑市了。

    顾少谨这才敢翻了个白眼,做了个鬼脸,嘀咕:“小气鬼!”

    杨铮惊讶的看着他:“好啊,你先前是故意的……”

    ……

    不远处的赵爱珍偷偷的看着这一切,她的心里很兴奋,要是自己没有看错,那个失魂落魄的男人是副市长的儿子郑威,自己进了刘家后,有一回随着金秀芳她们姐妹去过郑家,虽然那个时候郑威不在家,可是自己却看到过他的照片,好像是金秀娟想要给郑威做媒,以此和副市长连成一线。

    现在看来,郑威是喜欢唐宝的,自己到时候在婆婆面前提几句就好。

    她看着那对男女就算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是看着他们的背影,也让自己嫉妒的发狂。

    她不甘心的咬了咬唇,转身离开的时候,看见不远处站着的余澄,他穿着白衬衫黑西裤,单手插在裤袋里,显得很是潇洒自在,见她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笑着招呼:“好巧,没想到能在这看见你。”

    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拿到郑威手里的技术人员名单,还有药剂方子,这些东西传回去后,就会有他们的人先去联系那些技术人员,研究出药剂方子。

    他也知道现在西药紧张,这其中的利益,让自己背后的人都心动。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也不能确定这些东西是在郑威手里,还是在郑盛华,或者是别的人手里。

    偏偏现在局势紧张,先前动手的人全都解决了,他也不敢乱动手脚,要是一击不中,反而更让人防备。

    不过,他也没想到能看到这么一场好戏,倒是有点意思。

    当初唐宝她们母女在海市遇险,他会出手相助,还真的只是唐宝和自己的妹妹有几分相像,特别是看人的时候,肌肤白净,眼里像是汲了一汪春水,让人忍不住想要待她好。

    可是没想到唐宝还认识郑威,看着还交情不浅,自己倒是可以利用一二。

    赵爱珍不知道面前的男人心里在琢磨怎么利用他,不过看见这样清隽潇洒的男人和自己打招呼,这虚荣心还是有的,再说他是市长的侄子,两人也能勉强说是亲戚了。

    她有点羞涩的笑了笑:“是你啊,你怎么过来了?”

    “哦,我叔叔让我悄悄的来看看这边是情况,”余澄和她一起离开黑市,带着点恰到好处的关心:“最近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开始整顿了,到时候肯定要逮几个人杀鸡儆猴。”

    赵爱珍听到这话,心里一动:“这黑市里做买卖的人,也算是投机倒把对吧?会有什么下场?”

    “黑市里太过热闹,就导致正规商店的买卖冷清了,”余澄对她笑了笑,格外温和的道:“到时候肯定是游街,严重的话还会把人发配到偏远的山区去劳动改造。”

    赵爱珍听了,心里越发欢喜,再者余澄说话又温柔体贴,远不是胡小兵和刘晓军能比的上的,倒是有了几分倾慕,暗自感叹自己先前还是嫁的太急了。

    余澄却是趁着和她聊天的时候,问清楚了刘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和她说了些不重要的政府里面的事。

    觉得自己受到重视的赵爱珍简直是心花怒放,在听到他让自己有事尽管找他的时候,就请他帮着查一查陈联大队唐宝家的事情。

    当然,她也说的很好听:“唐家虽然是我亲戚,可是向来和我家不对付,可我也担心他们做错事,要是知道他们现在做什么,也好劝一劝。”

    余澄一口应下,送她到刘家附近,这才转身离去。

    ……

    刘家人都是回来吃午饭的,特别是今儿中午的菜好,吃的刘家人的心情都不错。

    赵爱珍见金秀芳放下碗筷,就很有眼色的给她倒茶,捧着搪瓷缸双手递给她,这才弱弱的开口:“妈,明儿我想回家一趟!”

    金秀芳接过搪瓷缸,没好气的道:“又回去做什么?你这三天两头的往外跑,性子也太野了,这嫁人了就要有做人家媳妇的样子,该守的本分也不能忘。”

    她是不喜欢赵家人的,借着赵海的死,那女人可是敲了刘家一大笔钱,让她现在想起来都心疼。

    因此,越发的不想和赵家来往。

    赵爱珍一副乖巧的模样:“不是,我是想让我妈去提醒三舅舅一声,不要去黑市,今儿我看见唐宝他们在卖花生糖,这要是被人抓住了,那可就惨了!”

    “卖花生糖?”刘巧月一听这话,也不啃鸡爪了,咬牙切齿的瞪着赵爱珍:“你傻不傻啊,唐宝就不是好人,我警告你,你不准去提醒,也不准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