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八的早晨。

    顾行谨恋恋不舍的看着枕边人,可能是自己昨儿晚上,不,应该说是凌晨让她太累了,此刻的她睡得香甜。

    明明是自己让她说“我舍不得你离开”这话,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让他的心情激荡的好似在云端飞了一遭,再一次的证明自己是经不起撩拨的,尤其是尝过那种美妙的滋味后,着实令他上瘾。

    有些事几乎是无师自通,从床上到床下,结束的时候,两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浑身都湿透了。

    他眼带眷恋的看了她好一会,像是要把她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里,这才悄悄的起身。

    行李是她替自己收拾的,他拎起背包和网兜悄悄的离开房间。

    他不想她送自己,是怕自己看见她舍不得离别,到时候要是哭了,他觉得自己会忍不住把她带走的。

    唐宝在他关上门后,也睁开了美丽的眼,低叹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他昨儿就和自己说过,让自己不要去送,恰好她也不喜欢分离,那么不去就不去吧?

    虽然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自己确实有点提心吊胆,可是一想到他要离开了,心里好像是有点舍不得。

    唐明远一想到顾行谨这个女婿要走了,心情就很好,等他吃了早饭,就提醒他:“时间不早了,宁谨你送你大哥去坐车。”

    又看着顾行谨:“你放心的去吧,好好保重自己,家里的事都不用你操心。”

    顾行谨很感激,他觉得自己的岳父虽然有时说话有点奇怪,可是大多时候,还是很照顾自己的,和他们一一告别,这才骑着自行车带着弟弟离开。

    他们才离开,唐宝就出来洗漱吃早饭了,见大家都悄悄的看着自己,无奈的道:“我没事,嫁给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要习惯分离。”

    顾少谨赶紧凑到她的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她,一脸郑重的道:“姐,我哥走了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真乖,”唐宝一捏他的鼻子,笑了笑:“那你可要多吃点,以后长大了才能壮壮的。”

    顾玉郡给她端过来一碗稀饭和两个白煮蛋,笑眯眯的道:“姐,你先吃早饭吧?”

    唐明远见女儿确实没什么不对劲,这才心情畅快的去诊所,准备晚上的时候好好问问她白玉如意扣还有蛋蛋的事情。

    苏素也没空在家,村子里有两个女人要生了,早就有人托她这两天帮忙顾着点。

    现在的人还是不习惯去医院生孩子,虽然明面上是没有了那稳婆和接生婆的职业,可是这年纪大点的妇女总会知道点,有几个有经验的婶子,再加上苏素这个会把脉的,这几年也没出过事。

    当然,先前有胎位不正的几个小媳妇,事关人命,都是被苏素劝到医院里去生的,虽然多花了点钱,可是好歹都是平安的。

    唐宝见爸妈走了,杨毅也去队上挣工分了,自己吃了早饭后,也和他们几个小的去做花生糖。

    说实在的,和顾行谨结婚后,他在的这几天,几乎是黏着唐宝的,现在身边少了个人,唐宝都觉得不习惯,好在有几个小的同样喜欢黏着她,这才让她没有失落的感觉。

    ……

    顾行谨一个人坐在客车的后座,看前面说话的几个男女,听他们慷慨激昂的说着国家的政策,还要现在市里的发展,却觉得自己什么也听不进去。

    上回离开家的时候,他想的只是自己要努力,让弟弟妹妹们过得更好一些,虽然有不舍,可是也没觉得想要留在家的冲动。

    可是现在,他满脑子在想,唐宝现在在做什么?自己不在她的身边,她会不会不习惯?

    有种带上她一起走,或者是留在家的冲动。

    他闭上眼叹了口气,为防自己胡思乱想,干脆看网兜和背包,看看她给自己准备了什么?

    网兜里用毛巾包着五个桔子,两个苹果,还有干净的搪瓷缸里和饭盒里都装满了花生糖。

    背包的最上面是两个大白圆的面包,下面是一条茶花的香烟,还有用帕子包着的十张崭新的大团结,在下面是一盒肉罐头和一瓶水果罐头,还有一封信,然后就是叠得整齐的衣服了。

    他拿起信拆开看,字迹很整洁,就是让他出门在外不要节俭,保重身体……

    顾行谨看了信后,更是想念心疼自己的小媳妇,更加坚定了要把唐宝接到自己身边的决心。

    ……

    金秀芳对唐宝看不上自己儿子这件事,心里一直记着仇,她从赵爱珍的嘴里问清楚事情的经过,又问了几个经常去黑市的邻居,这才知道唐家现在竟然靠着卖花生糖在黑市小有名气,而且生意不错,从而过得比较自在。

    而且唐宝还嫁了个军人,还和副市长家的公子交情很好。

    可是,这些消息让她的心里不自在了。

    她想了想,又让人去打听消息。

    却没有想着自己去动手,这件事自己只要在边上煽风点火就够了,郑家,还有自己的妹妹会动手料理唐家的。

    金秀芳是公社里的主任,这上下的关系都打理的不错,没过几天就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她琢磨了一下,下班后就去了妹妹家。

    金秀娟那里有一对母女在陪着她说话,看见金秀芳来了,和她打了招呼才告辞。

    “姐,你怎么来了?”金秀娟递给她一个桔子,用一副嫌弃的样子显摆:“哎,我这一天到晚的都有人上门来寻我说话,弄得我想出门逛街的时间都没有,真是气死我了。”

    金秀芳明白妹妹的心思,可是谁让自己嫁的男人没用,谁让她现在是市长夫人,只能嗔了她一眼:“你可以和她们约着一起上街啊!”

    金秀娟自己也剥了个桔子在吃,闻言一笑:“我可不敢,这要是和她们一起上街,我多看什么东西一眼,她们就买下来送我,现在老余他那位置多少人盯着,我可不能给他拖后腿是不是?”

    “你这话倒也很是,”金秀芳和她说了几句闲话,就问她:“妹夫不在家也就罢了,建伟和巧丹怎么不在家?”

    “老余这几天都在加班,建伟现在去了联防队,每天也忙着东奔西走的,巧丹这孩子去副市长家串门了还没回来。”金秀娟说起自己的儿女,那是再满意不过的,笑容满面的道:“弄得我一个人在家,姐你来了,就陪我一起吃晚饭吧?”

    “行啊!”金秀芳叹息一声:“你还记得那个我和你说过的唐宝吗?那个姑娘运气好,入了副市长儿子郑威的眼……”

    “你说什么?”金秀芳猛的起身,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郑威那小王八蛋竟然有喜欢的人?李玉芳那个死老太婆还哄着让我把巧丹给她做儿媳妇,真是气死我了。”

    她是真的气的满脸通红,手里的大半个桔子已近被她捏碎,汁水流的她满手都是。

    她嫌弃的把桔子扔在地上,深呼吸后,这才看着姐姐问:“你确定郑威喜欢别的女人?”

    金秀芳赶紧点头:“是啊,不过你放心就是,那个唐宝已经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军人,不可能再嫁到郑家的。”

    “呵,男人都是贱骨头,这要是喜欢一个女人,却求而不得,那这辈子心里都会有那个女人!”金秀娟可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受委屈,大声道:“张嫂,你去副市长家把巧丹喊回来。”

    正在厨房做晚饭的张嫂赶紧应了一声,用手擦了擦围裙就往外跑。

    其实市长家和副市长家离得不远,只是隔了几栋房子,张嫂很快就小跑着回来,低声道:“小姐已经在那边吃晚饭了,说是等会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