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娟生着闷气,连晚饭也没吃多少。

    她自然是舍不得怪自己的宝贝女儿,只能恨郑威有眼不识金镶玉,要不是郑威现在要管理药厂,以后能在药厂掺一脚,自家为了拉拢他,才让女儿去接近郑家。

    可是再恨郑威现在也不能翻脸,那就只能恨唐宝了。

    谁让唐宝敢不长眼的勾搭上不该勾搭的人,她的存在让自己的女儿不痛快,自己就找机会让把她踩在尘埃里,让郑威以后想起来就只会觉得难堪。

    在她想来,这要是弄死了人,那反倒是能让郑威惦记一辈子,可是让一个女人生不如死,那才是真正的折磨。

    她想了想,看着自家姐姐放下碗,才疑惑的问:“姐,按说他们俩不该有什么交集啊?”

    “你不知道,在你们还没来的时候,郑威惹了点麻烦,凑巧被唐宝救了。”

    金秀芳虽然没有证据,可是当初的事情却还是有所耳闻的,也被她猜的八九不离十,叹息一声:“那郑威好像还在唐家住了两天,那个时候,唐宝的父母却都犯事被联防队逮个正着,那些天被关着,家里就他们两个年轻人,估摸着是干柴烈火的看对眼了。”

    她看着妹妹的脸色很难看,继续一脸无奈的往下说:“不过,郑家肯定是看不上唐家的,这救命之恩又不好推脱,副市长就和联防队打了招呼,唐宝的父母很快就放出来了。

    我估摸着是唐宝现在的男人是当了冤大头,反正他是当兵的,上头没有爸妈,下面还有弟妹,这能娶上老婆就该偷笑了,也不会去在意老婆有没有给他戴上绿帽子。”

    金秀娟满脸阴霾,捏着拳头冷笑:“你的意思是郑威和那个女人之间现在还是藕断丝连?”

    金秀芳却没有直接说是,反而看着她道:“是不是,试探一下就知道了,唐家现在弄了点买卖在黑市里还混的不错,这要是逮住了人,看郑威帮不帮忙,不就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你说的对,刚好老余也说要整顿一下黑市,确实是个好机会!”她这话倒是说在金秀娟的心坎上。

    虽然现在郑威还没同意和自己的女儿定下婚事,可是她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女婿了,自然是不想女儿为此伤心。

    金秀芳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低声提醒:“这黑市里面的水深着呢,每年都有人动手,可是每回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有些物资那就是从那些人的手里流出去,或者是有共同的利益,你可要让妹夫小心点。”

    她这话还真的是很诚心的,背靠大树好乘凉,自己的妹夫是市长后,自己在公社里待遇都不一样。

    金秀娟笑了笑:“我知道,这件事我也要和老余商量一下,实在是最近黑市里也太猖狂了,就动手逮几个人,也是变相的警告他们安分点。”

    姐妹俩说了会话,金秀芳起身告辞,金秀娟就让她带一些别人送来的肉罐头,还有水果罐头,鸡蛋这些东西回去。

    金秀娟送走了姐姐,自己沉着脸在客厅里等他们回来,没想到女儿还没等回来,倒是余中华和余澄先回来了。

    余澄有点殷勤的喊了声:“婶婶,你还没休息呢!”

    虽然以前金秀娟嫌弃余澄兄妹是拖油瓶,可是现在对余澄却客气多了,毕竟现在他那不争气的妹妹死了,现在自家有些事就能让他帮着动手。

    特别是现在,不就用上自己人了?

    她和蔼的笑了笑,亲自给他们倒了茶:“我在家又不累,倒是你们忙到现在,饿不饿,要不要让张嫂给你们准备些吃的?”

    余澄似乎很是受宠若惊,连声道:“不用,不用,我还不饿。”

    “那你去副市长家把你的妹妹喊回来。”金秀娟自持身份,自然是不愿去郑家的,可是让张嫂去,又喊不动女儿,她就干脆指使他去。

    余中华看见侄子走出门了,才看着她,笑着问:“秀娟,你今儿是怎么了,我看你对阿澄好像特别关心了啊?”

    “看你这话说的,”金秀娟很会说话,也知道他想听什么话,嗔了他一眼:“你现在这个位置,要用到的人可不少,不都是说上阵父子兵吗?他是你侄子,和你情同父子,这用起来总比外人放心,你说是不是?”

    她总觉得自己当初也是帮了一回的,不能说是没帮上忙,可惜余芬芬那破身子就是个无底洞,多少钱都是白扔。

    余中华笑着点头:“对,夫人深明大义。”

    金秀娟和他说起正事:“我和你说,吴主任的老婆今儿来了,我看她的意思是想让你帮衬一下,供销社里的主任可是肥缺,我也没拒绝,就推说要和你商量一下。”

    “先不急,先晾几天,我让人打听一下再说。”余中华对于自家老婆的交际能力还是很放心的,看着她道:“现在政府机关的人员是差不多齐了,可是军属大院那边也有大动静了,你最近辛苦点,多过去走动一下。”

    金秀娟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和他说起郑威的事情。

    余中华听了也很不满,皱眉道:“郑家这也太过了,我们巧丹也不是非郑威不可,现在军属大院就有好几个小伙子。”

    “还不都是你先前说郑威这小伙子人不错,你女儿多听话,一门心思的就喜欢上郑威了。”金秀娟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思,要不是看上了郑威,也不会不顾矜持老往郑家跑,既然如此,自然是要成全自家女儿。

    当然,也想顺便沾点药厂的便宜,那里面的好处不用说也知道。

    这门亲事要是成了,那自家的家底就会翻几时翻,这样自己儿子就不用操心钱了。

    好吧,虽然她儿子女儿都疼,可是还是更疼儿子一些,也更想为他好好打算。

    余中华不满的皱了皱眉:“刚好联防队那边现在求我办点事,我会让他们去做,这件事我们不用在其中插手。”

    金秀娟好奇的问:“他们有什么事求到你头上?”

    “现在的介绍信都是有份额的,联防队里一年的介绍信也只有六百份,可是不知他们怎么搞的,分到陈伟明头上的一百份全都被人偷了,他现在就求到我头上了,等他把这事先给我办好了再说。”

    金秀娟也笑了:“这还真是活该,不过联防队的介绍信都是可以跨省的,这还连查都不好查。”

    “可不是吗,只要他把事情办好了,我也只能给他弄五十张普通的介绍信。”

    要是唐宝知道自己当初顺手牵羊的介绍信和手枪都是陈伟民的,估摸着会笑的更开心。

    不过她现在也很开心,空间又变大了,足足有一百平方左右,这简直是鸟枪换炮了,再也不用担心东西放不下了。

    唐明远和苏素听到这好消息也很开心。

    “我们改天再去弄些药柜,”苏素先想到的就是药材放在那神奇的空间不会变质,也不会受潮,高兴极了:“现在山上的药材可真不少,先前我是怕没地方放这才不进山的,现在可以继续去采药了。”

    唐明远想的却是食物:“手里有粮,心里不慌,我和阿宝再去趟栋山市,趁机买一些粮食和猪肉什么的,就不用担心外面变来变去的政策。”

    魏阳市虽然近,可是价格相对来说贵了点,而且也怕大肆采购的话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要是被熟人看见就不好了。

    苏素却杏眼亮晶晶的看着他们:“要不我们就顺势去一趟海市?反正有介绍信,也有钱,那边的水果和粮食也更便宜啊!”

    唐宝闻言也眼睛一亮,兴奋的道:“好啊,那天交通便利,现在肯定有很多我们这边没有的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