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今儿跟着唐明远那是开心的不得了。

    他们父女先是在黑市卖了几块当初唐宝从刘家保险箱里偷出来的手表,得了五百元钱,又像上回那样借着女儿要结婚的名义,从屠户那里定了一头猪。

    那屠户也是个机灵的,见他们像是不缺钱的,还问他们要不要鸡鸭这些,他有路子等下就可以弄些过来。

    唐明远自然是一口应下,却装出一副爱干净的模样,叮嘱他要都收拾干净点。

    他本来就长的白净,今儿唐宝又特意让他带着眼镜,看着就像是不差钱的。

    然后父女俩又开始在黑市大肆采购米,面,油,水果这些,最后交了押金借了人家的三轮车,运到没人的地方就收进空间。

    眼看着要中午了,父女俩就开始找不用票的饭馆,吃了再买好几份带走。

    吃饱了,就借着买回家吃,去一家家的饭店里买着带走。

    反正付了猪肉的尾款后,唐宝粗粗一算,至少用了一千六百多钱,就自己现在堆积在空间的物资,一家子应该能吃小半年了。

    但是,唐宝也发现,自己手里的现金也只剩下一千两百多了。

    车上的人不多,她和唐明远坐在最后面,低声道:“爸,下回我们再来,把剩下的手表都卖了,到时候还可以买很多东西。”

    “不急,要是可以的话,我们过年的时候,借着走亲戚的借口去一趟海市。”

    唐明远心里也很想去看看老婆和女儿口中繁华热闹的海市,低声道:“现在你手里的现钱也不算少了,先不急着卖,免得引人注意。”

    唐宝一想也是,就从背篓里拿出了两个桔子,父女俩一边说着今儿的收获,一边吃桔子。

    为了掩人耳目,他们父女俩都背了背篓,里面放了些瓜果什么的。

    到了车站,已经是六点多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可是唐宝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苏素和杨毅,顿时笑得很开心:“太好了,妈和阿毅来接我们了,这下子我们不用走路回家了。”

    然后她的手往背篓上一碰,背篓里面就装满了东西,免得等下杨毅来接背篓,要是太轻的话,反而会怀疑。

    车上没有几个客人,杨毅在他们下车后,就上来替他们拎东西。

    这下,唐明远和唐宝都发现他的神色不对,下车来到苏素身边,看见她的脸色也不好,赶紧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们先出去说,家里出事了。”苏素示意大家先离开车站,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

    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昏暗的路灯下,这下他们的脸色都难看的能和夜色比黑了。

    唐明远想了想,这才开口:“你们先回去,路上都小心点;我晚上不回去了,我去大哥大姐他们家都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你们明儿早上七点到联防队的门口和我碰面。”

    “好,”苏素点了点头,现在唐红军娶了刘巧月,而赵爱珍又嫁给了刘晓军,或许还真能有点什么线索。

    可是她和他们之间的关系闹得太僵了,自然不会上门去自讨没趣。

    但是唐明远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不算亲近,但是上门去打听消息,也应该会据实以告,主要是现在他们也没有别的门路了。

    唐宝看着唐明远大步离开,心里却觉得有点玄。

    唐红军这个人油滑,上次被自己吓得不轻,这没敢来再找自己的麻烦,可依着他的性子,却也不会帮忙,估摸着还会在一边幸灾乐祸。

    赵爱珍那边就更不用说了,当初自己把人轰出门,现在她在刘家也不会好过,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可是她也没有喊住唐明远去碰运气,自己也在琢磨要不要去郑家求人。

    杨毅把两个死沉的背篓都挂到男式的自行车上,这才招呼她们母女:“婶子,姐,我们先回去吧?”

    “等一下,我想去郑家一趟!”要是平时,唐宝也不愿和郑家人打交道,可是事到如今,人命关天,她也是顾不得自己或许会面临冷嘲热讽。

    如今这情况,郑家现在的位置,想要弄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很简单的。

    而且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嫁人了,郑威他妈妈也不会敌视自己,觉得自己想攀郑家的高枝。

    苏素看了女儿一眼,点头道:“那也行,我们一起过去!正好你们今儿买了不少东西,带点东西上门。”

    唐宝觉得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去,哪怕是受白眼了,也不用他们一起陪着自己受罪,不过想到那边有门卫,他们想进去也不容易。

    来到这边的大门口,门卫看着唐宝拎了一网兜水果,像是上门送礼的,果然是把苏素他们留在外面,让唐宝登记了,又听她说以前来过认识路,也就让她进去了。

    唐宝对着外面的两人挥了挥手,自己就大步进去。

    来到郑家门口,看见里面亮着灯,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上前去敲了敲门。

    “请进,门没关。”郑威还以为余巧丹又来串门,咬着一个苹果走出来,决定要是余巧丹来了,自己就说要出门,免得她缠着自己歪歪唧唧的说个不停。

    可是没想到推门进来的却是唐宝,这让他很是惊讶,又赶紧笑着招呼她进去:“唐宝,这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赶紧进来坐。”

    “打搅了,”唐宝跟着他进去,没看见郑妈妈他们,有点惊讶地问:“叔叔和婶子他们不在家吗?”

    “是啊,他们出去串门了!”郑威总想着把自己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招待她,给她泡了一杯牛奶,又给她洗了个苹果,然后有点拘谨的坐在她的对面,伸手摘下自己的眼镜,看着桌子上她拎来的一网兜苹果桔子,笑着道:“你来还拿什么东西!来,你喝点牛奶吧?这个是大人喝的,听说对皮肤特别好。”

    “我看着新鲜才买来的,也没花多少钱。”唐宝端着牛奶,琢磨着自己怎么开口好。

    郑威却又带上了眼镜,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开口问清楚。

    他昨儿早上出门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余澄在劝哭泣的赵爱珍。

    赵爱珍显得很委屈,声音尖利:“明明一开始刘家是要唐宝嫁给刘晓军那个傻子,偏偏唐宝机灵,来找什么”救命恩人“,最后没找到”救命恩人“,干脆嫁给了一个当兵!”

    余澄声音温和的劝她:“轻点声,能忍就忍忍,实在忍不了就离婚,现在是新社会,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就算是离婚了,你也能再找个好的男人结婚。”

    郑威站的地方一点也不偏僻,怕被他们发觉,他一开始是要离开的,可是听到他们说起唐宝,又站在那里继续听下去。

    他的心情有点复杂,不知道那个女人嘴里的唐宝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也更想知道,唐宝是不是被逼无奈才嫁人的。

    最重要的是唐宝一开始想找的“救命恩人”是不是自己?

    余澄安慰了那个女儿几句,看见了有人走过来,可能是怕被误会,就和来的人一起走了。

    郑威看见那个女人一边抹眼泪,一边慢慢的走向小路,还是忍不住上前,紧张的开口问:“同志,你认识陈联大队的唐宝吗?”

    赵爱珍红着眼睛,一脸无奈的道:“认识,我们是表姐妹!”

    郑威心里一跳,还是把心里的那句话问出口:“那你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快结婚吗?”

    赵爱珍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要不是因为她,我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刘家看上她,想让她嫁到刘家去照顾刘家的傻子,唐宝不愿意,就说她有喜欢的人,谁知道那个男人不在家,她就干脆嫁给了一个当兵的!”

    说完又哭:“可是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她是逃离了苦海,却把我坑了,你看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郑威却从她的话里听出来,唐宝一开始要找的那个男人并不是顾行谨。

    不知怎么的,他心里下意识的觉得,唐宝要找的那个男人应该是自己。

    他紧张的舔了舔唇,才开口问:“唐宝,当初刘家是不是逼你嫁给刘晓军那个傻子?”

    唐宝本来要开口的,听到他的话,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郑威听她这话,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心里一痛,捏着拳头道:“刘家也太可恨了,等我以后为你报仇。”

    又眼神幽幽的看着她:“当初发生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唐宝不能说自己是因为你妈妈不待见我,我才不上门自讨没趣,只能捧着杯子撒谎:“我那时候来找过你,可是你们都不在,再者刘家后来看上别人了。”

    郑威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她果然是来寻过自己,她果然是喜欢自己的,可是自己去和她错过了……

    他总感觉唐宝一开始对自己是有好感的,那时候她看着自己的时候,会害羞,可是又忍不住看着自己。

    唐宝却觉得他们之间的话题歪楼歪的太厉害了,就不好意思的开口:“郑威,我这次上门是有事相求的。”

    “啊……”沉迷过去的郑威一愣,随即赶紧很热情的道:“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他心里觉得,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自己是该以身相报的,可是这个机会却被顾行谨横刀夺走了。

    唐宝就赶紧把事情说了一遍,眼带祈求的看着他:“这件事会不会让你太为难?要是可以的话,你能不能替我们打听一下?”

    “没问题!”郑威一口应下:“我明儿就去打听消息,虽说是黑市里做买卖,有投机倒把的成分,可是现在物资紧张,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唐宝听到他愿意去打听消息,高兴的笑了笑:“这可真是太好了,那我明儿早上七点在联防队的门口等你好不好?”

    她还是不放心里面的宁谨他们,要是自己能跟着他进去看一眼,心里也踏实些。

    而这个时候,门口进来了一个长发披肩,穿着粉色衬衫,蓝色裤子,高挑秀丽的女人,眼带不满的看了唐宝一眼,随即却就看着郑威笑了笑:“哎呀,我这来的不巧,你这是有客人在呢?”

    其实她是听到余澄说看见郑威和一个女人从外面进来,这才急忙忙的赶来,还偷摸摸的在门口听了一会,却听得她的心里气的快要发疯了,郑威怎么可以这么温柔的和她说话?

    自己现在不能收拾这个女人,可是这口气却可以出在别人身上,让余澄替自己好好的招待里面的那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