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不是傻子,看那个女人先前不满的眼神,就知道她误会了自己和郑威的关系。

    她也不想让他们误会,再者郑威已经答应自己明儿早上帮忙,就赶紧起身笑着道:“郑大哥,我妈他们还在外面等我呢?我先走了,你们有话慢慢说。”

    不知怎么的,郑威就不想唐宝误会自己和余巧丹之间有什么,起身道:“怎么不让婶子他们进来,我去和婶子打声招呼。”

    随后,他眼带漠然的看着余巧丹道:“我妈不在家,你明儿再来找她说话吧?”

    见他在别的女人面前,落了自己的面子,余巧丹心里气得不行,咬了咬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的道:“不用了!”

    随后落在唐宝身上的眼神,就像是像是淬了毒,恨不得把她抽筋扒皮。

    郑威下意识的挡到唐宝面前,不满的看着她,气的她转身就跑出去。

    唐宝心里有点不安,觉得能住在市委家属院的人都不会是简单的人物,赶紧道:“姑娘家面皮薄,你赶紧跟上去看看吧?免得有什么误会,反倒是影响了郑叔叔他们之间的关系。”

    郑威见她这样小心翼翼,心里很不是滋味,也不敢告诉她余巧丹的真实身份,故作轻松的道:“没事,她的话没人会听。’

    对于余巧丹的怨恨,郑威是真的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反而觉得自己以后可以解脱了。

    他坚持陪着唐宝离开,还特意在门外那里叮嘱了两句,免得以后门卫拦住他们,然后才是和苏素他们打了招呼,保证自己明儿个去问问情况,这才目送他们离开。

    ……

    余巧丹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样无视,也没有受过这委屈。

    一开始的时候,自家爸妈说郑威这人不错,两家家世相当,自己看他白净斯文,也就同意了和他处对象。

    可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敢这样对待自己。

    她也忘记了,郑威从来没有答应和她处对象,从头到尾就是两家大人在合计。

    她受了这委屈,自然是不甘心,在自家门口看见余澄在那抽烟,瞬间红了眼睛,哭着道:“大哥,郑威他欺负我,呜呜……”

    余澄看着面前的蠢货,没想到这件事情会这么这么顺利,从口袋里拿出帕子递给她,温声哄着她:“丹丹你别哭,告诉大哥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不让余家和郑家结亲。

    要不然两家扭成一股绳的话,那对于自己要办的事情就很不利了。

    而只要他们之间有了矛盾,最好弄出了人命,那就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那样不用自己动手,余家就会拼命的打压郑家。

    郑家乱了起来,自己才能趁虚而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余巧丹听到他的话,才觉得心里舒坦,咬牙切齿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了又懊恼的跺了跺脚:“都怪我被他气得晕了头了,连那个女的叫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怎么收拾她们!”

    “这容易的很!”看着余巧丹这么蠢,余澄心里特别痛快,笑着给她出主意:“现在是晚上,那个女人进来的时候肯定在门卫那里登记了,等下我去门卫那里问清楚就是;你不是说那个女人的家人被抓到联防队了,建伟现在就是联防队的队长,让他替你出口气!”

    余巧丹这才满意的笑了:“好,大哥你赶紧去给我问清楚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我这就去找我哥!”

    或许是因为金秀娟平时太宠着女儿了,以至于余巧丹一点也没有学到自家妈妈的精明。

    不过,也只有从小被大家宠着,才能这么天真,这么为所欲为。

    余澄想到自己的妹妹,就像是有人在他的心头撒了一把砂砾,生疼的厉害。

    余建伟回家家,看见妹妹在自己的房间里嘟着嘴,顿时觉得头大,很是无奈的问:“丹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哥哥,你可要帮我。”余巧丹赶紧把自己的委屈说了一遍,又要哭不哭的道:“让人收拾那个唐宝的家人,明儿也不准让郑威把人带走,要不他还以为我们余家是好欺负的。”

    余建伟也知道自家妹妹的性子,要是自己不依她的话,肯定不依不饶的闹起来,自己晚上喝多了有点头疼,为了自己耳根子清净,一口答应:“郑威确实太过分了,我这就给人打电话,让他们收拾联防队里犯事的人!”

    余巧丹催着他下楼打电话,心里觉得幸亏自己爸爸是市长,书房里装了电话机,要不今儿晚上还真不能如愿。

    ……

    在家里的顾玉郡哪怕自己没有胃口,看着天黑了,也赶紧做饭,做菜。

    做好了饭菜也没有人回来,她也吃不下,怕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干脆收衣服,打扫卫生,心里却还是乱糟糟的。

    等看到唐宝他们回来了,看他们都凝重的脸色,就知道这件事情不顺利,也没多问,先招呼他们吃晚饭。

    吃了晚饭后,苏素才把事情又说了一遍,安抚的道:“玉郡你别担心,明儿就能看见他们了。”

    唐宝也带着点歉疚的看着他们:“这次的事情也怪我……”

    杨毅抬起脸,很认真的看着她,打断她的话:“姐,你别这样说,就算不是卖花生糖,我们也会卖别的;再说要不是你们帮衬,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

    “这件事都怪我,”顾玉郡抹了抹眼泪,带着哭腔道:“肯定是陈家故意对付二哥他们的。”

    “他们都会没事的,”苏素很沉稳的开口:“出了事不怕,只要我们努力,总能解决的,都不要怕,大家好好睡一觉,明儿再去想法子……”

    唐宝觉得自家妈妈在这个时候还是很靠谱的,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把家里招人眼的花生奶粉这些东西都收起来。

    庆幸的是现在她的空间有一百平方左右,完全能装的下这些东西。

    ……

    第二天早上,唐宝醒来的时候快五点了,她看了下外面的天色还没亮。

    起床的时候发现苏素也起来了,母女俩一起过去,那边杨毅和顾玉郡已经烧好了早饭,一锅番薯稀饭。

    大家都沉默的吃了早饭。

    苏素也担心是陈家在打什么坏主意,看着顾玉郡道:“家里不能离人,你在家守着,我们会尽快回来的。”

    顾玉郡就怕他们觉得自己是麻烦,是累赘,现在听到苏素为自己着想,用力点了点头:“好,我在家做好午饭等你们大家都回来。”

    唐宝背上自己的挎包,骑着自行车带着苏素。

    杨毅也和队长请假了,骑着自行车追上他们。

    他们来到联防队附近的时候,看到唐明远已经在一边等着他们了,一个晚上没换衣服,也可能没休息好,他的脸色有点憔悴。

    苏素赶紧上前低语:“现在已经七点了,我们和郑威说好,八点在这见面,他会带我们进去。”

    唐明远松了口气:“那就好,我今儿早上也问了几个人,都说昨儿的事情太突然,都没有事先得到什么消息。”

    几个人在边上说了会话,就看见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停在他们的身边,郑威很快下车,笑着道:“叔,婶子,你们来的这么早,我先去问一声,你们等我的消息。”

    唐明远一脸感激的看着他:“真是麻烦你了。”

    “叔,你们不用和我客气,”郑威很有礼貌的道:“要不是唐宝当初救了我,哪有现在的我,你们有事尽管找我就是。”

    他和他们寒暄了几句,就过去出示自己的证件,门卫这才让他进去。

    过了一会,郑威的脸色也不大好看的出来,歉意的道:“昨儿抓人不仅是为了投机倒把,而是有敌特混在其中传递消息,所以他们也看的比较严。”

    他见他们失望的眼神,赶紧道:“不过,他们答应让我带两个人进去,你们谁和我一起进去?”

    四个人看了看,苏素开口道:“唐宝,你和杨毅一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