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余澄并不认为唐宝这个小姑娘能把药厂给炸了。

    他只是觉得自己说的难一点,让她知难而退而已。

    他平时做事也会心狠手辣,百般算计,可是面对着唐宝那和自己妹妹极为相似的灵动杏眼,潜意识里就不想她太难过。

    在他看来,顾宁谨这个年轻人死了才最有用,也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外面的顾行谨听到噩耗肯定不会罢休的赶回来,这边的郑威为了讨唐宝的欢心,也会追根问底。

    这样,后面的余家就藏不住了,到时候自己在添把火,就能很顺利的让两家掐起来了。

    唐宝听到他的话,惊讶的睁大了水灵灵的杏眼,不解的看着他:“你说什么?为什么要炸了药厂就能弄出很大的动静?”

    看着面前斯文俊雅的男人,唐宝的脑海里却浮现出了当时他面不改色的连杀三人的情景,鲜血,还有他们当时死不瞑目的惊恐眼神,让唐宝至今想起来都头皮发麻,觉得自己可能问错人了。

    她觉得哪怕他看着斯文,可是骨子里却更像是冷血的杀手。

    自己完全是因为他当初的出手相救,就忘记了他的凌厉手段。

    “你不相信我?”余澄看见小姑娘波光潋滟的美丽杏眼怀疑的看着自己,瞬间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倒是很有兴致的开口:“对了,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余市长的侄子,这几天就听到他们开会,说是最近敌特猖狂,不想这边的药厂顺利的完工,因此抓的很严。”

    他见唐宝听的认真,示意她跟着自己来到僻静的地方,接着继续说:“或许你觉得他们是冤枉的,可是我要告诉你,被抓进来的人里,确实有人有问题,现在我就是被派过来把人带过去继续审查的。”

    说完,他点了根烟,咬着香烟吐了口烟圈,眉眼森冷的自嘲一笑:“不是我不想帮你,我自己也是人家手里的傀儡,你要是真的想救人,那就只能弄出点大动静的乱子。”

    唐宝听的心里一寒,却不能反驳他说的话,陈伟民本来就看顾家兄弟不顺眼,现在抓的人里真的有问题,他趁机严刑拷打,谁也不能说他不对。

    可是,她又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心里一转,脸上却一派天真的看着他问:“那为什么是去炸了还没建好的药厂呢?”

    余澄自然是不能告诉她,自己就是想这边的药厂不顺利。

    一脸严肃正经的道:“那倒不是,公社,供销社,还有搪瓷缸厂,纺织厂这些,更有挑战性的就是市委家属院或者军属家属院这些地方炸了都能弄出大动静,可是这些地方都有很多人在,这要是爆炸了,那得有多少伤亡?”

    这话说完,他都觉得自己很有悲天悯人的胸怀,简直就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

    他见小姑娘用一脸你最厉害,你最善良的表情看着自己,还很入戏的叹了口气:“可是还没建好的药厂就不一样了,白天有人干活,晚上却没有人,可是却又是市里上下盯着的要紧目标,这要是出事了,谁还管他们这些投机倒把的人?”

    他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听着也是为了群众人民的安全考虑。

    可是唐宝还是觉得哪儿不对,信了他的话才有鬼,只能遗憾的表示:“你这法子很好,可是现在只有部队里有炸药;我没炸药,也没这本事,只能盼着郑威他能有法子帮忙。”

    其实她还是能让药厂爆炸的法子,不仅是苏奶奶留下的杂记里有着炸药方子,而且自己记忆里就看到一场爆炸酿成的惨事。

    面粉是家家户户要用到,她那个时候担心家里的安全问题,后来自己还特意去了解了一下。

    在密封的房间里,面粉达到一定浓度时,只要有火就会瞬间剧烈膨胀,就导致了爆炸。

    而凑巧的是,自己去栋山市就买了十几袋面粉,这要是……想想就让人心跳加快。

    要是别人,那肯定担心安全问题,她的话,可以趁机躲进空间里。

    余澄看着小姑娘一脸纠结的小模样,难得软了心肠,给她提了个醒:“现在余市长的儿子,就是我的堂弟也在联防队,你可要小心点,看见他就绕着走,免得他对你不利。”

    唐宝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中间的猫腻,故作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咬咬唇,显得很是手足无措,担忧的问:“我和他之间面都没见过,怎么他就会看我不顺眼?难不成我长的这么让人看不顺眼吗?”

    余澄想起自己的妹妹,和她一样乖巧可爱又善良,可是金秀娟还不也是看她不顺眼吗?

    他的眼神暗了暗,森冷的低语:“或许是你还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这话说出口,就觉得自己不该说的,免得她想到了什么,他看了看唐宝,叹了口气:“我得走了,希望下回见到你,不要再看见你狼狈的小模样,很丑的!”

    看着他转身就大步离开,唐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明明知道什么内情,可是却不愿据实以告,这样吊着自己的胃口,真的很欠揍。

    她也快速的往外走,和等在外面的爸妈把里面的事情说了一下,其实最要紧的是在外面,自己等下从挎包里可以拿出一些吃的东西。

    毕竟自己的挎包就这么点大,要是源源不断的掏出东西,那也太不正常了。

    唐明远和苏素进不去,也只能建议唐宝用什么伤药能对顾宁谨的伤更有效。

    唐宝再度回到小房间的时候,看见这一排有好几间房门关着,外面都有人看守,做出头也不敢抬的害怕模样,进去后关上门,见郑威还没回来,就知道这件事情真的棘手,他那副市长儿子的身份也扛不住。

    她的眼神一暗,要是郑威都没有法子,那自己就听从余澄先前的建议了。

    事到如今,既然退无可退,那就干脆把魏阳市的水搅浑,这样才能引起上头的注意,反而有机会翻身。

    她从挎包里拿出绑的严严实实的三个饭盒,还有三双筷子,低声道:“我爸妈去买来的饺子,你们赶紧吃饱。”

    杨毅闻言,就去靠着门守着,免得外面突然有人进来。

    现在难得吃顿饺子,两个小的怕吃不完,就分吃一盒,想着留下的一盒等下他们可以带回去吃,也好尝尝味。

    她自己亲自喂给顾宁谨吃,低声道:“别担心,你吃饱了才有力气养伤,你身上大都是外伤,内伤也有点,等回去我会给你好好调养身子的。”

    顾宁谨吃着她喂的饺子,黑曜石般的眸子带着笑意:“好,我不会有事的,你们也要小心。”

    少年现在只有一腔热血,看着她这样担忧自己,恨不能起来跳几下,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他们哪怕先前吃了鸡蛋什么的点了垫,可是饺子太美味,在唐宝的劝说下,还是把三饭盒饺子都吃完了。

    唐宝又拿出几包药粉,说清楚内服和外敷的,这才低声道:“你们放心,我认识一个人听到消息,说是真正的敌特要行动了,你们很快就能出去的。”

    “唐宝,”顾宁谨听到她这话急的不行,一把抓住她的手,满脸紧张的看着她,压低声音道:“你千万不能和敌特有什么来往,那真的太危险,记住,以后不要再见他,也不要和他们有什么来往。”

    他是怕唐宝为了救他们,病急乱投医的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

    唐宝看着满身伤痕也担忧自己的少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我就想和人家联系,人家也不会搭理我啊,我一看就是只会拖后腿的那种人。”

    她担心郑威现在会不会出什么事,低声道:“我先出去看看。”

    顾宁谨见唐宝离开了,就看着杨毅低声道:“阿毅,这些天你多看着点唐宝!”

    杨毅也明白他的意思,严肃的点了点头:“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