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问了几个抬头挺胸骄傲的像大公鸡一样的联防队员,人家听到她找副市长的儿子郑威,这才愿意搭理她,给她指了指路。

    她顺着人家的指点找到了一间办公室外,透过虚掩的门,只能看到郑威站在办公桌前的背影,他的声音很是愤怒:“……余建伟,你到底是答不答应!”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就显得随意多了:“我和你说多少遍了,这边的事情我也不能做主,特别是现在敌特的事还没查清,你冲我嚷嚷也没用啊!”

    唐宝一听那个人姓余,心里就有点不安,余澄先前和自己说的话就涌上了心头,可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怎么会和市长有矛盾。

    郑威压抑着自己的怒火:“算我求你了,你帮帮忙行吧?就算不能现在把人放出去,你也能看着点不让他们打人吧?”

    令唐宝意外的是,这个时候她听到了余澄打圆场的语气:“建伟,你这个忙你是的帮,要不丹丹知道你不不帮郑威,那肯定和你闹。”

    郑威却似乎被他这话提醒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你们这是公报私仇,唐宝是我的救命恩人,再说她嫁给了军人,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你们这样实在太过分了!”

    唐宝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昨晚上出现在郑家的那个姑娘,自己当时就怕她有什么来头,没想到竟然是市长的女儿。

    她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是陈伟明明在搞鬼,可是现在看来,就算抓人是陈伟民的主意,这打人却不排除余家趁机公报私仇。

    唐宝心里真的很愤怒,本来她心里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动手炸掉要药厂,可是现在却是下定了决心。

    既然他们颠倒黑白,无中生有的想污蔑人,那自己不介意把帮着敌特一把,闹得他们天翻地覆。

    其实,房间里余澄站的那个位置,恰好能看见唐宝在外面,他那句话是故意提起来的。

    他不想唐宝卷进这件事情,故意提点她得罪的是市长女儿,让她以后避着点郑威,同时,也是借着郑威告诉余建伟,唐宝已经结婚了。

    他现在可没想到,唐宝因为知道内情,反而下定了决心,还真的帮了他个大忙。

    余建伟听到郑威说唐宝已经结婚了,心里倒是觉得自家妹妹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了,弄来弄去原来闹了个乌龙,而且他也不想和郑威闹得太僵。

    余建伟一口应下:“阿威,昨晚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要不然我肯定会制止他们的,我也做不了放人的主;不过你放心,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我不会再让他们动手,这样行了吧?”

    “行,那就麻烦你多照顾了。”郑威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事关敌特,就连是他爸爸来了,也不能贸然把人弄出去,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和余家闹得太过,笑了笑:“我们也好久不见了,等中午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好啊……”

    唐宝听到这里,自己悄悄的离开。

    她回到这边的小房间,又给顾宁谨把脉,确定他的外伤内伤没有恶化,只要不再挨打,内服外敷几天会慢慢变好。

    过了一会,郑威也推门进来,不大好意思的道:“抱歉,敌特的事情牵连太大,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们还不能离开,不过你们放心,他们不会再动手了,只是寻常的问话,趁着我现在在这里,你们赶紧去买点吃的用的送进来。”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和几张票递给唐宝:“赶紧去买张毯子,买些吃的,还有消炎药什么的。”

    唐宝只拿了他手里的几张票,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出门去买东西。

    杨毅本来也要跟着去,唐宝却让他留下:“你问问他们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我和爸妈分头去买东西,很快就会回来的。”

    反正要买的东西,她空间里全都有,自然是不用再去一样样的买。

    最主要的是她想借着买东西的机会,先去探探去药厂的路,看看那边的情况。

    新建的药厂就在车站过去一点,唐宝骑着车算了一下时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期待晚上能有月亮,这样自己骑车不会摔到沟里去。

    唐宝回来的时候,给他们带了一床毛毯和几件衣服,还有些饼干和肉罐头什么的,知道他们身上的钱都被搜走了,塞给他们一些散钱,还有几包烟,留着给他们打点人用,也可以少受点罪。

    郑威和他们离开联防队后,看到还在外面等着的唐明远和苏素笑了笑:“叔,婶子,时候不早了,要不你们吃了午饭再回去吧?”

    唐明远笑着推辞:“留着以后再吃,家里还有人在等消息,我们就先回去了,今儿的事真是多谢你了,哪天你有空就到我们乡下地方去转转,别的不说粗茶淡饭还是有的。”

    “好,那你们路上小心。”郑威想到自己中午要和余建伟他们一起吃午饭,也不多留,见他们四个人刚好骑了两辆自行车离开后,自己靠在门口点了根烟,皱着眉琢磨自己怎么和爸妈说,自己不想和余巧丹在一起。

    其实想想也很讽刺,他妈现在在妇女工会里上班,告诉别人是女人也能顶半边天,婚姻自由,人人平等,可是却还想控制自己的婚姻。

    ……

    为了不让顾玉郡担心,他们并没有说顾宁谨受了伤,只挑好的说,说有郑威出面,虽然人不能出来,可是吃的用的都送进去了,事情查清楚就能出来了。

    唐宝见她终于露出笑容,还拍着她的肩膀道:“要不明儿你和我一起去看看他们?”

    “不行,”苏素一口否绝:“玉郡去联防队里要是碰见了姓陈的小人怎么办?她最近就在家好好待着。”

    她们母女这样一唱一和的,顾玉郡心里反而没怀疑顾宁谨受伤了,要不唐宝也不可能让自己去看他们,而且苏素说的也对,自己确实不合适去。

    赶紧道:“我不去,我饭菜都烧好了,我们赶紧吃午饭。”

    午饭还没吃完,就有村里人来喊唐明远,说是自家的老人进山砍柴闪了腰,现在疼的厉害,请他赶紧去看看。

    唐明远赶紧把碗里的饭吃完,就背着简易的医药箱和他出门。

    苏素才吃完,村子里小姑娘慧芳也来喊苏素了,小脸一脸焦急的道:“婶子,我妈干活的时候闪了一下腰,现在肚子疼,我奶奶说怕是要提早生了,让你赶紧去瞧瞧。”

    苏素一听,也赶紧拎着自己的药箱走了,让唐宝她们趁着今儿有太阳,把该晒的药草都晒了。

    没过一会,又有村里人来借自行车用一下。

    杨毅满口答应,觉得自行车借出去,唐宝就不会偷摸摸的去市里了,自己下午也能安心的去争公分了。

    来借自行车的邻居,觉得杨毅这小伙子真的太实在了,自己借一辆,他却非要借给自己两辆自行车。

    不过这样也好,可以带着家里小的也出门。

    家里只剩下唐宝和顾玉郡在,她早就把家里打扫干净,两人就干脆又躲在家里做花生糖。

    顾玉郡也懂得人情往来:“姐,这些花生糖是不是要送人?家里还留下四五斤呢。”

    平时家里做好的,都是很快卖掉,这花生糖也没什么存货。

    唐宝空间里花生糖也不多了,点了点头:“是啊,明儿去看他们的时候带些去,再送些给郑家。”

    “应该的!”顾玉郡叹了口气:“我早上听说吴小哥他们还是悄悄的去黑市吧野兔和野鸡都卖掉了,以后我们是不是也能继续卖?”

    “这段时间我们先不卖了。”唐宝觉得等自己晚上去炸了药厂,肯定会闹得人心惶惶,估摸着确实要全城戒严一段时间,近期是不要去做这买卖好。

    她见顾玉郡有点失望,温声道:“你放心,家里的钱有富余,而且黑市根本是不可能取消掉的,说不准再过几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买卖了。”

    “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等到吃了晚饭后,唐宝前些日子都是住在唐家的,今儿却低声和苏素说,自己要留在这边睡,免得玉郡害怕。

    苏素也没怀疑女儿的话,也不知道她胆大包天的想去做‘大事’,叮嘱了她几句,就和唐明远回去睡了。

    昨儿顾宁谨他们出事,大家都没睡好,今儿总算是可以安心的睡一觉了。

    唐宝没有把自己要去炸掉药厂的事情告诉爸妈,免得他们太担心。

    有些事还是适合一个人动手。

    可是杨毅见唐宝晚上留在新房子这边住,心里就有了怀疑,自己也不敢睡的太死,很小心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唐宝在爸妈走后,就催着杨毅和顾玉郡去睡觉,看见他们的房间灯灭了,过了一会儿自己才借着月光骑着自行车就往市里去。

    丝毫不知道后面远远的跟着骑着自行车的杨毅。

    白天骑车的话,半个小时就能到市里,可是这晚上自然是慢了点,幸亏唐宝出门早,来到药厂边上的时候,看了下手表,已经快九点了。

    药厂还没完全建好,机器也没有运进来,也就没有守夜的人。

    她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了一下,除了大风微微地吹着树枝发出的声音,还有偶尔听到一两声狗的吠叫,附近都是冷清寂静无声,莫名的让人想到夜黑风高杀人夜。

    天上半边月亮发出凄冷的光芒,唐宝把自行车收进空间后,悄悄的进去。

    后面的杨毅不敢跟的太近,他把自行车停在偏僻的小树林里,远远的也没看清唐宝把自行车收进空间,只是看见她溜进去,心里反倒是忐忑不安起来。

    他先前听说过这新的药厂是郑威在弄的,难不成宁谨他们会因为敌特的事情出不来,逼得唐宝和郑威私下里想谋划着劫人?

    或者是郑威其实是敌特?

    唐宝为了救人,与虎谋皮?

    不管答案是什么,他不能让唐宝一个人进去冒险,在外面等了好一会,也没见唐宝出来,他也悄悄的跟了进去。

    可是里面一栋栋一层两层的红砖小楼都是没有灯火,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唐宝在哪儿?

    又担心她的安全,急的他冷汗都出来了。

    突然之间,传来一声闷雷,又像是炸药一样的轰轰巨响,他感觉到自己站立的地方,脚下的地都几乎跟着颤动起来,他看着发出巨响的地方,瞬间火光冲天,两层的小楼也是在眨眼之间就夷为平地,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拔腿就往那边跑,担心唐宝是不是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