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抹黑来到里面,手里多了手电筒,找到了已经装了玻璃窗的一栋房子,小心的查探过后,确定没人在,就把窗户全都关好,这才来到楼下的房间里,划破了很多袋面粉。

    一时间,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面粉的香气。

    唐宝也变成了个‘白面人’,她很心疼的看着满地的雪白,这些可都是粮食啊,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可是她一时之间也弄不出炸药,偏偏又急着用,再不舍得也只能浪费了。

    她生怕威力不够,咬了咬牙,就把空间里的面粉全都拿出来。

    当然,她也是很珍惜自己的小命的,拿着火柴一时间不敢划开。

    这个时候,蛋蛋久违的声音很得瑟的在唐宝的脑海里响起:“哈哈,宝宝呀,你求求我,我可以帮你啊!”

    唐宝被蛋蛋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用意念和蛋蛋交流:“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随即又好奇的问:“蛋蛋你现在能出来帮我点火了?”

    蛋蛋听到这话,想到自己已经几百年了还没能出去,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我现在还出不来呢!”

    又自我安慰,自我鼓励:“总有一天我能出来的!”

    唐宝这个时候不想和蛋蛋歪楼,很干脆的问:“那你怎么帮我?”

    蛋蛋嫌弃的声音在她的脑海里响起:“你傻不傻啊,你离开房间后,只要不太远,就能用意念控制着点火,不过,你现在还太弱,不能离得太远。”

    “还可以这样操作?这不是和隔空取物一样吗?”唐宝有点不敢置信地问:“那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蛋蛋被她这话气笑了:“早点和你说有用吗?你自己没发现在睡了顾老大之后意念强多了吗?”

    唐宝很老实的摇头:“没发现,我就发现空间大了很多。”

    “你个笨蛋,你家祖宗要是知道自己的子孙这么笨,这么没天赋,我估摸着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唐宝听到蛋蛋这暴躁的语气,一本正经的道:“要是我祖宗真能出来,那我和我妈还要好好感谢你呢!”

    蛋蛋被她这话噎住了,顿了顿才幽幽的道:“你想的美!”

    “那你说我这个意念怎么弄?”

    蛋蛋赶紧对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恨不能把自己知道的都塞到她的脑子里去。

    唐宝按照蛋蛋说的放下火柴后才离开房间,在门外用意念控制火柴划开,随即头也不回的往外跑。

    后面很快就传来了轰隆隆的爆炸声,唐宝恨不能插翅就飞回家。

    这大晚上的,本来就看不太清楚,等她发现前面有人跑过来的时候,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绝对不能让别人给逮到,那就只能杀了他,准备冲过去,撞到他的时候,就把他收进空间杀死。

    蛋蛋也察觉到唐宝的想法,却用意念通知她:“唐宝,前面跑的那个人是杨毅那个臭小子,你真的要把他收进空间弄死吗?”

    唐宝估摸着自己先前用了意念的缘故,现在整个人都觉得有点晕乎乎的,可是看见那个男人似乎想躲开自己,弄得她拼命的想追上去抓住他的时候,听到蛋蛋的提醒,这才吓了一跳,赶紧收回自己的手。

    ……

    杨毅还以为自己看见了一个鬼!

    卧槽,妈呀,我见鬼了!

    这大晚上的,惨白黯淡的月色下,在爆炸后,后面火光冲天,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白色的“白人”冲着自己跑来,还对自己伸出白爪子,难不成是想抓着自己一起下地狱去陪她吗?

    就算她想把自己抓住,自己也不能束手就擒。

    杨毅抬脚就对着她踢去的时候,却听到唐宝熟悉的声音想起:“杨毅,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跑?”

    杨毅赶紧收回脚,疑惑的看着不远的“白人”颤声问:“唐宝?你是唐宝?”

    难不成是唐宝被炸死了?一个人下地狱害怕,这才让自己却陪她?

    唐宝被他这话问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我不是唐宝,难不成还是鬼吗?”

    只可惜这个时候没有镜子,唐宝没注意看自己现在从头到脚都是白的,说她是人没人相信,说她是鬼倒还很像。

    “不,你是阿宝。”对于杨毅来说,哪怕是唐宝想要让自己陪她下地狱,他也没办法拒绝她,快速的收回脚,傻乎乎的伸手:“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黄泉路的。”

    “你胡说什么呢!”现在不是听他说胡话的时候,唐宝抓着他的手就往外面跑,喘着气道:“快点跑,拉我一把。”

    杨毅感觉到她的手又暖又软,听到后面还传来的倒塌声,无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那火光冲天的大楼,一时间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要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场面呢?

    就是他想否认,但是事实也告诉他,这爆炸和唐宝脱不了关系。

    这样一想,要是被人逮到了,他们可就真的死定了。

    回过神的杨毅拉着她就加快速度跑。

    要是别人做出这种事,他会第一个想到抓敌特,可是知道是唐宝,他就想赶紧护着她离开,就算是被抓住了,自己也要替她顶罪。

    巨大的轰隆声吵醒了才睡下去的人们,很快就有敲锣声响起,随后还有卡车声远远传来。

    杨毅这个时候,下意识的拉着唐宝跑到自己停自行车的小树林里,看着自己手里黏上了白面粉,皱眉道:“姐,这样不行,你现在太白了,这样出去会引人注目的,我的衣服脱下来给你换上。”

    唐宝这才发现自己浑身狼狈,要是自己一个人还能躲进空间换了衣服再出来,但是自己现在只能将就一下了。

    “不要你的衣服,”唐宝看见他开始脱衣服,赶紧喝止:“你现在转过身去,不准转过来,我有衣服。”

    唐宝快速的脱了衣服换上后,又把那换下来的脏衣服收进了空间,又用毛巾擦了把脸,拿着一块黑布裹住自己的“满头白发”随后才道:“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好,”杨毅见她换了衣服,有些疑惑她的衣服是从哪儿来的,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听到越来越近的卡车声,紧张的问:“姐,你的自行车放在哪了?我去骑过来!”

    他突然之间想起来,他们的自行车是从公安局里买来的,这会有记录,要是落在他们的手里,很快就能顺藤摸瓜的找出他们。

    所以,哪怕自己有可能被逮住,他也要把自行车骑走。

    唐宝先前很想揍他这个小混蛋,敢偷偷摸摸的跟着自己,害的自己的秘密曝光了一部分,但是听到他这话,让她瞬间明白了他的心思,微微一笑:“你没听说过五鬼搬运法吗?你不知道我祖上是能呼风唤雨的神婆吗?能召唤五鬼为我们搬运任何东西。”

    苏老娘:孙女,我和你需要聊一聊,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当初还能呼风唤雨,还能召唤五鬼为我所用?

    “现在知道了!”杨毅摸了摸脑袋,愣愣的点了点头,满脸崇拜的看着她:“姐,你好厉害啊!”

    唐宝心里都准备了很多传说来说服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容易就相信了,一口气哽住,不知道该不该教教他不能迷信,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话,郁闷的看着他:“你相信我说的话?”

    他用力点头,毫不迟疑的道:“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再者要不是姐你有神通,又怎么能让房子爆炸呢?”

    唐宝:好吧,我又宣传封建迷信了,我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谁让我没法解释这空间之事,只能靠传说来蒙混过关了。

    好吧,五鬼搬运法都出来了,以后,我就是传说中封建思想的残余、传统糟粕的继承者,其实就是半吊子神婆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