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送进去,也从门卫那听到回话说他们都没事,说现在联防队里的人忙的连问话也没时间,而且一天两餐也有番薯粥,玉米粥和窝窝头,让他们不用担心。

    唐宝和杨毅就只能离开。

    杨毅看着街道上到处都是带着红袖章巡逻的人,对唐宝低声道:“姐,我们要不要也过去看看?”

    他现在一想到唐宝凭一己之力就炸了一栋楼,心里实在是很激动,想看看现场是什么样的。

    唐宝犹豫了一下,说真的,她有点不敢面对自己做下的坏事。

    她那么一炸,毁掉的是很多人的心血,可是不能否认,她自己也想知道现在那边毁成什么样了,点头道:“行,那我们过去看一下。”

    两人骑着自行车来到药厂外面,这边也有带着红袖章,穿着绿军装的人,不过,像他们这样来看热闹的人也不少。

    唐宝见那些治安队员不拦着他们进去,也和杨毅跟在人身后走过去。

    中间的那一栋小楼已经夷为平地,就连不远处的房子也有波及,现场更是变成了黑漆漆的废墟,风吹着黑灰乱飞,越发显得一片狼藉。

    唐宝自己看到了都很惊讶,没料到面粉会有这么大的威力,无声的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做了错事,但是如同余澄所说的,现在各个治安部门反而忙着追查真正的敌特,对于还关着的顾宁谨他们这些投机倒把的人反而没空搭理了。

    杨毅心里也很震惊,事出突然,昨晚上他也没有看清楚,现在看到这大范围的废墟,暗自庆幸唐宝拉着自己跑了,要是自己没遇到她闯进去的话,自己估摸着也变成地上黑土了。

    他见边上的唐宝皱着眉,一脸心虚的模样,也怕她自责,赶紧道:“姐,我们回去吧,刚好赶回去吃午饭。”

    事情已经变成定局,唐宝懊恼也没用,和他一起离开。

    他们才走出大门,不远处驶来的一辆小轿车就径直开过来停在唐宝边上。

    余澄穿着白衬衣黑西裤,带着眼镜,显得很斯文温和,打开车门后走出来,随手关上车门,自己靠到车门上对着唐宝挑眉一笑:“好巧啊,满意你见到的吗?”

    哪怕这男人脸上带笑,神色温和,可是杨毅心里还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上前一步拦在唐宝的面前,眼神警惕地看着他:“我们不明白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要走了,再见。”

    “小伙子不要急,我有话和唐宝说!”

    余澄一手做了个开枪的动作,对唐宝勾唇一笑:“你不会想让他听到我们说什么的对吧?”

    “杨毅,你去边上等我一下,余大哥是好人,他以前帮过我和我妈。”唐宝不想让杨毅担心,打发他离开。

    她心里知道余澄没有证据,可能是觉得太巧了,想吓一吓自己,看自己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她慢慢的走向他,一副乖巧怕事的模样:“余大哥,这次是不是又是你帮我的?”

    反正她心里打定主意自己装傻,死也不会承认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

    不知怎么的,哪怕他眉眼森冷的盯着自己,自己也觉得他不会伤害自己。

    余澄见她不怕自己的眼神,瞬间笑的温和可亲,顺手打开后面的车门:“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上车!”

    唐宝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乖乖的上车。

    余澄看见路边的少年又一脸紧张的走过来,给了他个挑衅的眼神,自己坐到驾驶座,快速的开车离开。

    他把车开到一处偏僻的山脚下,这才下车给她打开车门,自己双手环胸看着她笑了笑:“乖女孩,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这边的事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余澄并没有怀疑唐宝能有本事炸的了药厂,反而是在怀疑她是不是有自己不知道的身份,或者是暗处潜伏着的什么人,这才感兴趣的想和她说说话,看她能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可惜唐宝早就看穿了他的打算。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一副乖巧的模样:“我,我就是好奇所以才想来看看!”

    又用一副你做好事不留名的眼神看着他:“余大哥,这次是不是又是你在帮我?要不那药厂怎么就会突然爆炸了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小样的,想套我的话,我就先把这帽子戴在你的头上。

    余澄点了根烟,咬着香烟听她到这,不小心被香烟呛到了:“咳咳咳……不是我做的!”

    他倒是想做来着,可是手里弄不到炸药,这才暗自焦急。

    不过,他自己也悄悄的查过唐宝他们,唐家人确实是一直在村子里的,不可能认识‘敌特’,难道真的是凑巧而已?

    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人,也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目标……

    余澄旁敲侧击的问了些话,唐宝都是一脸乖巧的告诉他。

    最终,就连余澄也相信这是凑巧。

    他扔掉香烟头,伸了个懒腰,看着她笑了笑:“对了,先前我说告诉你个好消息是不是?上头会有调查组赶来彻查这件事情,到时为了给上头的调查组留个好印象,关着的那些人会被全部放出来的,免得人家来了看到他们,还以为这里有多乱呢,连小孩子都带着投机倒把的帽子!”

    这对于唐宝来说,还真的是好消息。

    她瞬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惊喜的道:“这可真是太好了,谢谢余大哥。”

    余澄难得好心地提醒她:“这段时间少往市里跑,现在正乱着呢,要是被不长眼的人逮进去,那罪可不好受!”

    其实他没告诉唐宝,因为余巧丹和郑威之间的婚事彻底黄了,余巧丹现在就像怨妇一样,要是唐宝撞到她,被她欺负就不好了。

    唐宝一脸乖巧的点头,杏眼滴溜溜的转了一下,笑着道:“您现在是市长面前的红人,里面的几个孩子就辛苦余大哥照顾一二,你能去说一声,就免得他们挨打,行不行?”

    余澄本来的打算是想弄死他们的,可是现在药厂炸了,余家和郑家也结不成亲家了,他们死不死也就不重要了。

    正巧今儿他心情极好,就答应了唐宝。

    ……

    余澄现在也属于市长的秘书之一,他在这个位置上,凭着余中华侄子的身份,也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平时也能替余中华处理一些不大要紧的事物,时间也比较自由,谁也不会管到他的头上,而且他和大家的关系也保持的不错。

    早上余中华让他去看看药厂那边的情况,他遇到唐宝说了会话,随后才去药厂问那边留守的治安队员,听他们说没有什么发现,自己就去了趟联防队看了看顾宁谨他们,又交代了留守的队员几句,眼看快要到中午了,就开着车回来复命。

    余中华听后叹了口气,和他发牢骚:“我也觉得想追查到人有点难,这敌特也太狡猾了,偏偏去炸了药厂,现在郑盛华看到我就是一副斗鸡眼,真是莫名其妙,这又不是我让人炸的。”

    余澄很冷静的分析:“郑副市长也是为了他儿子发愁,现在药厂被炸,机器肯定运不进来了,而且这么不安全,又怎么能让技术人员放心过来?这样郑威先前也算是白忙活一场了。”

    余中华一脸头疼的叹了口气:“你说的是,现在我头疼的就是不知道调差组会有那些人来!”

    余澄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他,他就喜欢看他们发愁的样子,看了看手表,很是贴心的提醒:“叔叔,很快就可以吃午饭了,你今天是在这边的食堂吃吗?要不要我去让食堂弄几个小菜?”

    “不用了,我们回去吃。”余中华起身招呼他一起走,一脸头疼的道:“哎,你婶婶打电话来说你妹妹又在家发脾气,等下你好好劝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