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巧丹不是爱的非郑威不可,而是觉得自己被唐宝这个乡下丫头比下去,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而已。

    吃了点午饭后,就给自家爸爸端上一杯茶,带着点不甘的问:“爸,我听哥哥说要把人都放了是不是?”

    余中华接过茶杯,喝了口茶才点了点头,温声道:“在上面的人下来之前,我们也要做出个魏阳市的百姓都是遵纪守法的样子来,不严重的都放出去,让村子里的生产队长监督他们劳动改造。”

    其实,虽然说是要整顿黑市,可是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就像余巧丹她们母女,偶尔也要去黑市上溜达一下,更不用说平常人家缺了各种票子,只能是去黑市上交易。

    余巧丹不甘心的皱了皱眉,嘟着嘴看着自家妈妈,一脸委屈的道:“妈,你看爸就不知道为我出气。”

    金秀娟捧着杯子,慢条斯理的道:“老余,你想错了,现在药厂被敌特炸了,你再粉饰太平有什么用?再者你上任也没多久,就该让上头来的人看见这边不平静,不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吗?可大家都明白,这魏阳市繁华起来,才更不好管理,你就让他们都关着,让上头的人瞧瞧,这边就是连半大的小子也都不是纯良的……”

    余澄坐在边上听到她的话,心里都忍不住想给她鼓掌了。

    这个女人这招其实用的很好,虽然是自曝其短,可是却也让上头的人知道,想要彻底管好这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能对余中华这个市长太苛责。

    不过这样一来,唐宝倒是要失望了。

    “叔叔,婶子这话说的极是,”余澄见余中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就很知趣的开口凑趣:“婶子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样一来,叔叔此次反而能推卸大半责任。”

    余建伟和余巧丹也都开始夸自家妈机智。

    特别是余巧丹,一想到唐宝的家人还是出不去,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臭丫头,你让我不开心,我就能让你家鸡犬不宁。

    ……

    与此同时,顾行谨坐在火车上也很开心。

    他才回到部队没几天,正带着自己的队伍在训练,贺知寒就乐颠颠的跑来告诉了他,自己给他争取了个好差事,挑上几个身手好的,护着他叔叔他们去魏阳市出差。

    顾行谨这才知道贺知寒这小子的家世真的了不得,却也很乐意再回去见见自己的老婆,想着她看见自己的时候,拿惊喜的小模样,心里就忍不住想乐,挑了自己下面三个身手好的兵,带着还没放下的行礼就出发了,护着贺堂还有另外两个人组成的调查组上了火车的卧铺。

    贺知寒也打着随行医生的名号和他们一起走,两人的卧铺就是面对面,正好一起说话打发时间。

    听到顾行谨告诉自己,他和唐宝结婚了,还真的吓了一跳,不知怎么的,这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哦槽,唐宝才几岁,你也能下得了嘴?你这老牛吃嫩草,真的好意思吗?”

    “她已经十八了,”顾行谨恨不能揍他一顿,自己看着有这么老吗?再一次的强调:“我今年才二十四,一点也不老,还很年轻。”

    贺知寒用力咬了一大口苹果,含糊不清的道:“可是你们站在一起,看着就像是差了很多年一样,没想到唐宝的眼神不好,还能看上你。”

    顾行谨对他挥了挥拳头,无声的威胁:“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们结婚了也挺好的啊!”贺知寒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陪着笑脸道:“你也不早点说,早知道我也该给你们准备结婚礼物啊,你跟我说说,唐宝喜欢什么,我给你们买。”

    不知怎么的,顾行谨心里就不乐意别的男人提起自己的老婆,更不用说让唐宝收别的男人的礼物了,却挑眉一笑:“这可是你说的,把你身上的各种军用票都给我贡献出来。”

    到时候自己可以借花献佛的送给岳母大人,这样岳母开心了,妻管严的岳父也只能开心了,自己的老婆那就会好好的奖励自己了。

    贺知寒哀嚎一声:“我去,你个混蛋还真的不客气啊,给你给你,真是交友不慎啊!”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开心?”贺堂穿着中山装,面色白净,虽然年过四十,可是却眉眼温润,显得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哪怕是眼角的几道皱纹,都无损他那满身的气度。

    顾行谨想到他的身份,起身敬礼:“政委!”

    “出门在外,不用这么讲究。”贺堂很随和的让他坐下,自己也坐在侄子的床上,看着他问:“小顾是哪里人?结婚了吗?”

    “前几年有战乱,我家就迁移到乡下了,前段时间才结婚……”

    顾行谨和贺堂说了会家常,就顺着他的意思说起魏阳市现在的局势:“虽说是从镇升成市,可是工业发展的十分快,现在又是新旧官员交替,是最容易出乱子的时候……”

    贺堂见他说的十分精确,不住的点头,最后夸他:“说的不错,我们此行就是要看看各个部门是不是在其位谋其政,毕竟现在全国上下都盼着工业这方面再出好的成绩。”

    贺知寒听他们说这些无趣的事,嫌弃的一头倒在小床上,自己闭上眼睛眯了一会。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透过火车窗户,见外面已经天黑了,而他们两个人还在说话,打了个哈欠,无语的道:“叔,你们也太能说了吧?要是我婶知道你和行谨这臭味相投,估摸着会嫉妒他吧?婶经常抱怨你不陪她说话。”

    “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贺堂的儿子前几年病死了,现在只有两个女儿,对这侄子如同自己的儿子一样,含笑看着他:“既然你醒了,那我们去吃晚饭吧?”

    “原来你们是在等我吃晚饭啊!真是对不住。”贺知寒赶紧起身,伸手搭着顾行谨的肩膀殷勤的道:“今儿在火车上将就一顿,明儿晚饭就能在你们家吃顿好的是吧?”

    “那是自然!”顾行谨其实很感激他,要不政委出来,肯定带着自己的亲兵,现在借着魏阳市敌特猖狂的名头,让他们来护送,是为了让自己回家见见亲人。

    而自己和贺堂说话的时候,他安静的睡下,是为了让自己和他叔叔多说说话,在他面前落下个好印象。

    他这样帮衬着自己,顾行谨又怎么能不感激这兄弟为自己的打算。

    他们下了火车的时候,已经是九月二十九的午后,因为贺堂不想张扬,想先来个暗访,没有通知人来接,恰好赶上了下午四点的客车回魏阳市。

    贺堂找了招待所住下,很体贴的让顾行谨回家一趟:“晚上也没事,你先回去住一晚,明儿早上再来领我到处逛逛。”

    贺知寒也很不客气的叮嘱他:“今儿我就不去做电灯泡了,记得让唐宝明儿给我做面。”

    顾行谨摸黑回到家,心情激动的敲了敲门,一想到唐宝看见自己那惊讶又欢喜的模样,心里就火热起来。

    杨毅听到敲门声,走出来很警惕的问:“是谁?”

    “是我,顾行谨。”

    杨毅赶紧开门,激动的道:“顾大哥,你可算回来了,家里出事了。”

    唐宝听到杨毅的喊声,也赶紧出来,看见那挺拔沉稳的男人,就像是自己受欺负的时候,看见给自己撑腰的男人来了,忍不住鼻子一酸:“你回来了啊!”

    顾行谨见唐宝那委屈的样子,还有没看见自己的两个弟弟,心里一沉,却还是很温和的道:“别慌,我回来了,家里出了什么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