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训练扎实,经历过大大小小的战争很多次,可以说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自然是不惧这些花拳绣腿的乌合之众。

    不过想着自己的老婆就在边上,自然是也想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飒爽英姿,不都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看男人英勇潇洒的打架样子吗?

    他出手的力道就轻了些,不过抬脚出手间势如闪电,气势不凡。

    这是哪来的大哥啊,被打疼的联防队员们既然知道自己打不过他,被他打疼了,人家就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了,凭什么我们要配合你,当你的沙包啊!

    反正倒在地上虽然是怂了点,可是总比被打疼好啊。

    倒在地上的人是真疼,也是为了不被队长事后算账,都抱着肚子哼哼唧唧的哀嚎:“哎呦啊,好疼!”

    “啊,哎呦哎,我的妈啊!”

    “啊,我的腿……”

    顾行谨正打的兴起,见他们都不配合自己,心里那个郁闷就别提了。

    他看向唐宝,见她远远的站在边上,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也拍了拍手,朝着她走过去。

    “站住,”陈伟民觉得自己屁股疼的要命,脸着地的时候,更是鼻血都出来了,满脸阴戾的盯着他,手里的手枪对准他,脸色狰狞的冷笑:“这么能打,你很厉害是不是?你很得意是不是,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顾行谨丝毫不惧的看着他挑眉一笑:“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刚开枪?你是要造反吗?”

    其实他不是不怕死的挑衅他,反正现在两人距离不算近,就算他开枪,自己也有自信能躲过。

    最重要的是,他看见贺知寒穿着一身军装带着杨毅,还有自己的两个部下走进来了,就知道陈伟民不敢开枪了。

    他自己是故意不穿着军装过来的,要不,他们怎么敢随便动手呢?

    贺知寒才睡下就被人喊醒,这肯定是满心不高兴,此时看见顾行谨被人用枪指着,倒是觉得很稀奇,幸灾乐祸的道:“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被人用枪指着的这一天啊,还要我这个英雄来救你这狗熊?”

    反正自己经常被顾行谨嫌弃身手弱,现在看见他吃瘪,让贺知寒的心里别提多欢乐了。

    至于说担忧,就凭顾行谨的身手,贺知寒就一点都不想担心他会躲不过去,反而好奇他为什么不上前夺了人家手里的枪?

    随即又想到杨毅告诉自己的话,就知道顾行谨这是故意等着自己来看这场面,也算是做个目击证人了。

    于是贺知寒就坏坏的笑了笑,还怂恿陈伟民:“你开枪啊,赶紧开枪把他灭了!”

    在边上的唐宝听不下去了,在陈伟民拿出枪的时候,唐宝心里就担心极了,生怕枪走火,顾行谨却躲避不及。

    现在听到贺知寒还怂恿他开枪,瞪了他一眼,凑到他的身边低声道:“你胡说什么呢,要是刺激过度,他真的开枪,行谨出事了怎么办?”

    贺知寒被她水灵灵的杏眼一瞪,又听她关心的语气,心里很不是滋味,挑眉一笑说着风凉话:“你就放心好了,要是就凭他的身手都能伤的了顾老大,那顾老大早就死翘翘了,怎么还可能站在我们面前?”

    又转身问后面两个军人:“你们说是不是?”

    那两个军人笑着点头,眼神带着好奇的看了看唐宝。

    这话虽然是夸顾行谨的,可是唐宝却听明白了,平时顾行谨遇到的危险,比这严重多了。

    而陈伟民眼角的余光瞄到贺知寒和他后面两个人都是一身军装,而且一点也不在乎的模样,就知道今儿自己可能真的是踢到铁板了。

    最近都说上头有人要来调查,要是是他们的话,拿自己……

    陈伟民真是越想越心虚,赶紧把枪放下,色厉内荏的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大晚上的来我们联防队闹事!”

    与此同时,一直盯着他动作的顾行谨快速的上前,迅速捏住他拿枪的手腕一用力,疼的他不由自主的松手。

    他手里的手枪就易主了。

    手枪在顾行谨的手里灵活的一转,冰冷的枪口就顶在他的太阳穴上,低沉的声音让他毛骨悚然:“用枪指着别人的感觉怎么样?”

    陈伟民当着手下的面,说不出求饶的话。

    再者,就凭他们是军人,就不可能随意毙了自己。

    他压着自己的害怕,梗着脖子义正言辞的道:“维护和平是我们的责任,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屈服的。”

    顾行谨自然是不能真的开枪打死他,凤眸微眯的看了一眼在边上看热闹的贺知寒。

    贺知寒很有默契的开口:“大家都是为了革命,只是个误会而已,不过你们的人抓了我们的情报人员就不好了是吧?走走走,先去把人放出来再说。”

    陈伟民没想到他们误抓了情报人员,又见顾行谨把枪从自己的太阳穴上移开,这才不解的问:“那还真是误会,可是他为什么不和我们直说?要不也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

    顾行谨把玩着手枪,铿锵有声的道:“革命就是要不怕死,流血流汗也不能暴露情报,要是被你们屈打成招,那他就不配做革命战士,也不配做情报人员。”

    “怎么可能,我们不会对他们动手……”陈伟民话才出口,就想起了自己在前几天收拾了顾宁谨。

    可以说是逮进来的那些人里,只有顾宁谨被自己收拾的最惨。

    而此时,陈伟民看着顾行谨透着寒光的凤眸,高挺的鼻梁,和顾宁谨确实有几分相似之处。

    他就瞬间明白顾行谨是什么人了。

    哪怕明知道他们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他们找的这借口光明正大,他还能怎么办呢?

    贺知寒此时也沉下脸,也显得很有气势:“先去把人接出来再说。”

    ……

    杨毅在进来后,见没人注意到自己,就和唐宝交换了个眼色,自己悄悄的消失在夜色里。

    他去那边的小房间,守着的两个汉子狐疑的看着他:“你是谁?大晚上的你来做什么?”

    “我是奉命前来的,”杨毅挺着胸,抬着自己的下巴,一脸我有后台,我不是普通人的样子:“这大晚上的,要不是有急事,谁乐意来!”

    这态度还真的唬住了外面的两人。

    杨毅进去后,见顾宁谨他们都警惕的看着自己,赶紧道:“是我,你们听我说,顾大哥回来了……”

    杨毅说完也不敢多待,自己又赶紧离开,他还没走远,就看见顾行谨他们都过来了,他就干脆猫在一边看热闹。

    顾宁谨听到开门声,就酝酿了好自己的情绪,瞪着陈伟民:“就算你打死我,我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敌特。”

    陈伟民脸上挤出来的笑容瞬间僵住了,这小兔崽子,这是要搞事啊!

    “这都是误会,”他心里还是不相信顾宁谨是情报人员,可是现在他说的话对自己不利。

    陈伟民能屈能伸,自然是不敢和调查组的人硬抗,神色温和的道:“我们都是听命行事的,你当时有出现在黑市卖东西,这是投机倒把的行为,这才把你抓进来的。”

    这个时候,顾宁谨已经看见了自家大哥,这撑腰的来了,赶紧做出一脸不甘又无奈的样子,立正敬了个礼:“报告,我没完成任务……”

    陈伟民惊讶的看着顾宁谨,心想:难不成自己真的看走眼了,这小子真的是收集情报的,这样的话,自己可真是捅了马蜂窝。

    他悄悄的退后,来到门外问守夜的两人:“先前有没有人看过他们?”

    那两人却都用力摇头,异口同声的道:“陈队长,今天我们当值起,就没有人来看过他们。”

    开什么玩笑,他们又不是傻子,现在看着就是先前的那个小子骗了他们,进来通气了,这要是被陈队长这个爱秋后算账的知道,那以后还不折腾他们。

    顾行谨光明正大的呵斥了‘办事不利’的顾宁谨几句,却一直留意着陈伟民的动静,没想到那两个倒是帮了自己的忙。

    不过,他看着弟弟还没痊愈的伤痕,心里真是恨不得弄死他。

    唐宝悄悄的上前给顾宁谨把脉,发现他的内伤外伤都没有恶化,这才悄悄的松了口气。

    还没等到她放松心情,就察觉到凑到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的杨铮不大对劲,他的手太冰了。

    “姐,我有点冷!”杨铮小脸青白的握住她温暖的小手,声音有点嘶哑。

    唐宝一摸他的额头,就知道他发烧了,也顾不得别的,把地上的毛毯盖到他的身上,担忧的道:“你发烧了,别怕,姐陪着你,等下就带你回家。”

    其实,她才认识杨铮的时候,杨铮就是卧病在床,小命都差点没了,哪怕后来治好了,可是他的身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的,特别是现在的晚上已经冷了,他们睡在地上,上面也只有一些稻草。

    哪怕是贺知寒和他们不熟悉,听到这,心里都很不是滋味,板着脸开口道:“人我们这就带走了,你们要是有事,就直接到招待所来找我们。”

    虽然这和规矩不符合,可是陈伟民也不强留,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算是得罪了他们,这后果自己可是抗不住的,见他们离开后,自己赶紧一瘸一瘸的去办公室给市长打电话。

    余中华已经睡下了,正搂着自己的老婆上下其手,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听到电话铃声刺耳的响起,不由的皱眉:“真是的,这大晚上的也不消停。”

    金秀娟也觉得不上不下的很难受,却也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推了他一把:“快去快去!”

    余中华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去接电话,等听到陈伟民说上头调查组的人已经来了,现在住在招待所。

    这下,余中华心里啥想法也没有了,只有震惊和担忧,紧张的问:“那他们住在哪个招待所?”

    “这个,我忘记问了。”

    余中华觉得手下就没个机灵的,不满的对着话筒吼:“这都能忘记,你还能记得什么!”

    在市长面前,陈伟民也只能赔不是,知道贺知寒他们是故意不说清楚,来折腾自己的:“您说的是,我等下就让人去几个招待所问问。”

    余中华微一思量,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你是怎么知道调差组的人来了的?”

    陈伟民就等着他问这句话,赶紧道:“先前抓来的人里,那个叫顾宁谨的,可能就是这次调差组的情报人员……”

    余中华没想到这件事会和顾家牵扯上关系,先前女儿让儿子收拾顾家小子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那个时候女儿正伤心,他虽然觉得这是女儿不对,算是因为和郑家的事情,迁怒到顾家小子,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现在却出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