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澄其实很不愿意住在余家的,这样自己要私下办点事就很不方便。

    可是金秀娟性子多疑,他要是没个好理由,硬要搬出去反而怕她起疑心,因此只能暂住在余家。

    碰巧他回来的时候,看见这都快九点了,余中华还沉着脸在打电话,看着他那神色就知道这不会是好事。

    他就干脆给自己倒了杯茶,站在客厅了听他说些什么。

    余中华却挂了电话走出来,看见他在,赶紧道:“你开车和我去一趟联防队。”

    金秀娟也觉得余中华打电话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她都觉得不对劲了,穿上睡衣走出来,看见他们要走出去,很是不满的道:“这么晚了,你们要去哪?”

    男人到了一定的年纪,他有时候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晚上她可是特意让他吃了好东西,这要是他走了,那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

    余中华停住脚步,看着她道:“调查组的人来了,最不妙的是上头来的人还和顾家有关系……我得去联防队那边问仔细点。”

    金秀娟还是知道轻重的,赶紧给他拿了件外套让他穿上,温声道:“老余你不要急,等下问仔细点,余澄你开车慢点。”

    余澄应了一声,心里却觉得顾行谨回来的正是时候,这下可要风水轮流转了。

    金秀娟看着他们离开,自己也沉下了脸,她也没想到顾家竟然还能有这关系,现在要是为此在给调查组留下不好的印象就糟了。

    特别是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一定要摘干净,要不影响他们结婚,自己确实得好好琢磨琢磨……

    ……

    顾行谨不知道自己的突然回归,打破了表面上的平静。

    他一早起来,就开始做早饭。

    苏素和唐明远早上也过来这边一起吃早饭。

    在女儿结婚的那一天起,三家人就说好了,以后都在顾家这边的厨房吃早饭。

    当苏素进门看见顾行谨在锅里盛玉米羹的时候,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喃喃自语:“难不成是我最近没睡好,现在都看花眼了,难不成是眼花了?”

    唐明远可不觉得自己已经老眼昏花了,惊讶的开口:“行谨,你怎么突然之间回来了?难不成是唐宝给你拍电报了?”

    唐宝从外面打着哈欠进来,闻言噗呲一下:“爸,妈,他是运气好,这次是出公差回来的,而且昨晚上把宁谨他们三个人都接回来了。”

    “回来就好,没事就好!”苏素说完就往外走:“我得先去看看这三个孩子。”

    她自己被联防队里的人逮去过,自然是担心孩子们身上有伤。

    唐明远自然也跟上,还不忘奴隶女婿:“行谨你把玉米羹都盛起来凉一下,在摊几个鸡蛋饼。”

    顾行谨笑着应了一声。

    “爸妈,他们都没事,”唐宝打了个哈欠,见他们都不听自己的,也不多说,自己坐下就招呼烧火的小姑子:“玉郡,你也来吃吧,等下你把他们的衣服都洗一下,我要和你哥去市里一趟,买点好吃的给他们补补。”

    大家都不要想歪,唐宝昨儿还真没和顾行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他们回来都快十点了,唐宝还给杨铮熬药煎药,顾玉郡给他们烧热水洗澡,这躺下都是半夜三更了,累的沾床就睡这了。

    顾玉郡笑着一口应下,对于小姑娘来说,这一家子都在一起,就让她觉得很开心了。

    苏素和唐明远过去的时候,见三个小的都还在睡,就没吵醒他们,而是和杨毅一起过来吃早饭。

    等吃了饭,听到女儿眉飞色舞的说了昨晚上的事,也都觉得侥幸。

    “幸好行谨你回来的及时,”苏素眼带赞赏的看着高大俊朗的女婿,越发满意:“你们忙好了事,就请他们回来坐坐,这次多亏了他们帮忙。”

    唐明远就不乐意看到自家老婆夸女婿,就在边上泼冷水:“都说县官不如现管,要是这件事不处理好,等他们走后,那边三天两头的来找麻烦怎么办?”

    顾行谨眼里闪过一丝戾气,低声道:“爸说的是,我会请贺参谋帮着打压一下,一定要把姓陈的弄出联防队。”

    他比他们更怕处理不好,反倒是给家里的人留下隐患。

    唐宝却在边上开口:“先不要动姓陈的!”

    见他们都不解的看着自己,杏眼一眯,坏坏的笑:“你现在让他离开了,等你一走,陈伟民还是能回去的,毕竟他这次也算是听市长家公子小姐的差遣。

    说不准,还会因为他没把他们供出来,到时候余家还要补偿他呢?”

    大家听了唐宝的话,都没有反驳她。

    顾行谨更是眼含笑意的看着她:“可是姓陈的留下又有什么好处呢?”

    “自然是为了让他害怕,市长家的儿女都在准备婚事,自然是不能留出什么不好的名声,那么黑锅就只能是陈伟民背了。”唐宝前两天从余澄的嘴里挖出不少余家的内幕,才想着让他们狗咬狗:“陈伟民肯定也怕市长让他做替罪的羔羊,到时候等他们有了矛盾,市长亲自打压姓陈的,以后就不用担心陈家再翻身了。”

    顾行谨真的有点诧异,和唐宝的主意比起来,自己的主意确实太简单粗暴,不够完美。

    他真的觉得自己捡到宝了,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只是觉得老婆温柔乖巧又体贴,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有长嫂的样子,能管的住下面的小的。

    现在却让自己看到了她聪慧的这一面,就更让他心里喜欢的不得了,忍不住夸她:“阿宝,你真是太聪明了。”

    唐明远夸自己的女儿那是从不甘落后的:“那是,阿宝就像她妈,都是心灵手巧的。”

    苏素就看着自己男人浅浅一笑,也就自己的老公没嫌弃自己不会做衣服,饭菜也烧的不好吃。

    唐宝看见自家爸妈又在秀恩爱,有点无语的嘟了嘟嘴,起身道:“爸妈,我要去市里买点东西,等下你们看看杨铮的烧退了点没;爸你去村子里转转,要是有野鸡野兔什么的就多买几只,到时候也好让行谨带去给他的战友们尝尝。”

    唐明远一口应下,又很自然的叮嘱女儿小心点。

    ……

    顾行谨和唐宝是在市里分开的,他知道自己昨儿那一出,暴露了贺堂的身份,心里有点内疚,可是和自己弟弟们的安危比起来,哪怕自己会受到责罚,他也不后悔。

    他来到招待所门前的时候,看到边上停了好几辆小轿车,就知道这个地方已经暴露了。

    顾行谨还没进去,就看到有十几个人众星拱月般的簇拥着贺堂走出来。

    贺堂看见顾行谨也没责怪,反倒是招手示意他上前,笑着道:“小顾,你陪我一起去爆炸现场转转。”

    贺知寒穿着一身浅灰色的中山装走过来,一手插在口袋里,肌肤白净,五官俊俏,桃花眼不笑也勾人,看见他也是眼前一亮,一点也不顾忌的嚷嚷:“你可回来了,昨儿晚上吓死我了,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他这话一出,余市长,郑副市长,还有一些治安大队的领导都觉得有点尴尬:这小白脸真是不会说话,就算他们让人盯着,也是为了知道第一手消息,同时也是保护他们,要不上头来的人被敌特害了,他们肯定是难辞其咎,还罪加一等。

    余中华只能勉强的笑了笑:“贺同志请放心,既然来到了魏阳市,自然是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保证大家的安全。”

    余澄低眉顺眼的站在一边,听到这话吗,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讥笑,就他得到的消息,确实有人不想贺堂回去,也不知道顾行谨他们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