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幸的是,车子有惊无险的开道了药厂附近,这边的大路直通栋山市,平时车辆很少。

    贺知寒平时看着脾气极好,又是一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小白脸的模样,可是真的面对生死关头,却极为镇定。

    可是此时油门刹车都坏了,速度根本慢不下来,本来就是九死一生,偏偏后面还跟着是敌非友的车子,潋滟勾人的桃花眼却透着彻骨的寒意:“唐宝,都说就算是死也要拖个垫背的,我等下就要掉头和跟着我们的车子来个同归于尽,你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

    随即语气又温柔下来:“不过你放心,就算是黄泉路上,我也会护着你的,绝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着事关自己生死的事,唐宝听的浑身一颤,只想说变态是看不出来的。

    她觉得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现在的生活还是很有盼头的,她虽然多了些记忆,可是从娘胎里出来后,就受尽疼宠长大的,还想这辈子好好孝顺他们。

    或许顾行谨听到自己的死讯,也会很伤心难过,可是时间久了,哪怕他心里还记得自己,他还是会娶妻生子,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自己的爸妈只有自己这个女儿,要是听到自己敢死在他们的前头,那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挖他们的心一样难受。

    所以,她还是很有求生的欲望的赶紧开口:“贺知寒,你听我说,在前面有一条河,你既然刹车失灵了,那就干脆开到河里去,我会游泳,到时候我们从河里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前面有河?”能有一丝活着的希望,贺知寒也不想死,桃花眼一亮:“我也会游泳,那我们就拼一下,等车子落水,你就只管往前游,我会在你后面护着你的。”

    他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打定主意等下自己往相反的方向游。

    跟在他们车后面的目标是他,只有两人分开,唐宝才有活命的希望。

    虽然他觉得这样的话,自己独自在黄泉路上肯定会孤单,可是自己还是不够自私。

    唐宝心里也知道,哪怕车子开到河里,车子的危机解除了,可是后面的那辆车上的人或许有枪,那样自己和贺知寒还是很危险。

    哪怕自己空间里有青砖,还有巨石,可是那也最多在三四丈的距离才能有用。

    那么,唯一的秘密武器就是自己空间里的那把手枪……

    比起被人杀死,她宁愿自己亲手杀人。

    可是,这要是被贺知寒发现自己有枪怎么办?

    不过最坏的打算就是死,自己愿意赌这一把,也愿意拼一拼……

    “唐宝你自己小心。”贺知寒看见清澈的河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叮嘱了唐宝一声,看着她笑的就像是和心爱的姑娘一起去看电影或者是约会那样的荡漾,却毫不犹豫的开车冲下河。

    不过,后面的两人也不是傻瓜,一看他们的举动,就明白他们心里的打算,后面的男人怒骂一声:“想跑也要看我的枪答不答应。”

    一手握枪,开始瞄准车子落水的地方,等着有人冒头就让人脑袋开花……

    说真的,他对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

    ……

    水底的唐宝和贺知寒一起从车里离开。

    唐宝的水性其实并没有多好,河里的水也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再者现在的水里冰冷,让她很快就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也明白自己只有上岸,才能有机会反转局面,深呼吸了口气,就露出脑袋往岸边游去。

    与此同时,贺知寒本来是要往相反的方向游走的,他的水性是真的不错,觉得自己在水底能憋气五六分钟,到时候估摸着也能安全了。

    可是他回头一看唐宝往上窜,心里暗骂她不要命了,明知道自己回头很危险,却还是转身往她游去……

    唐宝刚从水里冒出脑袋,就听到贺知寒惊慌的声音:“不……”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措不及防的被他搂在怀里,看着一滴滴的血从他的肩膀上滴到了清澈的河水里。

    贺知寒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把她用力推开,快速的道:“快爬上岸跑,别回头。”

    自己转身看着河岸边举着枪缓缓走过来的男人,破口大骂:“你个王○蛋,○儿○,明知道自己这么丑的不能见人,还敢出来溜达,害的老子以为大变天见鬼了,你个○○糕子就知道鬼鬼祟祟的,难怪又丑又挫,头上绿云罩顶,一看就是个#孙子做惯了,不知道做人,只配下暗手……”

    贺知寒很清楚,只有自己吸引他的注意力,唐宝才能有一线生机。

    而且他不是枪法不准,而是枪法太准了,故意折磨他们。

    不是他不怕死,而是脑子里没有多想,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岸上的男人被他说中了心底的隐秘,被他骂的火冒三丈,气的快吐血了,觉得自己再打几枪杀死他是太便宜他了,看着唐宝道:“你们两个人之间,今儿只能活一个,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想活着就让另外一个人死。”

    他自己经历过有些事,才更明白人性的黑暗,也善于利用,现在看那男人的样子,就知道他是为了刺激自己,死也要像去黄泉路。

    贺知寒听他这话,转头看着唐宝这傻子还没离开,反而在那呆呆的看着他们,也觉得自己气的要吐血了。

    恨不能大骂这死丫头,白浪费自己的口水,这下子两人真的是死定了。

    他可不会相信那个杀手能饶过他们两人其中的一个,不过是想看他们自相残杀而已。

    唐宝先前心里也在自私的想过,自己躲到空间里就能避开这危险。

    可是河水太清澈,她怕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在她纠结的时候,蛋蛋终于回应她,让她赶紧跑,以蛋蛋现在的能力,能为她挡下三枪。

    唐宝这才觉得自己多了三次活命的机会,这才愿意把自己当成靶子,吸引一定的注意力,可是没想到他会不顾危险的救了自己。

    现在,唐宝听到那人让他们自相残杀的话,犹豫了一下,在水里悄悄的解开自己的辫子,又把自己蓝色的薄棉袄解开,露出里面浅红色的单衣,才杏眼喊泪的看着岸上的男人,捏着嗓子委委屈屈的道:“大哥,我,我想活着……”

    她想到顾行谨在床第间的时候,总是在她耳边急促的说她杏眼含泪的时候,美的最是勾人心魂,让他忍不住想要‘狠狠’的欺负她,虽然她觉得那是他想欺负自己的借口。

    可是面前这男人想要他们自相残杀,就能明白他的心里不正常,那么,有时候,血腥和女人,同样能让男人觉得热血沸腾。

    不得不说唐宝赌对了。

    主要是她不知道自己在水里的样子有多美,

    乌黑的长发顺滑的贴在她白皙精致如画的脸上,美丽柳眉下诱人的杏眼里水光盈盈,欲语还休,微微用贝齿咬着的红唇却炙热的动人心魂,薄薄的衣服在水里柔滑的贴在她的身上,能让他想到姑娘家衣服下是怎样美丽的身体,整个人似乎是水里的妖精一样,似乎笼着一身光华,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绿豆眼里冒着炙热的光芒,急切的道:“你过来我就不杀你!”

    唐宝瞬间破涕为笑,更是美的如花怒放,往他的方向游去,却被贺知寒一把拉住。

    贺知寒满脸震惊,一脸心痛,眼带失望的看着她:“唐宝,你不能这样,人活一世……”

    唐宝转身,挥手就给了他清脆的一巴掌,很是不甘的哭泣:“你自己想死,呜呜呜……不要拖着我,我讨厌你!”

    却又趁机快速的喃喃低语:配合我,继续骂我,我趁机开枪。

    贺知寒觉得她真是疯了,竟然敢这么异想天开能从一个男人手里拿到枪,却还是配合她:“你不能这样,我宁愿你死在我的手里,也不要你……”

    可是唐宝已经转身快速的游向岸上的男人,对他伸出自己白皙冰冷的手,含着泪道:“救救我,他想杀我,呜呜……”

    他被她的眼神看的心神荡漾,蹲下身,伸手一用力就把她从水里拉上来。

    唐宝顺势就扑到他的怀里,自己身上湿淋淋的衣服把他的外套也弄湿了,她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带着哭腔软声相求:“我好冷啊!”

    “没事,车里有毯子,也有衣服,”付诚感受到她柔软的身体,自己的身体也有了反应,觉得自己可以让她多活几天,等自己厌倦了她再让她死的痛快点。

    车里的男人见他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怜香惜玉,赶紧下车劝阻他:“老大,任务要紧。”

    “急什么,这里这么偏僻,也不会有人过来,”他干脆抱着唐宝往车里走,听到贺知寒的骂声也不在意的道:“你别杀死他,我就要他亲眼看到听到我们##的动静,哈哈哈!”

    就连那男人听了,也觉得自己的老大太变态了,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唐宝在他打开车门的时候,很乖巧的坐在后座上双手环胸继续瑟瑟发抖:妈啊,我要动手杀人了,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蛋蛋:很简单的事,反正是人渣,你碰到他的时候,把他收进空间就能让他死翘翘了,有什么好紧张的。

    唐宝用意念嘀咕:我还要快速的对外面的男人开枪啊,这么远的距离,要是我失手可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啊!

    “赶紧把衣服都脱了!”付诚眼带绿光的紧紧的盯着她,觉得自己面前有只诱人的小羊羔,自己也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衬衣,迫不及待想享用自己的大餐。

    唐宝继续发抖,一脸的可怜又无助,娇娇弱弱的道:“我,我浑身没力气了。”

    他闻言反而得意的一笑:“没事,我帮你脱!”

    唐宝害羞的低下头:快点,快点,我收拾了你,就能试试我的枪法到底准不准了。

    他伸手碰到她的时候,唐宝心念一动,就把人收进空间,同时,双手握枪瞄准外面背对着自己的男人,双眼亮的惊人,紧紧的咬着唇,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后,子弹射进那个男人的脑袋,那个男人转身,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倒了下去。

    见自己真的杀死人了,唐宝瞬间觉得自己双手无力发抖,可是知道自己现在还要善后,蛋蛋已经催着她把死人从空间里弄出来。

    唐宝心念一动,就把人从空间里弄出来,怕他这样没有伤口的死法让人看出端倪,又忍着恶心害怕,在他的脑袋上也补了一枪,自己快速的下车跑向还在河里的贺知寒:“你没事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