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知寒虽然不知道唐宝是用什么法子弄晕车里的男人的,可是却亲眼看到唐宝对准另外一个男人开枪的模样,那一刻的她眼神亮的惊人,格外的耀眼,让他都觉得自己的心不受控制的乱跳。

    自己这算不算是被英雄救美了?

    不是,是美人救了英雄。

    此时见唐宝关心的眼神,觉得自己这个英雄有点逊,不敢看她,勉强笑了笑:“没事。”

    其实贺知寒现在浑身都不舒服,他先前替唐宝挡了一枪,左肩膀受了枪伤,到现在还在流血,又在冰冷的水里泡了这么久,已经感觉到脑袋里晕眩。

    他勉强游到了岸边,见唐宝伸手想拉着自己上去,也没有多想,握住她带着点冰冷的小手,一用力……

    他没有被唐宝拉上去,反而把唐宝拽下来了,撞在了他的怀里,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唐宝见他伤口还在流血,生怕他血尽人亡,吓得浑身一颤,带着哭腔道:“贺知寒,你别吓我啊,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我们赶紧去医院。”

    她今儿是第一次杀了两个人,心里本来就是惴惴不安的时候,先前高估了自己的力气,没有把他拉上去,反而被他拉下水。

    现在才反应过来,他受了伤。

    “别哭……我没事!”弱弱的说完,整个人已经闭上眼睛晕过去了。

    唐宝赶紧抱住他,看着他难看的脸色打了个哆嗦,六神无主的道:“怎么办?怎么办?我得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去!”

    可是抱着人,自己爬不上岸。

    松开他,他都已经晕倒了,那就会沉到水里。

    唐宝忍不住用意念向蛋蛋求救。

    可惜蛋蛋面对这情况也爱莫能助。

    唐宝看了看四周,只能抱着他往下游慢慢的游去,那边的地势比较低。

    而在这个时候,有汽车的声音远远传来,唐宝不知道来的是敌是友,紧张的看着越来越近的汽车,随时准备着从空间里拿枪出来。

    ……

    郑威这段时间的心情很郁闷,药厂的事情上头卡住了,要是最后不通过,那厂房是还可以做别的用途,可是他们的一腔心血就白费了。

    他开着车又来到药厂外,靠在车门上抽烟,傻乎乎的看着前面的时候,恰好看见唐宝坐在车里,满脸惊慌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对劲。

    而且后面又有一辆车跟着,像是在逃命。

    他愣了愣,还是扔掉香烟就开车去追。

    可是他追错了路,等到发觉不对劲回头来四处寻找的时候,才看见这边停着一辆车,等下车听到唐宝的呼救声,才赶紧跑过去,一脸紧张的道:“唐宝你没事吧?快伸手,我拉你上来。”

    唐宝是看到车里下来的是他才求救的,先让他把贺知寒拉上去,自己才伸手让他拉着自己上去,被冷风一吹,就打了个喷嚏:“幸好你来了,赶紧送他去医院。”

    “好,你先穿我的衣服吧?”

    唐宝赶紧拒绝:“不用,我去找块毯子。”

    其实是趁机去车里收了那个男人的手枪。

    她都自己佩服自己,到了这地步,能无视车里的死人和血腥味,还能记得手枪是好东西。

    ……

    贺堂在和市领导们开会的时候,听到贺知寒出事的消息后,赶紧带着顾行谨他们去了医院,听到侄子还在手术室,忍不住担忧的问边上的医生:“伤的严重吗?”

    医生也有点担忧:“病人的伤口是左肩,不致命,坏就坏在他流血过多,又在冷水里泡着,现在就怕手术后的并发症。”

    贺行谨一把抓住端着茶杯过来的郑威,紧张的问:“唐宝在哪?她怎么样了?”

    郑威的手臂被他大力的捏疼了,赶紧道:“唐宝就是吓着了,没受伤,不过浑身湿透了,现在有个医生在照顾她……”

    唐宝来到医院后,就被吴爱华看见,他赶紧让自己的老婆来照顾她。

    葛红霞给她拿来了热水和干净的衣服,等她换好后,又让她赶紧上床,自己用点滴瓶给她灌满了开水放在被窝里,又给她量温度,忙前忙后的把她照顾的妥妥帖帖的。

    顾行谨进来看见唐宝好好的躺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来到她的床边紧张的问:“你们出了什么事?”

    他倒是想把小脸惨白的小姑娘搂进自己的怀里,可是边上电灯泡太多,实在是不好意思,也不能做出这样轻浮的举动。

    唐宝却伸手微微颤抖的手,握住他温暖的大手,带着点哭腔道:“贺知寒说车子被人动了手脚,也有人想杀他……”

    郑威虽然觉得这一幕很碍眼,可是他们是夫妻,自己能说什么?

    葛红霞却很有政治觉悟,觉得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听的,就招呼郑威一起离开病房,顺手帮他们关了门。

    因为先前唐宝要换衣服,葛红霞特意给她找了个拐角没住病人的小房间。

    唐宝见他们出去了,眼带害怕担忧的看着他低声道:“行谨,我杀人了,我……”

    “没事,别怕,有我在。”他坐在病床上,伸手搂住她,才低声问:“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我会去处理干净的。”

    人心都是偏的,要是唐宝误杀了人,自己就要把痕迹抹干净,免得被人查出来。

    唐宝这才把自己经历的事情,能说的说了一遍,想到自己真的杀人了,心里并没有觉得很害怕,毕竟当时他们不死的话,自己可就活不成了。

    可是身子却不受控制的颤了颤,那血腥味和死不瞑目的眼神,还是让她觉得不安。

    “没事的,老婆你没错,不要害怕。”顾行谨安抚的拍了拍她轻颤的肩膀,柔声道:“我只庆幸你好好的在我的怀里,我现在要亲自带人去查清楚这件事,你好好的在医院养身体。”

    唐宝在他的怀里乖巧的点了点头,才想起来问:“对了,贺知寒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还在手术,不过伤口不算危险。”他并没有说出实情,想了想,又低声道:“唐宝,魏阳市现在盯着的人太多了,为了你的安全,我会把你开枪的事情推到知寒的身上,因为你越不起眼,这才越不招人眼,才能过的更安全。”

    唐宝也明白他的意思,没想到他也为自己想的这么周全,赶紧应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件事情我不会和第二个人提起。”

    “我的老婆真聪明,”他又柔声安抚了她几句,摸了摸她的被窝已经很暖和了,这才放心的低声道:“你好好睡一觉,我先去忙了。”

    唐宝点了点头,知道他现在肯定要去现场。

    ……

    顾行谨出去后,看见贺堂满脸严肃里掩不住的担忧,和他去边上把事情说了一遍,才低声道:“参谋长,我想亲自带人去现场,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贺堂听了眼神一沉,浑身气势外放:“好,你把这事给我查清楚,林耀会配合你去地方上调人。”

    顾行谨敬了个礼,这才转身和林耀一起往外走。

    现在知道暗处的人一直图谋不轨,自己的人他们自然不会带出去,两人一合计,就去公安局借人了。

    而顾行谨都快走出医院的大门了,想着自己怎么能让郑威留在自己老婆的身边嘘寒问暖献殷勤,干脆让他去带路,说的好听点是协助他们。

    ……

    唐宝睡了一觉,被噩梦吓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鼻子塞了,感冒是逃不了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觉得有点发烧,穿上葛红霞给自己准备的蓝色棉袄和棉裤,这才敢下床去了厕所,随即才去前面想给自己拿点药,顺便再去瞧瞧贺知寒现在怎么样了。

    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伤的。

    而且后来唐宝一想,幸好那个时候贺知寒救了自己。

    当初要是那个人开枪也打不死自己,说不准也会以为自己是妖怪,还不如躲进空间,还能骗他们自己的水性好,早已经游远了。

    主要是自己的经验不够,要是有下回,自己就不会这样考虑不周全了。

    等她从厕所出来,就看见吴爱华穿着白大褂脚步匆匆的走过来,笑着招呼:“四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还不是找你,我看你不在病房,”他担忧的打量了一下她:“我听你的声音好像是感冒了,红霞现在有病人,我带你去药房量一下体温,再拿点感冒药。”

    唐宝跟着他来到药房,量了体温已经是三十九度多了,吴爱华赶紧给她配了点退烧药和感冒药,担忧的低声道:“你这样最好是别吹风,要不就住在医院里,明儿再回去吧?”

    唐宝极少吃西药,她的身子平时被爸妈调养的很不错,这次是受到惊吓,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而且每个月的亲戚才走,这才抗不住生病了。

    可能是熟悉了中药的气味,她很不习惯这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赶紧道:“我的身子好着呢,你不要告诉我爸妈,要不他们会吓着的,以后都不放心我来市里了。”

    “你啊……”吴爱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替她瞒着,只能无奈的叹气。

    唐宝发现他的同事在看自己,觉得自己在这打搅他们工作,起身笑了笑:“我就当你答应了,那我先回去躺一会,四哥你们忙啊!”

    吴爱华的一个男同事来到他的身边,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问:“那个喊你四哥的姑娘是你家亲戚吗?”

    “算是吧?”吴爱华觉得唐宝做不成自己的老婆,那也像是妹妹一样的存在。

    同事的眼神瞬间亮了:“那她今年几岁了?有对象了吗?”

    吴爱华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眼带同情的道:“她已经结婚了。”

    唐宝可不知道自己无意间还拈花惹草了,在拐角处的时候和人撞上了,哪怕是对方走的太急的缘故,可是唐宝还是下意识的道歉:“对不……”

    当看见面前的人是赵爱珍后,余下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赵爱珍很不满的瞪了唐宝一眼,尖酸刻薄的冷笑:“唐宝,你是不是嫉妒我,这才故意撞上我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唐宝已经穿上了棉衣棉裤,葛红霞比她丰满点,因此显得不大合身,相比之下,穿着白色大衣,黑裤子和皮靴的赵爱珍就显得洋气多了。

    赵爱珍本来是对自己贸然嫁给了刘晓军有点后悔,可是现在看着唐宝的模样,又觉得幸好自己嫁到了刘家。

    哪怕在刘家她是要受点委屈,可是走出刘家的时候,她就是刘家的儿媳妇,代表着刘家的脸面,穿戴绝对是让人羡慕的。

    唐宝觉得自己都要被她逗笑了:“我看你是该来医院了,你看着就病的不轻,要不怎么会胡言乱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