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珍她今儿来到医院,是因为余巧丹来看受伤的贺知寒,觉得她自己一个姑娘不好意思,就让人去喊赵爱珍来陪自己。

    可是现在贺知寒虽然出了手术室,可是病房外都是有人守着,余巧丹也进不去,看到赵爱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了,差点被她气的吐血。

    这蠢东西,自己是让她来陪衬自己,而不是和自己来比美的。

    因此,生闷气的余巧丹就当没看见她白皙的脸上那明晃晃的巴掌印。

    赵爱珍也心不在焉的坐在那发傻,心里惴惴不安的她,完全忘记自己平时是多么巴结余巧丹的。

    她们不能进病房,只能在病房外的凳子上坐着。

    余巧丹咬了咬唇,琢磨着自己既然进不去,那就干脆于先回去,等他醒了,自己再准备点鸡汤或者小米粥过来献殷勤,也让他们看到自己是很贤惠的,总比傻坐在这里好。

    她低声道:“你在这里看着点,要是他好转了,就给我打电话。”

    赵爱珍沉浸在害怕的心情里,根本就没听到她对自己说话,气的余巧丹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胳膊,不满的道:“表嫂,你要是不愿意来陪我,那就直说好了,至于给我脸色看吗?”

    “哎呦,”赵爱珍可不敢让她生自己的气,赶紧道:“不是,我没这个意思!”

    随即,她的心里灵机一动,余巧丹因为郑威的事情和唐宝之间有了龌龊,现在不正是自己借刀杀人的好机会吗?

    只要唐宝死了,那自己以后就能高枕无忧了。

    她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低声道:“巧丹,我是在楼下遇到了那个纠缠郑威的唐宝,听到她在和护士打听贺先生的事情,这才让她安分点,没想到她一生气,就说我多管闲事,还打了我一巴掌,我刚才就在想,她是不是认识贺先生呢?”

    余巧丹闻言果然很不开心,她白了赵爱珍一眼,低声问:“那个女人在医院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赵爱珍见她沉下脸,赶紧陪着笑脸道:“要不我去打听一下?”

    余巧丹平常是不屑去做打听的事情的,可是她对唐宝的意见很大,起身不满的瞪了她一眼,又顾忌着自己的形象,低声道:“你还坐着干嘛,赶紧去打听清楚啊!”

    赵爱珍赶紧起身,陪着笑脸道:“对了,我先前看见余大哥过来了,怎么没看见他陪在你身边?”

    “大哥和贺参谋长边上的秘书在说话,”余巧丹说完才狐疑的看着她:“你问他做什么?”

    赵爱珍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见他和唐宝也说过话,看他们之间的交情很不错,唐宝这个人可真不简单啊!”

    余巧丹听了更不满意,却抬着下巴一脸高傲的道:“我可不会让大哥被那种女人骗了的。”

    赵爱珍低下头,掩去眼里的得意之色,就算是她自己得不到,可是她也不准余澄对唐宝好。

    两人去了楼下就找了个路过的护士问情况。

    今儿贺知寒和唐宝出事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多,也不算是秘密,护士先前听说余巧丹是市长的女儿,更是不敢怠慢,还以为她们是来表达关心的,也没有隐瞒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贺医生送唐姑娘回家的时候,遇上了敌特,贺医生为了保护唐姑娘才受了伤。”

    其实,这话是在顾行谨的授意下,流传出来的版本,他是为了不让自己的老婆引人注目。

    要是真的传出来是唐宝救了贺知寒,那反而会让有些人怀疑唐宝是怎么救下他的。

    余巧丹听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为了救别的女人受伤,气的捏紧了手里的小包,咬着牙问:“那个女人现在住在哪?”

    护士觉得她这语气不太对,好像是有仇一样,心里有点担忧,就吱吱捂捂的不想说了。

    赵爱珍在一边看见,赶紧陪着笑脸道:“唐宝是我表妹,我听到她出事的消息,真的是着急死了,我想去看看她要不要紧。”

    护士这才恍然大悟,指了指前面道:“她住在直走拐弯处的小房间里,你们放心好了,唐姑娘现在没什么大碍,就是落水后有点发烧感冒,明儿就能回家了。”

    护士说完,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就赶紧走了。

    赵爱珍看着余巧丹难看的脸色,恨不能高兴的大喊:真是天助我也!

    脸上却带着担忧的叹了口气:“表妹,实在是唐宝这个人太狡猾了,又惯会在男人面前装模作样,特别是她那水灵灵的眼看着男人的时候,那勾魂的样子,真是……”

    见她脸色难看的瞪着自己,赶紧道:“像您这样出身好,又有教养的人,实在不用和她一般见识,要不我们还是别去见她了,你看看我脸上都被她打成这样,还有你看我这手上的伤也是被她弄伤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余巧丹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恨铁不成钢的呵斥:“那是你自己没用,你就不会打回去吗?就算是把她打的半死也不用怕,有我们会给你撑腰。”

    赵爱珍知道余巧丹这个人禁不起激,肯定会去找唐宝算账的,但是她自己现在是绝对不敢出现在唐宝面前的。

    眼珠一转,就捂着手哀嚎:“哎呦不行,我手上的伤口一抽一抽的疼,我得去让医生看看是不是碎玻璃渣在里面,表妹你在这等我,还是先回家都行。”

    “我先回家了,你自己去让医生好好瞧瞧吧!”余巧丹觉得她太没用了,也担心自己收拾唐宝的时候她在边上替唐宝求情,干脆骗她自己先回去了。

    “那行,哎呦啊,我真的疼的受不了了,我去找医生!”赵爱珍一脸难受的模样,转身就走到一间挂点滴的房间,随后悄悄的探头往外看,就发现余巧丹已经走向了刚才护士说的那个拐角处的小病房。

    赵爱珍巴不得余巧丹不是唐宝的对手,要是她被唐宝收拾惨了,那老的就会出来给她报仇了。

    想起自己的好计谋,她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伤口,还真的怕留下疤痕,也去找医生包扎了。

    ……

    赵爱珍悄悄地推门进去,看到病床上躺着个女人,哪怕她闭着眼睛,也能看到她鹅蛋脸上白皙的肌肤,如画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带着点淡粉的小嘴,这一切都美的像是一幅画一样,却也让余巧丹越看越嫉妒。

    特别是想到贺知寒为了救她才受伤,心里就更难受了。

    在她想来,肯定是唐宝缠着他不放,这才让贺知寒公车私用的送她回家,要不是她这个扫把星,说不准贺知寒就不会遇上敌特了。

    越想越生气的她,上前就抬腿想把唐宝踹下床。

    可是铁架子的病床有点高,她也高估了自己大腿的柔软度,这一脚没有踹在唐宝的身上,反而是踹在铁架子的病床上,发出了“哐当”的响声。

    而余巧丹也觉得自己的脚疼得要死,忍不住疼痛的她只能蹲下身,抱着自己的脚,咬着唇才没有让自己哭出来。

    床上受到惊吓的唐宝一骨碌地坐起来,还在做梦的她以为是地震了,惊慌失措:“妈啊,地震了!”

    她本来是想翻身下床就跑的,可是坐起来就发现自己的病床前,有个女的抱着脚在那里流眼泪。

    唐宝觉得自己被她吓了一跳,心想:这幸好是白天,要是晚上的话,自己还以为医院里闹鬼了呢!

    不过,她好好的,来到自己的房间干嘛?

    不明白情况的唐宝还好奇的问:“同志你怎么啦?有事好好说,不要哭啊!”

    余巧丹听她这样说,觉得她就是在嘲笑自己,猛地站起身,整个人往她扑过去,愤怒的道:“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要不是你非要贺大哥送你,贺大哥怎么会受伤?”

    房间里有个陌生人在,唐宝的心里还是很警惕的,看见她扑过来的刹那,动作迅速的从病床的另一边翻身下床,看她收势不住,嘭的撞到了病床床头的铁架子挡板上。

    那力道不小,让边上听着的唐宝都吓了一跳,觉得她就像是跑到自己房间里来自杀的。

    余巧丹觉得自己脑门上一抽一抽的疼的厉害,而且不用照镜子,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脑门上已经肿了。

    疼痛让她忍不住趴在床上涕泪纵横的大哭。

    唐宝在边上看的目瞪口呆,真的没想到,有人会这么蠢,再用力一点就能自杀成功了。

    她也想起来,面前这女人应该就是上回在郑家见到的余市长的女儿。

    不过她觉得自己真的太冤了,明明是她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却哭的好像自己欺负她一样,没好气的道:“这位女同志,请问贺同志是你什么人?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说我的?”

    反正两人也没正式见面,自己就当成不认识她。

    她也觉得余巧丹很奇葩,这几乎是见一个爱一个。

    不过,她的眼光倒是不差,想来要是家境不好,长的不帅的男人也入不了她的眼。

    说真的,她都怀疑余巧丹是不是金秀娟亲生的,要不然怎么会把女儿养的这么天真又花痴呢?

    余巧丹被她问的有点脸红,又羞又恼,只能捂着额头冲她发脾气:“贺大哥和我是对象不行吗?你以后给我离他远点!”

    她是真的很喜欢贺知寒,其实余家觉得贺知寒只是个医生,哪怕有个参谋长的叔叔,却也不可能有什么特别好的前途。

    可是这架不住余巧丹自己喜欢他,喜欢他笑得神采飞扬的模样,喜欢他桃花眼似笑非笑的模样,打定主意要和他处对象。

    唐宝杏眼一眯,淡淡的道:“可是我对象说贺医生在家里已经有对象了,他对象也是个医生,美丽大方又能干。”

    让你想欺负我,我就先欺负你。

    “不可能的,你骗我是不是?”余巧丹看着她一点也不心虚的模样,只觉得自己不仅是脚痛,头痛,这下连心也疼的要命,流着眼泪看着她:“贺大哥怎么可能有对象?肯定是你骗我的……”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唐宝擅长的就是把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悠闲自在的道:“不信你自己去问贺同志。”

    余巧丹发现自己打不过唐宝,连骂也骂不过她,抹着眼泪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你给我记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说完,转身就跑。

    她要让爸爸妈妈和哥哥替自己出气,绝对不会放过唐宝的。

    唐宝觉得自己真的好冤,简直比窦娥还要冤。

    自己先前被郑威当成挡箭牌,现在又因为贺知寒被她记恨,有谁比自己更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