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饭是葛红霞给她送来的,大米饭,大白菜,还有红烧肉,笑着道:“阿宝赶紧趁热吃,下午要是不想一个人躺着,就去我那边坐坐,或者去爱华那边说说话也行。”

    现在可没生病了吃的清淡点的说法,反而是生病了要吃好点。

    唐宝打听到贺知寒手术成功,不过还在发烧。

    唐宝觉得自己这个病人不能去看他,免得交叉感染,吃了饭就和她说自己想先回家。

    现在顾行谨肯定是忙的不行,自己在医院也待不习惯,而且自己欺负了小的,要是招来老的那自己可抗不住。

    医院确实不是好地方,葛红霞也没有强留,陪着她去药房找吴爱华拿了点药,还关心的问:“你真的可以吗?要不我骑车送你回去?”

    唐宝当然不会不知趣,笑着道:“不用,我真的没事,嫂子你就安心上班吧!四哥到时候和行谨说一声就好,我再不回去家里人就得担心了。”

    ……

    唐宝自己一个人慢慢的走在泥土路上,太阳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市里来往的人很多,可是走到去陈联大队的泥路上,就是冷冷清清的了。

    唐宝走了一段路,冬天的风很大,吹着路边干枯的树枝发出呜呜的风声,就像是有人在哭泣。

    她现在的耳朵特别灵敏,听到后面传来了脚步声,一开始还以为是村子里的人,可是后面两个穿着黑棉袄的男人看着就是陌生人。

    这让她心里有点警惕起来,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不知怎么的,看见他们让她心里都有点发毛。

    唐宝越走越快,心里不停的狂喊:千万不要是坏人,我可不想动不动就杀人。

    又无声的祈求:老天爷,前面或者后面,赶紧来几个熟悉的人。

    可是老天爷明摆着更爱看热闹,而不是乐于助人,整条路上人影子也没有一个,倒是路边的树林里像是藏了很多鬼影子。

    她很快听到后面的男人大步过来的脚步声,心里已经准备好用青砖拍晕他们,可是却也想知道,到底是谁和自己过不去。

    耳后忽然响起了不同寻常的声音,唐宝下意识的快跑几步,转身看着他们其中的一个男人本来是想用木棍打自己的,现在看着自己躲过了一棍子,有点惊讶:“哟,小姑娘挺机灵的啊,长的也水灵,跟着哥哥回家去给我做老婆去。”

    唐宝看着前面两个一高一矮的男人,虽然长的不起眼,可是看着他们毫不闪躲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对自己志在必得。

    “谁让你们来的?”唐宝沉着小脸,毫不惧怕的看着他们:“你们明知道我的老公是参谋长身边的人,也敢来对我动手,是不是市长让你们来的!”

    两个人的身子都无意识的紧绷了一下,在她水灵的杏眼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觉得自己被看透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哥俩就是想弄个老婆回家暖被窝。”高个子男人眼神一厉,话没说完,高大的身影就朝她扑了过来,想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制住她。

    在他想来,凭着自己身手,对付一个小姑娘,一个人就绰绰有余,可是却让他们两个人了,活生生的分走了自己一半的功劳,真是不甘心的很。

    看着满眼戾气的他扑过来,在短短的一瞬那,唐宝的从背后拿出一把枪对准他,冰冷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传来:“你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我对象早就说过有敌特盯上我了,让我带着枪防身,没想到还真的被他料对了。”

    先给他带上一个敌特的帽子,就不信他们还能沉得住气。

    唐宝很清晰地听到了那男人粗重浑浊的呼吸,也感受到了他惊讶又害怕的心情,面对着乌黑的枪口,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一边的矮个子男人用阴冷的眼神看着她,带着要置她于死地的狠辣,冷笑:“我们怎么可能是敌特,倒是你随身带枪,就说明你男人违反了部队里的规矩,就凭这,他就会受到处分。”

    唐宝杏眼一眯,眼里已经带上了杀意,轻轻的道:“没事,只要我杀了你们,谁又能知道是我动的手。”

    听她把杀人说的轻描淡写的样子,高个子的男人吓得浑身颤抖,惊慌的道:“别,你小心点,小心枪走火,就是有人让我来吓吓你而已。”

    唐宝眼神凌厉的盯着他,厉声问:“是谁让你来吓我的!”

    “是……”高个子男人被她那冰冷的眼神,吓得心里一怂,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矮个子男人已经挥舞着木棍冲向了唐宝,脸色狰狞的大喊:“你才是敌特,我和你同归于尽!”

    唐宝只是拿着枪想吓唬他们的,心里还真没想到杀人,也没想到矮个子男人不怕死,现在面对着他的攻击,倒是让唐宝骑虎难下。

    她虽然不想杀人,可是更不想挨打,枪口迅速的瞄准他的大腿,准备让他受点伤,同时也好震慑住他们,让他们把幕后主使的人说出来。

    蛋蛋却在这要紧的时候制止她:“唐宝,你不能开枪,本尊能感受到后面有车过来了。”

    唐宝这才明白那个矮个子为什么会不怕死的扑上来,可恨自己差点就要上当。

    她全神贯注的盯着他们俩,倒是忽略了别的动静。

    现在得到蛋蛋的提醒,手快速的动了动,就把手枪收进空间,同时拉开自己的棉衣,整个人在地上滚了滚,也避开了矮个子男人的攻击。

    唐宝坐在泥地上,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肩膀不住颤抖,凄厉的大喊:“救命啊,有流氓……”

    两个男人面对着她从镇定自若的拿枪,变成现在这样狼狈害怕的样子,都惊呆了!

    哦槽,这是哪来的戏精啊!

    可是她不应该知道他们原来的盘算啊!难不成人家真的是故意引他们入局的?

    原来在唐宝一个人离开医院的时候,她的行踪就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

    按着上头原先的吩咐,是让他们跟着唐宝,趁机把她弄晕,然后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最后把不穿○衣○的唐宝扔到路上,让恰好‘出公务’的联防队员救了被人糟蹋的唐宝。

    按现在的社会风气,唐宝嫁人了还不安分,就会被人人唾弃,她这辈子可就毁了。

    哪怕她还活着,可是顶着破鞋的名声会被顾家扫地出门,不会再有人敢娶她,她走到任何地方都会被指指点点当异类,甚至会连累家里人抬不起头来。

    人家宁愿娶寡妇,也不可能娶她,在这残酷的年代,所有男女之间的丑闻都会被人们乐此不疲的提起。

    唐宝以后的日子只能呆在家里,或许还会自己把自己逼疯。

    汽车的声音越来越近,唐宝也在瞬间明白了他们的打算,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得多恨自己,才能想出这么毒辣阴狠的主意?

    那两个男人相视一眼,现在的情况反而对他们很不利,毕竟要是他们被当成流氓抓起来,那他们的这辈子就完了。

    原先他们承诺给自己的好处是很动人心,可是这也要有命在才能享受啊。

    他们原先是真的不知道这女的男人是参谋长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她一个女人现在手里有枪。

    现在是他们很为难要不要跑。

    高个子男人的身子已经在发抖,说话也发颤:“要不我们赶紧跑吧?”

    矮个子男人却不甘心,满脸狰狞的道:“跑什么跑,这女的身上有枪。”

    随即他威胁唐宝:“闭嘴,要是你敢说我们是流氓,我们就说你身上有枪,只要你不说,我们就告诉你是谁想害你!”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电脑硬盘坏了,存稿都没了,今儿发文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