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个子男人对唐宝那是威胁加利诱:“要是你敢说我们是流氓,我们就说你身上有枪,只要你不说,我们就告诉你是谁想害你!”

    唐宝似乎有点犹豫,可还是点了点头。

    要是不点头稳住他们,他们要是跑了怎么办?她可不敢保证车里的人会尽力尽职的去抓他们。

    一辆轿车和一辆卡车很快来到他们的面前,上面下来几个穿着绿色仿军装,带着红袖章的联防队员,其中一个皱眉问:“几位同志,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这看女人身上衣服有点凌乱,看着那两个男人也不像是善茬,难不成是……

    矮个子男人眼带威胁的看了唐宝一眼,这才转身陪着笑脸道:“没啥事,就是这女同志摔了一跤,在哭鼻子,我们正想学雷锋做好事,把她送回家去呢!”

    高个子男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只能点头附和:“是,是,做好事!”

    妈妈哎,下回再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他绝不敢再出头了,这掉的可能不是馅饼,而是能砸死人的铁饼。

    唐宝心里盘算着来的人是同谋的可能性有多少,最后觉得不可能是一伙的,毕竟后面的不外乎是那几个人,要是来的都是自己人,那反而会让人起疑心。

    因此,唐宝开始完全控制不住的哭,哭的整个人都抖个不停。

    她觉得暗处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了,要不是自己幸运的有空间,现在的遭遇,那真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联防队的几个人都被她的哭声吓了一跳,看那两个男人的眼神就不对了。

    有年纪大点的上前两步,开口劝她:“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

    “他们是流氓,”她听到有人安慰,哇的一声哭的更大声了,一脸的害怕委屈模样,哭得鼻涕眼泪齐流:“我害怕!他们说要是我不听话就弄死我,还撕破了我的衣服,要不是你们来的及时,我现在……呜呜呜……”

    这是她第一次哭的这么奔溃,为了揪出他们后面的人,她觉得自己可真够拼了。

    其中一个联防队员看着唐宝觉得眼熟,试探性的问:“女同志,你是上回去联防队找陈队长的那位是吧?”

    唐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哽咽着道:“应该是,呜呜,那天晚上我对象揍了他们,呜呜呜……”

    那个联防队员拉着其中一个退后几步说了几句话,他们的态度明显对唐宝好多了:“女同志,你别哭,跟着我们回去,要是他们真的思想不对,我们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啧啧啧,他现在只想说,他们的眼神真的棒棒的,连那煞星的老婆也敢动,上回顾行谨打了陈队长,还打趴下十几个兄弟,可是让他们联防队里的人,私下里经常说起他。

    那两个男人没想到唐宝一点也不守信用,这都敢改口,相视一眼,两人出奇的有默契,拔腿就往一边的树林里跑。

    “抓住他们!”五个联防队员瞬间冲过去,很快就抓住他们反扭着他们的手押过来,没好气的呵斥:“都给我老实点,要不别怪我们不客气。”

    矮个子男人大喊:“那个女的身上有枪,她是敌特,我们是冤枉的,她的衣服是她自己拉开的,她还在地上打了滚。”

    唐宝一脸可怜无助,弱小又委屈的模样看着他们,弱弱的道:“我怎么可能有手枪,你们要冤枉我,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啊?”

    带头的人也手一挥:“都带回去,让专门的人搜查你们身上,就知道是谁撒谎了。”

    唐宝在半路上又回到了联防队,可是她这次的待遇很不错,给她搜身的两个嫂子,一直都是带着笑意,搜查完了,还顺势给她梳头洗脸拍身上的泥灰,才和她一起出去:“李队长,这女同志身上根本没有手枪。”

    “怎么可能没有,”矮个子怀疑的眼神看着她们,又气又急的道:“我们俩明明看到她有枪的。”

    “就是,就是,她有枪的。”高个子畏畏缩缩的附和,浑身却抖的厉害:“肯定是你们把她的手枪藏起来了,你们是同谋。”

    李队长唰的一下拉下脸,没好气的道:“胡说什么,回来的时候是我们都看着的,搜查的两位嫂子又和这位女同志不认识,再说你敢污蔑我们,先关起来好好的审问。”

    矮个子男人对自己这让人着急的同伴也是气的差点吐血,心里也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说点什么。

    高个子男人一听要把他关起来,浑身抖的厉害,忍不住开口:“你们不要以为只有她有后台,我们也有,我要给……”

    “放肆,”余建伟怒气冲冲的从外面大步进来,带着怨恨的眼神从唐宝的身上划过,就落到了他们两人身上,意味深长的道:“你们进来了就给我老实点,这里可不是你们乱说话的地方。”

    又看着李队长,带着点笑意问:“李哥,这是怎么回事?”

    李队长对于他可是不敢怠慢,哪怕觉得这其中有点猫腻,也是开口把事情说了一遍,心里却琢磨着自己怎么摘出去。

    奶奶个熊,一个是参谋长身边人的老婆,一个是市长家里的公子,他两边都不想得罪,只想寻个法子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摘出去。

    唐宝不认识余建伟,可是看李队长对他和蔼可亲的态度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善茬,她很干脆的开口:“李队长,我要给参谋长打电话。”

    “这?”李队长有点惊讶的看了看唐宝,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余建伟,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块夹心饼干。

    余建伟也不能不让唐宝打电话,而且他不觉得参谋长会对自己身边人的老婆出头,也觉得这是打探虚实的好时机,就开口道:“女同志,那你打电话吧?”

    唐宝自然是不知道贺家住的地方的电话号码,可是现在贺家人都在医院,自己知道医院里的电话号码啊。

    她直接打电话过去,等那边的人接起来,就说自己找吴爱华,等到听到吴爱华疑惑的声音:“哪位?”

    “是我,我现在在联防局里,早上动手的敌特现在又对我动手,你和贺参谋长说一声,请他尽快来一趟!我……”唐宝说的又快又急。

    话没说完,手里的电话以及被余建伟抢夺过去了,他没好气的对着电话大声道:“我是联防队长余建伟,这件事先不用告诉贺参谋长,等我们查清楚事情的经过再说。”

    李队长在边上看见余建伟难看的脸色,心里暗自喊乖乖:这女的这招可真够狠,和早上发生的事情牵扯上,这两个男的不死也要脱成皮了。

    余建伟也知道自己轻敌了,自己竟然忘记现在贺参谋长在医院,最糟糕的是自己现在还没有和他们两人单独说话的机会,这事要是处理不好,自己还把自己给坑了。

    他皱眉道:“你们两个跟我去录口供。”

    唐宝在他自己说“我是余建伟”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是谁了,现在看他的样子,估摸着这件事还真的是他家里的女人做的。

    至于为什么不猜是男人,市长应该是老谋深算的,不会用这种不够狠的男人。

    唐宝这回可不想放过他们,开口道:“李队长,我要不要录口供,要是不用,那我就去找贺参谋长汇报这边的情况了。”

    李队长此刻只想自己能消失不见,这大冷天的,弄的他浑身都在冒冷汗,犹豫的看了看于建伟难看的脸色,还是对唐宝打着官腔:“这位同志,你现在还不能走,也要录一份口供……”

    不管了,自己就按着程序来,别的随你们折腾吧。

    没过一会,顾行谨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模样很是耀眼,沉着脸大步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军人,看着那气势十足的样子,还是挺能唬住人的。

    唐宝看见他眼睛一亮,先前是故作委屈,现在是真的觉得委屈,鼻子一酸,杏眼里就带了点水意:“顾行谨,你怎么才来,你差点就见不到我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别怕,我在这!”顾行谨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他觉得自己的老婆那肯定是没错的,主要是一开始的时候,唐宝就护着他的弟妹们,又暗地里救下郑威,让他觉得这个女人心底实在是太善良了。

    而在结婚后,她更是照顾好家里,还能赚钱养家,贤惠的让他都觉得很惭愧。

    他这么配合自己的无理取闹,唐宝倒是有点不好意思,除了自己手里有枪的事情没敢说,只说自己用他是参谋长身边的人名头吓唬住他们,把能说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混账东西!”顾行谨听完,浑身的气势一变,生怕自己吓着她,闭着眼睛深呼吸后,这才低声道:“你在这呆着,我去把那两人带走审问。”

    唐宝点了点头,有点担忧的低声问:“可是在查下去,就要得罪市长了,真的没关系吗?”

    她心里是想让他查下去的,可是又怕因为这件事,让他受到影响。

    顾行谨凤眼幽深的像是最耀眼的黑耀石,散着动人心魄的光芒:“说什么傻话,我要是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能好好保护,那我也愧对了身上的军装。”

    “就是,嫂子你放心,我们可不怕他们身后是什么人。”高大黝黑的男人也是一脸认真:“您相信我们都不是孬种。”

    另一个五官端正的男人也很肯定的点头:“对,我们肯定会查清楚的,嫂子尽管安心等着我们把人带走审问清楚。”

    唐宝看着他们三人身姿笔挺的走出去,再一次感慨好男人果然是都上交给国家了,看这些兵哥哥们多帅啊!

    这件事虽然是按着唐宝的想法发展,可是唐宝却在琢磨后面的事该怎么收场。

    这要是和余家撕破脸皮,那要是不趁机落井下石,等余家缓过来,那可真是有自己受的了。

    可是哪怕是贺参谋长,也不能因为市长的老婆做错事,就把市长给撸了。

    这个时候,她很希望自己能有强而有力的同盟。

    不知怎么的,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余澄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模样,总觉得他出现在余家别有目的,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悄悄的探探他的口风。

    ……

    唐宝想的没错,这次的事情确实是金秀娟让人动手的。

    金秀娟听到女儿的哭诉,就让人开始盯着唐宝,准备给她个教训,免得她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挑衅自己的女儿。

    可是这动手的人却不好找,她就想到了自己的姐姐。

    金秀芳听了妹妹的话,就利用自己手里工厂招人的名额,诱惑了两个想进厂的男人去教训唐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