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秀芳听了妹妹的话,就利用自己手里工厂招人的名额作为诱饵,就让两个想进厂的男人上钩去私下教训唐宝。

    她们姐妹都觉得教训个小丫头而已,这两个男人绝对不会失手。

    在听到唐宝一个人回去的时候,金秀娟更是觉得天助我也,为了让唐宝这辈子都觉得没脸见人,从身体到精神上都受到巨大的打击,就让秘书给联防队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去陈联大队巡查一下。

    金秀娟是因为女儿的哭诉这才一时意气用事,等到冷静下来,想到这件事要是万一出了岔子,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她也后悔自己出手太急,没有好好的想清楚,越想越担心的她,赶紧给儿子打电话。

    其实她也想给余中华打电话,又担心他真的生气,也觉得自己做出这傻事太不符合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

    余建伟听到自家妈妈和亲阿姨的计划,只能说够狠,也够简单粗暴。

    他认为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可是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他还是亲自开车过去,可是没想到还是和他们错过了。

    最可恨的是这两个蠢货还被逮住,他把他们两个人带到另外一个房间,就忍不住暴躁的低骂:“蠢猪,你们来不及做什么,难道就不会跑吗?”

    那两个男人平时在公社里干杂活,一直想去厂里,可是没有名额,就私下里给金秀芳都送过东西,想要得到一个进厂的名额,也可以享受正规的待遇。

    因此,在金秀芳承诺他们只要把这件事做好,就给他们名额的时候,一口就答应了。

    现在看到市长家的公子出现了,又觉得自己有了活路,矮个子男人赶紧道:“队长,那个女人真的有枪,要不我们早就得手了。”

    “是啊,她还自己拉开衣服诬赖我们。”高个子男人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枉,虽然他们也想那样做,可是还没做啊!

    余建伟又仔细的问了一遍,心里也相信他们没骗自己。

    他们因为唐宝手里有枪,以为她也不敢照实说。

    可是没想到唐宝手里的枪却突然间不见了,反而指责他们是流氓,虽然他们确实也是流氓,但是现在这手枪去哪了呢?

    要是能找到手枪,那唐宝的问题就严重了,连带着顾行谨也会被牵连,现在的枪支管理的特别严。

    余建伟想了想,又去找那两个搜查的嫂子问,她们都是联防队里队长的老婆,按说是不会偏向唐宝的。

    果然,她们很确定唐宝身上当时确定没有手枪,不过她们却怀疑会不会是在路上的时候就被唐宝扔到外面了。

    余建伟这下很郁闷了。

    他心里也明白李队长这种人精是不可能帮着唐宝的,可是这手枪又不能吃,怎么会消失不见了呢?

    现在麻烦的就是贺参谋长还没有走,这件事情要是真的闹大了,那对他们的影响可就真的太糟糕了。

    先前贸然严打黑市,弄得市里有了好几天的人心不稳,自家爸爸就已经被记了一大过。

    这件事要是牵扯出自家妈妈,那余家可就真的是被人看笑话了。

    他对那两个男人开始威胁:“你们要是敢胡说八道牵扯出别人,我保证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只要你们承认看见唐宝一个人,这才和她开个玩笑,最多受一点皮肉之苦,等这件事情过后,我会安排好你们的事,想想你们的家里人,千万别连累他们也受罪!”

    他一拍桌子,看见他们吓的差点蹦起来,才阴森森的道:“你们都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两个男人听到他这威胁的话,真是悔的肠子都青了。

    可是还真的不敢得罪他,只能点头附和:“是,我们都明白了。”

    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被打一顿还是能忍受的。

    余建伟把他们两个人的思想工作做通后,就干脆把他们关到了后面的小房子里,着自己赶紧给家里打电话,让妈妈尽快和爸爸通声气。

    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瞒是瞒不下去了,只能希望把坏影响降到最低。

    他打完了电话,还是去找李队长喝茶聊天。

    李队长也是个精明人,不用他开口问,就把自己去了后看到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双手一摊,一脸无奈的道:“我是真没有看到那女的手里有手枪,而且回来的路上,我们都是把那个女的看的很严实的,绝对不会有让她丢弃手枪的机会,至于谁说谎,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也不知道。”

    余建伟心里暗骂一声老狐狸,却也只能是笑着道:“我自然是相信李大哥的话,就是你看到的时候,那两个男的没有碰到那女的,那这也不能确定他们耍流氓是吧?”

    李队长看着他含笑的眼神,知道他这是要把这件事定位到作风问题,免得拔出萝卜带出泥。

    看余建伟的样子就知道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和他有一定的关系了,可是他为什么要和参谋长身边的人不搞好关系,怎么反而闹得这么僵?

    不过这也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点了点头,给了他一句肯定的话:“我到的时候,他们三人之间确实没有肢体接触。”

    余建伟满意的笑了笑,他就是要把这件事定位成耍流氓未遂,这个罪名才能让那两个男人在他们这关着。

    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听到外面有人来报:“队长,参谋长身边的人过来了。”

    余建伟和李队长相视一眼,都起身迎了出去。

    等看见身体挺拔走过来的三个军装男人,余建伟的眼神落在顾行谨的肩膀上一个直杠加上三个小星星,眼神一紧。

    他本来以为顾行谨只是贺参谋长身边保护参谋长的人而已,没想到竟然还是个连长。

    顾行谨也不和他们说客气,板着脸很直接了当开口:“两位同志,那两个人我要带走审问,我怀疑他们和早上对贺医生出手的敌特有关系。”

    余建伟没想到他这么狠,这罪名可会要人命的。

    他倒不在乎他们的小命,可是却怕被他们审问出来,打着官腔道:“同志,我们这边已经审问清楚了,那两个男的不可能是敌特,只是路过遇见女同志一个人在路上走,就轻浮的上前说了几句闲话而已,不过他们这作风肯定也是不对的,我们会好好教教育。”

    顾行谨微眯的凤里带着风雨欲来的凌厉:“同志,我不想知道你们这边的审问结果,我只是通知你我要把人带走而已。”

    他这态度,彻底激怒了余建伟,他自然是不可能让他把人带走的,伸手指着他怒道:“凭什么,这是我们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谁给你的权力。”

    “我最讨厌被人用手指着。”顾行谨上前一大步,迅如闪电的用力捏住他的手腕,冰冷的眼神冷漠的看着他:“参谋长说了,这边的事情有我负责,别说你是联防队的队长,就算你是市长,我今儿也要把人带走。”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让余建伟心里的怒气变成了恐惧,这人不是软柿子,不是自己能拿捏的。

    可是这更不能让他把人带走,要不那两个怂蛋肯定扛不住他们的审问,抬脚就快速阴狠的踹向男人脆弱的地方:“你欺人太甚,我们没有收到上头的命令,这里由不得你说了算。”

    顾行谨快速的闪身避开他的那一脚,随即抬腿就踹在他的腿弯处,让他嘭的一声,单腿跪在地上……

    李队长看见他们两个人打了起来,急的脸上的冷汗都冒出来了,却没有上前帮忙,只是在边上满脸紧张的连声道:“你们别闹,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电脑硬盘把我逼疯了,明天恢复正常更新,谢谢大家的体谅,么么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