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中华知道她们做出来的事后,一贯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的他都忍不住大怒:“你晕头了是不是,连这蠢事都能做出来!你们这些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真是要害死我了,我现在本就是堪堪站稳脚跟,现在又在贺参谋长面前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还敢給我惹乱子?这里还不是我的一言堂!”

    “你们知道不知道那些当兵的都是心狠手辣的,就算是敌特在他们的手里都能被治的服服帖帖,更何况只是这两个贪生怕死的怂货,现在你们就去认罪……要是她不原谅你们,你们一哭二求三上吊……”

    当然,这认罪也有轻重之分,金秀娟表现出来的就是太心疼女儿受了委屈,这才一时气晕了头,不小心做下错事……

    金秀娟挣脱前来搀扶自己的女人们,跪在唐宝的面前不起来,把一个疼爱女儿做错事亲妈演绎的入骨三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不好?只要你能原谅我们,无论什么事我都能答应你,当时我真的是气急攻心,这才脑子不清楚,现在我自己想想都后悔,我不该太宠着女儿……”

    可能平时她是真的很宠女儿,可是现在她们做的事情威胁到余中华的位置,还有余建伟的未来也受到影响,这个女儿的分量就不够了。

    唐宝看着金秀娟跪在自己面前,一副忏悔的样子,心里膈应的很。

    却也明白,这姜是老的辣。

    和余巧丹比起来,金秀娟很好的表达出她宠爱女儿,这才没了分寸,现在又是跪在唐宝的面前,这唐宝要是还不依不饶的,倒是显得唐宝这受害人不懂事了。

    唐宝察觉到自己身后男人的怒气,不想让他掺合到女人之间的事情中来,上前扶起金秀娟,温声细语的道:“婶子你先起来吧,我不怪你们了,反正你也只是让两个男人来教训一下我而已。”

    她说话很温柔,可是那话就和刀子一样往她心里捅:“是他们眼皮子浅,被你们抛出来的能进厂子当工人的承诺给砸晕了头,变本加厉的想着欺负我这弱女子,幸好被李队长遇上,这才救了我,要是我真的被他们给欺负了,我也没脸活着见人了……”

    当然,这只是她说给他们听听而已,就算是真的被人欺负了,她也会寻机会弄死他们。

    她现在这样说,只是为了告诉她们自己遇到什么事。

    以己度人,知道余家母女做出这种事,她们以后相处起来肯定会留个心眼。

    站在边上的几个女人都难掩惊讶的面面相觑,她们本来就奇怪这眼高于顶的余家母女怎么会这么不顾形象的认错,原来是做了这种恶毒的事情。

    腐败的人和事什么年代都不可能没有,可是现在的很多人都是比较淳朴的。

    有一个五六十岁年纪的婶子瞬间不满的皱眉,张开嘴想说什么,可能心里又顾忌着她们的身份,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金秀娟见她还是把事情说了出来,扯下她想盖的严严实实的遮羞布,心里恨她恨的要死,脸上却还是一脸内疚:“天,他们怎么敢这么大胆?他们怎么能这么坏?”

    唐宝也凝眉叹息:“是啊,他们就是我们新社会的败类,像他们这种人,一定要严惩不贷。”

    不是唐宝心慈手软,而是没有证据,像她们姐妹当初吩咐的含糊,现在她一口咬定只是想让人教训一下唐宝而已。

    哪怕是顾行谨也不可能凭着这就能把她们怎么着,就算是用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他也不想碰余巧丹啊!

    不过,顾行谨心里觉得这次的事情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总要让他们心疼,肉疼一下才能让他们记住教训。

    他身姿笔挺的站在那,眉眼森冷的看着她们,就能让人感觉到寒意在心里蔓延:“别的我不管,可是金秀芳滥用手里的职权,辜负了党和领导对她的信任,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危害,思想腐败,这件事一定要严惩不贷,我希望你们能让市长从严处理。”

    又挑眉一笑:“我相信你身为市长的爱人,这点思想觉悟还是会有的。”

    金秀娟闻言惊讶的看着他,要是先前是捏着手心才能疼的哭出来,想着自己现在这么丢脸才能哭出来,可是现在听到让自己的男人处分自己的姐姐,这下真是让她气的哭了。

    可是她也明白,这件事情自己拒绝不了,只能咬牙应下:“你说的对,我姐姐确实不应该,我会和他商量一下,记处分,写检讨,从严处理。”

    “怎么处理就不是我能管的,要不我就越俎代庖了,”顾行谨这个时候反而是好脾气的笑了笑:“我相信市长有那思想觉悟的。”

    金秀娟心里恨得要死,脸上还要露出一脸的感激:“我以后必定严加管教女儿,再也不会宠着她,多谢两位同志能原谅我一时冲动做下的错事……”

    她态度诚恳的说了一通好话,看着女儿还是傻愣愣的站在边上,一边也不知道帮衬自己,气的心肝疼,也觉得自己先前实在是太宠着她,让她变得一点心计也没有,遇事就知道让自己出头。

    这下害的自己在老公面前落下不是,还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挥手就一个巴掌打过去,一脸失望的怒喝:“你个孽障,还愣着做什么!赶紧道歉。”

    这一巴掌让余巧丹回过神,疼的让她觉得就像是打在心尖上,原来自小到大的宠爱,一下子就能变成嫌弃,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个笑话。

    她掉着眼泪呐呐的道歉,觉得自己现在心里空落落的,再也没有曾经的骄傲,原来自己真的不是小公主,美梦在这一刻也终于醒来了。

    ……

    顾行谨不知从哪借来了一辆小汽车送唐宝回去,还生怕她有心理阴影,时不时的瞄一瞄她的脸色,生怕她落下心里阴影,可是这种天气骑车又怕冷到她:“其实汽车还是很安全的,早上的时候是因为有人在车上动了手脚,车子才会失控;也怪知寒他不够警惕,这才让你受惊了。”

    唐宝冲他笑了笑,甜蜜蜜的道:“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怕。”

    哎,自己老婆这么会说甜言蜜语,真是让他觉得满心甜滋滋的,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她:“好,我会保护好你的。”

    又怕她觉得自己没用,不能让坏人受到惩罚,低声道:“其实按着她们犯的事,也能把她们关几天,可是里面肯定会有人照应她们,还不如直接让她们姐妹不合。”

    “这次的事情一出,不可能是检讨和处分就能算了的,金秀芳肯定是不能继续在公社上班了,她为了妹妹家的事情落到这下场,金秀娟她们母女却一点事情也没有,这心里肯定会有埋怨,以后她们就不可能再凑在一起算计人了。”

    唐宝这才明白他先前为什么没有反驳金秀娟,原来是早有别的打算了,她有点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你也懂这些啊?我还以为你就是一根筋的呢?那你会不会算计我啊?”

    “说什么傻话,你是我这辈子都要保护的女人!”他黑曜石般的眸子闪亮,侧头看着她笑得炫目迷人,眼里的柔情将她密密包裹:“你是我的老婆,我保证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真诚的对你。”

    至于在其他人面前,那就看情况而定了,并肩作战的战友用真心换真心,那些算计和虚情假意他也懂。

    ------题外话------

    电脑终于修好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