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二的午后,顾行谨赶到医院,把文件夹交到贺堂的手里,神色严肃的道:“参谋长,按着我们这边查到的证据,他们是早几年前就有人在这边落脚,汽车修理部,小卖部和招待所连成一线,算是收集情报,这次动手的两人是才来不久的,我们一时查不到正确的消息……”

    贺堂听他说完,神色越来越严历,凝眉带着杀意:“我心里有数了,查到的这些人,确认他们的身份后,全都处理干净。”

    “是!”顾行谨心里知道哪怕他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可是肯定会有他雷厉风行的这一面,也不敢大意,仔细的把自己查到的事情说清楚,说完公事,这才开始说私事:“参谋长,知寒现在怎么样了?你已经在医院里陪了两天了,要不回去歇歇,这边属下看着?”

    贺堂端起茶叶茶喝了一口,微微摇头,难掩担忧的道:“我回去也担心他这边,还不如干脆在这守着也能安心点,反正也不耽搁我开会和处理事情。”

    又重重的叹了口气:“只是他高烧退不下来,这用药压下来,没一会又上去,再这样下去的话,我怕他……”

    他是真的怕侄子在自己的面前出点什么事,哪怕他平时在战场上也见多了生离死别,可是自己的亲人躺在病床上生死垂危,这其中的煎熬最是让人坐立难安。

    特别是他前几年没了儿子,这心都已经被伤了一次,要是再来一次,他自己都怕自己扛不住。

    顾行谨这两天都忙,偶尔进去看他的时候,他不是挂着点滴在睡觉,醒着的时候还打听唐宝好了没,自己问他怎么样了,他都说没事,还真没想到这么严重,犹豫了一会才问:“我听知寒说起过他的爸爸医术高超,要不挂电话去请他们过来一趟?”

    “你也不是外人,那我就和你直说了,”贺堂看着边上没人在,还是下意识的压低声音:“我大哥大嫂都是军区医院的,现在跟着队伍出任务,不说现在联系不上,就算是联系上了,他们现在也过不来。”

    顾行谨惊讶的看着他,却也知道有些事不是自己能过问的,担忧的道:“那要不换个医院试试?我们现在把人送到栋山市的大医院去?”

    “哎,没用的,那边的医生昨儿就请过来了两位,也和这边的医生说法一样。”贺堂说完,想起来自己好像听属下提起过先前顾行谨的爱人也发烧了。

    现在他一想,那小姑娘估摸着是第一回动手杀人,也是第一回看见死人,按说应该吓得不轻。

    而且她运气不好,下午回去的时候,还遇到有人趁机想动手,弄得顾行谨都差点急疯掉。

    他瞬间眼神灼灼的盯着他问:“我好像听说你爱人也发烧了?她是怎么治好的?我没听说她住院啊?”

    西医治病,务求明确病因,标本既明,才可谈治疗,从来就是病因治疗和对症治疗并重(即是标本兼治),效果明显,现在都提倡西医。

    可是这中医里头大夫品行产差不齐,卖些不正当的药酒或者是吹嘘的神乎其乎的药丸,算是被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弄得名声不大好,特别是现在把中医划到了就“旧”的这一块,觉得中医是糟泊。

    就是顾行谨自己以前也觉得中医不及西医,特别是在战场上,生命格外脆弱,不可能给你诊脉熬药的时间,战场上没有中医的立足之地,反而是西医更有效的治病救人。

    而且西药携带方便,见效快,药也不像中药那么难以入口。

    可是现在岳父岳母都是中医,自己老婆看着以后也是要走这一条路。

    而且在村子里听得多了,也知道岳家在村子里受人尊重,就是因为救人无数,这才对中医改观。

    特别是唐宝这次发烧,他早上出来的时候,老婆还是像被霜打焉了的茄子一样,他晚上不放心她回去的时候,就见她好的差不多了。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实话实说:“我的岳父岳母都算是中医,他们给我爱人调养了下身子,现在她已经无碍了。”

    现在他是真的觉得中医有其独到之处。

    现在贺知寒高烧不退,再耽搁下去就会有危险,虽然自家岳父岳母也不一定能医好他,可是这试一试应该也没有什么坏处。

    说难听点,现在医院里已经没有了法子,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贺堂闻言也有点犹豫:“中医?”

    他犹豫了一下,毕竟他对中医没什么特别好的印象,可是说不准也有例外。

    而且顾行谨要是没有几分把握,这个不敢拿出来说。

    顾行谨自然也知道他为什么犹豫,认真的点头:“现在我岳父和岳母也算是赤脚医生,这十几年都在村子里的诊所给大家看病。”

    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是江湖郎中。

    贺堂让他跟上,自己又去找医生了解情况。

    这边医院对贺知寒是绝对的很重视,就算是他们从栋山市医院请来两个医生,他们不仅没有意见,反而暗暗的松了口气,这样就算是病人万一出了事也怪不到他们的头上。

    当然,他们还是尽全力的想要医治好病人的。

    此时看见贺堂那充满严肃的眼神,来的医生心里就忍不住打颤,听他问起贺知寒的病情,更是嘴里发苦:“病人的主要情况就是高烧不退,这样下去对伤口恢复也很不利,我们都在想办法,肯定会尽全力的。”

    “高烧不退!”贺堂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咬牙道:“行谨,你去准备汽车,我们这就走。”

    ……

    唐宝这几天是家里人的重点保护对象,哪怕她现在好了,可是谁都看着她,不让她跟着进山采药,也不让她出门,最多就是让她在家里的院子走动一下,晒晒太阳。

    她看见晒簟的草药晒不到太阳了,就准备收起来。

    “姐,你别动,这些药我来收。”顾玉郡看见了赶紧上前,把手里的搪瓷缸递给她,笑的甜甜的:“这是红糖水,姐你趁热喝。”

    唐宝郁闷极了,可是看着她的笑脸,又不能拒绝,只能接过搪瓷缸,很郁闷的嘀咕:“我现在真的已经好了,小玉儿你下回不要给我泡红糖水了,我都感觉自己胖了一圈。”

    顾玉郡被她这话逗笑了:“要是能胖点还不好吗?可是姐你一点也不胖,我们倒是胖了很多。”

    其实现在这缺衣少食的年代,很难得能看见一个胖子。

    不过他们现在吃的饱,穿的暖,不像以前那么瘦的皮包骨而已。

    在胖瘦这个问题上,唐宝觉得自己和她没有共同语言了,干脆转移话题:“家里还有萝卜吗?晚上我们包麦角吃吧?”

    “有,还有五六个萝卜呢!”顾玉郡也很喜欢吃,又心疼油,:“就是费油了点。,现在菜籽油和猪油都贵。”

    她以前是不知油盐柴米酱醋的小姐,可是这几年的苦日子,让她知道了饿肚子的滋味,还有粮食的珍贵。

    “没事,没事,他们会想法子弄来的,”唐宝看着她笑嘻嘻的道:“老话不是说冬吃萝卜夏吃姜,我们冬天就要多吃点萝卜,而且要换着花样吃,我去揉面。”

    她还没进触厨房,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汽车声,诧异的道:“难不成你哥回来了?”

    “不可能吧?他哪天都是天黑透了才回家的啊!”顾玉谨还是很警惕的,顺手拿着扫把往外走:“我去瞧瞧。”

    唐宝见小姑娘把扫把当成武器的谨慎模样,很想说,要是外面的是坏人,你这扫把真的不顶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