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知寒没有了危险,贺堂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下,看着苏素端着药进来,赶紧起身,笑着道:“多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援手之情,现在我是真的相信一句老话,高手在民间,你们果然是名不虚传。”

    苏素很淡定的对他一颔首,哪怕她身上穿着的是半旧的蓝色棉袄和黑色的裤子,洗的都褪了颜色,却干净整齐。

    近看她越发是柳眉如画,杏眼含秋水,哪怕她的眼角已经有了几丝浅浅的皱纹,反倒是给她增添了成熟女人的风韵。

    她的声音也很温柔悦耳:“不必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知寒和我们以前就认识了,也不算是陌生人。”

    “是啊,婶子,我好想你,特别是想你家好吃的,上回行谨带去的红烧兔肉也很美味。”说到这,只靠着稀饭吊命的贺知寒觉得自己又饿了。

    偏偏苏素还点头:“你说的对,现在这个时候的兔子肥,我们也好几天没吃荤的了,等下我就去村子里转转,看哪家有野兔,中午就弄个兔肉。”

    贺知寒只觉得自己都忍不住流口水了,眼里带着渴望的光芒,带着狗腿的笑容拍马屁:“谢谢,谢谢,婶子您真好,您就像是我亲妈一样。”

    苏素诧异的看着他:“就算是有野兔肉,你现在又不能吃这荤的油腻的,谢我做什么?”

    贺知寒脸上的笑容僵在那,可怜兮兮的看着她:“一点也不能吃吗?我都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

    “亏你自己还是医生,连这最简单的忌口都忘记……”苏素很不满的说了他一通,示意他赶紧喝药:“应该不烫了,赶紧喝了,我可不想被你砸了招牌。”

    贺知寒把自己坑了,却也不敢反驳,自己端着碗一饮而尽,苦的他整张脸都皱在一起,李副官赶紧递给他一颗花生糖:“这是少谨留下的,你吃一块,味道很不错。”

    苏素看他老实的喝了药,这才觉得自己当着人家叔叔的面教训他,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看贺堂对自己温和一笑,明显是不在意,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招呼他去吃早饭:“早饭是玉米羹和鸡蛋饼,你们赶紧去吃吧,免得等下冷了味道不好,这里有我看着呢。”

    “好,”贺堂招呼李副官一起过去吃早饭,这玉米羹有点粗糙,却又带着点玉米的香甜,两人吃饱了,李副官就看着他问:“参谋长,我们要不要去市里一趟?”

    贺堂点了点头:“你去喊行谨一声,我们要尽快把事情处理好,现在知寒也没大事了,就干脆让他留下多住两天,过两天我们处理好事情再来接他一起回去就好。”

    又看着他低声道:“等下你回去看看我还有多少粮票和钱,买一些粮食和肉,晚上带过来。”

    ……

    唐宝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现在冬天天气冷了,生产大队里的活已经不多了,大家就都收拾着自己的那三分地,这青菜,大白菜,萝卜这些蔬菜和都是要吃到明年的,现在都得用稻草盖上。

    唐宝见顾行谨他们都已经离开了,自己吃了早饭去看了看贺知寒这倒霉催的青年,取笑了他一番:“贺同志你可真是差点就阴沟里翻船了,对于你自己差点死于高烧,你作为杰出的医生是怎么看待自己这个问题的?会不会觉得生无可恋?会不会觉得……”

    他听了觉得脸上有点火辣辣的,干脆装睡逃避她的取笑。

    唐宝正要再接再厉的时候,顾玉郡小跑着来寻她,小姑娘难掩喜色,声音清脆的像百灵鸟一般悦耳:“姐,吴三哥逮到好几只兔子,可肥了,我们要几只啊?”

    唐宝起身往外走:“多留几只,家里人多,红烧兔肉,香辣兔肉都很好吃。”

    贺知寒觉得自己的肚子已近在打鼓抗议了,只能安慰自己,幸好他们都不在这边吃饭,自己闻不到就不会嘴馋。

    偏偏唐宝走在门口还回头看了他一眼,闪亮的杏眼里带着促狭的笑意:“你喜欢吃香辣兔肉的是不是?”

    见他惊喜的看着自己直点头,唐宝一脸忍俊不禁的笑:“你放心,中午就吃香辣兔肉,我给你端过来,让你闻闻那香味。”

    “你好狠,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都是被顾老大给带坏了。”贺知寒捏着拳头在空间挥舞了两下,唱作俱佳的表演了自己的伤心。

    唐宝哈哈大笑,体贴的关上门才拉着在一边偷笑的顾玉郡离开,神清气爽的道:“前两天我也特别想吃好吃的,我妈也是这样逗我的,可把我郁闷的……”

    其实,住在这偏僻的山脚下,好处还是挺多的,起码时不时能打打牙祭。

    就连杨毅和顾宁谨他们都被村里人说的冬天一下雪,顺着脚印去逮野鸡野兔,那是一逮一个准,弄得他们也偶尔进山看一看,虽然想的都是野鸡野兔的肉肉,收货的却都是野果子或者是药材。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贺知寒在床上躺了三天,这才彻底的退了烧。

    唐宝特意给他准备了野鸡汤煮的面条,香的让他恨不能把自己撑死,满脸幸福的道:“这可真是太美味了,现在我的身体好了,明儿总能吃到野兔肉了吧?”

    “这可不一定啊,”唐宝最喜欢打击他了:“家里的早就吃完了,人家进山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逮到的。”

    这个时候,贺堂他们进来,就听到贺知寒夸张的话,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你可真有出息,想吃好吃的,就不会自己进山去逮野兔妈?”

    李副官又把手里拎着的一条三斤左右的五花肉,还有一壶十斤壶装的豆油放在厨房里。

    “多谢,晚上就吃五花肉吧?”唐宝没有推辞,很大方的道谢,现在人走亲戚,大都时候都是自带口粮的,而且他们买来的肉什么的,都是晚上烧起来和他们一起吃的。

    说完,唐宝才发现他们今儿回来的早,笑着问:“今儿你们回来的好早,火灶口里还埋了几块番薯,你们要不要尝尝?”

    “难怪我闻到了香味。”顾行谨去掏出四块不大的番薯,外面都是焦黑的,可是一掰开,香气扑鼻。

    贺堂也吃了一块,才笑着道:“唐宝,这些日子多谢你们了,我们这边的事情办好了,就要尽快回去了,等你以后去部队,可一定要来看看我啊!”

    虽然只有这几天的相处,可是他对这些人的印象很好,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谄媚,关键是人家有真本事,他心里都觉得说不准以后会麻烦到人家。

    因此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票放在桌子上,笑着道:“我们这次出来的匆忙,就连诊费都付不起了,只能让你们吃亏了。”

    主要是用的钱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再者看他们也不像是缺钱的,还不如给军用票实在。

    “好多票,这可比钱实用多了,”唐宝一脸欢喜的道谢:“那我就不客气啦,多谢贺叔。”

    又笑着问:“那你们什么时候走?我收了贺叔的这么多东西,也没别的好回礼,给你准备了药酒,这些对你暗伤还挺有好处的,要是贺叔您喝着觉得有效果,就让行谨写信回来和我说,到时候给您寄。”

    贺堂在唐家吃晚饭的时候,每回都和唐明远一起喝一杯,对他们这酒的味道那是真的很喜欢,也不客气的笑:“哈哈哈,要是别的我还会假惺惺的推辞一下,可是你一说酒,我就恨不得赶紧点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