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知道他现在还没能感到药酒的效果,等他喝完了自己给他的那壶药酒,就能感受到身体的好处。

    先前唐明远给他把过脉,发现他以前在战场受了不少伤,当时处理的不是很及时,现在天一变晴冷,他的几处旧伤就会隐隐作痛。

    唐明远泡的药酒就有这疗效,他是敬佩贺堂的为人。

    虽然他是不喜欢去打仗,只想过老婆孩子炕头热的小日子,可是他也很敬佩他上过战场。

    而唐宝却是为顾行谨考虑,顾行谨他在部队上没有根基,没有背景,全都靠他自己打拼,而贺堂和贺知寒的为人都很不错,她也想给顾行谨添点助力。

    ……

    顾行谨一想到要离开,就恨不得把唐宝一口吞下,挥汗如雨,不知疲倦的搂着她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唐宝推不开他,也推不动男人健壮有力的身体,干脆咬着他的肩膀,却反而歪打正着的让男人闷哼一声……

    “老婆,我还没走就开始想你了,要是过年我回不来,你就去部队看看我好不好?”

    哪怕他的声音很低沉悦耳,唐宝也闭着眼睛装死,这大过年的天寒地冻的,还想自己坐汽车又换火车的去看他,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可是顾行谨见唐宝不说话,搂着她细滑的小蛮腰,不依不饶的说个不停:“宝宝,你答应我好不好?”

    “……”

    怎么让一个装睡的人搭理自己?

    他低低一笑,手不老实的动了动,在她的耳边呢喃:“老婆,你睡你的,我……”

    “我好困,”唐宝拍开他的大手,含糊不清的道:“现在出门很麻烦的啊,哪儿都要介绍信。”

    “没事,家属想要随军去的话,只要有大队证明,加上我部队的介绍信就可以。”他把人搂在自己的怀里,低声道:“我本来是想让宁谨他们带着介绍信去海市一趟的,可是今年的局势实在是紧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出点什么事,再者家里欠你的那些钱也不急着还,我就不想让他们出门。”

    唐宝伸手点了点他的胸膛,嘟着小嘴不满的道:“你还把我们之间的钱分的这么清楚啊!”

    不过,她的心里倒是觉得他这态度挺好的,没有觉得自己嫁给他,就把自己的钱也看成是他的。

    “你的钱是你的,我的钱也是你的。”他觉得当时唐家愿意出钱给他们建房子,也出力让大队里接纳他们,批地基,这就是极大的恩情了。

    哪怕现在自己娶了唐宝,也不可能不把这些钱还给岳父岳母。

    唐宝打了个哈欠,甜甜的笑了:“你还挺会哄人的呢,好了,有空我就去看你,赶紧睡吧!”

    他要离开家,哪里睡得着,忍不住再一次的叮嘱:“你以后不要一个人去市里,免得被人盯上,这次市长被记了一个大过,估摸着暂时也不会轻举妄动……”

    唐宝实在太困了,干脆把他的声音当成了催眠曲。

    反正现在冬天了,她压根也不想出门,只想好好在家猫冬。

    顾行谨说着说着就听到她传来的轻轻的打呼声,无奈的笑了笑,给她掖了掖被子,自己这才搂着她睡。

    ……

    唐宝不喜欢送别,反正那样的场面会让她觉得很伤感。

    因此,一觉醒来,发现他们都已经走了,倒是没有觉得伤心。

    可是还是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

    哪怕他在家的时候,也是来去匆匆,可是却让她觉得有安全感,现在他走了,别的不说,这暖被子的人就没了。

    好在她从医院里弄回来几个点滴瓶,灌了热水后也有点效果。

    当初贺知寒在医院里看不好,悄悄送到唐家来的事情还是被有些人知道了。

    不仅是因为贺知寒的身份注定他们受到万众瞩目。

    也是有人对这中医开始好奇起来。

    哪怕是那些医生,明面上是酸溜溜的说唐家人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们给用的药已经把人快治好了,却被等不及的贺堂把人弄走,让唐家捡了个大便宜。

    可是暗地里,却牢牢记住唐家人,觉得万一自己的亲人遇到了重病,也可以去那边试试。

    就像葛红霞有个表姐嫁人后三年也没生孩子,现在的医疗设备也不能算太好,她就干脆陪着自己的表姐去唐家看。

    苏素最是精通这方面,把脉后就说:“你有宫寒的毛病,一到冬天就手脚发冷,一受寒还会有点偏头疼,每个月的月事也不准……我这先给你开十天的药,你回去煎了后早晚空腹前喝,喝完了药再来找我。”

    又说了一些吃喝上的禁忌:“萝卜,水果和辣的都先别吃!茶叶茶叶别喝,只管喝烫的白开水就好。”

    葛红霞的表姐见她把自己的身体状况都说的很准,这心里就有了盼头,聚精会神的听着她的话,恨不能拿笔都记下来,免得自己忘记。

    唐宝在一边按着自家妈开出来的方子,抓好药递给她们。

    葛红霞的表姐也不问多少钱,就从兜里掏出两张拾元的,还有几张布票放在桌上,笑着道:“麻烦婶子了,那我下回再来。”

    苏素拿起一张拾元的塞回给她,温声道:“该收的我也收了,可是我也不能杀熟是不是?你放心,你这身子不算大问题,只要好好喝五六个疗程的药也就差不多了。”

    唐宝送走她们后,才对着自家妈揶揄的道:“妈,你还说不杀熟,前儿你给菊花嫂子家的妹妹配的药才收伍元钱啊?”

    “我不杀熟,我杀生啊!”苏素说完,自己也绷不住笑了出来,她看着女儿带着点考教之意的问:“那你知道差别在哪儿吗?”

    “我知道,”唐宝自然是明白两个方子的不同之处:“虽然她们俩的病因差不多,可是妈你给菊花嫂子的妹妹开的药方里是用紫石英,还有特殊处理过的香附;可是给红霞她表姐却多了上好的杜仲,这药弄起来麻烦的很,多收点钱也无所谓,其实下回她再来的话,我会建议她加点人参,这样就起码叁拾元了。”

    毕竟像人参这些好药材,那是可遇不可求,苏素现在手里也只有年份浅的一颗,等闲还舍不得给别人用,怕自家人突然有个什么急需这类好东西。

    而且一般的人也吃不起,要是不说清楚就给开了这方子,人家心里还会觉得她们挣钱心狠手辣。

    苏素对于女儿的话很满意,再一次的感叹:“你真的是天生就是学中医的好料子,明儿我们一起进山去。”

    “好啊,”唐宝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少去市里溜达,那就进山去溜达一下,免得自己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胖的不像样子,顺便做做白日梦:“要是野兔能自己撞到我身上来就好了。”

    ……

    或者是前段时间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唐宝是去市里也好,还是进山也好,都是很顺顺利利的。

    蛋蛋也到了最要紧的时候,不知道在忙什么,过几天才偶尔联系一下唐宝。

    顾行谨倒是十天半个月就会给唐宝寄信,催着她去过年。

    但是唐宝这人有点懒,特别是这大冬天的,那是更不乐意出门。

    最重要的是村子里过年很有意思。

    现在的生活还是很艰辛,但是一到过年过节的大家都过的很开心。

    大人小孩都不会去追求特别的难实现的目标,可是平时舍不得买的,过年也会买点,有条件的就会全家做身新衣服,那种开心劲儿无法言表。

    现在很多人家一年难得吃几次肉,可到了过年就舍得才杀鸡宰鸭,庆祝新年,也是为了招待亲朋好友。

    苏素和女儿这缝缝补补还能将就,可是都不会做棉袄,扯了布,买了棉花,花钱请村子里手里活计挺好的三个婶子来家做了五天,三家子十个人都做了新衣服。

    虽然顾行谨不在家,可是唐宝还是报了他的尺寸,也给他做了新棉衣棉裤,还亲手给他织了件灰色的毛衣,还放了些花生糖,都给他寄过去,觉得自己不去陪他过年也不内疚了。

    今年风调雨顺,陈联大队交了公粮后,每家也还能分到不少粮食,再加上冬天的野兔野鸡好逮一些,村子里时不时的就能闻到肉香味。

    辛苦了一年,为有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大家都是想尽了法子,为鸡鸭鱼肉而奔走,准备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好解馋。

    现在物资供应还是比较匮乏,大多数副食品是凭票供应的,黑市里的价格那可能是要翻好几倍,大家是舍不得花那个冤枉钱的。

    好在山里有野味,水里有鱼虾,大家还是很有盼头的。

    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做豆腐,二十六,去割肉,二十七,宰年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大队里今年往上交了八头猪的指标,剩下的还有五头猪,二十六就全都宰了,唐宝他们三家合在一起也分到了八斤肉,再加上唐明远带着女儿去了趟栋山市,又扛回来百来斤肉,实在是很壮观。

    顾宁谨他们关了门,剁肉做肉丸子,包饺子,做红烧肉,这过年的时候那是放开了肚子吃。

    唐宝也会趁着有太阳的时候,拢着棉衣袖子,带着顾玉郡,还有杨铮和少谨去村子里转转,遇到很多婶子和嫂子都会给他们抓一把南瓜子,或者是盐水花生。

    这盐水花生的法子还是当初唐宝折腾出来的,现在倒是让大家多了个做花生的选择。

    ……

    过了年,别家都是忙着走亲戚,唐明远没有带老婆孩子去拜年,他都是自己拎着东西去老唐家,还有哥哥姐姐家。

    反正每家都是一斤白糖,一斤红糖,一斤红枣和两斤花生,这样的过年礼不算好,可也不算差。

    唐宝他们就在家闲磕牙,啃瓜子花生,在炭盆里煨芋头,黄豆什么的,弄的满屋子的香味,顺便招待来家里的拜年的村里人。

    很多人都是受到过唐明远或者苏素的帮助,过年了就拎着点东西来走动一下,他们有人拿来的是野鸡,野兔或者是藕,芹菜,红豆糕等等这些吃的。

    杨铮他们估算了一下价格,就会准备好花生糖或者鸡蛋的回礼,倒是忙碌了好几天。

    等到过了年初八,这才消停了下来。

    正月初九这天一大早就下起了雪粒子,唐宝冷的不想起床,就窝在被窝里冬眠。

    一个多月没出现的蛋蛋又用意念在招呼她了,用兴奋的不得了的语气道:“唐宝,宝宝,本尊要化形了。”

    “狐狸精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