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一听到蛋蛋要化形,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只白色的圆滚滚的小狐狸,萌的不要不要的,无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要变成狐狸精了?”

    “你才狐狸精,”蛋蛋瞬间不乐意了:“本尊是仙,不是精怪。”

    唐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不懂,要是有人说我美的像是狐狸精,那是赞美我美,羡慕我好看的意思,古往今来,这被喊做狐狸精的都是绝世美人,嫁给帝皇或者大将,把他们捏在手心里……”

    蛋蛋被她忽悠了,心满意足的不闹腾了。

    倒是唐宝好奇的问:“等你化形的时候会不会有电闪雷鸣,天降异象?”

    “这个是肯定的,必须的啊。”蛋蛋又叹了口气:“就是我还需要点别的东西。”

    唐宝眼神瞬间紧绷起来:“你不会让我又去睡顾行谨吧?”

    不过就算是让自己去睡他,那也是合法的,不用担惊受怕,也不用怕他不愿意……不对,自己的思想怎么能这么不纯洁?

    蛋蛋叹息:“你倒是想的美,可是要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就不用发愁了。”

    唐宝的心里猛然间浮现一个不妙的想法,惊慌的道:“你总不会让我和他离婚,再去嫁别的男人吧?”

    也难怪她往这不纯洁的方面去想,毕竟蛋蛋就是垂涎顾行谨身上的木灵,这才怂恿诱惑着自己这贪生怕死的女人嫁给他,现在难不成蛋蛋又察觉到别的男人身上有蛋蛋需要的什么灵气,这才让自己又去……

    “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啊?就知道胡思乱想。”面对这脑洞大开的唐宝,蛋蛋觉得自己真是甘拜下风,白活了这么多年,只能道:“我化形的时候,需要很多的灵气,只能去找还没被人发现的玉矿,或者是几百上千年的大树,能寻到木灵也成。”

    唐宝一脸郁闷的叹息:“你可真是棒棒的,要的都是好东西,这得多难找啊,而且现在出门很不方便,你这是要把我坑死吗?”

    “你有空间,这出门的话也不麻烦啊,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会有危险,我会保护好你的。”蛋蛋现在最怕的就是唐宝拒绝自己,笑着给她画了个大饼:“只要我能化形,空间还能变大好几倍,或者是几十倍,到时候哪怕是你想把后山挪进空间里都成,而且说不准还能隔开一方空间,让活人或者活物也可以在里面生存……”

    不要以为蛋蛋不记仇,人家记得唐宝嫌弃这是个鸡肋的空间,一开始的时候还说什么:巴掌大的地方,好东西放进去还能消失的无影无踪,真是用着不放心,弃之可惜。

    可惜那个时候蛋蛋还打不破屏障,只能听着她抱怨。

    真是的,自己还没嫌弃她弱鸡呢,啥用都没有。

    不过,想到她这十几年的行动不便都是因为自己,这心里就有点心虚了,觉得这女人的气量还是很大的,换成自己都不一定能释怀。

    所以现在大都时候,蛋蛋还是愿意利诱唐宝的。

    唐宝也知道现在是蛋蛋的要紧时候,自己其实和蛋蛋一体,只是抱怨了一会,就和蛋蛋商量:“那你知道大概往哪边走吗?我们是现在就要走吗?”

    “最好是尽快走,”蛋蛋靠的是自己的血脉天赋:“我有预感,我们一直往西边走,肯定会有好东西在等着我们。”

    等到晚上,唐宝贺爸妈商量了一下,唐明远贺苏素都不放心女儿一个人走的那么远。

    唐明远担忧的道:“我陪你去,要不外面这么乱,你一个小姑娘独自离开,我和你妈怎么能放心的下?”

    “妈陪你去,就说你身子不舒服,带你去大医院看病。”苏素一听女儿要去西边,兴奋的眼睛都亮了,一脸的向往之色:“大西北素有千年药乡的美名,可是我一直都是只听人家说过,自己还没去过。”

    “那边最有名的是白条当参,干旱山区黄土层深厚,党参也是皮肉坚实,清香甘甜,质量优良;还有肉苁蓉,人参,鹿茸,锁阳,甘草杏这些药材的疗效也比我们这边的要好,反正你有空间,到时候我们就多买一些。”

    “不过,这些药材的药价也不便宜,我们估摸着钱不够,最好还是自己进山找……”

    唐宝听到自家妈妈兴致勃勃的说了一大串,都不忍心打断她的话,见她说完了看着自己,这才不好意思的道:“爸妈,这次还真的只能是我自己离开,我有手枪,也有介绍信,遇到危险往空间里一躲就好,而且我一个人离开,可以借着去部队看顾行谨的名义,大家也不会怀疑,你们说是不是?”

    哪怕他们再不放心女儿,也不能否认唐宝说的话很有道理。

    他们要是离开了,反而太过引人注意。

    可是哪怕知道自己的女儿有自保的能力,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这心里还是放不下心,总是担心她出门要是生病了怎么办?被人盯上怎么办?自己照顾不好自己怎么办?有疏忽怎么办……

    三个人说了好一会话,最终还是苏素先松口:“明远,我们就让女儿走吧,这雏鸟总有离巢的时候,而且你女儿自己一个人,确实比带着我们更安全。”

    又一脸惋惜的道:“可惜我见识不到那边的风景了,你可一定要多弄点药材回来啊!”

    唐宝一口应下,又和他们商量,把自己空间里的一部分金银和书籍的箱子都先留下。

    她是觉得这好东西都在自己这不安全,而且就像蛋蛋说的,到时候空间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还是小心点更好。

    正月十二的早上,唐宝就在爸妈担忧的眼神里,坐在杨毅自行车的后面,顾宁谨的自信车后面绑着唐宝要带去的藤箱,让他们送自己去车站。

    顾玉郡站在苏素的身边,很是舍不得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自我安慰:“姐在部队里肯定呆不习惯,说不准过个十天半个月的就会回来了,婶子,你说是不是?”

    苏素还没说话呢,杨峥先附和顾玉郡的话:“肯定是的,姐在那边一个人都不认识,说不准过几天就会回来了。”

    顾少谨也一脸不乐意的叹息:“都怪我哥写信来就催着姐过去,他真是太不会体贴老婆了,这天气出门多受累啊!”

    苏素觉得自己女婿这锅背的有点重,也有点冤,摸了摸他们的背,一脸温柔的道:“主要是你们唐叔心急抱外孙和外孙女了,你们难道就不想阿宝给你们生一个小侄子或者小侄女吗?”

    三个小的这才一致点头:“想!”

    唐明远呵呵冷笑,恨不得大喊:我一点也不急着抱外孙,也舍得女儿还这么小,就要生儿育女。

    ……

    唐宝再一次的坐在绿皮火车上,听着刺耳的“咣当咣当咣当”呼啸的火车汽笛声,伴随着一阵规律性的晃动,让人昏昏欲睡。

    可是她坐的这一节车厢里,在一个站台上停下的时候,又挤上来了好些年轻人,都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背着大包小包的,不一会儿就把整节车厢塞得满满的。

    对面也坐下穿着朴素的三个年轻姑娘,把手里的网兜饭盒还有印着为人民服务的红色字体的搪瓷缸放在面前的小桌上,瞬间都堆的满满的。

    有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开始大声说教:“同志们,伟大的领导人说了,广阔天地练红心,扎根农村志不移,向荒山要粮,要河水让路……大西北有更辽阔宽广的天地,让我们一起去用双手创造美好的未来……”

    他说的话很有感染力,也带有这个时代人特有的印记,很快就调动了这些年轻男女离家失落的心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