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来到唐宝的面前,见面前的小姑娘肌肤白净,眉眼如画,哪怕她身上裹了好几件棉衣,不知道她的身段怎么样,可是就凭着她那美丽的小脸蛋,就足以让男人蠢蠢欲动了。

    不过,看着唐宝那反应,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这要是别的女人,此时不应该哭喊着求饶了吗?可是她为什么看着有点呆呆的?

    他打量着她,心里觉得只要好看,蠢就蠢点也没关系,要是聪敏的女人,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骗来了。

    他看着她白皙俏丽的五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再一次的催促:“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起来,乖乖的去炕上。”

    唐宝见他伸手要来拉自己,就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快速的从凳子上起身后退两步,准备拿出枪来个大反转……想想就很激动,已经在琢磨他惊恐狼狈的模样;真是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英姿飒爽的这一刻。

    蛋蛋却赶紧制止她:“唐宝,不能开枪,我察觉到有一些人开始包围这里了,可能是他们早就被人盯上了,要是他们都进来,这些东西就会被没收,到时候可就没我们的份了。”

    唐宝一听外面有埋伏,这就不敢拿枪出来了,只能装鹌鹑,瑟瑟发抖:“我听话,大哥,我都听你的,你别打我好不好?我肚子真的好饿,你给我点吃的好不好?”

    “等你乖乖听话,等下就给你好吃的。”男人正想动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另一个男人难掩得意的声音:“全哥,快来看我们今儿弄到了什么,哈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全哥一听他们的语气,就知道今儿他们也不是空手而归,眼露凶光的瞪了唐宝一眼,没好气的道:“给我安分点,要不等下弄死你。”

    见她吓得浑身发颤,这才开门离开,又把门关上。

    蛋蛋催魂一样催着唐宝:“快点快点,外面的人要冲进来了。”

    唐宝急的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就快速的上了炕。

    靠进墙的那一面,放了好几床被子,唐宝按着蛋蛋的指示,伸手摸到了一个箱子,默念一声:“收!”

    “不对,不是这个箱子,”蛋蛋在空间里急的跳脚:“还要下面,是个小箱子。”

    唐宝又不像蛋蛋那样能感觉的到好东西,偏偏这个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大喝声:“我们是公安,全都不许动!”

    还有个陌生的女人声音:“他们说先前也逮了个好看的女人回来。”

    唐宝急的不行,手里摸到了几个箱子,都很干脆的默念了一声收,这都收走了,总有一个是蛋蛋需要的吧?

    然后,她就跳下炕,一脸害怕的双手环胸,缩在角落里,用意念和蛋蛋交流:“有你想要的灵木吗?”

    “有是有,可是少了点。”

    唐宝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有就不错了,反正已经算是开门红了,也能算运气不错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蛋蛋很纠结的叹息:“可是我现在还感觉不到,看来只能慢慢找了。”

    唐宝却没有搭理蛋蛋了,她听到了推门声,随即走进来几个穿着制服的公安,一个穿着棉袄的女人看见唐宝缩在角落里发抖的模样,还以为她吓坏了,上前温声劝:“同志,你别怕,我们是公安,你得救了!”

    “公安?”唐宝喜极而泣,万分感激的道:“太好了,我还以为自己这回死定了,没成想还能得救,你们真是大好人啊!”

    那女公安扶着唐宝起来,让她坐在凳子上,让她把介绍信和证明都拿出来,开始问她事情的经过。

    唐宝自然是又把自己来寻找姐姐的借口说了一遍。

    几个公安听了她的话,都表示没听到过唐宝说的那个地方,其中有一个年纪大点的就摇头叹息:“同志,那可能是你找错地方了,我们都没听说过这地方。”

    “啊?”唐宝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显得弱小,可怜,又无助,杏眼水灵灵的看着他们:“那我该怎么办呢?我不能就这么回去,我要多找几个地方。”

    门外,先前还在耀武扬威的几个男女,现在都被绳子捆成了粽子。

    全哥的脸上青青紫紫的,看来被人“不小心”碰到过了,此时垂头丧气,万分心疼的道:“炕和墙壁之间没有连在一起,箱子就藏在那里,这些年我们的收入都在那,你们就对我网开一面吧……”

    有两个男人很快就过去掀开一看,以为这人还不老实,怒道:“八狗敢消遣我们,这里啥都没有,你再不老实交代,信不信揍得连你爸妈都不认识你。”

    “怎么可能没有!”全哥比他更惊讶:“就在那些被子下面啊,我每天都要看一眼,确保这些东西都在才能睡觉。”

    他们还以为有什么机关,就有人押着全哥上前,让他自己去找。

    全哥把被子都翻开,也没找到自己的八个箱子,这下他哭丧着脸,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见鬼了,怎么会没有了呢?这不可能啊,明明都是在这里的啊!我先前看的时候都还在……”

    唐宝也有点紧张,她觉得自己这是黑吃黑。

    不对,自己是白吃黑,可是这些东西是他们要找的话,她觉得自己留下蛋蛋需要的,另外的就都悄悄的放到公安局的门口去吧。

    外面又有几个公安拎着包裹或者箱子进来,里面都是另外几个人房间里搜出来的。

    带头的公安皱眉:“算了,大家仔细找一找。”

    十几个人很快就在房间里翻找起来,也有人陆续从枕头底下,柜子里,陆续搜出来一小箱子的钱和小黄鱼,金子做的佛像……

    “这混球敢骗我们,我看他就是故意说有六箱子祖上留下来的好东西,想要脱罪!”

    “不是的,是真的有,你们答应我全都上交就从轻发落的。”全哥绝望的看着他们,愤怒的道:“一定是你们搞的鬼,把我的东西全都私下拿走了,明摆着是想我把牢底坐穿,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爸和我哥都是英雄,当初要不是他们奋不顾身……”

    “你还有脸提起你爸和你哥,要是他们知道你做下的事,就算是活着也能被你活活气死。”带头的公安满脸严肃,用恨其不争气的眼神瞪着他:“把人带走。”

    全哥挣扎着反抗,声嘶力竭的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那些宝贝大都是我祖上留下来的,你们不能贪污,你们还给我,你们这些强盗!”

    他总觉得自己的东西是被他们给拿走了,要不怎么会不见了呢?

    可是此刻他的思绪太混乱,也不能确定自己今儿晚上自己有没有看过那些箱子在不在。

    他就把眼神落在一边角落里安安静静的唐宝身上,脸色狰狞的大声道:“你说,你是不是他们的同谋,你们偷了我的传家宝,你们这些道貌岸然……”

    唐宝没想到自己都这么安静了,还是被他揪出来,人家现在心里正在琢磨,自己这要不要把东西悄悄的送到公安局去,听到他吧自己也当成卧底的公安了,瞬间瑟瑟发抖,带着哭腔弱弱的道:“外面好可怕,我,我要回家,呜呜呜……”

    “别怕,别怕,”边上好心又热情的大姑娘赶紧安慰她:“外面还是好人多,我们这都是遵纪守法,努力干革命的好同志,努力干建设的好乡亲。”

    说完,又想起她一下火车就被人盯上,感觉自己像是打脸了,不过也怪她自己太没安全意识,勉强的道:“不过在外面也要多留个心眼,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