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这个受到惊吓的‘弱女子’被那个大姑娘送到了招待所住下。

    可能是她觉得唐宝确实有点傻,不是,应该说是有点单纯,她还特别叮嘱唐宝在外面要注意的事情,又叮嘱招待所的大姐给她安排个暖和一点的房间,真的是让唐宝感受到这个时代还是热心人更多。

    唐宝关好门窗,这才溜到了空间里,看到蛋蛋占据在一个小木箱上面,似乎在犹豫怎么下口。

    她看着普普通通的小木箱,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奇特之处,而另外五个樟木箱,都用铜锁锁着。

    好在任何东西在空间里,都能让唐宝随心所欲的处置。

    她心里也很好奇里面的是什么好东西。

    这次出来前,她把一大半的东西都埋在家里的地底下,心里还觉得很舍不得,可是又怕蛋蛋到时候破坏力太强,只好让宝贝们不见天日。

    她的手放在箱子的铜锁上,心念一动,铜锁就应声而落,打开箱子一看,里面都是一个个锦盒,锦盒里面是卷好一幅幅画卷,锦盒里面还有白色的粉末,可能是带着防潮或者防蛀的作用,以此来保护画卷。

    她也听说过老话:绢保八百,纸寿千年。

    可以想象古画保存至今纸的作用非常大,名画在以后也会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珍贵,可是她不懂画,不过看这保护的极好的样子,应该也查不到哪儿去。

    她心念一动,就又把铜锁挂到箱子上,顺便把箱子挪到角落里,又依次打开另外的四个樟木箱。

    一个箱子里面匣子里全是笔墨纸砚,还有一些用印章什么的。

    她还真没想到他们这祖上倒像是书香世家,留下的东西都这么有格调。

    可是唐宝就是个大俗人,不懂得欣赏这些东西,心里觉得下一个箱子里都是古书籍,她也不会太惊讶了。

    不过,下一个箱子却给了她一个大惊喜,里面是叠的整整齐齐的金条。

    瞬间,就让唐宝觉得自己被馅饼砸中了,整个人美的飘在云端了,这么一大箱子的金条起码有上千块,惊喜的道:“天啊,我发财了,我以后一定会用这不义之财多做些好事的。”

    六个樟木箱里,依次是古画,笔墨纸砚,黄金,瓷器,最后的箱子里面是一些精致小巧的金玉首饰,泛着温润光泽的珍珠链子这些美丽的各种链子,耳环什么的,还有两把寒光闪烁的匕首。

    蛋蛋好不容易回过神,看见唐宝那兴奋的傻样,实在是很无语:“难怪你没有灵根,这修道之人,就是要清心寡欲,视金钱如粪土,我看你都恨不得钻到钱眼里去了。”

    “我就是一个俗人怎么了?”唐宝心满意足的靠着五个箱子,把玩着两把匕首,继续傻笑:“可惜这些现在都不能用,只能留着以后用了,等以后找机会把字画都捐出去……”

    “我这箱子里面装的倒都是你现在能用的,”蛋蛋飘了起来,顺便把自己身子底下的箱子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地上瞬间多了一堆钱,有伍元拾元壹元的,也有伍角一角贰角的,还有五分一分的硬币,还有一些粮票:“装了这些没用的东西,真是玷污了我的灵木。”

    “你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油盐贵。”唐宝心念一动,手里就多了个藤箱,她把这些钱都整理了起来,粗粗一数也有一千二百多,决定这些钱都用来买这里的药材。

    蛋蛋却已经把自己装到了箱子里,舒适的叹了口气:“好了,以后这就是我睡觉和修炼的地方了,这里的气息真是太舒了,宝宝你也早点休息,我们明儿就去深山野林里转转吧?”

    唐宝再一次的摸了摸自己几个樟木箱子,心满意足的离开空间,去外面梳洗后,这才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上,天气阴沉沉的,还飘起来了雪花,越发显得冷嗖嗖的。

    唐宝准备出去四处逛逛,看看能不能搭车去山里面转转。

    咬着白面馍馍的王大姐在柜台后向她招手:“大妹子,你能替我写一份信吗?”

    “行啊,”这举手之劳的事,唐宝自然不会推辞,走过去那王大姐就先塞给她一个白面馍馍,爽朗的道:“来,先吃个馍馍,还热乎着呢,甘甜的很;我昨儿看你就像个知识分子,这下我就不用去找别人了。”

    唐宝道了声谢,小口小口的吃起来,她愣是没吃出人家说的甘甜,心想这味道可比不上馒头。

    王大姐又热情的给她倒了杯开水,等唐宝吃完了,这才拿出纸和钢笔递给她。

    原来她男人是木匠,私下里经常接附近人家的私活,这次就是为了去寻好木头,给人打樟木箱子和浴桶这些东西,特别是这浴桶,得要好木头,要不就泡烂了。

    可是他还没回来,这边又有老主顾要求加单,王大姐就让唐宝写下了两对箱子的尺寸,还有雕花的图案都写仔细,等这边的人明儿过去拉货的时候,就把这信带过去。

    王大姐看着唐宝写的一手好字,不停的夸:“妹子你这字写的真好,人也长的好,这可多亏了你了,要不我就怕阿憨他说不清楚,到时候让人家不满意,那可是砸了我们自己的好口碑你说是不是?”

    “大姐您过奖了。”唐宝好奇的问:“现在天这么冷,他们为什么要在山里做木工活呢?”

    “这干活肯定有动静是不是,要是被人逮住那就麻烦了,而且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就喊了几个人干活,他们在山上搭了几间房子……”

    那王大姐觉得唐宝是个外地人,说起有些话来就没有什么顾忌,而且也带着点显摆的意思,自家男人挣的钱可不少,可是偏偏不能对大家说,差点把她憋死,现在总算能对着陌生人说出来,让她的笑容都格外灿烂。

    唐宝灵机一动,自己正想去山里转转,反正也没有目标,看着四周没人,就低声问:“大姐,我要嫁人了,也想弄点撑场面的嫁妆,你觉得这种大哥能做吗?”

    她拿来一张纸,很快就描画出花开富贵,还有蝶恋花,猫扑蝶。

    王大姐虽然不会木工活,可是她看的多了,倒是也懂一些,很震惊唐宝的手巧,犹豫了一会,才道:“没想到妹子你的手这么巧,花开富贵我男人倒是会,可是这猫这画的和真的一样,我倒也不能确定他会不会,这要他自己看了才能确定。”

    “是吗?可是我急着回去,想来是见不到了;还是要多谢大姐,来,您吃糖。”唐宝从挎包里摸出一把花生糖递给她,顺势抬起手,撩起袖子看了看手表的时间。

    她这是让她知道她不缺钱,出手就是花生牛扎糖,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大方。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啊?”王大姐果真有点心动,这姑娘看着可不差钱,低声道:“我昨儿也听说你的事情了,你是来找人的,就算你要的能给你做出来,这也不好带回去吧?”

    唐宝一听她这话,就知道她是心动了,低声道:“我亲戚就是开火车的,要是真能做出来,运回去倒是方便的很,另外我也想买些白条当参回去,大姐你知道哪儿能有这些好药材卖吗?”

    王大姐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啧啧,那是真的很方便啊!”

    她的心里也有计较,要是自己的男人能做出这么好看的箱子,那价钱自然是不会便宜,而且还能吸引客户,低声问:“要是妹子你不忙,就跟着车进山去瞧瞧?那边山脚下有很多人私底下都是进山打猎采药的,手里肯定有好东西,我家男人以前就在他们的手里买了几次当参,药材好,价格便宜……”

    唐宝果然露出一脸的向往之色,却又带着点犹豫之色:“那边不会有危险吧?”

    “肯定不会有危险,我们和他们都很熟。”王大姐恨不能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又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衣物,好心的建议:“你最好去买件大衣,还有围巾,棉鞋,我们这边的天可冷了。”

    唐宝跺了跺脚:“行,我这就出门去买,正好手里带了票。”

    雪越下越大,唐宝还以为这种天气不会去山里,她买来保暖的棉衣棉裤棉鞋,再用大围巾把自己一围,这猛一看,看着倒不像是外面来的姑娘了。

    正月十八的一大早,王大姐就来敲门,说是雪停了,来接唐宝的人来了。

    唐宝穿了衣服起来,收拾好床上的东西,这才拎着藤箱开门出去。

    汽车就是普通的带斗的小货车,唐宝早就问过王大姐,说是从这去山脚下还有大半天的车程。

    “这雪这么厚,车子上路会不会有危险?”唐宝是真的担心,她这一脚踩在雪地上,感觉起码有七八寸厚,吱呀吱呀的响,让她都觉得自己会站不住滑到。

    再说下雪不冷化雪冷,这时候雪停了,今天的气温明显比昨天要低的多,自己这小身板真的能抗的住吗?

    开车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眉清目秀的,人也有点腼腆,把王大姐给自己的几箩筐米面菜蔬放到卡车后面的车斗上,闻言咧嘴一笑:“大妹子你放心,不会有事的,我昨儿还开车出去了。”

    “就是,先前下大雪他都开车出去送东西,这点小雪肯定没事,”王大姐干脆把唐宝推上卡车副驾驶室,这种小型的小卡车,前面就只有一个司机位置和副驾驶的位置,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

    唐宝心里却在打鼓,觉得这种天气出门真的有点危险,特别是现在的汽车安全性比较差,也没安全带,可是自己要是贸然说不去,会不会有点不好意思?

    在她犹豫的当口,阿寒也上了驾驶坐,关上了车门,也没看唐宝,把钥匙插到钥匙孔里径自发动起汽车就发着了火,开走了。

    这下唐宝也不多说什么了,只能祈祷他的开车技术好,不要出什么意外。

    外面的雪还没化,他开车也不敢太快,现在的男女可不会随意侃大山,他也腼腆的很,都不敢看唐宝,一路山都不苟言笑的,害的唐宝无聊的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鸡琢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宝就听到他喊了自己一声,睁开眼睛才看到他已经把车停下来了,一脸严肃的道:“妹子,前面有人受伤了,你能去帮着瞧瞧吗?”

    要不是确定他的身上没有带着不怀好意的气息,唐宝都以为自己又碰上肥羊了,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见路上的独轮车,还有一个大着肚子直哼哼的女人,一个急的满头大汗的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