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的山林不少,为了山林的安全,预防火灾,就有了护林员。

    沈大是林头村的护林员,名副其实的住在林子的一头,虽然偏僻了点,其实日子过得并不差。

    外人觉得他们是山沟沟里的,每天都是在深山野林里打转,实在算不上是什么有出息。

    可是现在这年代,能吃饱喝足就算是小日子过得很不错了。

    他们这些护林员却能吃到名副其实的山珍,平时还能经常弄点野味打打牙祭,这小日子其实过得很不错的。

    可惜唯一的一点不好,就是这边实在是太偏僻了,连出门的黄泥路本来都没有,不过幸好这里在几年前弄了个国营林场,这才修了路。

    国营林场的生产模式也跟那生产大队差不多,这才算是有了点人烟。

    在前几天开始下雪起,沈大的心里就很不安,他的老婆大着肚子,好像是快要生了,可是这边地广人稀,就连最近的邻居也在二三里地外,他本来已经和隔壁邻居家的婶子说好,到时候要是自己老婆要生了,就请婶子帮把手。

    不过他心里也琢磨着,要不就提早几天,坐着林场的顺风车去医院,这样自己也能安心点。

    偏偏今儿老婆午饭后睡了一觉起来的时候,去解手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跑去邻居家的时候,邻居家的婶子自己还在发高烧,躺在炕上浑身都发抖。

    他本来是想去林场借车的,大叔回来去摇头:“我刚才也去瞧过了,林场里工人住的好几间房子被雪压塌了,伤了好几个人,两辆车一大早上就送受伤的人去医院了,你家那口子不能等,我看你还是用独轮车送着她去医院吧?”

    偏偏今儿沈大确实是倒霉透顶了,用独轮车推着老婆,心急火燎的去医院的时候,自己脚下又一滑,连人带车都翻了。

    看着老婆疼的直哼哼,这个三大五粗的汉子,急的浑身冒冷汗,眼泪都快出来了。

    可是这地方一眼望去都是厚厚的白雪,他知道这方圆几里地廖无人烟。

    这周围十分荒僻,林场这边也是刚下过雪,人迹罕至,只有他的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一串踩得乱七八糟的脚印。

    幸好,在这个时候,自己前面竟然出现了一辆卡车,幸运的是开车的阿寒自己也认识,更幸运的是车上的姑娘竟然还懂得把脉看病,还会接生。

    他觉得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命大,这不算特别老实的汉子,却有一颗知恩图报的心。

    ……

    唐宝还是第一回亲自动手给孩子接生。

    她还没结婚的时候,苏素不会让她跟着去接生,不过遇到有些女人生产的问题,还是会和女儿唠叨几句的。

    而且在女儿结婚后,苏素也让女人开始接触女人的生产。

    她觉得顾行谨这个男人对女儿还挺不错滴,心里就想就算是现在女儿年纪小不要孩子,可是以后还是要多生几个,想想第一个孩子姓顾,第二个孩子就会姓苏,第三个孩子会姓唐,她的心里就美的不行。

    让女儿想生孩子,也得知道生孩子会遇到的情况,自然是恨不得倾囊相授。

    唐宝见那女人羊水已近破了,可是摸着脉象还好,担心就算是开车去医院,这孩子也会生在路上,就把情况和他们说清楚。

    她心里其实也没底,又怕出什么意外,心里琢磨着要是他们不放心自己,那就还是去医院。

    哪怕女人现在的脉象没问题,可是这么简陋的情况下生孩子,她也担心有什么突发状况,到时候自己心理负担就太大了。

    可是没想到人家两口子都一口应下了,上车就回家。

    唐宝听到她声嘶力竭的哀嚎,心里一直是七上八下的,强自镇定的让她吸气,用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才看到孩子的小脑袋……

    她用放在开水里消毒的新剪刀剪了脐带,听到孩子第一声稚嫩响亮的啼哭,心里的激动,喜悦等等复杂情绪无法言表。

    她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见这么血淋淋的场面会不适应,可是出乎意料之外,自己心里都是产妇和孩子。

    她小心翼翼的把母子都打理好,这才想起来让外面一直急的团团转的沈大进来:“恭喜沈大哥喜得贵子,母子均安。”

    沈大进来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儿子都好好的,笑的嘴都合不拢了,可是笑着笑着又蹲下身子哭了……

    沈大嫂有点虚弱,脸色也不大好,可是看着自己男人的样子倒是笑了:“我没事,这里血腥味重,你让妹子去隔壁歇着,再赶紧赶紧准备点吃的给大妹子填填肚子,这天都快黑子,肯定是饿着大妹子了。”

    “哎,”沈大也觉得自己的模样很丢脸,赶紧用棉袄袖子抹了抹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妹子你去隔壁坐,鸡汤面很快就好。”

    唐宝却再一次的上前给沈大嫂把脉,很自然的道:“多亏嫂子你的身子骨好,不过现在嫂子的身体还是有点虚,最好是能好好养养。”

    沈大赶紧问:“大妹子,用什么调养她的身子好?”

    “天麻汤,灵芝汤都是滋阴补身子的好东西。”唐宝说完才发现自己这是无意识里说出来的话,像这种普通人家,是舍不得买这么贵的药材的,又赶紧改口:“野鸡汤面这些也挺好的。”

    沈大却连连点头,满心欢喜的道:“太好了,这些我都备了点,就是用灵芝贺天麻煮水给艳艳喝是吧?”

    他说完就打开木箱子,拿出里面用小盒子装着的递给唐宝看。

    唐宝看着大朵的青灵芝,惊讶的张了张嘴巴。

    天,自己竟然看到了古医书里的青灵芝,这青灵芝味酸、性平,明目补益肝肾养身的效果极好,而且这也说明,这里果然是药材很多。

    沈大见她不说话,还以为这灵芝不能用,皱眉道:“我以前也在山里采了不少灵芝,可是都换了东西,还以为自己留下的是最好的,不过刘大哥家也有灵芝,妹子你要黑灵芝还是黄灵芝?或者是紫灵芝?”

    听到他的话,唐宝觉得自己激动的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么多天材地宝,赶紧道:“不是青灵芝不好,是我看到这青灵芝很难得,一时间有点惊讶而已。”

    又琢磨了一下,才道:“今儿先泡灵芝水给嫂子喝一点,明儿放一点青灵芝到鸡汤里!”

    沈大听的很认真,又请唐宝去隔壁屋,手脚麻利的给她弄了两个炭盆,又烧了炕,就赶紧去给她端吃的。

    唐宝看着他端到自己面前热气腾腾的鸡汤面疙瘩,有点傻眼,这人还真是太实在了,这一大碗,不,应该说是一大盆里大都是香喷喷的野鸡肉,这面疙瘩倒像是点缀了。

    “妹子我做饭的手艺不大好,你将就着吃。”他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热情的道:“不够再添,锅里还有呢!”

    唐宝赶紧点头:“足够了,沈大哥你先去照顾嫂子和孩子,要是有什么事尽管喊我就是。”

    “哎,那行,妹子你要有事,尽管喊我就是,”沈大走到门口,才一敲自己的脑门,转身道:“阿寒先去陈大哥那边了,走的时候说明儿再过来带你去。”

    “好的,”唐宝看着他带着笑容离开,还体贴的关好门,自己也埋头吃了起来。

    野鸡的味道很鲜美,也不知道他放了什么,一点腥味也没有,味道很不错。

    唐宝中午的时候吃的是硬邦邦的饼,现在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忍不住埋头大吃,一大碗竟然被她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