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的大太阳,山上的雪也化的差不多了。

    唐宝也急着回去,她是怕自己不在部队的事情穿帮了,现在虽然说是交通不便利,通信也不快,可是顾行谨要是给弟弟们写信,说起自己的事情,那自己就麻烦了。

    当然,借口唐宝早就想好了,自己上错火车了,本来想去看他的,谁知道火车来到万里之外的大西北呢?

    等下回去的时候,她也会让陈木匠的老婆给自己私下开个证明,说明自己来到这边后,是一直住在招待所的,因为下雪太冷,这才多住了几天。

    正月二十二这天的早上,唐宝就跟着沈大进山转悠了。

    她身上穿着的是沈大媳妇的旧衣服,脚上穿着燕大婶给自己新做的不是很厚的轻巧棉鞋,背上背着沈家的柳条背篓,手里拿着陈木匠特意给她做的药锄,算是轻装上阵。

    沈大手里拿着棍子,背上背了把火药枪,脖子上挂了哨子,他们的职责是巡查各处,避免森林火灾,还要留意森林里的虎,狼,熊瞎子这些破坏力强的凶狠动物出来。

    现在他们也不会制止乱砍滥伐林木(交通不便,也很少有人来砍柴,外面的小山上木材多的是),主要是制止一切野外非法用火,及时消除火灾隐患,发现火情及时扑灭。

    不过倒是有规定不准有人进来打猎,一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也是为了私下交易,黑市买卖。

    当然,哪怕打猎有危险,还是有猎人拿命来拼。

    沈大是在自己管辖的这一片走惯了的,时不时回头看看唐宝,见她果然能远远的跟上自己的脚步,还四处东张西望,时不时的用手里的棍子拨拉了一下地上的植物,明显是在寻找药材。

    要是在她开始挖的时候,沈大就停下脚步,很有兴趣的在边上看着。

    唐宝也不藏私,还会告诉他这是什么药材,大概有什么作用,也怕他乱用,提醒他:“有些药材还要炮制后才能用,而且这些药材,不一样的病人入药的分量也不相同……”

    冬天的药材肯定不如秋天多,不过唐宝也找到了几根上好品相的天麻,还有一些苦参、射干、黄芪、远志这些。

    当然,趁着沈大不注意的时候,唐宝还是把一大半药材全都偷渡到空间里。

    她最主要的目标是给蛋蛋找好东西,可是能让蛋蛋看上的宝贝明显不是这么好找的,唐宝跟着沈大在不同的山林里转悠了三天,也没有寻到蛋蛋感兴趣的东西。

    唐宝就换成跟着燕叔走,因为她说想看最大的树木,燕叔也带着她去看了不少大树,最大的估摸着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可是却都没有蛋蛋需要的,让唐宝心里都有点急了起来。

    自己出来已经半个月了,这还一无所获,再不回去怕是要穿帮了啊?

    偏偏蛋蛋也没有什么感应,让她都觉得自己该不该换地方。

    蛋蛋深怕她放弃:“宝宝,你可不能想走啊,我觉得我们还能继续寻找一下,说不准还得往里走,我就会有感应了。”

    “可是他们不会放心让我一个人进山的,”唐宝这几天确实听到过虎啸狼嚎,还远远的看到过几只野猪,自己倒是能躲进空间避一避,可是他们不知道,肯定是不会让自己一个人进去,担心自己遇到危险。

    不过,机会很快就来了。

    沈大的媳妇是下乡的知青,离这太远,自然是不会过来看女儿和外孙,不过沈大的爸妈听到儿媳妇给他们生了孙子,决定过来住些日子,也照顾一下儿媳妇和孙子。

    那唐宝在这边就住不下了,好在燕叔他们那边女儿嫁人了,还有空屋子,唐宝就搬过去了。

    第二天,燕叔接到人带进来的信,说是女婿在矿上出事了,急忙和燕婶要去邻市看情况,就让唐宝替他们看着家,再和沈大说一声。

    唐宝终于能一个人行动了,她没有告诉沈大他们,而是自己悄悄的进山了。

    这一次,她都顾不得山里的各种药材,而是一直往东疾走,期待能遇到让蛋蛋感兴趣的地方。

    第一天往东边直走,除了看见过野兔,听到野鸡的“”咕咕毫声,遇到野猪赶紧躲进空间,别的毫无收获,唐宝几乎是摸黑回到了燕家。

    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沈大过来担心的问:“大妹子,我昨儿过来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燕叔他们去哪儿了?你可不能乱走,这要是遇到危险怎么办?”

    唐宝这才把燕叔他们去看女婿的事情说了,又表示自己就去附近转转:“沈哥你就放心吧,我也不敢走远,就是在边上看看,等下我还准备去看看陈木匠把我要的箱子打出来了没有。”

    “那就好,”可能是这小姑娘向来知道分寸,沈大也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把手里的大白菜和粉条递给她,真心实意的道:“你一个人在家也别做饭了,我阿妈来了,你过去吃就是。”

    唐宝赶紧拒绝,笑着道:“沈哥你放心,燕叔他们给我准备了风干的野鸡和野兔,还有米面,我得替他们看着家。”

    沈大心里也知道自家阿妈为人嘴碎,又小气,这要是看见多个人吃饭,估摸着也会心疼粮食,而且他家里还有弟弟,自家老人都偏心他们,第一回来的时候,把家里风干的野鸡和野兔都带走,一点肉都没给他们留下。

    他这边护林员的工资也不高,每个月只有叁拾元,每年还要给家里老人壹佰元,平时就靠卖这些野味补贴家用,他爸妈这样,不说自己心里不舒服,自己的老婆都气哭了。

    毕竟自己的弟弟已经接了自家阿爸的班,每个月的工资快比自己高一倍,他们还贴补弟弟,实在不是一般的偏心。

    后来他就学乖了,知道他们要来,就把家里没卖掉的野味藏了一大半。

    就像这次,他就把十多只野鸡野兔藏到了燕叔家,家里只留下两只风干的野兔。

    反正现在他们来了,他家也不敢无所顾忌的吃喝,反而显得吃喝困难的样子,免得他们又要自己补贴家里。

    昨儿他是把逮到的几只活野兔关到燕叔这边,才发现他们都不在的,现在听到唐宝说他们离开了,他赶紧去抓了只自己关在这的野兔给唐宝修理出来,让她中午吃新鲜的,别吃风干的野味。

    唐宝连声应下,看着他走远了,自己把野兔往空间里的脸盆里一扔,就赶紧背着背篓出门往南边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走的不够远,反正唐宝又是无功而返,倒是把她累的不轻。

    第三天的时候,北边也是毫无收获,第四天的时候,唐宝就往西边直走,还和蛋蛋商量:“要是今儿你也感应不到,我们就干脆换个地方吧?我在这边住了大半个月,不仅给人家添麻烦,也太引人注意。”

    “好吧,”蛋蛋这几天也显得很焦躁,很不安,恹恹的道:“我总觉得这里会有我需要的东西,为什么就寻不到呢?难道真是天要亡我?”

    唐宝平时喜欢打击蛋蛋,和蛋蛋斗嘴,此时见蛋蛋这样焦躁,就赶紧安抚:“不急不急,实在不行,我们就假装离开,再悄悄的去另一边进山寻找。”

    唐宝一直走,幸好她的方向感不错,也会凭着太阳看方向,渴了空间里有热茶,为了自己的身体,她把沈大送给自己的青灵芝泡茶喝。

    饿了,空间里还有好多吃的,累了,就坐一下歇歇脚,再咬牙往前走。

    幸好她在家的时候也经常进山,要不这身体还真扛不住。

    唐宝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蛋蛋,我们先回去吧?”

    “别,继续往前走,我好像感觉到了点灵气!”蛋蛋却兴奋起来:“真的有灵气,宝宝,快往左边走!”

    ------题外话------

    亲们,不好意思,临近过年,店里小忙,每天的更新不定时,等明年再恢复早晚的更新。

    谢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提早祝大家猪年开心快乐,心想事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