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按着蛋蛋的指路,七拐八弯的来到了一处山坳入口,看着盘踞在一块大石头上的一条大白蟒蛇,膝盖一软,整个人身子一僵,双腿一曲,就嘭的给跪下了:“白,白,白娘子我不是故意打搅您清修的,您别生气,也别吃我,要是破了戒,那可就成不了仙。”

    面对这只有在电视里看到过的庞然大物,唐宝很没出息的跪了。

    平时她进山都是多带一个驱蛇虫的药包,很是小心谨慎,就怕不小心让这些软塌塌的蛇亲自己一口,想想就让她浑身发寒。

    而现在面前的这庞然大物,那真的是太超出她的心里想象,在这一刻,让她吓傻了,都忘记自己可以躲进空间里,凭着自己本能就跪下唱征服。

    她也没有发现那白蟒没有攻击她。

    “你个胆小鬼,就不能有出息点吗?”蛋蛋被她这举动弄的吓了一跳,随即‘蛋蛋球’就在空间里上下翻滚,嘤嘤嘤的狂笑:“我已经告诉大白不要伤害你了,你别这么怕死好不好?赶紧进去,我真的发现好东西了。”

    唐宝听到蛋蛋的话,才觉得自己小心肝没有吓得跳出来,本来她是跪在那地上的,现在才抓着边上的树干抖抖索索的站起来,觉得大白蟒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说:愚蠢的人类。

    唐宝悄悄的松了口气:“没想到你还有点用处,那你能让这美丽的白娘子离开一下下吗?”

    她心里还是没法相信,面前这能占山为王,修道成仙的大白蟒竟然这么好说话,能给空间里那还没化形的‘球’一个面子,不吃自己这美味的点心。

    深怕大仙在自己路过的时候,闻到自己的肉香味,忍不住就把自己吞了,实在是没有勇气。

    她觉得凭大白蟒这体态,完全不用在这当守门员,可以去天宫混个公务员当当。

    蛋蛋面对这贪生怕死的女人,无奈的用自己的意念和大白蟒沟通了一下,最终大白蟒如同唐宝在电视里看到过要化形的那样游走了。

    唐宝拍了拍胸口,听到蛋蛋还在空间里笑,也哼哼冷笑:“你要还想笑,那要不要我回去等你笑个够再说?”

    蛋蛋的笑声瞬间卡在那,很是谄媚的道:“宝宝,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我就是太高兴了;对,因为灵气越来越近,因为大白说下面有玉灵,我这是太开心了,嘿嘿,宝宝赶紧往前直走。”

    唐宝傲娇的哼了哼,还是按着蛋蛋指点的地方走。

    等走到一处小山丘上,蛋蛋就让她停下脚步,盘膝而坐。

    在这要紧时候,唐宝也不敢怠慢,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按着蛋蛋说的做。

    “等下要是有什么异像你也别怕,就在这坐着不能乱动……”蛋蛋叮嘱了唐宝几句,随即就开始吸收灵气。

    蛋蛋现在不能离开空间,就只能透过唐宝这个媒介吸收灵气。

    唐宝觉得自己整个人说不出的舒适,那舒坦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像在棉花堆里,也像是飘在云端上,让她昏昏欲睡,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自己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整个人才被打雷声惊醒过来。

    唐宝睁开眼睛,天上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漆黑一片,下起泼天大雨,雷声轰隆,震动天际,像是野兽濒临死亡的绝望低吼,像是有无数人在凄厉的哭喊,闻之令人肝胆欲裂。

    密集的闪电似乎想撕裂天空的乌云,电光闪闪,让唐宝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劈死。

    可是她看了看自己坐着的地方,似乎被隔绝在外,就像是独立的空间,雨淋不到,雷电也波及不到她,想起先前蛋蛋的提醒,吓得她动都不敢动,只是转动着眼珠,用意念招呼蛋蛋。

    不出意料,蛋蛋在要紧的时候,就不会搭理自己。

    不过,天上的雷电怎么好像都在攻击一个小圆球?

    圆球突然之间就像把闪电全都吸收了,随即就炸开一样,白光闪烁把漆黑的夜空都照亮了,一只白色的大狐狸在空中向前奔跑,好几条尾巴散开,美丽极了。

    可是雷电就像是疯了一样攻击白狐,白狐仰天长啸,露出了狰狞的表情,张嘴露出一排尖利的牙齿,嗤嗤赫赫的声音像是在挑衅。

    唐宝心情瞬间紧张起来,真想上前揪住狐狸尾巴,让狐狸老实点,免得老天都看不过眼,要是把狐狸劈死了怎么办?她完全不想吃烤焦的狐狸肉。

    雷电不知疲倦的追逐着狐狸,白狐也高高扬起尾巴,晃动着脑袋,一声声狂叫在天空中回旋飘荡,哪怕唐宝看不见白狐的神色,也能感受到白狐的嚣张和喜悦。

    似乎瞬间雷电就罢工了,天上的乌云却还是如同泼墨一般乌漆墨黑的,大雨也还是下个不停。

    唐宝眨了眨眼,看着自己眼前巨大的白狐对自己龇牙咧嘴,那尖利的牙齿,似乎要咬断自己纤细的脖子。

    按说唐宝该觉得害怕的,可是她心里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认定白狐不会伤害自己,伸手揉了揉白狐柔软的毛毛,羡慕的差点流口水:“我记得上辈子的时候,我女儿送了我狐狸毛的大衣,和你这毛毛比起来,那可真是差远了。”

    白狐听了她的话,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很无奈的用意念和她说话:“宝宝,既然是上辈子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要再记起来了?而且你不准备回去了吗?”

    “天怎么这么黑了?”唐宝抬手看了看手表,惊的差点跳起来:“哎哟,我的妈啊,已经六点多了?这下我怎么可能找回去?”

    她明明记得好像先前才是下午两三点,怎么一下子就已经过了几个小时?

    白狐呲笑一声,高傲的仰着自己的脑袋:“蠢女人,还不赶紧上来,本尊屈尊纡贵的让你坐一次。”

    唐宝一点也没犹豫,起身就爬上去,抱着狐狸的脖子嘿嘿傻笑,反正好话不要钱:“蛋蛋你真是太厉害了,从一个蛋变得这么高大美丽,以后要好好罩着我啊?”

    “很快就轮到你罩着我了!”哪怕背上多了个人,白狐奔跑间也是身姿轻盈,漆黑的夜色在白狐的眼里也如同白天,天上的大雨也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

    唐宝不解的问:“你现在这么厉害,随便在那一站,就能让百兽臣服,你就是这里的大王了,怎么可能是我罩着你呢?”

    白狐心里也很郁闷,现在灵气稀缺,自己现在能维持这身体的时间已近不久了,为了避免自己还能回到空间躲避别人想吞噬自己,还是不能离开唐宝,只能告诉她:“我原身也维持不了多久了,现在我离开了空间,再想进去,就只能是你把我收进去了,以后空间是完全属于你的了。”

    其实白狐也知道这是苏家老祖的小心谨慎之处,怕自己化形后抢夺空间,这才定下契约,以前空间是自己的地盘,现在自己只能老老实实的等唐宝寿终正寝才能得到空间,要是自己在其中做了什么,反而是有损自己的修为……

    唐宝听白狐说完,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燕家,她依依不舍的抱着白狐的身体,不肯下去:“蛋蛋,晚上我抱着你睡吧?”

    “你快下去,我真的快不行了!”蛋蛋觉得自己化形后余留的灵力都用完了,而且她摸自己的手,都让蛋蛋觉得唐宝这个坏人很想把自己变成狐狸毛,哎呀妈啊,想想就让人心里发毛。

    唐宝舍不得下来,却觉得自己的手摸了个空,随即‘嘭’的一声落在地上,疼的她忍不住哀嚎一声:“哎呦哎,疼死我了,蛋蛋你敢捉弄我,你死定了,你给我出来,看我今儿怎么收拾你。”

    蛋蛋模糊的声音从唐宝的身下响起:“你个坏人要是再不起来,不用你收拾,我就被你压扁了,你重死了!”

    幸好燕家是泥地,唐宝身上的衣服也厚,没真的觉得很疼,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从空间里摸出火柴点亮了油灯,看着自己身下的小东西,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我的妈啊,你怎么缩水的这么厉害,一下子变得这么小?也不提早打个招呼,要是压扁了怎么办?”

    蛋蛋此刻的委屈那就不用说了:“我不是早就说了让你下去,我要不行了。”

    “我还以为你在撒娇呢?”唐宝把小小的一团捧起来,看着蛋蛋现在身体细长,四肢短,鼻尖是一点粉红色,耳朵三角形的,白色的一团倒是很萌,让她忍不住摸摸捏捏,感叹不已:“大有大的好处,小有小的可爱之处,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

    “你会不会说话!”蛋蛋气的差点从她的手心里蹦起来:“你不是说历来的狐狸精都是美人吗?那我要是化形的时候变成男的,这么做美人?”

    又抬着小脑袋,一脸傲娇的道:“我现在要改名字了,我已经不是一颗蛋了,我要有个好听点的名儿。”

    “那就喊小白吧?”唐宝实在是喜欢这小东西,实在是太美太萌了,温声道:“你现在能吃什么?”

    蛋蛋很不满这名字:“太敷衍了,不好听,你就不能上点心吗?”

    “你不懂,这叫大俗即大雅,”唐宝忽悠她:“难不成你想叫貂蝉?那是别的美人用过的名,以后你可是天地间唯一得道成仙的狐狸精,可是别人都以为你这貂蝉是早就作古的美人貂蝉,不过你现在这模样倒是挺像貂的。”

    蛋蛋也不想自己以后的美名被人沾光,可是又觉得这名字太随便了,很是犹豫:“可是小白也太敷衍了吧?你就不能想个好听点的?”

    “小白这名字可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只要你有实力,就算你叫狗蛋,人家也会尊敬的喊你狗蛋大人……”

    蛋蛋还真的被唐宝说的心动了,主要是小白比狗蛋这名儿已经是好太多了,只能默认自己从蛋蛋变成了小白。

    小白以前看唐宝吃东西吃的津津有味,自己也想尝尝,催着她把自己放到空间里:“外面太冷了,我想去空间里吃饺子,还有花生糖,红烧肉。”

    外面大雨倾盆,确实不如自己的空间里温暖,唐宝关好门后,还用棍子顶住门,这才带着蛋蛋,不,是带着小白进入空间。

    小白想吃的东西多,可是无奈现在肚子太小,只是尝了一点肉,觉得不好吃,倒是喜欢吃又香又甜的花生糖,一连吃了五颗就已经把小白的小肚子给吃撑了。

    唐宝吃了先前放在空间的饭菜后,就琢磨着自己该去看看顾行谨了,毕竟自己可是借着看他的名义出来的,不去看看他不好圆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