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沈大带着点憔悴的过来敲门:“昨儿打雷闪电吓着你了吧?我本来想过来的,可是这天气就怕雷电引起火灾,我们都是在外面巡逻,没空过来看你。”

    “没事,沈哥你一宿没睡也太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吧?”唐宝带着点试探的问:“你们这边经常有这么大的雷电吗?听着怪吓人的,我还是第一回看见这场景。”

    ……

    可怜她本来想的挺美的,觉得小白化形了,就能驮着自己进山找各种药材,遇到豺狼虎豹都能让它们束手就擒,自己从此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可是昨晚那小不点吃饱喝足了才告诉自己,刚化形的她身娇体弱,没有足够的灵力根本不能再变大,要是强行变大不仅有损她的修为,而且容易灵力外泄,引起外面某些动物的偷窥。

    所以小白的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得继续修炼,自己就别想着奴役人家了。

    害的唐宝都不敢让小白出空间,生怕小白没有掌控好灵力,要是被像大白蟒一样有了一定灵智的灵物盯上就糟糕了。

    不过,小白安慰唐宝:“我已经和大白说好了的,我剩下四分之一的灵脉给大白,大白现在也忙着修炼,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再说对于开了灵智的大白来说,你的身体真的没吸引力,狍子的肉比人肉好吃多了,再说有我在这,谁还看的上你的肉?”

    唐宝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被嫌弃没有吸引力,反而很不解的问:“那大白守着灵脉为什么还会让给你先用呢?”

    “那山底下是玉石的灵脉,灵气太霸道,我们自己根本不能直接吸收,可是你就不一样了,你和顾行谨结婚后,合二为一,水灵木灵相融合,能吸纳灵气,我就借着你的身体才能吸收灵力,剩下的四分之一灵气少了就不霸道了,估摸着大白自己也有什么手段,能得到剩下的灵脉……”

    唐宝一脸的郁闷:“合着我就是个过滤器啊?”

    “你也得到了好处,灵力在你身上游走后,能让你的身体更轻盈,而且说不准还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或许还会有别的好处……”

    ……

    沈大一脸严肃的点头:“这种异象就连我们也很少见,我来了快十年了,也只见过一回,按着老人留下来的说法,这是林子深处有○○在渡劫,雷电密集的地方不能去,要是打搅了○○,会被记仇的;还有人说看见过……”

    唐宝觉得前人留下的很多老话,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她听着沈大说了些奇闻异事,沈大就回去补觉了:“这下雨天你别出门,晚上关好门窗,要是有事就用力吹哨子!”

    “好,我记住了,沈哥你别过来了,我自己会小心的。”

    这大冷天的下雨天,完全是适合在炕上睡懒觉的日子。

    唐宝前几天提着心四处寻找,也是真的累狠了,关好门继续回去睡大觉。

    一直睡到下午才去空间吃饱喝足,就缠着小白问些奇闻异事。

    小白也喜欢八卦,倒是和唐宝兴趣相投,叽叽喳喳的说了一下午。

    等到晚上的时候,唐宝在暖暖的炕上睡得正香,又被轰隆隆的打雷声惊喜,吓得她赶紧进入了空间:“小白不好了,外面又打雷了。”

    “我好的很!”小白从那带着灵气的箱子里钻出来,两只爪子搭在箱子的边缘,白色的一小团,有着美玉一样的狐狸眼,粉色的小鼻子和小嘴巴,真是可爱极了。

    让唐宝忍不住把小白捧在手心里,用手指抚摸着小白光滑柔软的像缎一样的白毛,低声问:“晚上的打雷是正常的打雷吗?”

    小白被唐宝摸得舒服,觉得自己不愧是狐狸精,哪怕是不能化成人形,也还是能迷得人神魂颠倒。

    就像唐宝这没良心的,自己还是一颗蛋的时候,那对自己是粗鲁的要命,把自己当球拍,随意的摔打,一点也不在乎自己脆弱的小心灵。

    可是现在对自己,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温柔的抚摸,迷恋的眼神,真是让小白对自己以后的生活有了期待。

    此时听到唐宝的话,在她的手心里打了个滚,用意念告诉她:“你心里不是怀疑这是大白引起的动静吗?我只能告诉你,你猜的很正确。”

    唐宝心里打了个寒颤,低声道:“那我晚上不出去了,听着太可怕了。”

    其实哪怕她在空间里,也还是能听到那轰隆隆的雷电声,可是总觉得有小白在自己的身边,让她安心很多。

    狂风大雨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电声,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雷电声才慢慢消失,可是这狂风暴雨却还是不停歇。

    唐宝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哪怕现在不打雷了也睡不着,干脆和小白说起缠绵悱恻的白娘子传奇。

    当唐宝说到端午节许仙给白娘子喂了雄黄酒后,白娘子忍不住药性化形,吓死了许仙的时候,小白打断了她的话:“唐宝,白娘子就在门外,你要去看看吗?”

    “怎么可能,那是玄幻故事……”唐宝话音未落,就想起昨儿看见的那大白,浑身一颤,低声问:“你,你说的该不会是昨儿我们看到的大白吧?”

    她在空间里能听到,也能看到外面的动静,可是那是正常的‘看’的范围,不像小白能感知到很远的地方,也不受黑暗的影响。

    小白觉得唐宝好笨,无语的道:“当然是大白了,你总不可能想白娘子还真的会出现吧?”

    “大白来干什么?”唐宝瞬间毛骨悚然:“是不是人家觉得那点灵力还不够,就想来把你给吞了?现在你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我们怎么办?”

    又迅速的起身,去放中药的地方翻箱倒柜,紧张的喃喃自语:“对,蛇怕雄黄,我记得好像在空间里收了一些雄黄……”

    “好了,人家已经走了。”小白是真的没想到唐宝这么怕蛇,无语的道:“人家已经走了,这是来给你送好东西的,你去外面收了就是。”

    “我不去,万一这是人家的诱饵怎么办?”唐宝没敢出去,心里都是阴谋论。

    小白很无语的看着她:“你就放心好了,昨天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有了约定,不会攻击我们的,要不反而对大白自己的修炼有心魔,你就尽管放心,再说不是还有我在吗?我会保护你的。”

    “就你这小身板给人家塞牙缝还不够。”唐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心里还是放松不少,倒是奇怪大白给自己送来了什么好东西,偏偏小白又不肯细说,在空间里磨蹭了好一会,这才离开空间,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口。

    一打开门,寒风裹着冷雨往温暖的房间里窜,冷的要命。

    唐宝一手撑着雨伞,一手拿着手电筒照了照门口,吓了一大跳,门口堆着几只傻狍子,还有几只鹿,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反正没看见血迹斑斑的。

    最让她惊喜的还是一大堆的药材,估摸着比自己前些天收的还要多。

    唐宝喜滋滋的把这些全都收到空间里,庆幸现在空间够大,而且就算是那些鹿先前还活着,现在进了空间也瞬间死去,放在一边就不管了。

    她开始收拾药材,拿起一样就惊叹一声:“这白玉灵芝真是极品啊,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的宝贝。”

    “我的乖乖,这人参起码上百年了,都快成人形了!”

    “天哪,小白你快看,还有黑灵芝,这是紫灵芝……没想到大白这么知恩图报,是我误会大白了。”

    小白一开始还挺有兴趣的,可是越听越不是滋味,至于把大白夸的这么好吗?

    干脆自己缩回灵箱里睡大觉,懒着搭理这见药眼开的女人,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