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也抓了一大把糖给他,带着点笑意的道:“小强你愣着做什么,这是你嫂子,不会喊人啊!”

    丁小强看着唐宝,有点腼腆的笑着招呼:“嫂子好。”

    顾行谨又对唐宝介绍:“这是丁小强,还有个肖强,都是我的好兄弟,你明儿准备点菜,我让他们一起来吃一顿。”

    “你好,”唐宝含笑应下:“只要你们不嫌弃我的手艺,尽管来。”

    丁小强嘿嘿一笑:“那就多谢嫂子了,你们赶紧先吃饭,我先回去了。”

    唐宝又拿了两个苹果递给他,笑着道:“那我们明儿见。”

    “哎,”丁小强见自家老大瞪着自己,接过苹果嘿嘿笑着溜走了,还体贴的给他们关上门。

    这个时候的水果难得,他才不和自家老大客气,不拿那才是傻子呢。

    顾行谨打开三个饭盒,两饭盒的白米饭上卧着两个荷包蛋,另一个饭盒里面一半是油渣炒大白菜,还有一半是油汪汪的红烧肉。

    “你多吃点,”顾行谨一连给她夹了两块红烧肉:“我看你都瘦了,在外面辛苦了。”

    “够了,够了,你才瘦了,你多吃点。”唐宝其实并不缺肉吃,咬了口肉,吃了点菜,惊讶的道:“你们这伙食挺好的啊?”

    顾行谨被她这话逗笑了:“平时哪可能吃这么好,这是小食堂里做的,大家都是偶尔才吃一顿打打牙祭。”

    唐宝这才明白自己闹了笑话,她吃了半盒饭就吃不下了,现在她也不敢浪费,又觉得让他吃自己的口水不好,低声道:“我晚上吃饱了,剩下的等明儿炒着吃。”

    “我吃,”他今儿午饭没吃饱,现在觉得自己还能吃的下,端过去一点也不嫌弃的大口开吃,还把饭盒里的菜也都消灭干净。

    他吃饱喝足了,就先去拎了两桶干净的水,又用火钳夹着块煤饼去楼下换了一个烧红的煤饼,用铁炉子装了水开始烧茶烧热水,勤快的让唐宝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你等下带我去转转,免得我明儿我去拎水找不到地方。”

    他心疼自己这娇滴滴的老婆:“这三楼就是拎水不方便,我明儿早上再去买连个水桶,反正我天天做负重训练,这拎水也不算啥!”

    唐宝嗔了他一眼:“那我也得知道在哪,总要洗衣服什么的啊!”

    “那行,不过现在天气冷,你把要洗的衣物都拿出来,明儿我来洗。”

    倒不是他舍不得她干活,而是家里的水井冬天的水也暖和,可是这边的水井很深,天气也比家里冷,这水也没家里的暖,他就怕她冻着手。

    而且他也担心她要是冻着手,生了冻疮,那别说下回让唐宝来陪自己,就怕自己回去,岳父都能教训自己。

    自己以前心里还觉得中医不如西医,可是现在岳父救了贺知寒起,贺堂在自己面前提起自己的岳父岳母,那都是滔滔不绝的满口夸:“唐大夫夫妻都是医术高明,难怪在村子里的乡亲都这么尊重他们,如果下回有机会,我倒是想带我爱人去请他们看看,她的身子骨虚,看了很多地方都不见好,我正发愁呢!”

    又夸现在的政策好:“以前乡下谁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因为没有大夫,很多时候大家舍不得去医院,那就只能都是忍,熬不过去就是一个死字;现在每个村子里都有诊所,也确实方便乡亲们看病。”

    ……

    唐宝不明白他心里的想法,却知道自己来了,却让男人去洗衣服,这让人看到了,非说自己的是懒婆娘不可,还是让他领着自己出门转转。

    三楼还比较安静,可是一楼和二楼就比较热闹了,小孩子的笑闹声,还有大人的呵斥声,夹杂着梅干菜的香味,倒是很有家的味道。

    这住在同一栋楼的大家也都熟悉,顾行谨碰到人就和人家介绍自己的老婆,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也不是孤家寡人了。

    唐宝一路跟着他喊“李大哥,吴大嫂”的来到一楼,有几个不怕冷的孩子在远处玩闹,还有两个小姑娘在门口剥花生吃,明显是和顾行谨很熟悉,看见他就脆生生的喊“顾叔叔”。

    孩子的声音让房里的一对男女也走了出来和他们打招呼。

    顾行谨就笑着道:“这是我爱人,今天才过来的;唐宝,这是赵队长和赵大嫂……”

    赵大嫂很爽朗的笑:“妹子你要是有空就下来找我说话,我这家里俩孩子,也走不出门。”

    唐宝看着两个穿着打补丁蓝棉袄的小姑娘,那真是名副其实的黄毛丫头,好奇的看着自己,被自家妈妈教着喊自己‘婶婶’。

    赶紧从兜里摸出一把糖递给她们,笑着道:“哎,你们真乖,几岁了啊?”

    现在的小孩子就没有不喜欢吃糖的,她们眼带渴望的看着唐宝手里的糖,却还是没敢伸手拿,反而回去看大人的眼神。

    看见爸妈点头,她们才赶紧接过来,大点的女孩有点害羞的道谢:“谢谢婶婶,我六岁了,妹妹三岁。”

    说完,先剥开一颗糖喂给妹妹,这才自己也剥了一块,快速的含到嘴里,笑眯了眼。

    小点的那个含着糖,含糊不清的道:“真好吃啊!”

    边上一个流着鼻涕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伸手就从赵秀萍的小手里抢走了糖,想跑的时候,却被赵安邦一手拎住他的衣领,看着自己大哭的小女儿有点心疼,皱眉道:“刘祥,把糖还给秀萍。”

    刘祥见自己被抓住了,干脆连糖纸也不剥开就把三粒糖扔进嘴里,鼓着双颊对他们傻笑,带着你能耐我何的意思,明显是小无赖的样子。

    一个笑嘻嘻的女人声音传过来:“安邦,你别拉破我儿子的新衣服,小心勒疼他。”

    赵安邦还真的不好意思再拎着他,免得让人说自己以大欺小,而且大女儿塞给小女儿两块糖,已经把小女儿哄好了。

    赵大嫂心里很不舒服,脸上却带着笑:“王大姐,你家的刘祥抢了我小女儿的糖,你也该说说他,下回再这样,我可要打他屁股了。”

    “这孩子就是淘气,改明儿我买了糖给你家闺女吃。”王玉仙还是笑嘻嘻的替自己的儿子赔不是,随即又赶紧转移话题:“这就是顾连长的爱人了吧?长的可真俊俏,顾连长真是好福气,刘祥,快过来喊婶婶,婶婶一高兴,也会给你糖吃的,你也可以给妹妹糖,免得妹妹在哭。”

    她早就在门口看见唐宝给她们糖了,这明显是能沾便宜的时候,她是不会放过的。

    唐宝在村子里也看见过这样的人,最爱较真,只是笑笑,从兜里掏出三块糖递给他,笑着道:“来,婶婶把最后的糖都给你。”

    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能因为这点事给顾行谨惹麻烦,可是又不愿意多给他,干脆推说自己兜里没有了。

    王玉仙看着自己的儿子拿到糖,虽然也觉得少,毕竟唐宝给她们姐妹可是有十来块牛轧花生糖,可是听到人家说没有了,也不能说什么,干脆假惺惺的道:“刘祥,你抢了秀萍的糖,现在就给我还给她。”

    刘祥自然是不愿意,小孩子滑溜的像泥鳅一样,一溜烟的跑了。

    王玉仙也趁机去追自己的儿子:“你个兔崽子,给我站住……”

    顾行谨的眼神却落在唐宝的棉衣口袋里,这样看着确实一点也不鼓。

    他不知道她出来的时候装了多少糖,可是,他就在她的边上,从二楼到一楼,看她给了六个小孩子三十二块糖。

    问题是,从她第一次掏糖开始,自己就留意到她的口袋都是这样的,没有特别鼓起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