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嫂又怕因为自己的多嘴,让唐宝心里不痛快,到时小两口吵起来就是自己的不是了,又赶紧描补:“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家顾连长不会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你尽管放心就是;那人不过是看着顾连长有本事,这从排长到现在的连长,真是没几天的事情,让很多人都眼红了是不是?”

    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是前后矛盾,自嘲一笑:“我今儿真是多嘴了,我只是怕你不知道,遇上她没个提防,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嫂子放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唐宝明白她是好意,笑着道:“我也相信他不会辜负我的。”

    “那就好,我洗好切好,今天你掌勺,好好露一手,我可是听顾连长说过你手艺好。”赵大嫂把洗好的菜放到竹笊篱里,笑吟吟的看着她,爽朗的道:“我看今儿的好菜可不少,不过来的都是大老爷们,估摸着喜欢喝几口,要不要我去买几瓶酒?”

    唐宝赶紧点头:“家里已经准备了三瓶白酒,你觉得够了吗?”

    “够了,够了,”赵大嫂一边切土豆,一边呵呵笑了起来:“再多就把他们都灌趴下了,你家的顾连长人缘好,好几回请吃饭都得满满两三桌子人,不过在外面吃到底没有家里热闹。”

    她说完,看见唐宝在切肉,心疼的要命:“妹子,你切小块点,切这么大,一人一筷子就没了,你就不留点你们明儿吃?”

    唐宝明白她的意思,现在可不是想吃肉就能吃肉,想吃鱼吃鱼的时候,到时候这肉都端上去了,人家可不会把好吃的剩下。

    她笑了笑:“他让我都做了,说是平常都是吃你们的,还尽让大家帮忙,今儿让我不能藏着掖着。”

    赵大嫂听她这样说,越发觉得他们夫妻俩都是可以打交道的实诚人,和他们来往不用怕被坑,越发喜欢她,和她说起这部队里头该注意的事情。

    这个时候,有两个女人走进来,笑着道:“好香啊,刘大姐,她就是行谨的爱人吧?这还挺好看的小姑娘啊!”

    唐宝抬头一看,这两个女人其中的一个她也认识,不就是陈曼月吗?另外一个看着比她大几岁,应该是她的姐姐。

    她还真没想到她们还会上门,就昨儿,顾行谨当着自己的面,说话可没有给她面子。

    陈曼月却是像失忆了一样,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笑着道:“姐,她就是顾大哥的爱人。”

    陈曼云的大眼睛就落在唐宝的身上,似乎想把她看透,无奈唐宝只是腼腆的对她笑一笑,喊了声:“嫂子坐。”自己又撸起袖子炒菜,忙的没空搭理她们。

    厨房里现在算是香味扑鼻,陈曼月看了看坐在一边吃着花生米的两姐妹,带着点取笑的口气道:“赵嫂子,你这两个女儿倒是挺乖的啊!给点东西吃就能坐在不动,不像我家的大外甥,什么吃的都不在乎。”

    赵大嫂也笑了笑,当成自己没听都懂她话里的意思:“男孩子本来就皮。”

    陈曼云见自己的妹妹被噎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带着点害羞的低了头:“我现在就盼着自己肚子里的是个女儿,这要不两个淘气儿子,我可真是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怀孕了?”赵大嫂明知道她的话是炫耀的意思,可是眼神还是暗了下来,勉强的道:“那真是恭喜了,几个月了?”

    陈曼月脸上难掩得意的笑容,抢着道:“快三个月了,现在我姐夫是啥也不让我姐姐碰,生怕累着她。”

    唐宝听不下去了,微微一笑:“李大嫂,今天你什么也别干呀,有我和你家妹子,还有赵大嫂在,你只管好好坐着就行。”

    “顾连长家里第一回这么热闹,”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眉眼带笑,看着就是脾气温和的人,不像赵大嫂那样爽利,倒是有点八面玲珑的感觉:“唐妹子,你喊我贺大嫂就行,我家老贺说今儿带我来蹭饭,我就想着自己的脸皮没那么厚,就先过来搭把手,也好名正言顺的留下来吃饭是不是?”

    陈家姐妹和赵大嫂看见这女人进来了,都笑着喊了声:“贺大嫂!”

    罗薇笑着和她们寒暄了几句,自己就坐在秀春她们边上,看着陈曼云道:“我听说你怀孕了?这可是好消息啊……”

    她是贺团长的第二任老婆,贺团长的第一任老婆死前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她嫁给了贺宇安也有好几年了,可是也没有孩子,大家暗地里都觉得应该是贺宇安的缘故。

    因此,在她面前很少提起孩子的事情。

    其实她是真的不在意,今儿会过来,还是顾行谨悄悄的去求她来坐镇的,因为他在喊人吃饭的时候,恰好被陈曼云听到,当时陈曼云就开玩笑一样开口:“不知顾连长请客,有没有我家老李的份?”

    顾行谨自然是不能不答应,不说别的,李副参谋长对他可以说是有知遇之恩,只恨自己太大意了。

    可是,知道陈曼云会去,他就怕陈曼云欺负自家老婆,想了想,就去请贺团长的老婆罗薇去镇一镇场子。

    贺团长和贺知寒的爸爸也是堂兄弟,听多了贺堂夸唐宝家的中医很不错,算是贺知寒的救命恩人,平时对顾行谨也很不错,自然也愿意让自己的老婆去给他老婆撑场面。

    罗薇和陈家姐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唐宝干脆请她们去房间里坐:“各位嫂子,这油烟味重,你们去里面坐坐。”

    她自己和赵大嫂在厨房里忙活,等到十几个菜上桌,她们又用小木桶开始煮饭。

    米饭的香味传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也快黑了,随即听到有很多人上楼的脚步声。

    先进来的是赵安邦,看着满桌子的好菜,眼睛一亮:“媳妇,真香啊!”

    后面的高大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嫌弃的道:“你不能这样当着我们的面耍流氓,就算嫂子很香,你也不能这样当着我们的面说是不是?这种话,只能晚上你们在被窝里悄悄的说。”

    后面还没进来的男人都发出善意的哄笑声,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对!”

    赵大嫂被他说的满脸通红,看着确实添了几分娇俏,拿着筷子瞪着他们:“肖强,你又打趣我,信不信等你对象来了,我可不会对她客气的。”

    顾行谨从外面挤进来打圆场,招呼大家都进来坐下:“就是,还没喝酒,肖强就开始说醉话了,晚上他就别喝酒了!来来,大家都坐下趁热吃,不吃完不准走。”

    “哦,今儿可真丰盛,真是辛苦两位掌厨的弟妹了。”贺宇安也找了个位置坐下,他知道自己不坐下,他们也不会坐,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菜不住的点头:“还没进来就闻见香味了,行谨,你这老婆娶对了,持家理事都是一把好手。”

    唐宝腼腆的笑了笑,跟着顾行谨和他们打了招呼,自己就继续回到炉子边守着蒸饭的木桶。

    “哎吆,你们都来了啊!”罗薇打开房门,看着自己男人,眉一挑,故作不满的道:“你这是嫌弃我做饭不行是不是?明儿我就罢工不做饭了。”

    贺宇安叹了口气,拿起筷子就夹了一筷子野鸡肉:“这下你们都听到了,明儿我没饭吃了,今儿晚上可得吃饱点,明儿就能熬过去了。”

    “哈哈哈……”大家都发出善意的笑声,都不甘示弱的动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