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看着满屋子的帅哥,悄悄的数了数,乖乖,来了十九个男人,连着顾行谨都二十个人了,幸好自己在赵大嫂的提醒下,多做了菜的分量。

    两只野鸡炖小半斤蘑菇是直接用脸盆装的,野兔是和土豆煮了一大盆,红烧肉也有一大盘,还有花生米,木耳炒芹菜,酸辣白菜,腊肉煮豆角干和红萝卜。

    赵大嫂还做了她的拿手好菜,腊肉和番薯粉条还有大白菜一锅炖,味道还挺不错的。

    当时唐宝还觉得这又不是喂猪,这菜都用脸盆装,真是太多了,应该都能剩下不少。

    可是又不好意思拒绝赵大嫂的提议,准备吃不完的就让她带走,可是现在看他们这架势,完全相信他们能吃光,只担心自己准备的菜不够。

    幸好先前的时候,赵大嫂把每样菜都夹了一些到饭盒里,要不她可就要闹笑话了。

    主要是唐宝没料到会来这么多人,本来她还以为自己也能坐在一起的,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男人们很惬意的喝着美酒,吃着难得吃到的好菜,还碰个杯,说几句闲话,乐滋滋的快要找不着北了。

    女人们在房间里,有罗薇镇着,陈家姐妹也不敢多说什么,再者唐宝做菜舍得放油,就算不是十分美味,可也是味道好极了,就连糙米饭是在木桶里蒸出来的,这味道都比平时好。

    罗薇吃的开心了,觉得自己吃人家的嘴软,倒是很有始有终,哪怕吃完了,也没有拍拍屁股就走,反而是开始八卦。

    人家有底气,那八卦是不用避着人的,看着陈曼月一脸好奇的问:“你和李营长的日子定下来了没有?”

    陈曼月心里也很复杂,虽然李柏康的家庭成分很好,可是婆婆难缠,大嫂精明,自己就算是嫁给他,日后在李家也说不上话,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确实是高攀了李家。

    而且现在婚事已经定下,让她的心里喜忧掺半,这才忍不住想要来折腾唐宝,让自己开心点而已。

    此时听到罗薇提起这件事,顿时觉得心塞,她这“仗势欺人”实在是太过分了,可是偏偏自己又确实不敢和她呛上,咬了咬唇,做出羞涩的样子起身:“我先回去了。”

    陈曼云也知道自己的妹子有点过分,可是她心疼自己的妹妹,至今也没忘记在小时候爸妈在外面工作,她和妹妹在爷奶家,自己发高烧,吃了几贴中药还没好,爷奶都把自己挪到破稻草房里,听天由命了。

    妹妹才十几岁,却守在自己的身边,一边给自己喂开水,一边给自己的身子擦冷汗,一连两天两夜,自己竟然真的熬过来了。

    她们的妈妈又有了身孕,生下弟弟后,这才把她们姐妹接到身边,不仅能照顾弟弟,也能做家务……

    陈曼云知道爸妈重男轻女,给她挑的男人大了她八年,因此在自己嫁了人后,就时常把妹妹接过来住。

    当时的李云开也只是普通的军人,可是在娶了老婆后,不仅隔年有了大胖儿子,在仕途上也是开始不停的高升。

    李云开的爸妈都是老思想,当时让儿子娶陈曼云,就是算命的说她命好旺夫,见儿子的路越来越顺,越发觉得陈曼云旺夫,恨不得把这儿媳妇供起来才好。

    就算是陈曼云把自己的妹妹接过来,李家老两口也一口答应,特别是陈曼月在李家养了一年后,出落的越发白净俏丽,这要是嫁的不错,以后就是自己儿子的助力……

    “小姑娘害羞,”陈曼云也不敢和罗薇呛声,只能含糊的说了声:“应该快了,反正现在是革命婚礼,简单方便的很,不像以前有那么多的繁琐规矩。”

    她寒暄了几句也坐不住了,寻了个家里有事的借口也离开了。

    罗薇也起身笑了笑:“我这蹭饭的也吃饱喝足了,那就先溜了,你们俩有空就去我那串门去!”

    唐宝和赵大嫂送她离开后,看见前面的男人还在喝酒吃菜侃大山,也催促着她先回去:“赵大嫂,今儿真是多亏你帮忙,现在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带秀春她们回去吧。”

    赵大嫂看见两个女儿吃的饱饱的,拿着梳子和镜子在那开始臭美的梳头发,也不急着回去,笑着道:“不忙,等下我和你把东西收拾了,顺便把桌椅马扎还了再走,最多过半个小时,他们肯定散了。”

    唐宝确实不知道她是从那家借来的桌子,就示意她坐下,自己给她把脉,很仔细的给她的左手和右手都切脉。

    左寸侯心,关侯肝,尺侯肾;右寸侯肺,关侯脾胃,尺侯命门。

    她的脉象也有点古怪,在正常的位置上摸不到脉,应该就是自家妈妈说的反关、斜飞脉。

    赵大嫂本来是不相信她这小小年纪就能把脉看诊,可是见她神色严肃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里也下意识的惴惴不安起来:“妹子,我这身子有什么不好吗?”

    都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爸,要是自己真的没了,她可不相信自己男人以后会不娶老婆,要是后面的女人生了儿子,自己的两个女儿可就是: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七八岁呀离了娘呀,好好跟着爹爹过,又怕爹爹娶后娘,养了个兄弟比我强,他吃菜,我喝汤,哭哭啼啼想亲娘,哭哭啼啼想亲娘呀!

    唐宝仔细的把脉后,见她红了眼圈,还真没想到她脑子里已经天马行空的想到赵安邦在她死后娶妻生子了,还以为她是因为不能再生育才伤心,温声道:“赵嫂子,你这身子就是脾虚、还有营养不良造成的贫血;每个月那个来的时候应该还有痛经现象,时间要么长,量也多,要么是时间很短,也很是是不是?”

    她想到现在的人估摸着十有八九都是有点营养不良的,而且阿胶,人参,乌鸡这些好东西也没几个人吃的起,倒是又让她微微皱眉。

    赵大嫂见她说的都对,又见她皱眉,只觉得自己心里更虚,只觉得浑身发冷,哆嗦着道:“妹子,有话你尽管说,我能撑得住。”

    “你这身子能调养好,现在只是有慢性子宫内膜炎,导致身子畏寒,下腹时常隐约会痛,腰骶附胀明显。”

    唐宝深怕自己说的太专业人家听不懂,干脆说的明白点:“毛发乃血液之余梢、肾脏之华表,通过头发能大概得知身体的健康状况,而一个女人头发乌黑明亮,就表明她血气很好,而血气好就说明子宫机能好,当然容易怀孕了;可是你头发枯黄,面色萎黄,就是你的身体不够好,自然是不能怀孕了。”

    赵大嫂觉得自己快被她给吓死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问:“那我这身子没别的毛病?”

    “别的好好的,我先给你开几幅药,先调养好你的子宫,”唐宝想了想:“另外你多吃点鸡蛋,黄豆这些,红枣、菠菜、动物的肝脏、胡萝卜、木耳,鱼这些都是补血的好东西。”

    她不能说这些可以平衡激素水平,对增强精子和卵子的质量有很好的效果,只能说:“这些是专门改善贫血的,效果很好,你吃个几个月,肯定能怀孕。”

    先前唐宝把她的状况说的太准,这人赵大嫂的心里就几分相信她的话,特别是现在她又能说自己还能生孩子,这让她很是心动,可是又心疼药钱,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那个,妹子,你说的那中药是不是很贵?他每个月要往家里寄叁拾元,我们一家四口的嚼用也不少,要是药钱太贵,我怕家里负担太重。”

    说完叹了口气:“我可不能因为自己的身子,拖累了一大家子。”

    唐宝很想说,你调养好身子,这样以后才能健康,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笑着道:“中药里不用人参灵芝这些好东西,费不了几个钱。”

    又凑近她低声道:“我这次过来,我妈也给我准备了好多助孕的药材,均你九副药先吃着看看效果。”

    “谢谢你啊大妹子,”赵大姐觉得自己越听她说话,越觉得她是有本事的,赶紧道谢:“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真是太感谢你了,这药多少钱,我等下给你送来。”

    唐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嫂子,我手脚笨,不会做鞋,听行谨说大嫂做的一手好鞋,我就想让你帮我做二十双布鞋。”

    “行,那行,你把尺寸给我就好。”赵大嫂心里一琢磨,自己一双鞋子要卖壹元钱,这二十双鞋子就是贰拾元,这药钱可真不便宜。

    幸好唐宝不要自己的现钱,而是让自己可以用布鞋抵债。

    二十双布鞋的成本也要玖元到拾元,自己现在一天最多能做一双鞋子。

    她心里觉得,这人还真不能生病,要不真能把一家子全都给拖垮。

    唐宝起身去箱子里翻找,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拿出一包干红枣和一小袋木耳递给她,低声道:“这些你拿去,每天早上自己吃三个枣子,一个白煮蛋,还有以后你们大人不要吃芹菜。”

    赵大嫂赶紧拒绝:“不行,我怎么能白拿你这么多东西啊!”

    “拿着,这都是去我家看病的病人送的,我家不缺吃的。”

    赵大嫂一听,反而更觉得唐宝家的医术好了,要不人家怎么会不缺吃的呢,感激的道:“妹子,要是我真的好了,以后你们一家子的鞋子我都全包了,不要钱。”

    现在的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还真的把唐家的鞋子都给包了。

    赵大嫂又担心的问:“不过,这芹菜为什么不能吃啊?是不是因为我们喜欢吃芹菜,这身子才出了毛病啊?”

    “不是这回事,”唐宝有点说不出口,却还是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听的赵大嫂不住的点头。

    “你们在说什么呢?”房门被推开,贺知寒穿着一身有点脏的军装,带着点风尘仆仆的进来,桃花眼潋滟的看着唐宝,散发着醉人的笑意:“唐宝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爸妈听到你救了我,正要好好感谢你呢,明儿我带你去我家待几天。”

    唐宝赶紧拒绝:“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挂在心上。”

    “你还真以为我爸妈要见你,只是为了谢谢你啊,”贺知寒一脸坏笑:“还不是我叔,想着我婶子的身子弱,早就起了想让你们给她看看病。”

    又做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带着点郁闷的叹息:“我才从外面跟任务回来,就接到我叔的电话,本来还以为他这是关心我呢,没想到他说是听到你来了,让我务必请你去替我婶子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