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知寒的身份本来没几个人知道,算是悄悄的下放来历练的,可是他跟着贺参谋长回来后,突然间被上面频频调出去做任务,让消息灵通的人都以为他这是得罪了贺参谋长或者是别的什么人,这才被人整。

    后来贺团长听到了,怕引起大家的误会,这才出来解释,那贺知寒是他堂兄的亲儿子,这是为了让他历练历练,免得他不思进取……

    赵大嫂在边上听到他们说的话,那激动的心就别提了:我的乖乖啊,原来唐宝的医术真的这么厉害,那自己可是捡了个大便宜。

    本来她的心里还在琢磨,她让自己每天都吃一个鸡蛋三个红枣,那也太奢侈了,自己还不准备每天都这样败家的吃。

    可是现在,她决定了,自己一定要按着唐宝说的吃。

    顾行谨也从外面进来,伸手想搭在他的肩膀上,看了看他身上的衣服,果断的收回手,嫌弃的摇头:“你这是去哪儿打滚了啊,晚饭吃了没?没吃就去外面吃,你堂叔让你出去说话呢?”

    “我堂叔?”贺知寒一时之间还回不过神,傻傻的问:“我哪个堂叔?”

    顾行谨无奈的摇头:“你出去一趟怎么就傻了,在这里的就只有贺团长好不好?”

    “你才傻子,”贺知寒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又看着唐宝笑嘻嘻的道:“我明儿再来找你啊!”

    顾行谨看着他那桃花眼勾人的笑意,心里突然之间很不爽,推搡着他去外间:“就你话多,再不动作快点,你就啥也没得吃了。”

    “你别对我毛手毛脚的,”贺知寒故意和他闹,走到门口还回头对唐宝坏笑:“小心唐宝会吃醋对不对?”

    贺宇安已经吃饱喝足了,本来起身要离开了,看见贺知寒风一样的进来,抓着顾行谨问:“你老婆来了吗?”

    顾行谨点头:“是啊,在里面和赵嫂子说话,你吃……”话没说完,贺知寒就推门进去了里间。

    现在看着贺知寒还在耍宝,他笑着出声招呼:“你这是才回来吧?事情顺利吗?”

    “还算顺利,”贺知寒这才喊了声:“叔,今儿你怎么也来蹭饭了?”

    贺宇安知道有些事不是自己能打听的,点到即止的闭口不谈他外面的任务,好脾气的笑了笑:“对啊,我这不是馋酒了吗,就来行谨这喝点。”

    顾行谨本来是自己准备再盛饭的,看着他来了,就把木桶里的糙米饭全都盛给他了。

    贺知寒见桌子上的菜都只剩下底了,干脆把菜汤往自己的饭盒里倒,狼吞虎咽的很快就开吃。

    而这个时候,大家都吃饱喝足告辞了,顾行谨送他们出门,回来的时候看见赵安邦夫妻一起收拾,唐宝给他们倒了枸杞红枣茶,赶紧上前帮忙收拾桌子,一边问:“知寒,你这急急忙忙的来做什么?”

    贺知寒又把贺堂听到唐宝过来的事情说了一遍,正色道:“叔他本想是自己来的,可是他明儿一早就要赶火车去京都,怕我怠慢了唐宝(其实是觉得孤男寡女的出门,怕别人说闲话),就让他的两个女儿过来,请唐宝务必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婶子。”

    唐宝见他这样说,也知道自己再推诿的话就显得有点拿乔了,笑着应下:“那行,我就怕我医术不精,帮不上忙。”

    贺知寒喝了口茶,笑的格外开朗:“我们都很相信你,就连我爸妈对你也很好奇呢,到时候我们一起交流交流。”

    “你说行谨的爱人是中医?”贺宇安是知道贺堂老婆身子骨不好,这些年都是在四处求医,可是看唐宝这年轻的样子,心里觉得有点不靠谱,觉得他们这是病急乱投医了。

    贺知寒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把唐家的事情说了一遍,满口夸:“叔你还别不信,我叔那时候真的是怕我死在他眼前,也说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可没想到他们一点也不担心我那高烧不退,只喝了二三天的药,就把我从阎王殿给拉回来了。”

    贺宇安心里一动,眼神就落在唐宝脸上,见她只是浅笑,一点也不浮躁或者是面有得色,心里琢磨自己留意着他们的动静点。

    他现在年过四十了,可是膝下却还是没有一儿半女,通过贺家的关系,也悄悄的去不少大医院检查过自己的身体,都说是自己那个什么不够活跃的缘故,可是用了药也不见好,也有人建议他去寻有名望的中医看看。

    但是现在都是提倡科学,提倡西医,这中医倒是划分到旧思想的那一块。

    主要是因为真正的好中医太少了,可遇不可求。

    很多人碰到的都是二把刀,钱也花了,药也喝了,可是这病也没好,上当之后就说中医是骗子。

    他也担心自己寻不到好的中医,可是现在听到贺知寒的话,觉得要是贺堂老婆那边能传来好消息的话,自己也可以试一试。

    ……

    赵安邦今儿喝了点白酒,躺在床上就觉得眼皮子上下打架,可是察觉到自己的老婆在边上翻来覆去的,弄得他也没有了睡意,干脆搂着她低声道:“小花,你怎么睡不着了?要不我们……”

    反正夫妻俩在床上,那说的自然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话(我也很绝望啊,怕被驳回)。

    两个女儿睡的地方和他们是同一个房间,只用高大的衣柜隔开,怕吵到孩子,两个人动作也不敢太肆意。

    半响后,刘小花柔顺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低声道:“今儿唐宝给我把脉了。”

    “唐宝是谁啊?”还没从温柔乡里回过神的男人搂着老婆低声道:“你要是身子不舒服,我们就去医院里看,不要听信那些江湖郎中的话,到时候反倒是花了钱还找罪受。”

    刘小花翻了个白眼,才想起来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不见,没好气的道:“唐宝就是顾行谨的老婆,人家一摸我的脉,就知道我这身子是怎么回事,还说给我开几副药,说我这身子能调养好,说不准还能再生孩子。”

    “真的?”赵安邦先前也听到了贺家叔侄的话,惊喜的问:“这,这是真的吗?”

    “她说是这样说,可是我现在还没喝药,怎么知道最后会怎么样?”她伸手掐了他一把,有点酸溜溜的道:“你也想生个儿子是不是?就算我被她调理好了身子,可是人家也不可能包生儿子啊!”

    赵安邦知道她的心病是什么,赶紧安慰她:“我没那意思,我就是想你的身子好好的,这样就算我有一天在外头没了,两个女儿也有你照顾着是不是?她们也不会变成没爸没妈的……”

    “不准你说这不吉利的话。”她伸手捂住他的嘴。

    赵安邦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她激动的心情,等她松手了,就赶紧哄:“好,我不说,我们都要长命百岁,以后给我们的女儿撑腰……”

    刘小花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把唐宝的话都和他说了一遍,低声道:“她给了我一些红枣和木耳干,还让我每天吃个白煮蛋,我先前还舍不得,现在就想试一试。”

    “你听她的,该吃的吃,你就是太节俭了。”赵安邦还是有点不放心:“我明儿找行谨问问,他爱人看着太年轻了,也不知道靠不靠谱。”

    刘小花已经很相信唐宝的本事:“我觉得靠谱,就你们今儿吃的野鸡野兔,还有那些白酒,香菇木耳什么的,都是病人送的,这要是没两把刷子,人家会白送这么些好东西吗?”

    又有点发愁:“可是她就让我给做二十双鞋子,算是药钱了,你会不会觉得我们占了人家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