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自己应该有点强迫症。

    她看到麻袋里的这些乱糟糟的药材,心里就觉得不舒服,拿出几个布袋开始一样样的收拾出来,炮制不好的那些药材该扔的扔,能补救的放在一边,忙的都忘记了自己要准备午饭这回事。

    这顾行谨中午回到家吃午饭,推开门就闻到一股扑鼻的中药特有的药香味,看见桌子上堆满了药材。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老婆要和自己摊牌了,她要告诉自己属于她的秘密了。

    一时之间,心情非常激动,激动的就像是自己和她洞房花烛夜的那一刻,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说真的,他也好奇老婆的秘密,也想她有愿意告诉自己的一天。

    本来还以为自己要等很久,说不准要等有了孩子,她才会告诉自己。

    可是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

    他打定主意,就算是唐宝说她是妖精自己都不会露出惊讶的神色。

    事实证明,他是想多了。

    唐宝见他回来了,伸手一拍自己的脑门:“哎呀糟了,我这都忘记了烧午饭,还有外面送药材的人这个时候也该到了。”

    她还是觉得晚点吃饭没关系,让别人久等了就不好了,赶紧出门:“我和送药材的人说好了时间,先下去瞧瞧,你要不去食堂吃,要不随意煮几个白煮蛋。”

    顾行谨也顾不上吃午饭了,跟着她一起走:“没事,反正我早上已经把那帮小子训练完了,下午不用我带队,晚点去也没关系。”

    唐宝心想:你跟着来倒也是好事,免得你还以为这些药材是我凭空变出来的,杏眼带着促狭的明媚一笑:“那感情好,多了个免费的劳动力,我也不用拎麻袋了。”

    年轻男子已经在一边等了一会了,还不见唐宝出来,心里很是忐忑不安,生怕等下冲出来一群人,说自己是骗子,真是恨不得转身就跑的远远的才好。

    可是又觉得那美丽的小姑娘说话轻声细语的,性子也好,要是自己跑了,她被家里的大人骂怎么办?

    这么一想,算了,还是留下来吧,大不了自己把这还没捂热的钱还给她。

    在他想要不要自己进去打听一下的时候,看见唐宝已经出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高大英俊,就是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样凌厉,让他都不敢和他对视。

    唐宝自然也发现了顾行谨的眼神,瞪了他一眼,转身却对人家换上了温柔的笑脸:“对不住,我就顾着收拾你先前卖给我的那些药材,忘记我们约好的时间了,害你久等了,你把你家的药材都拿来是吧?”

    “是,是,”年轻男人见她笑的灿烂,那杏眼如同隐隐的含了层水,笑得弯成月牙,甜美又温柔,看起来格外的惹人怜爱,让他忍不住看傻了眼,听到男人不悦的声音“东西呢?”,才猛然回过神,闹了个大红脸,七手八脚的把麻袋打开,结结巴巴的道:“东西都在这里!”

    唐宝看了看里面的药材,还有两本被翻得破破烂烂的医书,也没仔细看里面的内容,粗粗的一番,好像是金针刺穴的,就从口袋里掏钱:“多谢你了,药材伍拾元,还有这两本书算拾元一本成不成?”

    “不用不用,”年轻男子赶紧摇着双手拒绝,很朴实的道:“我,我这次的药材没有上回的多,这书也被我妈扔到火灶口,差点要烧了,不值钱!我也不能要你的钱。”

    顾行谨可不乐意这傻小子看自己的媳妇看傻了眼,伸手拿过唐宝手里的钱塞到他的手里,严肃的道:“说好的事情不能反悔,这些钱你收着,以后有好药材再送来,就说找顾行谨就好。”

    说完,自己一手拎起一个麻袋,看着他道:“要不就去我家吃了午饭再回去?”

    “不用,不用,谢谢你们。”年轻男子觉得自己和他们应该没有再见面的时候了,因为自己不会采药,赶紧拿起扁担转身就快步离开,生怕顾行谨让自己进去吃午饭。

    他的心里很高兴,有了这一笔意外之财,加上家里的钱财,他和自家妈的日子就能宽裕很多。

    顾行谨两手轻松的拎着麻袋,脸不红气不喘的回到三楼的房间,把麻袋放在一边,自己就找出面粉和鸡蛋,准备做面疙瘩吃。

    唐宝乐得他上厨,自己继续挑拣药材,还很嘴甜的道:“行谨,我最喜欢吃你做的饭菜了,味道都很好,晚上我们吃面条好不好?”

    顾行谨想到大肚子粗瓷缸里快要见底的面粉,应了一声:“行,那你等下把面粉揉一下,等我回来烧;对了,贺知寒可能要过来蹭饭,你多准备点。”

    巧妇难做无米之炊,要是她真的做的多了,自己晚上就可以借此事提醒她,免得她出去后,也是粗心大意的,被人看出端倪就不好了。

    “哎,行!”这个时候的唐宝,没发现他给自己挖了个坑,而自己还真的一点也没设防的跳坑里了。

    顾行谨做好鸡蛋面疙瘩汤,就催着唐宝先吃午饭。

    在这有点冷的时候,吃上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鸡蛋面疙瘩,实在是浑身都暖和了。

    顾行谨吃完了午饭后,看着外面风雨欲来的天色,提醒还在秀气吃面疙瘩的唐宝:“这天气眼看着要下大雨,你下午别出门了,免得淋湿。”

    “知道了,我下午把这些弄好就睡大觉。”

    当然,唐宝这话也只是说说,她还没把药材挑拣好,赵大嫂就带着纸笔,拎着几斤芋头,上门来要布鞋的码子了。

    唐宝把自家爸妈的码子报了每个人三双,自己七人的码子是每个人两双。

    赵大嫂仔细的记在本子上,这才看着一袋袋的中药,惊讶的问:“妹子,你哪弄来这么多中药?”

    “碰巧遇上了,”唐宝也没和她细说,起身道:“嫂子你坐着等等,我这就给你抓药,等下你就用三碗水慢火煎药,等剩下大半碗的时候倒出来,温热的时候喝了,明儿早上再煎一回就可以把药渣倒了。”

    赵大嫂听的很仔细,生怕自己漏听了什么。

    唐宝先前从空间里拿出一些桑皮纸,又去里间拿出来药秤,当着她的面,开始抓药。

    其实,她小时候在家闲着没事,苏素就让她背药方或者是抓药,抓一味药后再分别过称,其中每一份药都要过秤,多了要去掉,少了要添上,差一点也不行。

    每付中药的量都是按“克”计算的,多了少了都对药效有影响。

    苏素说起有些不负责任的中医抓药,是把已称好一味中药非常随便地倒入几份药中,多一味少一味也不知道,分药全凭感觉,靠手抖,糊里糊涂的,可是倒入的药量有多有少,就会影响药性。

    唐宝左手拿秤,右手抓药,秤盘抖动,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一味中药被分成了九份。

    她的手感很好,动作娴熟的赏心悦目。

    赵大嫂觉得自己都看呆了,她还真的没看见过抓药也能这么美的让人沉迷的。

    等唐宝抓好了药,放下药秤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清脆的拍掌声,一个穿着红格子羊毛外套,圆脸上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很是惊讶的道:“都说百闻不如一见,我先前总觉得我阿爸和二哥是夸大了,今日一见嫂子这一手,就觉得嫂子是个厉害的。”

    贺知寒在小姑娘的身后笑了笑:“你这黄毛丫头才看见过多少人,就以为你很厉害了,现在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