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敢说自己能治百病,不过是尽力而为,只求无愧于心罢了。”唐宝看着那姑娘的穿着打扮,心里再一次的暗搓搓的羡慕,看来华国对于服装这一方面,现在是越来越宽松了,说不准自己明年也能穿上羊毛或者呢子外套了。

    “你好,我叫贺玉杭,我爸是贺堂,今日特来请顾嫂子去我家替我阿妈看病。”

    贺玉杭本就是像白玉堆砌的人,一笑还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真是能甜到人的心里去:“可惜这两天天公不作美,真是要辛苦顾嫂子了。”

    唐宝听到小姑娘一口一个“顾嫂子”,要是自己没记错,贺知寒先前说她已经是二十岁了,比自己还大一岁,这一口一个“顾嫂子”,瞬间觉得自己好老。

    她一边把药包包好,一边温声道:“我姓唐,单名一个宝,你喊我唐宝就好。”

    “好啊,那你以后喊我玉杭就好,”贺玉杭似乎脾气很好,笑嘻嘻的道:“我看今儿的天气很好,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到我家应该能赶得上晚饭。”

    她的话音才落,外面突然响起一个惊雷,吓了她一跳,随即大雨倾盆落下来。

    她叹了口气,自嘲一笑:“原来连老天都看我不顺眼,这可是明晃晃的打我的脸。”

    随即又笑吟吟的对着唐宝笑:“不过这下雨天留客天,嫂……唐宝你会收留我的对不对?”

    唐宝还真的没想到贺堂那闷葫芦一样的男人,竟然能生出这言笑晏晏的女儿,笑着点头:“乐意之至。”

    其实贺玉杭是为了哄自家阿妈,这才学着说些俏皮话,时间久了,倒是习惯成自然了:“那可太好了,我阿爸早就和我说过,他在你家吃了不少好东西,今儿轮到我来蹭吃蹭喝了。”

    唐宝发现这姑娘虽然笑得可亲可爱,可是自从进屋起,这眼神就没有离开药材和自己的手过,看来是个小心谨慎惯了的。

    她把药材全都包好递给赵大嫂,温声道:“嫂子你按着我说的先喝了这些药,再来找我就好。”

    赵大嫂满口感谢,满脸高兴的接过药包,见她有客人,就笑着先离开了。

    贺知寒来到这就很随意,早就坐在凳子上,还拿了个苹果在啃,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自在,一点也不见外。

    唐宝送走了赵大嫂,这才去洗了手,给他们倒了两杯开水,又去房间拿了一小袋糖出来。

    “真是麻烦你了,”贺玉杭来之前早就准备好自己该怎么试探她,笑着问:“我最近晚上总是睡不好,你能替我把脉,看看我这是怎么了吗?”

    她这是担心名医都会自视甚高,哪怕阿爸和二哥说的再好,她自小到大都没有接触过中医,听得最多的是在医院里,听医生板着脸说别的患者:“胡闹,你这病早就该来医院的,乱喝什么中药,现在被耽搁了时间……”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她想试试唐宝能不能诊出来自己……

    唐宝看着她的脸色倒是不像有病的,可是眼睑处确实有点黑眼圈,示意她伸手,自己给她切脉。

    随即一笑,松手道:“玉杭你的身体没事……”

    贺玉杭一听她这话,就急了,打断她的话:“真的没事吗?我今儿总感觉到头隐隐作痛,特别想睡觉,晕晕沉沉的很是难受。”

    “那是因为你昨晚上咖啡喝多了,”唐宝一脸嘴馋的看着她,眼巴巴的问:“你还有咖啡吗?能不能均一点给我?”

    贺玉杭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唐宝你真是太厉害了,这都能把脉把出来啊?这东西苦的要命,我也是别人送我的,等你去了我家,那一袋都给你。”

    唐宝笑得格外灿烂:“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先谢过你了。”

    其实她还真不是把脉把出来她喝了咖啡,毕竟喝了浓茶也能让人睡不着,估摸着是小姑娘想试试自己,这才故意喝咖啡熬夜。

    特别是坐在她对面的时候,闻到了她身上还带着淡淡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咖啡香味。

    偏偏她的鼻子真的很灵,闻到了这咖啡特殊的香味,馋虫都被勾出来了。

    贺玉杭看见她这高兴的模样,心里有点狐疑,试探的问:“人家就说这是提神的,难不成还能入药,或者是别的用处?”

    唐宝见她误会了,赶紧道:“不是,我坐火车的时候,有人也给我喝了点,我觉得很香,不过也知道这东西很少见,没想到你家就有,觉得自己太有口福了。”

    贺玉杭这下是真的笑得勉强了,难不成这有本事的人的爱好就有古怪?她喜欢那苦的要命的东西,可是除了苦瓜,还有什么菜是苦的?

    而且现在这大冬天的,哪来的苦瓜?自己回去就只能让人去寻苦瓜干了。

    贺知寒在边上啃完了苹果,就开始剥糖吃,看着她们安静下来了,这才呲笑一声,桃花眼里带着揶揄的看着她们:“小丫头这下放心了吧?就你心眼多的把个子都给坠矮了。”

    又看着唐宝挑眉一笑,蛊惑她:“唐宝你到时候去了她家可别客气,看见有喜欢的只管开口就是,特别是我婶的老家是东北的,我都看见她床头柜边放着好几支人参呢。”

    贺玉杭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一眼:“你可真是的,不知道还以为唐宝才是你妹妹呢。”

    又看着唐宝道:“只要你能让我阿妈好起来,不说我家有的你随便拿,就算是我家没有的,我也给你寻摸来。”

    “这话还像样,唐宝你可不要客气。”贺知寒一点也不客气的替唐宝答应下来,又看着唐宝道:“她那外家三个舅舅,别的不多,就是人参鹿茸灵芝这些东西最多,你要是有需要的,还真不用客气,这些好东西在你手里才不会被糟蹋了,能物尽其用。”

    唐宝只是笑笑,心里却觉得这病患给自己的压力有点大,灵药医生都不缺,可是这身子还这么弱,自己这也怕是有心无力。

    要是能推,这样不好伺候的病人,她可是真的不愿意接手。

    不是怕被砸招牌,而是怕看不好人家以为自己没尽心,这看的有点起色,又怕人家想自己能药到病除,妙手回春。

    贺玉杭更是把自己阿妈的身子症状都和唐宝说的仔细,恨不得唐宝听到这些就能给自己一句准话。

    唐宝反倒是什么也没说,反而是温声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即使是同样的病,不同的人用的方子也不一样,现在我没看见你阿妈,不可能说自己一定会调养好她的身子。”

    “对,是要对症才好下药!”她也觉得唐宝的态度很郑重,没有敷衍自己,越发显得高兴,看时间已经不早,就起身告辞:“那我们就先不打搅了,明儿早上再来寻你好不好?”

    唐宝还没留客,贺知寒先不乐意了:“开什么玩笑,外面下着大雨,我可不想走,再说现在你跟我回医院,那里的伙食你肯定又是嫌弃的要命,我们就在这蹭饭。”

    “行,只要不嫌弃我这手艺,尽管留下来吃就是。”唐宝也察觉到时候不早,去房间里找点干货出来。

    贺玉杭觉得他的脸皮太厚了,趁着唐宝去房间,赶紧来到他的身边低声道:“我们什么东西也没带来,怎么好意思留下吃晚饭?特别是现在这天气,就算你有钱,黑市里也没东西买,要不你赶紧去外面的商店里买些肉罐头或者米面什么的。”

    她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钱,又从另外的兜里掏出十几张票塞给他,低声催促他:“你还不赶紧去买啊。”

    “多谢妹妹施舍我,”贺知寒毫不客气的全部笑纳,随即坏笑:“傻妹妹,唐宝的老家就靠山,多的是腌肉和腌起来的野鸡野兔这些野味,这次她来,肯定带了些,我们就只管等着吃就好,你要是不好意思,等她去了你家,你照顾着点就好了。”

    唐宝恰好要从里间出来,在门边听到他这话,心里有点感慨,这家伙平时看着不大着调,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有点靠谱的。

    他说这话完全是为了自己好,还能有什么比一起吃喝,更能让贺玉杭和自己熟悉起来呢?

    本来顾行谨是想吃面条的,可是这有客人在,唐宝还是觉得吃饭更合适,拿出来一只风干的野鸡,野兔和一块腌鱼,还有一些香菇干,又找出几个土豆,还有必不可缺的大白菜就开始做完饭了。

    贺玉杭也过来帮忙,他们家虽然因为阿妈的病请了个阿姨,可是平时她也下厨,会做几个小菜。

    等顾行谨回来的时候,一推开门就是满屋子的香味,他赶紧关上门。

    觉得幸好现在天气冷,又因为下雨天关着门窗,要不楼下的和隔壁的邻居肯定有意见,这自家天天香气扑鼻,吃香的喝辣的,人家就着糙米饭配着大白菜或者梅干菜,这不是招人仇恨吗?

    贺知寒在摆碗筷,看见他就像他才是这家里的男主人一样招呼:“行谨你可回来了,就等你开饭,赶紧来坐下。”

    贺玉杭也洗干净手,过来和他握手,大方的招呼:“顾大哥你好,我是贺玉杭。”

    她原本倒是想拉近乎喊声姐夫的,偏偏先前知道唐宝比自己还小一点,自己总不能喊他妹夫吧?

    要是喊他“贺同志”那又显得太生疏了,那就只能喊贺大哥了。

    顾行谨和她握手,很有自觉地和她虚虚一握,一触即分,一脸严肃正经的道:“你好。”

    有贺知寒在,那就不会有冷场的时候。

    他乐颠颠的去端菜,嬉皮笑脸的道:“唐宝,他回来了,我们可以开饭了吧?你烧的菜真的好香啊,可把我馋死了,我的五脏庙早就在咕咕叫了。”

    唐宝先前问过他们,知道他们都会吃点辣,就炒了一盘辣子野兔肉,还有那个风干的鱼用黄酒蒸,只放了点生姜大蒜就香气扑鼻,酸辣土豆丝很下饭,香菇炖野鸡也很鲜美,只有一个素炒大白菜才算是清淡的。

    四个人胃口都很不错,等到吃饱了晚饭,蔬菜倒是吃完了,三个荤菜还剩下不少。

    贺知寒摸着有点撑的肚子感叹:“这才是人过的日子,要是能天天这样吃就好了。”

    “你这思想不对,太腐败了。”顾行谨毫不犹豫的打击他:“我看你得好好学习学习,以后他来了,我们就烧玉米面,窝窝头就行。”

    唐宝笑了笑,起身开始收拾厨房碗筷,让他们说说话。

    贺玉杭也很有眼色的来帮忙,现在可没有洗洁精,幸好炉子上有热水可以洗碗。

    贺知寒和顾行谨去房间神神秘秘的说了会话,贺知寒出来就招呼自己的堂妹走了:“好了,我们这吃饱喝足了,也可以回去睡大觉了,趁着现在雨小了,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