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本来想借着让唐宝做面条,说几句“面缸里也没多少面粉,你怎么能做出这么多面条”来提点她,让她心生警惕,免得出去了还粗心大意的露馅。

    可是晚饭她却做了饭,而且她现在也学聪明了,自己趁着她梳洗的时候数了数,野鸡野兔都是从藤箱里拿的。

    不过,顾行谨可以保证自己先前没看到过那腌鱼,等她上床了,就搂着她叮嘱了些出门要小心的话,随即状似无意的问:“对了,那腌鱼的味道真不错,我先前怎么没看到箱子里有腌鱼?”

    老婆,拜托你就长点心吧!你这样粗心大意的,害的我是真的不放心你出门。

    “我是神仙,我变出来的!”唐宝恨不得剁了自己的爪子,怎么又忘记了这回事?干脆杏眼瞪着他耍赖:“不,我是妖怪,我要吃了你。”

    “那你把我吃了吧!”他把她搂在怀里不放,一脸坏笑:“你本来就是我的的小妖精,我就盼着你主动的把我给”吃“了。”

    啧啧,男人啊,说荤段子好像就是与生俱来的本事,真不要脸!

    唐宝觉得自己在他的心里应该是很纯洁的,一脸懵懂,又带着嫌弃的看着他:“看看你这肉,太老了,我嫌咬着费劲,等我把你先养的白白胖胖的,再把你吃了。”

    “哈哈,我的小笨蛋,”他低沉悦耳的轻笑,随即摸着她的脸,盯着她的眼,很认真的道:“那你在外面可千万要小心,藏好你的狐狸尾巴,千万不要被别人给看见了,要是被人知道你是狐狸精,那人家会想把你占为己有,或者是把你给剥皮了……”

    顺着他的话,想到自己被人解剖研究的场面,害的唐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把自己埋进他温暖宽厚的怀抱里,嗔道:“不准你再说,你是想把我吓死吗?”

    她现在可以肯定这男人是已经察觉到什么,可是她没想到他能忍着不问个清楚明白,反而是提醒自己在外要小心。

    可是空间的事情自己是决不能和他说的,那就只能拿自己忽悠杨毅的那一套来忽悠他了,免得他在心里揣测自己是不是妖精。

    当然,空间里确实有只小小的狐狸精。

    “好,好,我不说了,别怕,”顾行谨觉得自己真的是栽在唐宝的手里了,丝毫不舍得勉强她什么,也舍不得她害怕的样子,温声道:“乖宝宝,我是你的丈夫,我会保护你的,永远也不会伤害你,你永远也不要怕我好不好?要是你觉得不安,大不了我们隐居起来,顺便走遍天下的名山古刹,就像是那些话本子里的神仙眷属一般,天地之间任我们逍遥。”

    这也算是他借机表白自己的心意了,免得她担心自己会伤害她。

    他那真挚的眼神,郑重的语气,让唐宝听的心里一暖,搂着男人精瘦的腰身,低声道:“你还记得早先的时候,贺知寒差点和我一起出事的那件事情吗?”

    哪怕是自认为聪明的顾行谨,也没把那件事和自己的老婆联系起来,应了一声:“怎么可能忘记呢,你都差点淹死了,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害你差点离开我的恐惧。”

    “其实,我这个人懂点不大正常的东西,比如说五鬼搬运法……”

    唐宝没敢说药厂夷为平地是自己动了手脚,从自己和贺知寒在被人动了手脚的车里,他被迫把车开到河里……感觉到浑身紧绷的搂着自己,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自己,从被窝里拿出一只洁白细腻的手放在他的眼前,低声道:“看好了!”

    纤纤玉手里瞬间多了把手枪。

    现在自己只能曝光了一部分秘密,希望他能相信自己这个说法。

    顾行谨凤眼一眯,虽然他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自己的老婆会有秘密,可是听到她说“五鬼搬运法”的时候,自己还真的是被吓了一跳,觉得这就像是在听人说书。

    可是眼前的手枪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自己亲眼看到手枪凭空出现在她的手里。

    先前她上床来到自己怀里,自己能确定她身上没地方藏手枪,而且这样也就能说的通她为什么能拿出一些家里没有的东西了。

    唐宝觉得自己很难得看见他有这惊讶的表情,微微一笑:“你相信我会五鬼搬运法吗?你相信我祖上是能呼风唤雨的神婆吗?你有没有听说过,我小时候行动很慢,有没有听人说起过我是傻子?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没能控制好,这也算是我们苏家的血脉传承……”

    亲,我现在虽然是鬼话连篇,可是我真的是编不出来比这更靠谱的神话了。

    她又伸出另一只手,凭空出现了一根金簪:“不过有主的东西我都不能动,要不就会浑身难受,心口疼,可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伸手就能拿到,藏起来也没人能找到。”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顾行谨虽然不信鬼神之事,可是却也听得多了,平时也保持敬畏之心,现在看到自己的老婆也是其中的一员,那复杂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啊!

    不过,这说法,比自己暗暗的揣测自己的老婆是不是妖?是不是怪好多了。

    自己不用担心自己老了,她还是嫩的像现在的模样,带着她走出去,人家就会说“你看看人家的孙女多孝顺,陪着爷爷出来遛弯。”

    或者是某一天,老婆就变成一只狐狸精躺在自己的怀里,口吐人言“我对你恩情已报,从此你我恩断义绝,不要再记挂我,我要回神山去修炼了。”

    别怪他脑洞大开,人家小时候也是公子哥,在戏场里听多了这些戏曲。

    而且也听到过老兵神神叨叨的说些怪事:“……那村子里一到晚上就没人能走进去,也出不来,都说是……”

    顾行谨闭了闭眼,不去想那些寒碜的让人倒牙的事情,搂着她的又暖又软又香的身子,放松的松了口气:“唐宝,你有这神奇的手段是好事,可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免得让你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我很早就察觉到你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没想到是这么神奇的事,我现在只求你在外一定要格外的小心……”

    唐宝听到他又化身成了唐三藏,开始念叨个不停。

    她以为他会比较难缠,追根问底的问个不停,可是没想到他只担心自己会在外人的面前露馅,一口气哽住,上不去也下不来,郁闷的要死。

    早知道他这么好说话,自己也不至于担心这么久。

    真是没想到他们思想都这么的淳朴,连自己这种鬼话也能相信。

    好吧,现在她知道了,五鬼搬运法是万能的,现在他的心里肯定在想自己是半吊子的神婆了。

    不过,唐宝在听到他把同一件事唠叨了十几遍的时候,再也忍受不了自己的耳边有他这苍蝇一样的存在了,张嘴就咬住他的唇,成功的让他闭了嘴。

    柳眉含情,杏眼妩媚的看着他,含住他的唇细细的舔了舔,灵活的舌尖描绘着他的唇形。

    水汪汪的杏眼里带着诱惑之意,娇娇软软的呢喃:“顾行谨,你知道吗?我很想做你的狐狸精,把你迷得眼里只有我一个才好。”

    这诱人的小模样,瞬间让他差点爆炸,活脱脱就是一只道行深厚的狐狸精。

    顾行谨瞬间反客为主的吻住她,含糊不清的道:“不,狐狸精都比不上你这小妖精,今儿是你自己非礼我的,等下别想逃。”

    “我怎么就是小妖精了?人家明明是老妖精……”

    当然,她的实话他不相信,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