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家姐妹对这边的医院很熟悉,很快就轮到了林雅芬做检查。

    唐宝也和贺家姐妹等在外面,顺便四处看了看着医院,看着到处都是新的,墙上下面是淡蓝色的涂料,上面是白色的涂料,走廊的两边都是崭新的木头条钉的长椅子。

    “这边的医院挺大的,看着设备也很不错,环境也挺好的!”唐宝有点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要是医院再多点,也挺好的。”

    贺玉欣闻言忍不住笑,特意凑到她的身边低声道:“你是中医,竟然还夸赞西医,姐你的心可真大。”

    唐宝笑了笑:“急救来说,确实是西医比中医更快速,也更有效。”

    又对她挤了挤眼,叹了口气:“主要是中医这块,像我这样技艺不精,却出来招摇撞骗的人太多了。”

    “姐你可真逗,哪有像你这样自己说自己的。”

    贺玉欣瞬间觉得唐宝这个人说话很有意思,一开始的敌意也没有了,反倒是一口一个姐,好奇的问:“姐,这学中医难不难?你觉得我现在跟着你学来的及吗?”

    唐宝看着小姑娘机灵的眼神一脸向往的看着自己,轻叹一声:“我还不会说话,我是听着我爸妈说的各种案列长大的,背着几百种药材的兴致,更不用说各种偏方,每一味药的加减,真是一把辛酸泪……”

    这倒不是她吓唬她,其实中医真的很难学,各种药材的年份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要是以前她是绝不敢开方子。

    她不敢对别人的生命负责,也觉的自己没这个能力。

    她本来确实没想走学医这条路的,无可是没想到和顾行谨在一起后,就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看到药材,几乎就能知道这药材有什么用,能怎么用,这才敢给人看病。

    心里却也忐忑不安,不知道这可以说是神奇的异能会不会消失。

    贺玉欣苦着小脸叹息:“那我可没这天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最讨厌背书了。”

    “你知道就好,”贺玉杭瞪了自己的妹妹一眼,没好气的道:“你最近给我多看看书,阿爸说这学校又要开始了,到时候你给我好好学。”

    唐宝听到这话心里一动,她们的消息来源肯定不会有假。

    可是这要是真的,这就和自己记忆里的世界不一样了,记忆里好像是1976年才恢复高考的,可是现在才1970年,这就表明华国的轨迹和自己记忆里的又要不一样了。

    她想起家里的一串孩子,忍不住开口低声问:“大概是什么时候恢复高考?”

    “你也听到消息了?”贺玉杭见她感兴趣,也同样低声道:“这件事已经提上议程了,估摸着明年就能恢复了。”

    贺玉欣对这些课不感兴趣,自己靠着墙四处张望。

    这个时候,有两个男人大步走来,带头的那一个看见贺家姐妹,温和的招呼:“玉杭,玉欣,你们阿妈又来检查身体了吗?”

    贺玉欣点头:“是啊,顾叔你来找婶婶了吗?”

    和唐宝在说话的贺玉杭也和他客气的寒暄几句。

    而唐宝看见面前的这个男人,瞳孔都惊讶的睁大了一点,随即盯着这个说话的男人打量他:真是见鬼了,我竟然看到了二十几年后的顾行谨。

    他和顾行谨真的太像了,应该说是岁月格外优待他,面前的男人脸上除了比顾行谨多了几道岁月留下的浅浅痕迹,剑眉凤眼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而且他的身上多了一种成熟稳重的味道。

    顾家三兄弟脸型有点不一样,可是那剑眉凤眼几乎是一样的,曾经让唐宝感叹基因的强大。

    她现在想到顾家兄弟几个都和自己说过,顾行谨当初义无反顾的去当兵,不仅是因为一腔热血想保卫家园,也是不相信他阿爸死在外面,可是却一直毫无音讯。

    而顾行谨自己上了战场后,心里也知道自己当初想的太好了,现在已经不抱希望了。

    不知道为什么,唐宝在看见这个男人的一刹那,心里就觉得这个男人和顾家兄弟关系匪浅。

    这男人十有八九就是他们那“消失”的阿爸。

    可是,这要是他真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去找自己的儿子?

    虽然顾家是背井离乡了,可是只要有心打探,应该也不难寻到亲人。

    而且现在看他穿着灰色的列宁装,露出里面浅灰色的高领毛衣,哪怕是笑着和她们寒暄,也难掩那浑身的气势。

    顾修安也感觉到了边上有个俏丽的小姑娘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想到自己的老婆老是打趣自己是越活越年轻,就怕自己被小姑娘给勾走了。

    没想到现在还真遇到了这小姑娘,让他的心里觉得有点飘飘然,对着唐宝微微一笑,随即就挪开眼神,关心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唐宝看见他们走了,就拉着贺玉欣急切的问:“你知道刚才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吗?”

    “顾叔叫什么名字?”贺玉欣表示自己有点蒙:“我也没留意,反正我一直喊他顾叔。”

    贺玉杭上前低声道:“他叫顾修安,应该是十来年前入赘到赵家的,现在这医院就是赵家的产业。”

    又好奇的问:“你认识他吗?我看见你刚才看他的眼神好奇怪。”

    唐宝想到她昨儿也和顾行谨一起吃过饭,试探性的道:“我总觉得他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的很像,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贺玉杭想了一下,才无奈的摇头:“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迷糊的时候,我们昨儿才第一次见面,我怎么可能认识你认识的人?你这不是问错人了吗?”

    贺玉欣也忍不住笑:“哈哈哈,就是,你和我姐共同认识的人只有二哥。”

    唐宝没有反驳,好像有点尴尬的低下头。

    心里却在琢磨,看来是自己太敏感了,或者是因为自己现在的五感特别灵敏的缘故。

    现在这男人已经另娶了,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和顾行谨商量一下,让他自己做决定。

    人生,父母是不能任由自己选择的。

    不管他想认还是当成不认识,都是顾家兄弟才该琢磨的事情。

    就像她觉得有时候一个人过一辈子未必不是好事。

    二个不相爱的人捆绑在一起同床异梦的一辈子,虽然是两个人,可也未必是好事。

    ……

    林雅芬很讨厌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检查完回到单人间的病房,就忍不住向唐宝诉苦:“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一次来到医院,我耳朵边就能听到有人痛苦的呻吟,时间久了,这脑袋就会一抽一抽的疼。”

    “那我先去问问检查的医生。”唐宝也觉得她现在需要一个能让她安心的地方,而且她觉得要是没大问题,还是让她回家更合适:“你先躺一会,喝点温开水,我们很快就回家。”

    贺玉欣见自家姐姐在给阿妈倒水,自告奋勇的陪着唐宝去了办公室:“我陪你去。”

    两人在问了个护士后,就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前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个女儿温柔的声音。

    贺玉欣推门进去,看见里面穿着白大褂的年轻清秀却有点偏瘦的女人,有点惊讶的道:“琪琪,我阿妈是你检查的吗?现在她的婶子状况还好吗?”

    “是刘主任检查的,我是打下手,顺便学习学习的,刘主任刚刚急着去开会,让我留下李把检查报告给你。”

    赵琪琪的性子很好,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温柔的似乎能滴出水来,眼神落在唐宝身上的时候,对她笑着点了点头:“玉欣,你家换了新的保姆吗?看她这么年轻,能照顾好阿姨吗?”

    唐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灰色棉裤和蓝色对襟棉衣,自我感觉良好,穿着这一声很温暖,还没有补丁,是八成新的,怎么就被说成是保姆了?

    “不是,不是,这是我……”贺玉欣虽然年纪小,可是人还是很机灵的,觉得说唐宝是中医,来给自家阿妈看病的,估摸着她也不会相信。

    反正她第一眼看见唐宝的时候,心里也在想:我的妈啊,这姑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是中医?肯定又是一个来招摇撞骗的。

    可是现在她知道唐宝确实有两把刷子,就不愿意让别人看轻她,得罪她。

    自己阿妈的身子还指望着她呢,这要是唐宝不高兴了,拍拍屁股走了怎么办?

    因此,她笑着道:“这是我表姐,她就是过来玩几天,怕冷。”

    赵琪琪赶紧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啊,是我看表姐穿的这么厚,还以为是……”

    这个时候,虚掩的门被推开,顾修安进来看着她们笑了笑:“玉欣也在啊,你妈的身体没什么事吧?”

    “爸,你就放心好了,”赵琪琪很高兴这个时候有人来打岔,眉眼含笑的道:“林阿姨身体就是要好好调养,最好是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就能好转点的。”

    又把几张纸递给贺玉欣,一脸关心的道:“你回去好好劝劝阿姨,让她多住几天,我知道阿姨喜欢请教,特意给她安排了单间病房。”

    唐宝此刻的心情很复杂,自己先前怎么就一根筋的认定这男人是顾行谨的阿爸了呢?

    怎么就忘记人有相似了呢?

    他有这么大的女儿,就不可能是顾行谨的爸,幸好自己没有和他说,要不他万分激动的过来,却被自己泼了一盆冷水,估摸着能把他给郁闷死。

    唐宝和玉欣离开办公室,唐宝接过玉欣手里的各种单子,仔细的看了看,才开口:“你们先把婶子的药去给拿了,然后我们就回去吧?”

    在她看来,林雅芬现在本来就有点神经质,待在医院里会让她一直想起儿子夭折的事情。

    反正有这些对症的药,还不如早点回家,让她在家好好休养。

    贺玉欣看了眼唐宝,最终还是点头:“行,那我们先回家。”

    反正自己有记忆以来,自家阿妈在医院里就是睡得很浅,经常会被惊醒,还不如回家去看看情况再说。

    她们这执意要出院,人家自然也不会勉强。

    回到贺家后,阿姨已经做好了四菜一汤,看见她们回来了,就赶紧让她们吃饭。

    林雅芬没什么胃口,只是吃了点鸡蛋羹拌饭就由刘嫂子扶着回房去躺着了。

    唐宝看着愁眉苦脸的姐妹,安慰道:“你们不要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给我三天时间,你们妈妈的身体一定会有所好转的。”

    “真是太谢谢你了,”贺玉欣很是感激的把一盘子菜挪到唐宝的面前:“你尝尝这,味道比不上新鲜的,可是也还不错。”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新文《重生零零:娇妻太猖狂》:

    【赌石、鉴宝、金手指,女主开挂,无所不能,一对一爽文】

    顾一晨上辈子是呼风唤雨无人不晓的鉴宝大师,却一朝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眼一闭一睁,王者卷土重来,势必搅得这一摊池水翻天覆地!

    阎晟霖:传闻京城里人人忌惮三分的将军人物,却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再无翻身之路。

    阎晟霖连拉带拽,“媳妇儿,我想睡你。”

    “滚开。”

    阎晟霖物尽其用,“媳妇儿,我想睡你。”

    “滚开。”

    阎晟霖脱光光躺桌上,躺沙发上,躺被窝里。

    顾一晨眯了眯眼,“你想做什么?”

    阎晟霖轻轻撩起她的衣角,面不改色道,“以色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