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看着一盘子黄色切丝的菜,下面都还是肉沫,看着就色香俱全,以为是特色菜,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脸上的笑意就僵住了。

    她看着姐妹俩含笑看着她,要不是真真切切的感受不到她们的恶意,还以为她们是在整她呢?

    妈妈啊,这么苦的苦瓜,她是第一次吃到。

    她自小不喜欢吃苦瓜,唐明远觉得这苦瓜是好东西,见她们母女俩都不爱吃,倒是很费心的做苦瓜,焯几回水,加点梅干菜什么的,这才能让她们母女勉强吃两口。

    可是这苦瓜实在苦的让唐宝怀疑人生。

    看着唐宝艰难的咽下去,又赶紧扒了两口白饭压压惊,这下就算是傻瓜也看得出来她不喜欢吃苦瓜了。

    “对不住啊,我以为你喜欢喝很苦的咖啡,也会喜欢吃这苦瓜的。”贺玉杭一脸不好意思的端来一杯茶递给她:“我真不是故意的。”

    贺玉欣却在一边偷笑:“哈哈哈,我姐还想给你个惊喜,特别让刘嫂去别人家拿菜换来的,我当时就觉得怎么可能有人喜欢吃这么难吃的东西,没想到是我姐好心办了坏事,嘿嘿!”

    唐宝瞬间对这小姑娘另眼先看,自己本以为她看着喜怒都形于色,觉得她到底还年轻,可是现在听她这话,不仅说出她姐是好意,又点出来她们的本意是想让自己吃的开心点。

    “其实这苦瓜是好东西,我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苦瓜味就嫌弃你们吃苦瓜。”唐宝自己夹了一筷子带着点苦瓜味道的肉放进嘴里:“苦瓜具有清热消暑、保护心脏,特别是在燥热的夏天敷苦瓜片,还能滋润白皙肌肤!苦瓜减肥也很有效果!”

    不过现在胖胖的人很少,也因为现在这年代还讲究的是胖点才有福气,能好生养。

    贺玉杭一听有点犯难:“听你这样说,我阿妈心脏不好,这是该多吃点,可是我阿妈本来就瘦,这要是吃了再瘦怎么办?”

    唐宝觉得自己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只能无奈的开口:“这毕竟只是菜,不是灵丹妙药,不多吃就行,什么东西都讲究一个适度,人体会按着自己的需要摄入……”

    贺玉欣却摸着自己的苹果脸,一脸坚定的道:“以后我也要学着吃苦瓜。”

    又问唐宝:“每天吃多少才能有减肥的效果啊?”

    唐宝故意吓她:“每天早晚最起码要吃一根!?”

    又打量了她后,才道:“我就觉得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啊,”

    “你就给我省省吧!”贺玉杭眼带警告的瞪了妹妹一眼:“你以为瘦了就好看?像赵琪琪那样你觉得好看吗?”

    贺玉欣低声道:“你不觉得她那样很有弱柳扶风的感觉吗?”

    贺玉杭气的恨不得揍这不省心的妹妹一顿,可是想到这苦瓜的味道,看着她冷笑:“那我就看你怎么坚持下去。”

    唐宝心里一动,若有所思的问:“我看他们父女长的一点也不像,你们姐妹眉眼倒是像你们的阿妈。”

    贺玉欣嘴快的道:“他们又不是亲父女,一个姓赵,一个姓顾怎么可能像?”

    “那你们知道那姓顾的大概情况吗?”

    贺玉杭看了她一眼,摇头道:“知道的不多,我爸或者大伯可能会知道的多一点,应该是十来年前入赘赵家的,现在生了一对龙凤胎,好像已经七八岁了吧?不过赵家现在的发展很不错,不仅有医院,还特批了百货大楼,这要是真的能批下来,也算是……”

    “有十几年了吗?”唐宝心里还是觉得那个男人和顾家兄弟之间因该有什么牵扯,可是这十几年的话,时间好像对不上。

    顾行谨当初说他阿爸是在他十六岁那年出门,除了书信来往,就没回过家,这样一想,也不过才九年,可是这边他们结婚是十多年了,那时间久对不上了啊。

    贺玉欣就反驳自家姐姐的话:“应该没那么久,我觉得不会超过十年。”

    见唐宝杏眼明亮的看着自己,又怕自己记错了,赶紧道:“我也不确定,不过唐姐姐你不用急,等过两天我阿爸回来,我们问问他就知道了。”

    “你说的对,是我太好奇了。”唐宝也收回了急切的眼神,觉得自己有点关心则乱。

    贺玉杭赶紧招呼她们:“好了,我们先吃饭,你多住几天,我们慢慢打听。”

    “好,那这事就麻烦你们了。”

    唐宝觉得自己下回可以去问问他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顾行谨吗?

    按着一般男人的心思,老婆是别人家的好,儿子可就是自己家的好,他就算是不要老婆,这也不能不要儿子啊?

    不过,世界上的事情也有例外,或许他就是个比陈世美还要渣的男人呢?

    ……

    顾行谨在老婆离开自己后,这总感觉怀里空落落的,真是恨不得开车去把自己的老婆接来。

    偏偏他运气好,两天后就听到上头在商量那边让他们去等一批军用物资,现在有些物资那真是狼多肉少,只能先去等着,免得去晚了,连骨头渣都不剩。

    贺团长听到他也想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揶揄道:“你这是老婆前脚走,你这后脚就想去追,真是我了真的是不想成全你这小子。”

    “团长,你就让我去吧?我保证完成任务。”顾行谨看着他打趣的眼神,反倒是松了口气,嬉皮笑脸的道:“我保证完成任务,要是出了岔子,您就只管罚我出去出任务。”

    贺团长点了点头,正色道:“我再交给你一个任务,我听到上面有意再在这一片建立医院,你想法子问问消息。”

    “是!保证完成任务。”

    ……

    唐宝这两天很尽心的关注着林雅芬的身体状况,还亲自动手给她准备好吃的。

    俗话说“三分治七分养”,一天三顿不能少。

    林雅芬的胃消化功能不是很好,是吃一点点就会饱,稍微多吃一点就会胃胀。

    唐宝就干脆把她当成月子里的女人一样照顾,少吃多餐,变着花样给她吃各种适合她现在吃的食物。

    食物以软、松为主,各种汤也让她饭前喝半碗。

    胃的脾性喜燥恶寒,她的身子又虚不受补,吃喝的这方面就得格外细心。

    唐宝让她多喝牛奶和白开水,牛奶可以形成一层胃的保护膜,每天早上起床后先喝半杯牛奶后再吃东西,是再好不过的。

    面食很养胃,小馒头,花卷,小笼包,小米暖胃,安神,还有南瓜性温,味甘,另外菠菜、胡萝卜、洋葱、大蒜这些也

    可以适度食用。

    有胃病的人饭后不宜运动,她们就在她吃饭后陪着她说话,休息一下后,就扶着她慢慢的走一段路。

    哪怕唐宝自己算是半个中医,可是她也觉得药能不吃就不吃。

    而且她也算是长期吃药,现在都有副作用,有了抗药性,其实她的病一半是心思郁结,现在说开了,这精神就好多了,再者她的先天性心脏病,按着现在的医疗条件是医不好的,只能慢慢的养。

    而另外的偏头痛,胃病这些都属于顽固的慢性病,不可能在短期内治愈,自己也要等她身子再好点,再给她开几贴养胃中药先试试。

    唐宝把她这个病人当成是自己的挑战,因此已经琢磨了好几种方案,觉得自己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就连去医院里打听都没空去。

    因此她看见顾行谨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以为他是来接自己回去的,真的是愣住了:“你怎么来了?我这还没能回去呢?”

    心里在琢磨,自己要不要问问那早就“死去”的公公的名字?自己要不要告诉他这还不能确定的秘密?

    ------题外话------

    推荐好友骨思玦文《宠婚令:极品狂妻》

    长瑾川十二岁的时候,爷爷指着一岁的小婴儿对他说瑾川啊,佳人就是你媳妇儿了!长瑾川看着裹着尿不湿的小女婴,嫌弃了句真丑的小媳妇,虞佳人立马哇哇大哭,谁哄都没用。

    长瑾川回国时,接机的虞佳人在众人面前甜甜的喊了他一句叔叔,长瑾川当场黑脸,虞佳人柔顺的秀发成了乱糟糟的鸡窝,幼稚的老男人,虞佳人讽刺道。

    再次朝夕相处,又擦出什么火花?

    虞佳人表示那真的本性难移的腹黑老男人,就知道欺负自己。

    长瑾川表示那真是个爱斤斤计较的小女人,不仅野蛮还无理,真是极品。

    老男人遇到极品女,那该是怎么样的一段抵死缠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