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看着唐宝白里透红的小模样,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她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对她是日思夜想,生怕她在外面被人瞧出什么不对,绝对是吃不香睡不稳。

    可是看着自己老婆那水灵灵俏生生的模样,就好像是自己不在她的身边,她反而过得更逍遥自在了。

    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就不知道多惦记着自己一点吗?

    听听她说的话,还不想回家,幸好自己来了,凤眼幽深的看着她:“我是来出任务的,顺便来拜访一下贺参谋长。”

    唐宝在贺家的四天里,那是真的跟着林雅芬一天五六顿的一起吃。

    一是因为这人多吃起来才觉得香,主要是因为做起来肯定是多了,而且贺家帮厨的刘嫂子厨艺真的很棒,听贺玉欣偷偷告诉她,说刘嫂子的祖上都是御厨,她姥爷帮了人家大忙,这才心甘情愿的来到贺家照顾她们已经快十年了。

    唐宝看着他那眼神,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是不是吃的胖了,随即反应过来吗,招呼他坐下,自己殷勤的给他倒了杯茶,低声问:“你还没吃晚饭吧?我给你弄碗蛋炒饭好不好?”

    他来的有点晚,她们已经吃了晚饭有好一会了,今儿贺家姐妹一起陪着林雅芬穿的严严实实的出门溜一圈,贺堂还没回来,家里就只剩下唐宝和在收拾厨房的刘嫂子。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老婆还是有点良心的,低声道:“不用了,在这里吃太麻烦人家了,我就是来见你一面,等下还要住到招待所里去。”

    “没事的,她们人都挺好的。”唐宝这才来到厨房门口问:“刘婶婶,晚饭还有剩下的冷饭吗?我爱人来看我来了。”

    刘嫂子笑着应了声:“有的,我这就给你弄,你陪他坐一会就好。”

    “谢谢婶婶,”唐宝嘴甜的道:“今儿他有口福了。”

    顾行谨在听到她说自己是她爱人的时候,这心里就忍不住美的冒泡了,自己的老婆还是关心自己的,低声问她在这习不习惯?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回去?

    “我在这挺好的,大概还要七八天吧?”唐宝迟疑了一下,也开口问:“你怎么来了?住的地方离这远吗?”

    顾行谨把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事情说了一遍,低声道:“要是可以的话,我们这次还能一起回去。”

    唐宝点了点头,心里觉得实在是太巧了,既然他来了,自己就和他说一声,至于见不见,那就是让他自己决定好了。

    她张嘴刚刚要说话,刘嫂就端着满满一盘炒饭过来了,圆圆的脸上带着和蔼的笑:“我不知道同志什么口味,就按着阿宝喜欢的做了,你慢慢吃。”

    装汤的盆用来装蛋炒饭,里面还有肉丝,酸豆角,还有黄澄澄的鸡蛋,加了点碧绿的葱花和一点红辣椒,真的是香气扑鼻。

    顾行谨一边大口开吃,一边看着她揶揄的低笑:“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酸的吗?是不是有了?”

    唐宝翻了个白眼:“你想多了,我那个今儿来了。”

    自己妈妈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给她准备了不少避子汤,就是担心她现在年纪还小,生孩子还早。

    当然,只要女婿对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她倒是希望唐宝和他生儿育女的过一辈子,没想分开他们。

    再说要是自己在这个时候有孕,他不是妥妥的带了有眼色的帽子吗?

    顾行谨心里也知道不可能,只是心里希望自己和她有个孩子,低声道:“要不我们去医院检查检查?”

    生怕被老婆误会自己是看低她的医术,赶紧道:“你自己不是说医者不自医吗?我听说这边的赵氏医院设备很不错,我们就去看看人家的长处和短处,顺便检查一下我们的身体,今年我的检查都还没交呢,你就当是陪陪我好不好?”

    “行,”唐宝一口应下,自己本来就想他去医院见见那个男人,见他对着自己傻笑,瞪了他一眼:“还不赶紧吃。”

    笑,有什么好笑的,要是那个真的是你那死鬼老爹,有你哭的时候。

    看他这傻乐的样子,自己现在真的不忍心告诉他这悲催的事情,再者她们也快要回来了,这时候说这也不合适,干脆等自己和他独处的时候慢慢说。

    顾行谨才吃完,贺家姐妹就扶着自家阿妈进来了,唐宝忙起身为她们介绍。

    林雅芬是真的觉得自己浑身松快多了,对待唐宝的爱人自然是很和蔼可亲:“你这来了就在这住下吧?明儿老贺就回来了,要是知道我让你们小两口分开,那还不怪我?”

    “不用了,我……”他虽然也很想留下来陪着自己的老婆,可是这一屋子女的,好像有点不方便。

    林雅芬现在把唐宝当成是自己的救命稻草,自然是很热情好客,笑着打断他的话:“你们不要见外,当初老贺回来就和我说过,他在你们老家那是当成自家一样的,有机会还要带我去你们那住几天,你今儿不留下,那我以后怎么好意思去呢?”

    她心里是真的有想过去唐宝家,觉得唐宝这个女儿都这么厉害,估摸着她爸妈肯定不会差。

    以前是她自己浑浑噩噩的,现在她自己有了求生欲,自然是想的多了。

    顾行谨听了有点意动,下意识的看了看唐宝。

    唐宝想着自己和他有话说,也就附和:“你要是可以不用回去,那就留下好了。”

    ……

    二月初九的午后,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

    哪怕已经是二月,冷风吹过,还是冰冷刺骨。

    顾行谨和唐宝骑着贺家姐妹的自卸车来到医院。

    唐宝看着顾行谨板着脸的样子,落后他一步低声道:“你别这样,还没见着人呢,说不准是我弄错了呢?”

    “别担心,我没事的。”他对着唐宝勉强的笑了笑,心里却很想问问他:家里的阿爷他不管,就算是他喜新厌旧,不喜欢自己阿妈了,就算是自己已经不算年少,可是另外的两个小儿子他为什么也不屑一顾?

    他总觉得阿爷是经历了两次丧子之痛,这才把伤心积压在心里,害的他去的那么快。

    唐宝其实不知道那男人在哪,正准备找个护士问问的时候,有个女人惊喜的声音传来:“顾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顾行谨看着自己面前穿着白大褂也很瘦弱的陌生女孩,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可惜自己对她也只是觉得有点眼熟,恰好他也要打听,就对她点了点头,上前两步问:“同志你好,请问你知道哪儿能找到顾修安?”

    赵琪琪看着自己面前俊朗的男人,他的身高腿长,虽然换下军装,只穿着蓝色的工装,露出里面灰色的套头毛衣,下面是同色的裤子,脚上踩着一双解放鞋,也还是那么的好看。

    见他不认识自己了,她的心里很失望,自己可是在他救了自己后,就对他日思夜想,特别是晚上做梦的时候,经常梦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片段,似乎自己本来就该是他的另一半。

    就因为这个梦,她推了阿妈给自己介绍的好几门婚事,觉得自己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心心念念的都是他。

    此刻,听他打听自己的后爸,微微一愣,就笑着道:“你找我阿爸有什么事吗?我带你去见他。”

    顾行谨没见到人之前,自然是不会说出自己的目的,只是板着脸点头,示意她在前面带路。

    唐宝在后面跟着,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腹议不止:我去,我这么大个活人,那个女人能对我完全视而不见,自己这是多没有存在感啊?

    上回那个女人好歹给了自己一个眼神,哪怕猜测自己是贺家的保姆,这好歹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眼神,现在却完全无视自己,怕是只有那个男人了。

    可是,那个男人是我的人啊!

    赵琪琪脚上穿的是绣花的布鞋,可是她走的并不快,而是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兜里往前一伸,这就显得她的柳腰格外的纤细。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有点瘦,可是听很多人都夸她背影特别好看,此时自然是不会放过在他面前表现的好机会。

    “顾大哥,自从去年你在敌特的手里救了我后,我听说你受了重伤,一直想当面感谢你,还特意让我阿妈去找你们领导过,想让你从部队医院转到我们这边的医院就诊,没想到听你们长官说你已经出院回家探亲了,我这心里一直记挂着……”

    唐宝在后面听着她放柔语气的娇声细语,觉得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顾行谨哪怕是在走路,这眼神也经常喵向自己的老婆,哪怕他先前不知道,也不可能接触到这女人的私密事,可是自从结婚后,他是不耻下问,又很勤奋好学,现在对这些已经不陌生,知道她这几天是特殊时期,不能受寒,也要尽量少碰冷水。

    自己今儿是不想让她陪着自己来的,不仅是她身子不舒服,也怕万一起了什么冲突吓着她。

    此时他看见唐宝打了个寒颤,赶紧停下脚步,满眼关切的问:“你这是怎么了?是冷还是身子不舒服?”

    赵琪琪在一开始的时候,很想无视跟着顾行谨的那个女人,觉得她应该是碰巧路过的,就算她是贺家姐妹的亲戚,她也当成自己不认识,免得凑上来和自己说话,打搅了自己和他的聊天。

    还觉得她真的很不会看人眼色,一直傻乎乎的跟着他们。

    此时,听到顾行谨关心的语气,脸色瞬间一变,随即勉强的笑了笑:“顾大哥,这位是?”

    她一开始当成不认识唐宝,现在就只能装到底了。

    顾行谨觉得自己当初带队救她是因为组织的命令,也没觉得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现在自然也不知道她对自己有了别的心思,淡淡的道:“这是我爱人。”

    “啊,你结婚了?”这话一说出口,她就赶紧替自己描补:“你救了我后,我阿妈为了感谢你,特意去问你的事,那个实时候你还没结婚呢。”

    唐宝觉得这个女人太假了,杏眼含笑的看着她,带着点羞涩的道:“说来你也能算是我们的媒人呢,这要不是他为了救你受了伤,回到乡下养伤的时候,我喂鸡鸭的时候,就顺便照顾卧病在床的他,他为了报答我,我们就结婚了。”

    嘿嘿,就是想看你伤心失望又难受的神情!

    让你不想看见我,我就要变成你的鱼刺,刺的你上不去也下不来。

    “你,你这不是挟恩以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