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琪琪听到唐宝难掩得意的说起她遇到顾行谨的经过,气的一口老血都差点喷出来,难掩嫉妒的道:“你这不是挟恩以报嘛?”

    说完又看了眼顾行谨,见他脸色难辨喜怒,不过想到他进来后就一直沉着脸,唐宝说话又上不得台面,心里琢磨着他们俩之间也没多少感情。

    赵琪琪叹了口气,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慈悲神色:“你做好事,怎么能挟恩图报呢?”

    “是他自己说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满足我的啊!”唐宝干脆把自己的双手拢到袖子里,这才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不暖的,好整以暇的看着她问:“我那个时候正发愁嫁不出去呢,就干脆说让他娶我好了,没想到他也答应了。”

    顾行谨心里虽然不明白唐宝又在搞什么鬼,可是听到她这话,就知道她又捉弄人,要是平常自己肯定不会有意见,可是现在自己急着去见人,就只能眼带恳求的看着唐宝。

    唐宝看见他的眼神,低声嘀咕:“我这不是只想让你心情愉悦点吗?”

    赵琪琪却把顾行谨看唐宝的眼神看成了不满唐宝,心里一动,温声道:“算了,我们赶紧去见人吧?”

    她觉得唐宝这么没有眼色,自己就还是做个知情知趣的女人,至于他结婚这件事,确实也让她有点心乱,她觉得自己应该想仔细点。

    说真的,她自己也很疑惑,她妈替她安排的几个相亲对象,不是英姿勃发,或者是俊秀清雅,有好几个都比顾行谨出色,可是和他的绮丽梦境,又让她心里觉得自己本来就该是顾行谨最亲密的人。

    特别是看见他和唐宝站在一起,更是让她的心里很不痛快,觉得唐宝占了自己的位置,这一刻,她的心里突然冒上来一个念头:要是唐宝消失了就好了。

    她带着他们来到一间办公室面前,门上贴了一张副院长的纸条,直接推门就进去,笑着道:“阿爸,有人找你。”

    平时赵琪琪都是敲门才进去的,毕竟不是亲父女,这心里还是不可能把他当成自己真正的爸爸。

    可是今儿她不想让顾行谨知道自己有后爸,也不想让顾行谨觉得自己和顾修安之间疏远。

    顾修安的办公室里还有几个后勤部的在和他商议事情,在紧要的关头,被人打断,他心里本来是很不满的,可是听到是赵琪琪的这个继女的声音,却敛去脸上的不满,换上温和的笑容:“琪琪你来了,进来坐……”

    面前的男人容貌声音都是那么的熟悉,顾行谨心里觉得他还不如死了,那才是一直活在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可是现在他活着,却抛弃妻子,不顾年迈的阿爷,也不担心叔叔那病弱的身子能不能撑起顾家。

    愤怒让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步上前,隔着办公桌,伸手就用力扯住他的黑色的呢大衣,凤眼凌厉的瞪着他,额头的青筋毕露,愤怒的低吼:“顾修安,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告诉我,你不是顾修安,对不对?”

    另外在场的几个后勤部的男女都赶紧去拉扯顾行谨,不满的大喝:“哎,同志你做什么的,有话好好说,赶紧松手,要不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要不是因为他是赵琪琪带来的人,他们早就对他不客气了。

    “顾大哥你先松手!”赵琪琪也很着急,上前想说什么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顾修安和顾行谨相似的眉眼,瞬间愣住了:“你,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顾修安在看见顾行谨的时候,瞳孔一缩,随即似乎带着点不解的问:“同志,你认识我吗?”

    “你,你说什么?”他这态度也让顾行谨都怀疑自己是真的认错人了。

    毕竟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阿爸不认自己,宁愿侥幸的认为这人只是像自己的阿爸而已。

    正当顾行谨抓着他衣领的手,凤眼恰好看见他在本子正面签的名字,那“顾修安”三个字,再一次的打破他的幻想,凤眼讥笑的看着他,气得胸膛剧烈起伏,脸色越发阴沉:“顾修安,你还要装傻装到什么时候,我今儿打的你记起来为止。”

    这个时候的他几乎是魔怔了,心里认定要不是他离家,自家阿妈也不会守不住寂寞,被人勾当走;叔叔也不会生病了不敢说出来让老的小的担忧,阿爷也不会因为接连死去两个儿子而撑不住,自己的两个弟弟也不会过上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顾行谨对顾修安挥拳相向的时候,顾修安似乎是下意识的迅速后退,避开他的攻击,紧张的道:“你怎么能随意打人啊,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啊!”

    与此同时,赵琪琪见顾行谨对自己的后爸动手,还以为自己的后爸躲不开,心急之下,就把自己前面的唐宝用力的推过去,想要让他以为是自己上前阻止。

    现在的男女不是特殊情况,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的;要是顾行谨认为是自己,那他就会避开;要是发现是唐宝要摔跤了,他应该会伸手抓住她。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能解了顾修安的围。

    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顾修安竟然躲开了顾行谨的攻击。

    唐宝站在一边看热闹,不,应该说是他正在看顾修安的眼神和下意识的动作,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狗血的想法:该不会是顾修安受伤失忆了吧?要不怎么可能会不认自己的儿子?然后被他现在的老婆救回去了,见他想不起来,或者是看他长的好看,故意不尽心治疗,不让他好起来,然后如愿以偿的睡了他……

    正在胡思乱想的唐宝,还真的没提防有人会对自己动手,她自认为自己站的地方已经够安全了。

    在没提防之下,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前冲了几步,眼看要撞到前面的椅子,吓得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啊!”

    顾行谨听到唐宝的惊呼声,本想对顾修安再度出手的他,赶紧回头看她,见她要撞上椅子,抬腿就迅速的把椅子推开,同时自己站到了椅子的位置,伸手快速又准确的握住唐宝的肩膀,关切的看着她:“你小心点。”

    当然,被唐宝这一打岔,顾行谨心里想揍顾修安的心思也就断了,眼神锐利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你说的对,是我认错人了,以后我不会再来打搅你的,只是你不配叫这个名字。”

    顾修安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一脸无奈的道:“你没头没脑的过来闹一场,到底是什么意思?”

    唐宝觉得这个男人有点虚伪,就算是他真的失忆了,面对这一个和他自己很像的年轻男子,这第一个反应不就是应该问“你是谁?我又是谁?”这样才附和套路。

    而这个时候,一个很时髦又秀气的中年妇女大步进来,上身穿着浅灰色的长羊绒大衣,里面是紫红色的高领毛衣,下面是黑色的笔挺长裤,五官虽然不惊艳,却是胜在肌肤白皙,脸上也没什么皱纹,气势十足的怒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来这捣乱,把他给我轰出去。”

    她的身后是六个蓝色的工装男子,一听她的话,就全对顾行谨一拥而上,想把人迅速的拿下,也好在大家的面前露露脸。

    “你们先动手的,可别怪我对你们出手!”顾行谨见他们来势汹汹,自己把唐宝护在自己的身后,抬腿就踢在最前面那男人的膝盖骨上,那人就顿住脚步,抱着自己的腿发出一声哀嚎:“哎呦我的妈啊,好疼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