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修安是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老婆都在那赔不是了,就算是顾行谨不说话,唐宝总该出声劝和劝和啊?

    唐宝毫不客气的怼过去:“这位大叔,我倒是不知道我怎么没规矩了。”

    顾修安见她装傻,微微皱眉,一脸严肃的道:“都说家和万事兴,行谨性子急,你就多劝着点,不要让他和他母亲顶嘴。”

    在他的心里,顾行谨既然是自己的儿子,那么,赵美香就是他的继母,这么能这么无礼呢?

    顾行谨可接受不了自己多了个‘妈’,没好气的道:“要是你不介意我阿妈当初做下的错事,我肯定你会和我阿妈顶嘴。”

    哪怕自己的阿妈当初跟别人走了,是让他很生气,可是当时他们都以为顾修安死了,她不想守寡,这才跟着别的男人离开。

    哪怕他恨自己的阿妈不顾家,不顾他们这三个儿子,可是那毕竟是生了他们的妈,他这辈子不会再喊别的女人‘母亲’。

    顾修安觉得他太没规矩了,皱眉道:“你这些年越发没有规矩了,都忘记我是你老子,是不是欠收拾了。”

    玉不琢不成器,这话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他以前面对不听话的儿子们,那就是收拾一顿。

    可是他忘记了,现在孩子们已经长大,而他也没有在他们最需要他的时候陪在他们的身边,现在双方可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

    面对他这态度,顾行谨心里也很失望,凤眼冷漠的看着他:“你凭什么说这句话?”

    顾修安见他和自己顶嘴,心里更不痛快,冲着他嚷嚷:“就凭我是你老子。”

    赵美香可不想他们父子和睦,自己又不是没儿子,她更想让他们反目成仇,上前柔声劝,却说着火上浇油的话:“你别怪孩子们不听话,他们现在还年轻,你慢慢教就好了,以后我们相处的时间多了,他们就不会介意我抢了他们阿妈的位置。”

    赵美香也用温柔可亲的态度开口:“没想到大家都是亲人,这可真是缘分,嫂子,你劝劝大哥别生气,这父子相认可是好事啊,何必弄得这么剑拔弩张的,嫂子说是不是?”

    唐宝只是笑笑,这想子孝,前提条件是父慈啊。

    顾修安也看向唐宝,很不满她这小家子气的态度,微微皱眉,语带嫌弃的道:“你怎么就娶了一个这么一个老婆?”

    像他娶得老婆那是一个比一个好,在外处事八面玲珑,对他又是千依百顺,事事都看他的眼色。

    说是入赘,可是他这日子过得别提多逍遥自在了,完全没有入赘男人的憋屈。

    唐宝在一边看的分明,赵家母女对这父子之间的争执,一点也不在意,嘴里说着消消气生怕他们打起来,倒不是怕顾行谨挨打,而是觉得万一他把顾修安给揍得狠了,这传出去对他有影响。

    唐宝一听,也瞬间怒了,自己这么安分守己,顾修安还敢来拿捏自己,真当自己是软包子了?

    “顾行谨,”唐宝在他们都看向自己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我也知道你在你阿爸死后,就对于他牺牲在战场上的事情念念不忘,可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人有相似,你也不能因为这人长的像你阿爸,就以为人家真的是你阿爸。

    要是他是你的阿爸,现在他应该急着问他的阿爸,他的亲弟弟,还有他另外年弱的儿子现在过得怎么样了,而不是在这里心疼你欺负他的姨太太。”

    唐宝扫视了一下他们难看的脸色,瞬间觉得神清气爽,果然自己的快乐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不快乐上。

    再者,按着她的观察,顾修安以前是不是失忆她不知道,可是现在她觉得他肯定已经恢复记忆了,却因为顾行谨他们的阿妈的背叛,心里觉得羞耻,不愿意承认自己记起往事而已。

    而且赵美香喜欢他,捧着他,让他感受到男人的尊严和面子,这让他的心早就偏了。

    在她看来,赵家绝对不是善茬,说她们是资本家,一点也不为过。

    这个年代她们能活的好好的,而且穿着打扮还敢这么高调,在她想来都几乎是不正常的。

    这是什么年代?资本家在华国是重点打击的对象,要是赵家没点本事(这个时候的她还不知道赵家做出的贡献,赵家的男人们用自己的功绩和鲜血换来她们现在的美好日子),就她们这样的早就被打倒,哪还能混的风生水起。

    可是唐宝不乐意惯着他们,反而觉得顾家的几个孩子有这种偏心又不负责任的爹,那还不如没有呢。

    顾修安听到唐宝这样出言不逊,简直就是在诅咒自己死翘翘,气的指着她骂:“你个没家教的……”

    “你给我闭嘴,”顾行谨凤眼如寒箭的盯着他:“我爷爷这辈子待人谦和,二叔更是温润君子,是不可能有个三姑六婆一样的儿子和哥哥,看来是我认错人了,打搅了,告辞。”

    “你给我站住,”顾修安被自己的而自己挤兑的七窍冒烟,愤怒的一拍桌子,怒道:“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那就别认我这个阿爸。”

    他虽然不知道顾行谨现在是在做什么,可是看着他们的穿着打扮,也知道他们不可能有过的太宽裕。

    难不成他们是傻的吗?不知道现在做小伏低的哄赵美香开心,她从指缝里漏出来的也能让他们过得安逸舒适?

    顾行谨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就护着唐宝离开。

    赵美香看着大门被关上,而顾修安却气的脸色发青,对自己的女儿使了个眼色,让她先出去,自己上前揉着他的胸口,一脸着急的道:“别气,别气,你和自己的儿子堵什么气,他年纪还小,慢慢的教就好了,要是把你气出个好歹,那我和你儿子女儿可怎么活?”

    她这话很好的治愈了顾修安愤怒的心情,是啊,自己的大儿子不争气,可是赵美香给自己生的儿女却很乖巧听话,这大儿子可能是自小被自己的阿爹带大的,平时又爱黏着自己那短命的弟弟,自小就爱和自己作对,真是欠收拾。

    赵琪琪并没有顺着自己阿妈的意思离开,反倒是倒了杯茶递给顾修安,甜甜的道:“阿爸你别生气,我看顾大哥其实并不想顶撞你,都是那个女人在边上蛊惑的缘故。”

    顾修安听到继女这懂事的话,也深感欣慰,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老话不都说妻贤夫祸少,我看他就是娶了个不懂事的老婆,偏偏还听那个女人的话,哎,真是让人头疼。”

    赵美香不露痕迹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又嗔了他一眼:“那你老婆懂不懂事?算不算得上是贤妻?”

    “你要是算不上是贤妻,那这世上也就没有女人能说是宜家宜室的贤妻了。”顾修安说完,想到继女还在边上,有点不好意思的道:“琪琪性子也像你,是个好性子的,以后肯定是一家有女万家求。”

    赵琪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却低声道:“我们是一家人,阿爸看我自然是好的,不过我想顾大哥这回让您伤心了,不如我们这边找人走走关系,看看是不是能让人在中间牵牵线?”

    又把自己遇到唐宝和贺家姐妹一起陪着贺太太来医院的事情说了,担忧的道:“要是我们不说,让顾大哥的媳妇在贺家人的耳边多说什么就不好了。”

    顾修安也不想自己被人说成是陈世美,点头道:“琪琪说的有道理,我等下给贺堂挂个电话。”

    “要是可以的话,让他把你儿子打压一番吧?”赵美香说完,见他疑惑不解的看着自己,赶紧解释:“现在你压一压他,一是磨磨他的性子,再者是在他无助的时候帮他一把,让他知道你这个当爸的,心里还是关心他的,这样你们父子间的关系也能亲近不少,你说是不是?”

    又嗔了他一眼:“我就是因为我,才让你们父子间有矛盾,这才出了这馊主意,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反正我也就是这么一说。”

    “你说的这注意好!”顾修安却赞同她的主意,他今儿被顾行谨下了面子,自然是觉得脸上无光,迫切的想要在儿子面前维护自己的尊严。

    赵美香闻言心里一喜,这要是被顾行谨知道被顾修安打压了,估摸着这辈子都不会想原谅他了,不说父子和好,以后估摸着就能成仇人了。

    赵琪琪闻言,惊讶的看了自己的阿妈一眼,她是被她教着各种算计长大的,自然是明白她的真正目的,想要说什么,却被赵美香的眼神给震住了。

    顾修安果然开始拿起电话开始拨号,赵美香就很体贴的拉着女儿离开他的办公室,拉着她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这才不满的看着她低声道:“琪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不要忘记他已近结婚了。”

    “阿妈,当初你看上他,不也知道他那个时候已经结婚了吗?”

    赵琪琪觉得自己想到了阿妈的经历,反倒是有了和顾行谨在一起的勇气,看着她不满的瞪着自己,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道:“阿妈,你以前是最疼我的,现在有了弟弟妹妹就不疼我了吗?您就想想法子帮我这一回吧?只要您能让我和他在一起,以后我和他就回去管着老家的医院,好不好?”

    赵美香确实是很喜欢自己这个女儿,有心计也有谋算,可是自小身子不好,自己花费了不少心血,这才让她活到现在,可是她这身子不合适生孩子,闻言有点犹豫。

    她是真的喜欢顾修安这个人,第一次看见他凤眼迷茫的看着自己问‘我是谁’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护着他,哪怕他是傻子,自己也不会嫌弃他。

    哪怕后来查到他已近结婚了,家里还有老婆和三个儿子,外面也有不少很亲密关系的红颜知己,她也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当初华国的管理系统也有漏洞,她这边找了关系,也就办了结婚证。

    让她没想到的是两人在一起后,某些亲密的事情意外的和谐,让她感受到前夫没有带给她的愉悦,这让她更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独占他,后来自己又好运气的生下了龙凤胎,更是恨不得他这辈子都不要记起前尘往事,这辈子只守着自己才好。

    可是她没想到今儿却还是让他们父子相见了,最要命的还是自己的大女儿,也看上了他的大儿子,一时之间只觉得头疼。

    按着她的想法,是想让他们父子反目成仇,可是现在自己要是一意孤行,那就伤了女儿的心,她沉默了好一会,这才叹息道:“罢了,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先想法子让他们离婚再做别的打算。”

    反正看顾行谨护着唐宝的样子,也不像是无情无义的,自己的女儿说不准只是空欢喜一场。

    赵琪琪听到她答应了,脸上的笑容那可真是藏都藏不住,上前搂着她亲昵的道:“我就知道阿妈你最疼我了,我也不知怎么的,看见他这心里就怦怦乱跳……”

    “哎,你可真是我的傻女儿,按着你现在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偏偏就喜欢上他!”

    赵琪琪满脸欢喜,又带着点羞涩的低语:“阿妈你自己不也是这样,还说我呢?”

    “你啊,就知道和我顶嘴,”赵美香拍了拍女儿的手,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了,你先松手,我得回去认个错,陪个不是,免得他把我当初隐瞒他的事情心里有别扭。”

    ……

    顾行谨和唐宝离开医院,这才郁闷的叹了口气,叮嘱唐宝:“你先别把遇到他的事情告诉家里,我看他现在的老婆不是省油的灯,估摸着不想看到他和我们走的太近。”

    “好,我知道了,你也别生气了,都怪我告诉你这件事。”唐宝也觉得自己男人都悲催的,遇到爱情至上的妈,现在又有了这不靠谱的爸。

    “没事,早点知道是好事,以后我们也好提防点。”顾行谨明白她是好意,倒不会为了这事怪唐宝,叹了口气才道:“其实我们三兄弟算是跟着爷爷和二叔长大的,他以前喜欢管着几家酒楼,顺便四处拈花惹草,后来有女的挺着大肚子上门,我爷爷气急了,就说要把顾家的酒楼都留给二叔,不要他打理了。

    他一气之下,就说去当兵了,没想到后来就传来了死讯。

    当时的我还觉得他保家卫国吗,算是个英雄,那个时候我这也是啥本事都没有,只有一腔热血,就也去当兵了,现在想来我爷爷肯定也为我操碎了心,我也是个不孝顺的。”

    他觉得唐宝是自己的老婆,倒也不怕家丑外扬。

    这完全是中二病,唐宝觉得自己要是他爷爷,也会忍不住抽他一顿,不过现在她也不会雪上加霜,一点也不走心的安慰他:“谁还能没个年少轻狂的时候。”

    顾行谨凤眼幽幽的瞄了她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呢?”

    “不可能的,”唐宝赶紧正色道:“我只是在想,我要赶紧回家,管好家里那几个小子,绝不会让他们犯中二病,要不我就抽的他们不犯病为止。”

    “你就知道惦记着他们,才来就想走?”顾行谨这下是真的觉得糟心了,一脸幽怨的看着她:“难不成你现在就嫌弃我了?这才不想看见我?”

    唐宝被他这语气逗笑了:“行,你老大,我说不过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先前给家里写信,说是要在这多留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