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第一眼看见封安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漫画里的男主角,很想变成女色狼上去摸摸人家你俊俏的小脸蛋,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好在她的双手都拎着东西,不用担心自己的双手不听话,去捏那高挺的鼻梁和如画的眉毛。

    她先前听刘嫂的话,还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邋里邋遢的大叔,没想到自己却看见了个美男子。

    他身材高瘦,肌肤白皙,五官很俊俏,特别是那眼睛,虽然是单眼皮,可是看着你的时候,就像是满心满眼都是你,非常非常的撩人。

    而且她们去的时候,他正在一个架子上调试机器,看见她们进来,从架子上一跃而下,非常有力量的矫健身姿,一身旧的列宁装穿得板板正正,眼睛锐利冰冷的看着她们。

    不,应该是说看见贺玉杭的时候,眼神就有点飘忽起来,低下头不说话了。

    唐宝看着冷漠冰山男瞬间变成了怯生生的小可爱,只恨自己不能上去抱抱他好好的安慰一番才好。

    “我阿爸让我来看看你,”贺玉杭把手里拎着的米面走到最里面的角落里,看着角落里的小床还有简单的被褥,很不是滋味的皱眉,回头见他跟在自己的身后,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倒是和我说,你为什么就不去我阿爸身边了?就算是他有了新的司机,可我阿爸也说了,让你去找他,会给你安排的啊!”

    “我,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好不好?”封安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为什么会多出一些不属于自己会知道是东西,可是他却知道这些不能对外人说,免得别人把自己当成神经病。

    可是他也怕她对自己失望,不愿意信守诺言继续等下去,急的冒冷汗:“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好不好?”

    自己和她本就是天壤之别,要是自己一事无成,他真的不好意思上门求亲。

    虽说现在是新社会,不讲究那些门当户对,可是那也只是说说而已,大家的心里旧思想才是根深蒂固。

    封安这房子不大,唐宝的五感又特别的强,哪怕她不想听(她几乎是竖着耳朵听),自然是把他们的对话听在耳朵里,瞬间就明白两个人之间有猫腻了。

    难怪她让刘嫂在家,拉着自己这个外人来了,等下她肯定会让自己保守秘密。

    其实,她也不介意替他们保守秘密,可是生怕贺玉杭真的把人逼到撒手不研究了,心里倒是琢磨自己该怎么说好。

    她打量了一下房子里,看到了很多棉花放在纸箱子里,还有一些她说不出名字的简易机器,机器上有一卷卷的白色表面层和一些纸浆,还有一些看不出是什么的材料。

    她看了后,觉得这个人要么是换了里子,要么是多出了什么记忆,要不怎么可能从司机变成了科学家?

    但是,她觉得是他多出什么记忆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要不也不会在摸索阶段。

    唐宝脸上好像对他们说什么不感兴趣,可是这小耳朵听得竖起来,觉得他们就像是小两口在吵架,可有意思了。

    不过,一个人也吵不起来。

    贺玉杭很后悔几年前自己在他的面前出丑,他当时不知道这是这么回事,还担心自己受伤了,后来两个人慢慢的熟悉起来,自己在他的面前抱怨每个月的那几天都很不方便,害的他现在这么执着弄这女人的私密东西,最开始他的说法是让自己每个月好受点。

    后来又说这个很有市场,可以拿到黑市上去卖。

    现在他折腾了快半年了,还没弄出来,可是附近的人说起他,不是说他傻乎乎的,就是说他疯疯癫癫的,要不这一个好好的年轻人,怎么会不要好前程,反而是窝在家里折腾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她想到自家阿爸开始让自己相亲,自己阿妈现在也开始挂心自己的亲事,忍不住红了眼眶,带着哽咽的道:“你先前和我说的好好的,说是你家没人了,愿意入赘,现在只要你去我家里提亲,他们肯定会愿意的!”

    “要是半年前,说不准参谋长会考虑一下!”封安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变成了孤儿,自然是也很懂得人心,苦笑不已:“现在我被传的很难听,怕是不会再考虑我,不过只要我能成功,那我们就还会有希望,你再相信我一次好不好?再给我一个月……”

    唐宝在边上听得心都快酥了,这男人不仅长的像是漫画里的男人那么俊俏,连声音也这么迷人的要死,自己真的是都快要替贺玉杭答应了。

    这老天可真不公平,不把这样的美男子留给自己。

    不过唐宝想到顾行谨,好像他也挺好的,要是现在真的让自己换人,自己好像也不习惯了吧?

    不出唐宝所料,贺玉杭果然在他的恳求下软下口气,又担忧的问:“那你现在还缺什么?”见他不说话,干脆皱眉问:“说,你还缺多少钱。”

    “还缺好几千,”他见她也惊讶的看着自己,赶紧道:“不过你放心,我现在已经和人约好,她出资和我一起合伙,我等下就去和她商议。”

    唐宝听到这话,差点忍不住想说干脆我和你合伙吧?

    这要成了,自己这辈子估摸着就能躺着收钱了,绝对是大好事啊!

    不过,自己这要是说了,不是告诉他们自己这是在偷听吗?而且人家已经找到了合伙人,可恨自己晚来一步,真是令她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扼腕不已。

    ……

    封安和人约好的时间要到了,三个人就一起出门。

    唐宝看着贺玉杭恋恋不舍的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撺掇道:“既然你不放心,不如我们跟上去瞧瞧?”

    “这不大好吧?”贺玉杭嘴里说着不好,手却拉着唐宝的手,脚也不听话的跟着封安的脚步走,低声道:“算了,他现在是病急乱投医了,我也怪不放心的,我们还是悄悄的跟上去瞧瞧吧?”

    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是暴露了什么?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难掩羞涩的看着她,声音小的跟蚊子哼差不多:“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不大好?”

    唐宝赶紧摇头:“有什么不好?现在不都鼓励婚姻自由吗?你未嫁他未娶,只要不越过界,那就没什么不好的!”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理解我的,”分享了自己的秘密,贺玉杭越发显得和她亲近起来,两个人手牵手的远远跟着封安。

    现在在大街上,要是年轻的男女手牵手,那肯定就有人上来棒打鸳鸯,说你们这是不要脸的耍流氓,可是两个美丽的姑娘手牵手,绝对都不会不纯洁的想歪。

    封安和人约好的地方是小胡同边上的一间饺子店,他到的时候,看见有个三十来岁左右的齐耳短发的女人穿着黑色的呢大衣,坐在角落里慢慢的吃饺子。

    他赶紧上前,歉意的道:“对不起,赵姐我来晚了。”

    “小封你坐,你没来晚,是我来早了。”赵姐的小眼睛看着他就亮晶晶的发光了,捏着嗓子甜腻腻的道:“吃早饭了吗?我先给你叫碗饺子吧?”

    封安来到她的对面坐下,赶紧拒绝:“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赵姐你先吃。”

    这事情还没谈好,他也没心情吃东西,而且一碗饺子也不便宜,自己可舍不得在外面吃,反正小杭已经给自己带来了不少好吃的。

    赵姐也把勺子放下,眼睛盯着他的脸不放,瞄了瞄四周,自己挪到了他的斜边的位置坐下,低声道:“你缺的钱,我都能投资,可是你现在住的那地方太小,不方便你做实验,你得搬到我那边去住。”

    小店里的大都是小小的四方桌,唐宝和贺玉杭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坐在一起说话,两人就要了两碗饺子,随后坐到了封安身后的位置上。

    听到她的话,一开始谁也没想多。

    封安委婉的拒绝:“那不大好吧?我怕打搅你们一家子的休息。”

    她的声音带着点暧昧:“没事,那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在,我觉得很寂寞,有你去陪我就不冷清了!”

    唐宝庆幸自己现在没吃东西,要不听到这话,自己肯定能噎死,自己真的好佩服这大姐,竟然想到这么绝妙的勾搭小白脸的主意!

    自己还以为这里的人都很保守来着,看来是自己太没见识了。

    她以为贺玉杭会忍不住开口,却见她虽是一脸怒色,却还是坐在那纹风不动,心里觉得这小姑娘找了个太俊的对象也不是好事。

    封安也被惊到了,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封,你也别和我装糊涂,我什么来历你也知道,我缺啥也不缺钱,只要你让我开心,钱不是问题……”

    她贪婪的看着小伙子俊美的容貌,越看越满意,比自己找的前几个好看多了,那眼睫毛比自己的还长,那鼻子高挺,还有那小嘴更是又红又薄,让自己真想咬一口……

    封安这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气的脸都红了,用力的捏着自己的拳头才控制住自己不挥拳过去,猛地起身冷笑:“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哎呦,看不出来你脾气还挺大的,”赵姐看着他模样好,自己的容忍度也多了点,起身拦住他自得的笑了笑:“小封,除了我,谁敢眼也不眨的答应给你几千元钱?你回去好好想想,我等着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她觉得他现在只是一时之间不能接受自己的建议,自己还是冷着他几天,免得惯得他这小脾气越发不知道天高地厚。

    封安见她转身离开的嚣张得意的模样,气的把自己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响,也要离开的时候,刚好遇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嫂端着两碗饺子过来,看见他赶紧笑着道:“同志,麻烦你让我借过一下。”

    他也下意识的回头,看见贺玉杭和唐宝坐在那。

    瞬间蜜汁尴尬!

    唐宝见贺玉杭瞪了封安一眼,自己接过大嫂端来的饺子就吃了起来,摸了摸鼻子,陪着笑脸道:“封同志,来,这边坐,我早饭吃过了,这碗饺子是玉杭给你喊的。”

    贺玉杭也想起自己其实是吃了早饭的,现在就算让自己吃,也吃不下这满满的一碗饺子,心里又觉得生气,他这找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

    封安被她们看到,听到自己被人调戏的场面,也觉得很尴尬,这下也不敢说什么,乖乖的坐在贺玉的侧边凳子上,低声道:“我事先真的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只知道她家以前是开煤矿的……”

    赵家以前是开煤矿的,后来还悄悄傲气的资助过当时的革命,等到建国后开始清算那些资本家了,就很聪明的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华国,这样哪怕到现在还能每年得到一大笔的钱,算是和现在的政府相处的很好。

    也就是说,赵家是支持华国革命,即使在建国前做过资本家,那也是民族资本家……

    贺玉杭把其中的厉害和唐宝说了一遍,又瞪了他一眼,见他埋头把一碗饺子吃的干干净净的,连汤也不剩一滴,就把自己面前的那碗饺子推到他面前。

    封安知道她这是不和自己生气了,对着她一笑,端过去又开始埋头苦吃。

    啧啧,这男人笑起来可真好看啊,难怪被人盯上。

    唐宝这下心里真的是蠢蠢欲动了,不是被他的男色所迷,而是想到自己要是能在他的研究里掺合一脚就好了,暗自琢磨着自己的家当,现金是不多了,可是那些手表什么的还没卖完,要是能在这卖个好价钱,自己应该也能凑个五千元吧?

    封安遇到这种事,心里自然也膈应,现在两碗饺子下肚了,还是瞄了瞄贺玉杭才开口:“我这边还准备再找赵家,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入股?”

    “哪个赵家?”贺玉杭觉得他就是爱折腾,现在心里都怨自己怎么就看上他了呢?现在还没嫁给他,就要担心他会不会被别的女人给霸王硬上弓了,气的瞪了他一眼:“你这认识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

    封安赶紧道:“是赵家医院的那赵家,不过我也不能确定人家会不会愿意,好歹去试一试才死心。”

    唐宝一听是那赵家,瞬间决定截胡,嘭的一拍桌子,气势十足的道:“你要多少钱,我来投资!”

    “我还在托人做机器,最起码要六七千。”封安想了想,又怕自己说的太多,把人吓坏了,也会让贺玉杭担心,改口道:“我觉得有五六千也差不多了。”

    唐宝觉得用手拍桌子实在是太疼了,又不好意思在他们的面前吹一吹,只能吐了口气,一脸咬牙切齿的应下:“那行,你给我五天时间,我给你伍仟元钱。”

    封安不知道唐宝的来历,可是看她这年纪轻轻的样子,和贺玉杭又很熟悉,完全不怀疑她的话,心里暗想: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这姑娘穿的朴素,没想到随手就能拿出伍仟元钱,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贺玉杭却表示自己真的惊呆了:“唐宝,你,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就算贺家,外人看着是风光,可惜家里阿妈经常生病,哪怕阿爸的工资不算低,可也存不下什么钱。

    而且她的工资不高,给自己和妹妹用用也就差不多了。

    幸好外家给力,要不是自家姥爷姥姥还有三个舅舅几乎是每年都要贴补他们几回衣物,钱还有各种补品,他们还真的也要为一日三餐发愁了。

    可是现在听到唐宝能拿出伍仟元,她也是真的不敢置信:“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